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民初精神傳統文化歷史遊戲
字體    

一個程序員的不傳奇手游創業歷程
一個程序員的不傳奇手游創業歷程
游戲葡萄     阅读简体中文版


在剛畢業的時候,原本規劃自己進入一家小公司,拿到股份,能夠成長為一個NB構架師、CTO之類的人物,但之后的發展可謂波折重重。


本文原作者程序員小t,轉載自CocoaChina社區,講述了作者從一個小公司手游從業者開始著手創業的歷程。


VOL1.轉身之前


相比學生時代,工作其實挺乏味的,尤其是跟隨一個個公司項目從成立到滅亡之后,那感覺簡直就像是暗無天日了——我們的策劃小伙伴如是說。


我一直是那種把自己的規劃限的很死的人,倘若一些目標沒有達到,就睡不好的那種“死”。奈何進入了最動蕩的行業——IT游戲業,這個跟第一次見到馬里奧,憧憬著開發游戲時候的想象簡直是冰與火的差別。


原本規劃自己進入一家小公司,拿到股份,能夠成長為一個NB構架師、CTO之類的人物,可惜一切都破滅了。畢業4年之后,我離開了第一個雇傭我的老板。那個時候總想拿起筆,像高中填寫志愿時給自己規劃處路線圖那樣,規劃我接下來要做什么,能做什么,可是4年的經歷總讓我感到包袱沉重。那個時候想轉行,做什么都好,只要寫代碼就行,我已經對這個行業徹底失去了信心。


直到我在ipod上玩了一個名為《王國保衛戰》(Kingdom Rush)的游戲。我再一次遇到了人生的馬里奧,發現自己其實還是對那些生命中的游戲懷有深深的敬意和渴望的,那個游戲策略、代入感讓我如此癡迷,當發現他們團隊只有3個人時,自己突然看到了希望。這款游戲在后面的創業道路上,給我很大的啟示,讓我重新相信,小團隊不一定就不能做出好產品。


另一方面,也許是被Google、微軟、Intel拒絕的因素(那是一個悲劇而痛苦的經歷),我還是決定留在自己所熟知的行業里面,讓自己的技能利益最大化。好吧,開始學習手機游戲,那個時候(2012年),手機游戲已經是智能設備的天下,可是我對手機游戲設計和構架還處于Java的時代,我之前開發過一個黑莓手機的app,也是用的java,如果整個程序大于1M,那就已經是非常大的包了。


新手,從哪里開始呢?或許時下熱門的Unity3D或許是個很好的開始。


我決定用兩個星期的時間,初學一下,然后找到一份使用Unity的工作,讓公司交學費,同時我為公司做產品,雖然聽起來有點自私自利,后來證明這是對的,在不到2個月的時間中,就完全熟悉了最常用的開發流程、語言,對于一個寫了4年C++,1年java的碼農來說,使用Unity3d并非難事,而且如果工作了幾年之后,還得像學校那樣專門花費時間,僅僅是培訓一個語言或者SDK或者工具,實在太不值。


要為之后的有可能的創業鋪平一下技術的道路,對吧?很快,就有一家公司愿意給我交學費了。


VOL2.一次始料未及的轉身


一些公司……在外部競爭壓力來之前,內部其實已經倒掉了——《浪潮之巔》評說NetEscape


當時的目標,1.要使用Unity,2.要參加的是一個新項目,3.母公司具有推廣渠道,最好擁有平臺啥的。找工作其實不難,只要你給自己定好目標和條件后,符合要求的公司就剩下不多了。


新公司給我的印象很不錯,可能是因為之前在人事管理太次的微型創業公司呆久了緣故吧。竟然還有飲料可以喝,餐補可以拿的?


到公司也是進一個組建沒多久的小團隊,我亦算是新人,給的頭銜也挺搞笑,“高級客戶端工程師”,因為主程已經有了,我跳槽過去之前的頭銜是“技術總監”(只監我一個),總不能降太多吧?團隊是442的陣型(4個客戶端,4個服務器,2個技術美術),在手游之中算是龐大的了。我上面有頂頭上司,下面無人。


3個月之后,我慢慢建立了威信;10個月之后,在主程序跳槽之后,我成為了實際意義上的技術頭頭。


在公司的時光是美好的,畢竟承受過小公司創業苦難的人,應付這些是綽綽有余,偶爾加個班研究一下算法,解決幾個小問題,還都被獎勵成最佳員工,苦笑一下情何以堪~


還沒有滿一年,公司內部出問題,首先是老大準備帶團起義,其次是老大的老大準備帶團起義,當然,兩個人拿的不是一個項目,最戲劇化的是,老大的老大還準備把老大帶走一起。寫起來就很繞口,估計要是詳細寫出來,如果文筆好,絕不亞于《圈子圈套》。


