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瘋狂的石榴樹   埃利蒂斯
瘋狂的石榴樹 埃利蒂斯
楚塵文化     阅读简体中文版

Life goes on...


瘋狂的石榴樹


在這些粉刷過的鄉村庭院中,當南風

呼呼地吹過蓋有拱頂的走廊,告訴我

是不是瘋狂的石榴樹

在陽光中撒著果實累累的笑聲,

與風的嬉戲和絮語一起跳躍;告訴我,

是不是瘋狂的石榴樹

以新生的葉簇在歡舞,當黎明

以勝利的震顫在天空展示她全部的色彩?


當草地上那些裸體的姑娘們醒了,

用白皙的雙手采摘翠綠的三葉草,

還在夢的邊緣上飄游,告訴我

是不是瘋狂的石榴樹

隨意用陽光把她們新編的籃子裝滿,

讓她們的名字被鳥兒紛紛謳歌;告訴我,

是不是瘋狂的石榴樹

在同宇宙多云的天空零星地戰斗?


當白日炫耀地佩帶七種不同的彩羽,

用千只炫目的棱鏡將永恒的太陽圍繞,

告訴我,是不是瘋狂的石榴樹

抓住了一匹奔馬綹綹紛披的鬃毛;

它從不憂傷,從不懊惱;告訴我,

是不是瘋狂的石榴樹

在高叫新生的希望已開始破曉?


告訴我,是不是瘋狂的石榴樹在歡迎我們,

遠遠地搖著多葉的手帕,如熊熊火光,

搖著一個即將誕生千百艘船只的海洋,

即將使千百次涌起的波濤

向荒無人跡的海灘奔蕩;告訴我,

是不是瘋狂的石榴樹

使帆纜高高地在透明的天空震響?


高高地在上面,伴著發光的葡萄串,

傲慢地狂歡著,充滿了危險,告訴我

是不是瘋狂的石榴樹

在世界中央用亮光撕碎魔鬼險惡的云天,

又從東到西鋪開白日的桔黃色衣領,

上面有密布的歌曲裝點;告訴我

是不是瘋狂的石榴樹

在急急忙忙地解開白晝的綢衫?


在四月初的襯裙和八月中旬的蟬聲中,

告訴我,嬉戲的她,發怒的她,誘惑的她

從所有的威脅中擺脫掉黑色邪惡的陰影,

將頭暈眼花的禽鳥傾潑于太陽的胸脯;

告訴我,那展開羽翼遮蓋著萬物的胸乳,

遮蓋在我們深沉的夢寐之心上的,

是不是瘋狂的石榴樹?


李野光 譯


作品賞析


奧季塞烏斯·埃利蒂斯:希臘當代詩人,1979年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授獎給他的原因是:“埃利蒂斯從源遠流長的希臘傳統中汲取營養以強烈的感情和敏銳的智力,展示了現代人為爭取自由和從事創造性活動而進行的斗爭”。埃利蒂斯純熟地運用超現實主義等現代創作手法,與希臘的現實生活和文化傳統相結合,創造出了一種嶄新的詩歌語言,被譽為“新希臘詩派之父”。他的不少作品在西方各國都有譯本,在世界上具有廣泛影響。


《瘋狂的石榴樹》一詩運用意象組合的方式,賦予石榴樹以生命的象征,把生命內在的原始沖動和無限的力度,提升到一種瘋狂的境界。生命是一種奇異的存在,由于技術理性的浸染,生命的奇異性幾乎完全被理性邏輯程序所控制、所操縱。理性是生命得以存在的必要條件之一,但理性的單向度片面化發展,往往導致生命的異化,使生命變得越來越蒼白無力。在泛理性主義的時代,一切生命都被舒舒服服規規矩矩地編織進邏輯的網絡之中了。面對生命的如此境況,埃利蒂斯與很多現代詩人一樣,努力用詩的光芒去照徹生命,讓生命力在詩境之中得以極度的高揚和升騰,恢復詩所固有的那種生命本體意義。荷爾德林曾追問過:“在一個貧瘠的年代里,詩人有什么用呢?他所指的貧瘠并不是指技術科學或物質的貧瘠,而是物的增值與人的生命的貶值的貧瘠。在這種貧瘠和蒼白中,只有詩是富有的和充滿活力的。”正如埃利蒂斯所說的那樣:“詩即站在理性主義棄械的地方,繼續朝禁地向前推進;證明是它最不為磨損所挫敗,它盡職地捍衛使生命成為一件看得見的作品的永久據點。”詩中所表現的瘋狂,是對于泛理性主義的強有力沖撞,生命只有在這種沖撞之下,才能從沉睡的黑暗走向無限敞開的世界。


埃利蒂斯是一位運用語詞的大師。他在復歸詞語的感性本源的過程中,賦予詞語一種神奇的魔力,在他的詩中,那些抽象的指稱符號已從干癟蒼白的邏輯中掙脫出來。《瘋狂的石榴樹》調動了語詞的全部感性魅力。全詩自始至終不離開具象的融匯重疊,并運用了通感等表達方式,增強了詞語的感官張力和跳躍感。“瘋狂的石榴樹”“撒落她果實累累的歡笑”,在“衣領繡滿了黎明的歌聲”,“把暈頭轉向的鳥傾瀉于太陽胸脯上”。這些詩句,很難用慣常的邏輯語式或語法規則去衡量。詩在這里重新獲得了另外一種規則。這種規則是一種無規則的規則,正像中國古代藝術家所說的那樣,它是無法之法,因而乃是至法。藝術的規則存活于這種無法之法之中。如果讀者只知刻板地按科學邏輯的程序,讓詩去規規矩矩地縛手就范,就無法感受詩,從而也就無法感受生命。


全詩的構成是基建在兩個希臘文化的原型之上的。這兩個基本原型就是太陽神和酒神。尼采曾認為正是太陽神和酒神構成了希臘文化藝術的基本原型。太陽神阿波羅是光明的象征,它支配著人們內在的夢幻世界,是智慧之光源,具有形上學的象征意義;而酒神狄奧尼索斯則是生命之流的象征,它使人進入一種沉醉迷狂的狀態,代表狂放不羈的原始生命沖動,具有形而下學的感性特征。在《瘋狂的石榴樹》中,太陽神那種睿智的形而上學象征與酒神那種狂醉的生命感性沖動,本真地融匯為一體,結晶為一個意象——瘋狂的石榴樹。埃利蒂斯的一句詩,有助于讀者解開石榴樹這個意象的謎底:“由于你的反映、太陽在石榴中結晶了,并且感覺良好。”在石榴的結晶中凝結著太陽的形而上學本源。通過石榴,形而上學的本源又與那瘋狂的生命沖動血肉般地融合在一起,從而構成了一個絢爛光華、生機勃勃的世界。人類在這一世界中棲息、升華或飛升,進入一個超凡入圣的境界。太陽和太陽神是埃利蒂斯詩中反復出現的原型,他因此享有“飲日詩人”的美稱。他認為太陽之神是美之神,具有形而上學的啟示和象征意義。


埃利蒂斯在諾貝爾獎授獎演說中說:“雙手捧著太陽而不炙傷,把它像火種般地傳給后繼者,是一項艱苦的任務,但我相信也是受祝福的任務,而讀者正須如此做。有一日當意識沉浸于光明中,與太陽融為一體而泊于人性尊嚴與自由的理想匯流時,那些羈絆人類的教條就得屈膝讓位了。”這段論述可以作為此詩最好的注釋。


來源:中國作家網



2015-08-23 08:3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