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楚塵文化     阅读简体中文版

優質閱讀,品質生活。新朋友點擊上方藍字楚塵文化關注后,點播閱讀數百期深度文藝專題。微信號:ccbooks



人都說我是深山隱者,

我自夸我為詩人,

我善想大海,

善想巖石上的立鷹,

善想我的樹林里有一只伏虎,

月地爬蟲

善想莊周之黽神,

褒姒之笑,

西施之病,

我還善想如來世尊,

菩提樹影,

我的夜真好比一個宇宙,

無色無相,

即色即相,

沉默又就是我的聲音,

自從有一天,

是一個朝晨,

伊正在那里照鏡,

我本是游戲,

向窗中覷了這一位女子,

我卻就在那個妝臺上

仿佛我今天才認見靈魂。




淚落


我佩著一個女郎之愛

慕嫦娥之奔月,

認得這是頂高地方一棵最大樹,

我就倚了這棵樹

作我一日之休歇,

我一看這大概不算人間,

徒鳥獸之跡,

我驕傲于我真做了人間一樁高貴事業,

于是我大概是在那深山里禪定,

若夢虎來,

若夢虎去,

非此投身,

彼自食人,

一生一副好精神,

微笑于彼無知之生命,

墮淚于是我之尸身。


五月十二日






我立在池岸

望那一朵好花

亭亭玉立

出水妙善,——

“我將永不愛海了。”

荷花微笑道:

“善男子,

花將長在你的海里。”


五月十二日






我騎著將軍之戰馬誤入桃花源,

溪女洗花染白云,

我驚于這是那里這一面好明鏡?

停馬更驚于我的馬靜,

女兒善看這一匹馬好看,

馬上之人

喚起一生

汗流浹背,

馬雖無罪亦殺人,——


自從夢中我拾得一面好明鏡,

如今我才曉得我是真有一副大無畏精神,

我微笑我不能將此鏡贈彼女兒,

常常一個人在這里頭見伊的明凈。


五月十三日




掐花


我學一個摘華高處賭身輕

跑到桃花源岸攀手掐一瓣花兒,

于是我把它一口飲了。

我害怕我將是一個仙人,

大概就跳在水里湮死了。

明月出來吊我,

我欣喜我還是一個凡人

此水不見尸首,

一天好月照徹一溪哀意。


五月十三日




空華


我含著淚栽一朵空華,

我還望空觀照我一生,

死神因我的瞑目端去我的花盆,

愛神也打開他的眼睛

訝其新鮮茂盛

覓不見一點傷痕,

于是因了我的空華

生為死之游戲,

愛畫夢之光陰。


五月十三日






“上帝創世,

但我想上帝他不能知道

我的這棵梧桐栽在窗前,

愛人兒

伊也不能知道

倚著我的梧桐我畫晝,——

再添一筆罷?”


五月十三日






夢中我夢見我的淚兒最好看,

是一個玩具,

上帝叫他做一只船,

渡于人生之海,

因為他是淚兒,

岸上之人,

你別喚他。


夢中我夢見我的淚兒最好看,

是一個玩具,

上帝叫他做一只船,

渡于人生之海,

因為他是淚兒,

岸上之人,

你別看他。


五月十四日




人間


我的淚是淚海之朵,

恰似池蓮

不沒于水

水上為仙。


愛神頑皮

時如風至

鼓翼而過,——

我又應該聽人間的消息,

仿佛風吹兇吉,

吁嗟乎

無可奈何

花涕泣。


五月十四日




蕩舟


我蕩一只船兒

坐到伊那兒去,

水連天,

天連水,

我還吹我的笛兒,

清風徐來,

笛韻悠揚,

水波不興,

我越蕩越看不見人間,

我以為我的路途遙遠,

我就歇了我的調兒不唱,

因為它越來越是一個哀調兒,

好像是吹在天上,

最后我想我已經不遠,

我已經到了,

我一看兩個大字

白水映澈天堂,

于是我歇了我的槳兒

不由得我兩淚滴,

上帝他要是牽我進去

他曉不曉得我的靈魂

是伊給我的?

我還不曉得伊在那里。


五月十五日




醉歌


余采薇于首陽,

余行吟于澤畔,

嫦娥指此是不死之藥,

余佩之將以奔于人生。


五月十五日






吁嗟乎人生,

吁嗟乎人生,

花不以夜而為影,

影不以花而為明,——

吁嗟乎人生,

吁嗟乎人生,

人生直以夢而長存,

人生其如墓何。


五月十五日




妝臺


因為夢里夢見我是個鏡子,

沉在海里他將也是個鏡子,

一位女郎拾去

她將放上她的妝臺。

因為此地是妝臺,

不可有悲哀。


五月十六日




無題


在赴死之前

得到解脫,

于是世間是時間,

時間如明鏡,

微笑死生。


五月十六日




點燈


病中我起來點燈,

好像走來掛鏡子,

像掛畫似的。

我想我畫一枝一葉之何花?

我看見墻上我的影子。




拈花


我想我走過的山林我應該不怕,——

我不曉得我真個不怕了,

遺世而獨立,

微笑以拈花。


五月十七日






夢中我采得一枝好花,

我還說我畫個瓶子把它插起來,

伊笑道,

“你這夢我很喜歡。”

我想我這花是一份贈品。


夢中我畫得一幅好畫,

我想明天早晨我一定好好的展開看一看,

伊笑道,

“你還是做了一個夢!”

我說“我這畫是贈給你的。”


五月十八日



選自:《鏡》



2015-08-23 08:3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舊一篇] 廢名的意義
[新一篇] 橋 廢名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