兩位老大都曾無數次,私自把我叫到小黑屋、樓道里、后花園等靜謐的場所,招募我歸隊,還答應給股份啥的。至于我的態度嘛,你想啊,公司給錢你,你拿這錢做別的事情,多虧心啊,可是目前他們還是你的上司哇,怎么能得罪呢?于是只好說,股份我不要,原則問題,我可以下班之后幫忙打打雜,更重要的事情是,我也需要去離職創業的,不能維持太久,你還不如找個能夠呆久一點的人合作呢。雖然“離職創業”只是借口而已,不是么?等他們正式起義離開之后,我不一定要離開公司的吧?而且老婆懷孕好幾個月的,怎么可能去創業呢?


沒想到的是,老大的老大走的時候在公司里面到處宣揚,主程小T要走了,也要創業去了。雖然他只是離開后給自己一個更加堅定的借口,但對我來說,得到的結果卻是,不斷有同事來問我,你啥時候走啊?啥時候請客吃飯啊?要去做什么項目啊?找到融資了吧?幾百萬啊?


幾百萬你妹!


有些事情是假的,說著說著說著就當真了。當時老大還在臥底,我也不能出來辟謠,多不仗義啊,結果就是我竟然就被公司“獨立”出來了,在又一次調整分工位的時候,就被分到了最外面,一個人靜靜的呆著,確實很無聊,很無聊。如果人在公司的時候遇到這種情況,就應該主動要求離開了,這樣至少能夠體面一點走,而不是被勸退。辭職的時候還是非常順利,大公司就是大公司,即便有些團隊小組出問題,人事、財務不受影響,可以接著造。HR一邊祝福一邊把一些手續辦齊了,工資補助基金保險一應俱全,這個和之前離職時差點鬧勞動合同官司相比,要TMD好太多了,要不是牽涉到不好的影響和廣告的嫌疑,我都想直接贊公司名字了。現在回想起來,還有些依依不舍。


我就這樣稀里糊涂轉身走掉了,走掉之前拿著離職證明和公司logo墻合了張影,就回家繼續研究Unity了。晚上還把存折、卡什么的拿出,清點了一下,看看有多少錢,差不多5W左右,能撐一段時間吧。


VOL3.自己內心的聲音


論如何,感覺和直覺早就知道你到底想成為什么樣的人,其他都是次要的。 -- 《喬布斯在斯坦福的演講》


驚嘆現在獵頭系統的發達,我剛辭職,就有獵頭找到我(后來細想一下,應該是巧合),介紹了一個去國外游戲公司的職位,無巧不成書,這家公司就是我在一年前找工作時拒絕的那家,因為他們的offer太磨嘰,等了一個多月,我都拿了別人一個月工資了,怎么可能還去那里。剛離職,那個時候其實挺動搖的,也由于懷有一定的懷念之情,就答應他去面試看看。哎,我這種動搖的習慣,實在是不適合做領導者,也在之后創業決定團隊走向的關鍵點,犯下了不可饒恕的錯誤。


那家外企在大褲衩附近,但我穿著真正的大褲衩走出地鐵口的時候,就感覺到與周圍的氣氛不對,再到進入某棟寫字樓,被要求登記身份的時候,情緒就有點激動了,好在電梯MM比較和藹,我也就沒有當場發飆脫褲子撒尿。


HR就在他們公司前臺等我,跟著她用胸卡滴、滴、滴的刷過一層層玻璃門來到B12玻璃房間,坐下后,看到到處都是鎖,把一個個柜子的鎖著,那感覺,真是碉堡了,這尼瑪就是現實版《金蟬脫殼》哇!整個招聘的過程我也挺熟悉的,必須得做算法題、技術一面、技術總監二面,必須折騰3個小時以上,如果是過中午,還會請吃中飯,不過這次是下午,我得到了兩瓶可樂,一點零食,一瓶飲料。做題的時候,還接到一個催命電話(是某位公司的技術高管,通過前同事找到我的,一會兒說他),題目自然做的不好,面試的時候侃侃而談,感覺也還行。比較遺憾的是,一年中,雖然這家公司拓展了領地,增加了人口,升級了科技,但是這次面試的時候木有見到他們那位中文不好的banana老大,還是蠻遺憾的。


