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講座與培訓 學習生活經驗
字體    

【思享】張維迎:語言腐敗導致人們理性思考問題的能力大大退化
【思享】張維迎:語言腐敗導致人們理性思考問題的能力大大退化
騰訊思享會     阅读简体中文版

編者按

“所以說語言腐敗可能是最大的道德墮落。當一個人可以任意說謊時,你不可能再使他在做其他壞事的時候還有什么大的心理障礙。這在我們國家已經太普遍,不光政府官員,幾乎每一個人,包括學術界。”昨日中青報刊發的“天才韓寒是當代文壇最大丑聞”,引起了學術圈和媒體圈的大探討,由此聯想到經濟學者張維迎談過的“語言腐敗,語言暴力”等問題。文選自經濟觀察,作者張維迎。


“改革”這詞本身已經腐敗了


腐敗這個詞我們都已經非常熟悉,但我們更經常談的是官員腐敗、政治腐敗。我認為有一類腐敗,它可能比其他的腐敗更普遍、更嚴重。這就是我說的語言腐敗。語言腐敗是什么含義?簡單說就是人們出于政治的或者意識形態的目的,形成一些語言詞匯,附加一些不同的含義,甚至是完全相反的含義,然后就可以忽悠聽眾,達到某一種目的。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好比我們現在知道的“打黑”。黑是什么意思?黑的一般定義就是有組織的犯罪,那么打黑當然我們都會擁護,沒人說反對打黑。但是,語言腐敗就意味著拿這個詞過來之后,賦予了它完全不一樣的含義。最后我們發現打黑就可能變成一個消滅異己的力量,自己不喜歡的人,就可以打擊他。


語言腐敗不是個新現象,從古到今就有。看我們歷史上講的話,看過去的儒家,其實儒家這個概念在傳統社會有一定的腐敗性。腐敗在哪?就是在儒家的概念里塞進了好多法家的東西,王道里塞進去好多霸道。


有一個很有意思的例子,就是在漢朝的時候,漢宣帝劉詢,他是比較殘忍的一個皇帝。他兒子看不慣,給他建議說,陛下持刑太深,應該用儒生,也就是用儒家的稍微比較人性化的一些手段。漢宣帝怎么回答的?漢宣帝說,漢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雜之,奈何純任德教。就是說我們漢家統治天下,實際上我們用的是霸王道雜之,什么有用就用什么,很實用主義。


當然,語言腐敗在過去我覺得可能沒有這么嚴重。到了20世紀之后,變得嚴重起來了,為什么?20世紀世界上出現了最為集權的一些國家。這些最為集權的國家,它怎么去運行?它就必須借助于語言腐敗的手段。好比希特勒,我們知道希特勒的納粹,納粹的意思是什么?叫國家社會主義。因為社會主義在人們心目中是一個很好的詞,希特勒也借過來,變成一個國家社會主義。但我們都知道希特勒真正干的是什么。另一個我們知道,在蘇聯,在斯大林的這種集權體制下,語言腐敗也是非常嚴重。


語言腐敗這個詞不是我提出來的,是1946年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提出來的。他寫過一本非常有名的書,這本書就叫《1984》。在這本書里有好多語言腐敗的經典例子。好比說這個社會政府專門負責造假新聞,這個部門叫什么部?叫真理部。專門負責秘密警察,負責逮捕人,迫害異己人士的部門叫什么?叫友愛部。專門負責發動戰爭的部門叫什么?叫和平部。所以你看它的這個詞和它實際干的事完全不一樣。


這個現象在現實當中也很多。原來的東德,它也是一個專制國家,它叫什么?它叫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在去年剛剛下臺的突尼斯的總統阿里,它的執政黨叫什么?叫做憲政民主黨;埃及穆巴拉克的黨叫什么?民族民主黨。所以我們就看到,它這個國名和它的實際是完全相反的。而且我們發現很有意思,世界上普遍存在一種專制型的組織,它們特喜歡用民主這樣一個名字。


