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新興科技、社會發展等人文科學探討
字體    

張捷:混合所有制不能一路向右
張捷:混合所有制不能一路向右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在今年的熱詞之一就是混合所有制,按照有關專家的說法,在微觀層面上混合所有制經濟,是指不同所有制性質的投資主體共同出資組建的企業,這個混合所有制一提出,各路央企國企就展開了引入民資的活動,這里誰表現的最積極,誰就得到輿論的高度贊揚,但筆者認為混合所有制不是央企國企引入民資這一個層面,如果我們走混合所有制一路向右,最后就要回到原點,這不是改革而是復辟,是有一股復辟私有制的力量在推波助瀾。混合所有制我們的重點是發揮國企和民企各自的優勢,盤活資產存量,讓經濟煥發出更大的活力,這才是我們的中心問題,而不是買國企讓一些人得利。

對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首先不是要取締公有制經濟,不能把我們的公有制企業全部都改為混合所有制,一些關鍵企業和行業,國家獨資是完全必要的,對西方發達國家,很多企業也是國家的,西方國家也有把企業國有化的過程,甚至很多在市場運作的東西根本不以企業出現也不上市而搞的計劃經濟,就如美國對互聯網的控制,他控制的互聯網核心節點和域名解釋服務器,就有國有的,而且不是市場說了算,是美國國家利益說了算的。因此對混合所有制,不是消滅公有制!關鍵行業國家獨有是必要的!任何一個西方國家也是存在國有制的經濟的。

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同時也不是再一輪的出售央企資產,我們看到流行的輿論說什么央企引入民資的管理機制煥發活力等云云,這些輿論與當年我們的銀行改革引入戰略投資者何其相似,為了戰略投資者進來我們給銀行業很多政策,帶給銀行業的變化就是銀行變成強勢全社會利潤流入銀行實業受損,這些戰略投資者是在中國賺取了萬億計的財富的。我們要在國企引入民資,則這些民資就是要賺錢的,而中國當前資金如此緊張社會利率如此高,民資要能夠入股,必然是要利潤回報高于社會利率的!而且即便如此民資也在國內資本市場沒有足夠的資金,必然是以外資為主導,外資也是叫民資啊!這外資進來且不說國家經濟安全層面的問題,還是境外利率與境內利率的一個套利過程,外資進入帶來的外匯占款流動性還要國內的通脹買單,外資的資本更來源于QE印鈔,對印鈔的貨幣,再貴也是賤賣。因此進行混合所有制的改革,再一次賤賣國家資產是必須避免的。

中國讓民資進入國企當中,給民資帶來的是更大的空間,而不是給民資更多的回報,混合所有制的提出是要更高的提高民營企業家的地位,這地位更多的是社會地位和政治地位,是給民營企業家一個服務于國家和民族的通道,而不是給投機分子賺錢的機會!在中國崛起的過程當中,大量愛國的民意企業家與國家和民族同呼吸共命運,他們在有了足夠多的財富之后,個人的追求不是財富的增加,而是更多的貢獻自己的才智給國家和民族,盡更多的社會責任。我們的混合所有制就是要把他們吸收進來,給民營企業家一個更大的平臺。因此我們的混合不是單方面的向資本的右傾,而是應當更重視參與企業家的道德指標和民族性,更重視創造企業家為國家和社會服務的環境,選擇混合所有制的戰略合作伙伴的指標不應當只是單一的利益指標而是應當多元化的。

在我們的這些趨向當中,一切都是向右的,混合所有制為何就一定是國企要混入民資,而不是民資里面混入國資呢?!對中國的戰略行業,國資有相當的比例是必須的。西方國家對國家重要的核心資產都進行過國有化,英國對東印度公司、對淡水河谷鐵礦、對鐵路等都進行過國有化,而英國的鐵路和后來的巴西淡水河谷鐵礦也都走過私有化的過程,這是一個雙向的過程,中國搞混合所有制,這樣的雙向過程就應當是普遍存在,而不是國企單向的混合民資。現在中國很多關鍵性行業都沒有國有資本的存在,比如決定未來方向的互聯網企業都被外國勢力控制,我們熟知的新浪、百度以及阿里巴巴、騰訊等都是外資占有主導地位,這樣的關鍵行業中國國家不能控制,國家的經濟安全是難以保障的,中國要改變這個現狀,就必須通過混合所有制的有力手段。對核心行業我們國家不光要參股,而且應當立法保障國資參股以后的股東權利。西方對此也是這樣的,我們可以看一下德國的“大眾法”,德國地方政府就是持有大眾汽車公司20%的股票并且立法規定政府有否決權,雖然此法詬病很多也涉嫌違反歐盟的條約,但德國地方政府對此權力是從不放棄的。

中國對一些民資進行混合所有制,以混合所有制奪取中國對關鍵行業的控制權,受到影響最大的就是外國控制中國產業的VIE模式,西方國家是不能接受以VIE模式規避國家強制性的法律的,而中國則VIE模式普遍存在是外資控制中國核心產業的有力手段。VIE模式(Variable Interest Entities,直譯為“可變利益實體”),即VIE結構,在國內被稱為“協議控制”,是指境外注冊的上市實體與境內的業務運營實體相分離,境外的上市實體通過協議的方式控制境內的業務實體,業務實體就是上市實體的VIEs(可變利益實體)。采用這種結構上市的中國公司,最初大多數是互聯網企業,比如新浪、百度,其目的是為了符合工信部(MIIT)和新聞出版總署(GAPP)對提供“互聯網增值業務”的相關規定。中國互聯網公司大多因為接受境外融資而成為“外資公司”,但很多牌照只能由內資公司持有,MIIT就明確規定ICP是內資公司才能擁有的,所以這些公司往往成立由內地自然人控股的內資公司持有經營牌照,用另外的合約來規定持有牌照的內資公司與外資公司的關系。后來這一結構被推而廣之,應用許多非互聯網赴美上市的公司中。而持有國內內資公司股份的中國自然人,其后也移民美國,變成了實際的外資,而對這些自然人的協議控制在中國法律體系之下效力有瑕疵,但這些人一旦移民,就變成了外國法律管轄,效力瑕疵就沒有了。所以VIE結構就是規避中國立法目的之手段,中國對VIE結構當中持有的特殊目的公司就是應當通過混合所有制進行國有化,徹底保證政府的核心權力。我們注意到對VIE結構注冊在國內的特殊目的公司由于通過奴隸協議已經將利益輸送到國外,則這些公司按照現行利潤的估值都是很低的,非常適合進行國有化,對他們的國有化我們需要的不是利潤而是控制和經濟安全!