從出了地鐵之后,我自己內心不斷在告訴自己,趕緊走,你不屬于這里,你屬于回龍觀,你屬于天通苑,你屬于煎餅果子……


一個做技術的人,做過開源的人,聽過卡馬克教主般的教誨的人,遇到這些場景的時候(尤其是“鎖”),從內心中產生一種抵觸,我無法具體說明是什么。另外還有一個復雜的情緒,或許還是是有可能通過自己的創業獲得這些的,自己這個類似野蠻人掠奪般的占有欲,也讓我產生了更多抵觸情緒,如果你選擇了這里,不過是職業生涯中又多了一次循環——小弟到老大的又一次循環。


之后就不細說了,自然是很久之后,我得到了offer,當時我正在和創業小伙伴兒們吃中飯,十動然拒。


說說我在外企做筆試題的時候打來的那個電話。電話的那一頭,是國內一家比較大的做游戲研發和發行渠道公司的研發部高管,通過之前同事介紹認識的。為什么提他呢?因為他們一個項目上線封測的時候遇到了問題,直接想找一個NB的人接手,什么都不看,就能一個月給3W的月薪(2-3倍正常工資),而且項目分紅,年底N薪什么的樣樣俱全,這個還不是最搞的,更搞的是,在他盛情邀請我然后被我婉拒后,讓我推薦一個人,我把之前公司的原主程推薦給他,沒多久聽說那哥們兒去了,還把他因為這次跳糟損失的期權雙倍買了下來,我擦,高潮來了,那哥們兒在我離職之前,跳槽去的公司,竟然還是我面試的那家外企!夠狗血吧?若不是親生經歷,寫小說都不相信。


IT游戲行業就這樣跳來跳去,工資就漲了,跳來跳去,項目就出來了,跳來跳去,玩家就會玩到一些似曾相識的游戲了。


呼呼,我是不是爆了尿了?或許不是吧。接著說我自己的事情吧,或許后面的尿爆的更多……


VOL4.恐懼


這里必須說說恐懼,它是生活惟一真正的對手,因為只有恐懼才能打敗生活。--《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從一個朝九晚六的生活,突然間變化到只能在家辦公,別以為是寂寞無聊,一開始只有一個東西纏繞心頭——恐懼,對未來生活事業未知的恐懼,剛開始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我幾乎天天晚上失眠,在家開發項目一周之后,右手大拇指指甲隆起一個不知道是什么硬塊,看著挺恐怖的,后來分析應該是緊張失眠所致,還好2個多月后消失了。


那個時候答應一起創業的美術哥們大山還沒有一起,他還在潛伏(等等說他,這貨是我見過比較有才的美術),我不得不在家。在家辦公必定需要一些刺激的東西才能維持,我下載過名人名言,每天看幾句;制定鬧鐘來像在學校那樣給自己上發條;還整眼保健操;晚上吃飯的時候允許自己聽聽郭德綱的相聲,調節一下工作節奏。


之前在公司,項目流程往往是這樣的,策劃組定立案子,然后交于美術組長和程序組長,兩位再分別開會確立各個成員所需要分担的部分系統,通常是服務器立定通訊協議在先、美術先出效果圖(界面),輪到下面人正式碼代碼開發的時候,基本上就只需要抬頭看效果圖、策劃邏輯和通訊協議了,有時候還可以偷偷懶,說效果圖不完善,需要再完善一下我們才能做。


當一切的責任集中到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時候,無限的自由卻帶來的無限的迷茫——我不知道該怎么設計了。雖然我是模仿、借鑒Kingdom Rush來做一款創新的產品,但是具體牽涉的創新細節的時候,卻不知道怎么辦了,而且我沒有美術做視覺引導,沒有策劃案做思想和邏輯引導,完全迷失了,細細回想一下以前自己跟著老大創業,還真沒有寫過這個游戲的策劃案,雖然經歷過一些個完整的項目,可事實上,我什么都不會。


人往往會有一些假象,認為在公司內部大系統里面做過幾個成功或者完整的產品,出來就一定就能擅長并且完成之前做過的事情,基本上會忽略之前所擁有的公司基礎條件。不過還好,這些人跳出來之后往往只會去另外一家公司當高管,讓新老板信任他能夠做成而已。像我這樣直接跳出來自己干的,還就是奇葩。


清楚的記得那幾天我沒干什么,就刪除了幾行已經搭建的底層框架代碼,加上幾個無畏的日志輸出代碼,倒是把郭德綱的《濟公傳》聽完了。不過那感覺很快就回來了——恐懼,內心真正的恐懼讓我決定再一次做出改變。