對我們中國來講,我就覺得語言腐敗可以說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我們現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大量詞匯,基本上都腐敗了。甚至我們經常說的“改革”,這詞本身已經腐敗了。因為我們看到有一些政府部門,它講的是改革,實際上做的事是反改革。這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為什么會發生語言腐敗


為什么會發生語言腐敗?語言腐敗的本質是說,它要捍衛那些本質上沒法捍衛的東西,或者它要假裝做那些它本身并不想做的事。這意味著使用語言腐敗的這些人和普通大眾之間有一種沖突。每一種語言其實都包含著價值判斷和道德含義。久而久之在歷史當中形成的語言,在人們當中就有一個特定含義。如果你要做另外的事,與人們對是非的判斷、價值的判斷相反的話,那你沒有辦法直接去號召人做。所以你一定要借助人們已經形成的這樣一些善的語言,來表達你想做的可能是惡的東西。


語言腐敗的典型形式就是冠善名以惡行,名字很好聽,但是做的東西完全不一樣。好比我剛才講的民主,人類的這種共同價值,我們沒有辦法直接去否定它,那怎么辦?我們就要不斷地修改含義。我們知道在文革期間,或者還在更早之前有這種情況。談民主,那么有人就會說,有資產階級民主,有無產階級民主。首先就把民主的含義改掉。什么叫無產階級民主?無產階級民主就是對人民民主,對敵人專政,它不專政你,你就是人民。人民和敵人的含義也就完全改變了。


再舉一例,好比說革命。因為在我們長期的鬧革命過程當中,革命就是褒義詞,革命就是好的。所以我們看到在文化大革命期間,甚至在之前,出現這樣的情況:凡是我們不喜歡的東西,人和行為,我們都說它反革命,其實意思可能完全相反。我們說革命的含義是推翻一個舊的政權,改朝換代,這就是革命。本來他的行為是革命,但是在我們這變成了反革命,就是因為革命這個詞它已經有了特定的含義。那怎么辦?就只好去修改它的本質內容。


還有就是說,我們人類判斷好多事物,我們沒有辦法直接親身經歷這些事物。那我們靠什么?靠語言傳遞。比如我們今天看新聞看報紙,在美國發生什么、歐洲發生什么。我們完全是靠語言給我們傳遞這種信息。我們很難看到真正的事情是什么。這時候也就給語言腐敗提供了一個可能性。語言傳遞的東西你接受了,但是你看不到真實的現象,所以你就可能相信這些事,所以這種語言腐敗就可能了。這個從學術來講類似于信息不對稱,就是他主張的這方知道的事情,我們一般人不知道,不知道之后呢,他就容易來忽悠我們。


語言腐敗為什么會發生?我再強調一下,就是語言里面都包含著價值判斷,包含著道德判斷。沒有人敢公開地對這些善的好的行為進行直接地抵制,他就變相地用語言腐敗來抵制它。


語言腐敗使語言失去交流功能


語言腐敗有什么后果?這是我最關心的問題。有些語言腐敗可能后果并不那么嚴重。但是我要講,特別是在社會政治方面的語言腐敗,它的后果會非常的嚴重。總的來講,語言腐敗大體有三個嚴重的后果。


第一個后果就是它使得語言失去了交流的功能。人類為什么需要語言,是要交流,所以我們編了一些詞匯。這是馬,那是牛,這是羊,那是狗,我們每指一件東西它都有特定含義。當我說我買了兩只羊,你就知道我干了什么事。但是語言腐敗之后,它就使得語言的這種交流的功能大大地喪失。


現在你看文件越來越厚,但里面包含的信息量越來越少。我們經常在我們開某一次會以后,出個什么文件,然后又組織好多人去輔導。按理說一般有文字閱讀能力的人,有知識的人都應該能看明白,但事實上我們沒有辦法看明白,就因為這文件里包含著好多的詞匯,它與它本身的含義是不一樣的。


