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樹 :人們為什么不讀書了?│鳳凰讀書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人們為什么不讀書了

文/村上春樹


和過去相比,去書店的次數好像明顯減少了。


為什么不去書店了呢? 理由是自己開始寫東西了。看見書店里擺著自己的書總有些難為情,而不擺也不好辦。這么著,腳步就徹底遠離了書店。


另外也有家里書實在太多的原因。還沒看的書都有幾百本之多,再疊床架屋未免有點傻氣。也打算把現在堆起來的書山處理掉,再去書店物色想看的書,卻不知何故, 書非但全然不減,反而繼續增多。雖然不是《銀翼殺手》(BIADERUNNER) ,但我也希望有個“閱讀代理機”什么的。那東西一本接一本讀書,集中告訴我“主人,這本好,應該看”,“這本有必要看”,那一來我會大大減輕負担。不是閱 讀代理機也沒關系,身邊有個精力充沛又有時間且對書籍富有見識的人也可以,但顯然是異想天開。


不常去書店的另一個理由是新翻譯的外國小說數 量眼看著減少下去了。科幻啦偵探啦冒險小說啦固然相當之多,但這類東西委實玉石混淆良莠不齊,即使我( 一段時間曾看得入迷) 近來也很少伸手了。仔細查看,發現新出的翻譯小說少而又少。出版社里的人說純文學翻譯幾乎——或者不如說根本——賣不動。總之情況令人遺憾。


還有,我本身閱讀時間的減少也是個原因。最近每次見到出版社的人,都聽到他們異口同聲地抱怨如今的年輕人不好好沉下心來讀書。我也隨聲附和說“是嗎,那不好辦啊”。但回想起來,發覺自己也不怎么讀書了。十幾歲的時候,《卡拉馬佐夫兄弟》、《約翰·克利斯朵夫》、《戰爭與和平》和《靜靜的頓河》分別看了三遍, 想來真有隔世之感。當時反正只要書有厚度就歡天喜地,甚至覺得《罪與罚》的頁數都不夠多。同那時比,如今的閱讀——盡管有隨著年齡增長而老讀一本書的傾向 ——已減少到了五分之一。


為什么如此不讀書了呢? 完全是因為用于讀書的時間減少之故。總之被讀書以外的活動占去了不少時間,致使能夠讀書的時間相應減少。例如跑步每天一個半至兩個小時,聽音樂兩個小時, 看錄像帶兩個小時,散步一小時……如此算計起來,安安靜靜沉下心讀書的時間就所剩無幾了。出于寫作需要,每月倒也如醉如癡地看上幾本,但與此無關的書老實 說近來壓根兒沒看,很傷腦筋。


不過我想,陷入這種狀況乃至傾向的人決非我一個。近來年輕人之所以不怎么讀書了,我猜想原因恐怕同樣在于把大 比例的錢、時間和精力花在了讀書以外的豐富多彩的活動上。我年輕那陣子——這么說好像馬上成了老頭兒——總體上剩余時間頗多,比較容易產生讀書的心情:沒 辦法,看本書吧! 當時沒有錄像帶,唱片相對較貴買不了多少,體育活動不像現在這么興盛,時代氣氛也偏重理性,不把某種書籍看到一定數量容易被周圍人瞧不起。


可現在,“你說的什么? 那玩意兒沒看過,不知道”——如此情形暢通無阻。一來此外要干的事很多很多,二來足以表現自己的場所、方法( 如媒體) 等等一應俱全。最終,“惟有讀書好”這種神話般的媒體的時代迅速壽終正寢。如今,書不過是各種并列的媒體中的一員罷了。


至于這樣的傾向是好是壞,我是不曉得。大概一如其他社會現象,也無所謂好與壞。我個人認為教養主義、權威主義風潮逐漸消退——的確正在消退——并非可喜之事,作為一個寫書人當然為大家不怎么讀書感到遺憾,但另一方面,我想我們(與出版有關的各類人員)通過轉變意識和體制來獲取從新地平線上的新種類優秀讀者,也應該是可能的。老是哀聲嘆氣也無濟于事。



鳳凰讀書 2015-08-23 08:39:52

[新一篇] 帕慕克:把書扔掉!我要拆了這書房!│鳳凰讀書

[舊一篇] 村上春樹:我只想一個人安靜地待在井底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