我從網上買來基本游戲設計相關的書籍,我之前在大學的時候也那買過,也看過一些游戲設計相關的書,不過早忘得差不多了,只能再重新買,通過幾番學習,我大概懂了一些,再細細研究幾遍,發現原來我們之前想到的最不重要的東西,其實一開始很重要,那就是劇情引子。這就像藥引子一樣,它從最基礎的玩家為什么會想玩這個游戲開始,再到引導玩家的基礎關卡,最后慢慢展開核心玩法,最最后才到各個系統的不斷引出和相互之間配合給玩家帶來完整的體驗,太重要了。


于是我就開始編寫了我自己的游戲世界觀,游戲劇情,碼代碼,再會過頭來編寫關卡劇情,如此循環,項目慢慢的開始往前走了。


一開始提到那位潛伏的美術,大山,和我在上家公司里面是同一個組里面的同事。為啥說是潛伏呢?因為很簡單,他也遭遇到了上個公司的老大連環起義風波,也是重點受邀對象,不過和我不同,他答應了老大(我的老大也是他的),而且在我邀請他一起出來創業的時候也沒有很干脆地答應我,只是說,我非常看好你,也很接收你的想法,不過現在公司發著工資為啥不拿著公司做自己的事情呢?現在這個情況下,公司也沒有正活可以干。何況你現在也不是特別確定要做什么,如果老大能夠忽悠到投資,我們也可以一起出去拿老大的工資一起創業做自己項目哇,何樂而不為呢?


好吧,不要跟我說你看到之后比較憤慨,其實大家都一樣,誰都想占坑不拉屎還白拿紙。大山是屬于那種喜歡游戲,甚至可以說極度喜歡游戲的那種人,家里PSP,NDS,3DS,PS2,PS3,PS4,XBOX,XBOX 360,XBOX One,尼瑪幾乎所有世面上有的游戲機都有了,過年回家去的幾天在微信朋友圈里面全是新游戲機的炫耀,每次上班打開電腦,別人看淘寶,QQ新聞什么的,他都是三大媽游戲主頁,每逢主機游戲上的大作發布的時候,QQ簽名總會做一次小小的期待,然后發滿朋友圈、各個***。大山曾經和我說過他的想象力來源——夢境,他幾乎每晚都會發夢,醒來后,有些會忘記,記得的,都會成為速寫本上面的對象。他最喜歡的是北京動物園,喜歡看那種奇形怪狀的動物,每次看到都會激動不已。


這種奇葩,我之前是預見不到的,我之前認識的美術,基本上都是“中年男子”的性格,不愛游戲,工作就是工作,偶爾會參考一下游戲,但自己絕對不會玩,畫的大屁股大胸,老板喜歡,觀眾喜歡就行,而且為人也較為死板,不論年齡,看上去就是中年大叔的那種。


總之,大山是我從業6年以來見到的最為激情的美術人員,和我在公司的合作也前所未有的順暢,甚至達到相互欣賞,相互愛慕地步了。當然咯,人無完人,誰都有性格缺陷,合伙人前期再甜蜜蜜,只要到那種沒錢沒預算繼續下去,在探討如何走下去的時候,往往會分崩離析。那就是半年之后的事情了吧,最后送他上火車,差點留下遺憾的淚水。


VOL5.團隊建設


用眾人之力,則無不勝也--《淮南子》


有些人創業,首先想到的是錢,到處找錢;有些人決定創業,首先想到的是人,到處找人。而我一開始沒錢沒人的,就只有強奸代碼了。我不是不想找錢,原因是完全沒有門路,其實一般創業最好的路子其實是找到新的資本靠山,然后從大公司集體帶團出走,這條路現在回想起來也是最最保險的,也是現代資本主義制度最核心的地方,黑鍋我背送死你去。我嘛,之前所參與的公司和項目,沒有一個值得稱道的,而且教訓比經驗多,我這類人最好的社會位置,其實是在家中型公司里面當一個項目組的技術頭子,管管技術還可以,非得出來創業,不是想野雞變鳳凰么?


扯遠了,說說我另一個愿意出來的理由,那就是團隊,有人說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有錢有市場不如有人。很多人說要看到市場機會、環境,可是這些東西太飄渺了,如果你只是想做一個產品,那就找人一起干好了,何必在乎環境如何,對吧?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在我寫的程序底層框架和數據引擎完成之后,大山就從潛伏的狀態走了出來,他估計也是看不到老大能夠帶團找錢的希望,而且加上我們兩人相互吸引和敬佩對方的才華,我們兩就自己出來搞,和老大分手了。之前老大出走后也還帶有兩個程序員,一個技術美術,代碼也是現成的,也就沒有把我們怎么樣。