與此相關,語言腐敗會導致人們的邏輯思維能力,或者理性思考問題的能力大大地退化。在討論好多問題上,我們經常用口號代替論證,代替分析。我們現在的這些文件,甚至號稱學術性的東西,就是因為語言腐敗之后,語言的這種交流功能喪失了,然后使得大家就去喊口號,不進行邏輯論證。


長此以往下去會怎樣?會對這個國家這個社會的科學發展帶來傷害,特別是人文社會科學。當我們沒有理性,沒有邏輯分析能力的時候,科學是沒有辦法進步的,但在這樣一種語言腐敗嚴重的情況下,這種能力就慢慢喪失了。


語言腐敗導致道德墮落


第二個方面我覺得可能更為嚴重,就是語言腐敗導致道德墮落。道德是什么?道德其實是一種人的行為規范。道德的底線是什么?誠實,就是我們說真話,這是一個基本的道德要求。語言腐敗是什么?語言腐敗就是不誠實,實際上就是說假話。


當人們養成說假話的習慣之后,人們的道德底線其實就沒有了。為什么這么講?這可能有一些心理學的原因,我本人沒有能力完全回答這個問題。但我在思考這個問題。就是說人們說假話時,他受到的心理挑戰,可能比人們干壞事時還要大。為什么這么講?我們看到法庭上說某某犯罪,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那是什么意思?就是這個人敢干壞事,但是他居然不敢不承認他干了壞事,就是說我們仍然會相信他說的是真的。


在西方法律有這樣一個規則,一個證人出庭作證,他可能指控了嫌疑犯什么事,如果對方的律師能夠證明這個證人是經常說謊的,他的證詞就沒有用了。如果我們國家要按這個標準的話,我們找不出幾個證人來,幾乎每一個證人你都可以證明他過去說過謊。


說謊,或者說語言腐敗,它解除了人的道德約束。美國獨立戰爭時期的思想家托馬斯-潘恩有這樣一段話,他說為了人類的幸福,一個人在思想上必須對自己保持忠誠。所謂不忠誠不在于相信還是不相信,而在于口稱相信自己實際上并不相信的東西。他說思想上的謊言在社會里所產生的道德傷害是無法計算的。當一個人已經腐化到侮辱他思想的純凈,從而宣傳他自己根本不相信的東西的時候,他已經做好了干任何壞事的準備。


所以說語言腐敗可能是最大的道德墮落。當一個人可以任意說謊時,你不可能再使他在做其他壞事的時候還有什么大的心理障礙。這在我們國家已經太普遍,不光政府官員,幾乎每一個人,包括學術界。


我舉一個例子,我們好多學生要出國申請留學,就請老師給寫推薦信。本來推薦信應該只有這個老師對這個學生比較了解,而且他要說的是真話,這個學生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但我們看我們中國的推薦信,不認識的人只要找一個關系,說誰誰誰的孩子,要出國你給寫一個推薦信,那好多老師就給他寫了。我們沒有覺得這是一個道德問題。


其實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道德問題,就是說我們經常在撒謊。當老師經常這樣做的時候,那我們有什么資格教育我們的學生要誠實守信?而且當這樣的一個學生找過這樣的老師,他知道老師幫他說了一大堆跟實際不符的好話的時候,他內心是不是對老師有真正的尊重?我想是沒有的,在表面上可能是非常感謝,但在內心他并沒有尊重。


比如大家認識的某一個人現在變成一個貪污犯,被抓起來了,好多人對他是同情的。在他原來這些朋友里他沒有覺得有什么丟人的,他只是覺得他運氣不太好。大家都覺得他怎么這么倒霉,被抓起來了,沒有任何道德的譴責。還有普通老百姓,像幾個月前的小悅悅事件,在廣州發生的,那么多人路過之后熟視無睹,為什么?大家都冷漠了。這個社會由語言腐敗導致的一系列的道德墮落非常得嚴重。


