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愛慮榮。男人呢?從來不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那是在漢堡,任何安排合理的旅程都應該在這里終止,因為漢堡是德國最美麗的城市。事情發生在一面由三塊鏡片組成的鏡子前面。這面鏡子掛在阿爾斯特湖畔的一家旅館里。一個男人正在照鏡子。時針正好指著九點二十五分。


這個人穿衣服僅僅出于自我意識。這是假期里的一天。他悠閑自得地在穿衣服,慢慢騰騰地,從箱子里取出的無數多余物品攤了一屋子,他把它們重新放進箱子,又數點手絹的數目,行為舉止真像一個病得不太嚴重的精神病人。這是一種無事忙,因為現在是度假。這個人正在照鏡子。


男人不愛虛榮,那是女人們的事,所有的女人都愛虛榮。這個人之所以照鏡子,只是因為這是一種三面鏡,而他自己家里沒有這種鏡子。現在他看著自己,大腹便便的安提努斯正映在三面鏡子里,他轉動身體,想看看自己的側影,并且進行一番他的自我愛慕心所能允許的評判……其實……他把身體挺直了一些,其實他在鏡子里顯得挺帥,怎么樣?他交叉雙臂,撫摸著自己的皮膚,就像洗澡的人那樣……在證實了這一點之后,他的左眼偶然朝綠色窗簾外望了一眼。那里立著什么東西。


這是一條很窄的偏僻小巷,在對面高度相同的樓層,有一個女人正站在窗前,看上去上了點年紀,她把窗簾輕輕地撩向一側,胳膊支在窄小的窗臺上,出神地、目不轉睛地、直愣愣地凝視著這個男人倒映在鏡子里的肚子。上帝啊!


最初的沖動使這個男人從鏡前退回到屋里從外面看不見的地方。這個女人啊。不過,這倒也是一種恭維,這是不可否認的。即使這個女人總是喜歡這么做,這也是一種恭維。"對美的恭維"。這是無可置疑的。于是,這個男人大膽地向前跨了三步。


真的,她還站在那里,朝這邊張望。人活在世上就是為了做好事……他們也可能會天天看得見——朝鏡子里又望上一眼證實了這一點——到鏡子前面去,到窗戶前面去。


不行,這太難堪了……這個男人像小姑娘似的蹦著跳著進了浴室,用一把新刀片刮了臉,新刀片就像濕毛巾輕悠地從皮膚上滑過,這是一種快樂。沖洗("使勁擦嗎?"他問自己,并且做了肯定的回答。),使勁擦洗,然后撲粉……這一切花了整整十分鐘。回去,出于好奇想再看一看……


她真的還一直站在那里,連站的地方都沒變,窗簾輕盈地撩在一側,胳膊支撐在窗臺上,一動不動地望著這邊。這倒真是……那好吧,我們倒要來看看。


這個人現在一步也不離開鏡子。他裝作在那里忙東忙西,就像舞臺上的打雜的。他梳理頭發,將梳子從小桌子的右側放到左側,他修剪指甲,仔細擦干耳朵背后,他用審視的目光端詳自己,從側面,從前面,也……斜眼偷看一眼街對面的那個女人、那位女士、那位姑娘——她始終站在那里。


這個人對他的男性的勝利者的力量充滿了自信,他像一名古羅馬的斗士在屋子里走來走去。他裝作窗戶根本就不存在似的,他好像毫不理睬他的那個觀眾,而他的所作所為全是為了這個觀眾。他作了一個側手翻,整個身體幾乎都在發出嘎吱嘎吱的響聲。然后,他頗感遺憾地穿上了衣服。


現在站在這里的是一位穿著得體的先生——那個女人還一直站在那里——他撩起窗簾,面帶微笑地打開窗戶,朝對面望去。


那個女人根本就不是女人。


他花了半個小時在她面前展示自己男性裸體的那個女人,原來是一個掛著一件大衣的木質衣架、一棵室內棕櫚樹和一把深色的椅子。正像人們夜里在樹林里往往會把樹葉和樹枝當成人臉,,也看見的那個女觀眾不過是木頭、材料和一棵室內棕櫚樹罷了。


這個男人沮喪地關上窗戶。女人愛虛榮。男人呢?男人從來不愛虛榮。


蔡鴻君 譯




楚塵文化 2015-08-23 08:39:40

[新一篇] 可怕的女人

[舊一篇] 中國故事 薩特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