這里跑下題,說說帶團出去找錢的事情。其實無論一個市場有么浮躁,多么激進,只要牽涉到錢,事情就會變得非常敏感。老大還在公司的時候,都帶著我們去找錢,這本身就已經給投資人挺狗血的印象了,再加上老大本身扯淡忽悠能力欠缺,僅僅是在上個公司做過我們的老大而已,在和可能的投資方談的時候,還需要我時不時地來給其打圓場,說細節,這個給別人的印象更加不好了,那些手里拽著錢的人,一個個跟猴子一樣精明,跟耗子一樣警覺,就你來的時候,為什么穿錯了襯衫都有可能結束這次融資的談判,更別說你從公司帶出來的人還在潛伏著上班了。回到正題,關于融資的問題以后再八,先說說我們辦公室的問題。


原以為創業挺簡單,只要不想融資,幾個志趣相投的人,租一間辦公室或者民居,拿著自己的電腦就可以開干,或許只有IT行業是這樣簡單,所有的資源就是人,最貴的也是人。可是我在家周圍一問才知道,我手上的5W塊錢,僅僅只夠租別人近10個月的房租錢,實在是有些吃力。我本來是想,成立一個公司,然后將手上的錢放進去,然后從里面給大山發工資和上保險,我一分錢不要就可以了,可是騎著自行車找了一圈,3800K一個月,一次性付半年,還需要給2個月押金,1個月中介費,這樣的話3W多就這樣出去了,更別說開工資了,捏了捏錢包,又想了想,算了,不搞辦公室先,把錢直接給大山吧,辦公室我找關系上門跪求包-養,總是有人要的吧?


VOL6.團隊之實


我想有個家,一個不需要多大的地方……


——其實我們一開始只需要一間屋子和幾臺電腦


上一篇寫團隊建設,其實還沒有寫完(本也寫不完),因為一個團隊之所以稱之為團隊,不是說幾個人聚在一塊就是團隊的,必須要有統一的目標和一起共事的氛圍。統一的目標好說,陳浩南當年帶團出去創業,目標就是銅鑼灣做老大。可是共事的氛圍卻不好找,如果是遠程辦公,你無法對一個話題、方案面對面交流的時候,效率很低下,甚至有些時候,沒有大家非正式的面對面討論,基本上無法做出東西來。


我找到了阿強。阿強是一個公司的老板,我之前通過在業余時間做的小軟件認識的人,也是一個創業者,之前做過很多事情,用他的話來說,成功的經驗少,失敗的教訓多。我之所以找他,是因為我當時還在公司的時候,他就忽悠我以那個小軟件出來創業,對我說,“我出錢,你去做”,當然,我沒答應,只是對自己信心不足,軟件太小眾了,做不起來。他比我小一歲,但是已經是一個公司的老板了,靠自己在北京買了房子,挺神奇的。當時他也對我說,以后要是有什么可以一起合作做的,盡管來找他。我和大山兩個人尋覓一起辦公的地點無果之后,我首先想到他了。


溝通很順利,正好阿強他那里有空出的兩個工位,第二天,我們就去他們公司了。其實之前我也挺有顧慮的,作為面子比里子更重要的*****P民,再加上自己悲觀主義的態度,我本對手機游戲這片紅海本就信心不足,之前決定單干也多半是客觀環境因素,這下子又要拜托一個人,讓其幫忙,就更加過意不去了。不過,我永遠也忘不了,是大山很早就來到約定的地點一起去的那個早上,或許是對自己的領導能力沒有信心吧,當看到大山呼哧呼哧的跑過來的時候,我真的很感激他能夠支持我做這件事。一個團隊所需要的不只是領導有足夠的魄力和魅力將其他人*****起來,更重要的是,團隊里面的人會信任這個領導,并且愿意放下異己之見,跟隨和聽從于他,這個更加難得。


大山的支持讓我松了一口氣,不過阿強提出的條件讓我緊張了一下,他提出要拿25%的股份。后來想起這個事情,其實也在于阿強不是圈子內的人,而不是游戲圈子內的人從外部去看的話,手游是整個資本市場的下一個金礦啊,如果自己能夠找一兩個行業內的人合作進入圈子,自己少說也能賺個千八百萬吧?僅僅出很少的部分錢(不到10W)加辦公地點,惟一想要的是25%的股份,然后融資之后退出,這本來就不現實。而我也看出來,那好,合同簽了,我只需要你能夠讓我在你這里辦公就行,然后只能千方百計不能要他的錢。合同之虛,工位之實,硬著頭皮先把項目剛出個123來才有下一步,不是么?


朝九晚八的工作時間終于開始走上正軌了。如我所愿,不到3個月,也就12月份,我們游戲的第一個alpha版本就出來了。

@youxiputao.com,也可以聯系微信qingyang_d了解活動詳情~

2015-08-23 08:3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