中國要真正解決道德墮落問題,反語言腐敗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大家基本上不說假話的時候,我們才真正有了一個道德的底線,然后我們才可能完成我們其他方面的社會治理。


我們中國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潛規則特別盛行。為什么潛規則盛行?當你語言腐敗嚴重的時候,所有明的規則大家都知道那已經是廢紙,只是說給人聽的。我們實際的行為一定是按照潛規則來做。紙上說的東西,我們知道它不代表真實要做的東西,反過來,真實想做的東西,我們并不在紙上說。這就形成了潛規則大量的盛行。潛規則本身也可以說是社會道德墮落的一個重要方面。


語言腐敗使體制不可測


第三個語言腐敗的嚴重后果是什么?就是它使這個體制變得高度的不可預測。為什么?語言本身有一個信號的功能,你這人病了,那就表明你身體里面紊亂了,出問題了,那我們就去治它。但是如果病這個詞本身被腐敗以后,我們身體病了,你并不認為自己身體有毛病。語言腐敗就類似我們一個人的神經系統已經不能敏感地反映出他實際存在的問題。好比說你有病了,頭也不發燒,哪兒都看不出來,就是類似一種亞健康的狀態。在這個情況下,可能這人突然之間他就死了。因為他原來有病我們并不知道。


制度也是這樣,語言腐敗使得社會當中存在的問題矛盾,我們平時是熟視無睹的。這些問題一旦暴露之后,我們已經來不及收拾它了。本來矛盾重重了,我們還覺得鶯歌燕舞。


這有好多的例子。你看突尼斯,它就是一個小商販的一個事件,導致了整個政權的垮臺。再往前,像20年前,蘇東發生的事情,齊奧塞斯庫從大家喊他萬歲到喊打倒他,就是幾秒鐘的時間。所以這個體制的不可預測性,我覺得是非常危險的。如果它不可預測,任何事情,任何一個小的事件都可能導致整個體制的坍塌、崩潰。


我想我們必須認識到,語言腐敗的三個后果,對中國未來是非常重要的。但語言腐敗有沒有一點積極的作用?在一種特定的情況下,人們為了往前走,有時候也得用一點語言腐敗。


舉一個例子,我們在80年代的時候,我們提出知識分子是工人階級的一部分。知識分子就是知識分子,工人階級就是工人階級,但我們為什么要這么講呢?因為在經過十年文革之后,人們腦子里就是,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知識分子是臭老九。政府想了好多辦法要改善知識分子的待遇,要對知識分子進行公平的對待。阻力很大,怎么辦?我們就修改定義,說知識分子是工人階級的一部分。既然是工人階級的一部分,知識分子就不是臭老九了,就變成領導階級了,因為我們國家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就是說語言腐敗也有一定的作用。


但是長期來講,任何語言腐敗,導致的其實都是負面的后果,越到最后我們越沒有辦法自圓其說。


消滅一半語言腐敗可消除80%官員腐敗


語言腐敗不能完全消滅,全世界都有語言腐敗,我要強調一下美國。像美國政府在去年它要多發票子的時候,它不會說多發票子,它叫什么?量化寬松政策。這就是語言腐敗。量化寬松政策其實就是印票子。


最后,我特別想講的就是,我們怎么更正這個語言腐敗?孔子早就講了,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我們能不能解決語言腐敗問題,其實涉及到我們能不能真正走一條對中華民族有利的正確的道路。怎么解決問題?解決語言腐敗可能需要有一個思想市場。在這個前提下,好多語言腐敗其實就可以得到糾正。


如果我們能夠消滅掉一半的語言腐敗,這一半可能是最重要的一部分語言腐敗,那我們講的官員腐敗,我估計80%都可以消除。然后我們道德的建設就會逐步跟上來。當我們發現我們都是真誠的,當我們的官員不胡言亂語的時候,那我相信,我們的企業界,他的行為都會有一些改變。


現在確實到了一個時候,我們應該對語言腐敗開戰了!

2015-08-23 08:3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