我們的混合所有制也是與世界接軌的重要手段,中國的行業有多家國企,如果都是國有則按照國際的規范企業的最終控制人是一個,要變成關聯企業和壟斷,引入了混合所有制,不同的企業雖然在一個同樣的行業,但控制權是有差別的,是由不同民意主體參與控制的,就可以更好的發揮市場功能,進行市場競爭,同時也符合了在國際環境當中被妖魔化的問題,我們可以在國際上引入我們的合作伙伴入股,為中國企業走出去創造優良環境。我們的混合所有制企業比我們獨資的國企進入國際市場,尤其是國際資源市場,將更有競爭力。我們要把混合所有制的正面意義發揮得超出簡單的資產或資本的組合,而是要放眼到國際大環境當中去思考一些長期戰略問題。

我們對核心行業的混合所有制混入國家的股權,與歷史上的公私合營有本質的區別,因為我們的參股也可以是市場化的,也就是說這些企業混合所有制下必須有國家多少股份,但到底由哪個國企參與則是完全市場化的,充分按照十八大三中全會的要求讓市場配置資源,市場的作用是巨大的和可以給出公允的對價的。類似的做法我們可以看到南非擺脫種族隔離以后,為了黑人權利,就通過立法強制搞了黑人和白人的混合所有制,企業當中要有25-30%的黑人權利,而企業具體給那個黑人股權則是通過市場來決定的,南非的做法是值得我們借鑒的,尤其是騰訊這樣的企業還是南非企業持股很多的公司。我們現在的混合所有制與歷史上的公私合營和國家征收本質的不同還在于,國資與民企混合以后,我們要發揮民企更大的管理上的靈活,給民企的企業家們更多的管理權,更多的發揮他們的才智,而不是國家把管理權奪過來,是要讓企業的管理更靈活和多元化、市場化的,而不是至于國家的計劃之下。

國資進入民資企業和民資進入國資,給中國民企是要有資金的扶持,也有國家力量的后盾的,我們以前侵害私企老板的犯罪偵查和立法定罪就不足,私人企業做大了內部失控員工侵害企業主利益的事情經常發生,如果變成混合所有制,國家的反貪和反瀆職枉法的機關就可以介入了,就可以更好的保障企業家的合法利益,同時我們的民資揚帆出海,也需要國家的外交和軍事等國家力量的保護,混合所有制更夠讓國家的力量更好的給民資企業進行服務。同時國資的進入,給民資潛在的信用支持也是非常重要的,企業能夠取得更多的市場信用,有利于民資的做大做強。

對此我們可以回顧一下我們歷史上走過的彎路,中國市場經濟開始時有大量的紅帽子企業,后來這些企業的歸屬就成為了大問題,有的地方以企業登記為國家的,就把紅帽子企業變成國企,完全忽視了企業家的創造,比如著名的華晨集團。也有的地方把紅帽子企業直接與政府脫鉤變成了私企,這樣的改變也是有問題的,因為當企業紅帽子的時候,國家是為企業提供資信的,也就是說紅帽子企業賠光了以后,是國家有無限責任進行賠付的,這樣的企業等于無償使用了國家的担保,難道不應當給國家支付對價嗎?對紅帽子企業是賺錢做大了私人主張權益了,如果企業虧光了怎么辦?有虧光了的紅帽子企業找私人賠付了嗎?就算找了賠不起還不是一樣需要國家賠?!因此有了混合所有制,就可以解決這些問題,紅帽子企業實際上是最早的混合所有制企業,同時混合所有制對集體企業的確權和改造也有重大的意義,因為集體企業屬于公有制,有上級主管單位,上級主管單位作為政府對之有資信和社會公信力的支持,同時企業也屬于全體職工的創造,怎樣的明確產權,集體所有制的改制不是對集體企業的一分了之,集體企業當中公眾和國家暗含的支持是不可忽視的,對集體所有制的改制,混合所有制是最適合的體制,混合所有制的提出,對集體企業的改造和紅帽子企業的歷史遺留問題的解決,都有非常的指導意義。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當前對中央的混合所有制決策總是向右的解讀,不顧中國的政黨和政權的性質,如果向右沒有節制必然是走向復辟!而對混合所有制我們同時要看到它對于中國的人民民主專政帶來的力量,對中國國家安全和經濟安全帶來的作用,對混合所有制是要左右結合才能夠保障進行的道路不偏離方向,因此筆者認為在混合所有制下對關鍵行業引入國家的股權和發言權非常重要,尤其是對VIE結構下的外資控制更是如此,對集體企業和紅帽子企業的改造有現實意義,對民資的海外投資保護和進入國家政治生活有所幫助,混合所有制是保障中國走正確道路的制度,絕不能總是向右的歪嘴來念經。


2015-08-23 08:3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