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樹林(長篇·節選7則)∣《文學青年》孫智正專號
樹林(長篇·節選7則)∣《文學青年》孫智正專號
鳳凰讀書     阅读简体中文版

(鳳凰網讀書頻道“文學青年”第八期:孫智正專號)


孫智正作品:《樹林》節選



1.

我的眼睛先看見那弧形的斷斷續續的燈光,那些路燈隔著一定的距離懸浮在空中,我知道一排在馬路的這邊,一排在馬路的對面。遠處的的空氣微微有些發紅,應該是這些燈光照紅的。我不知道是馬路本身彎曲,還是眼睛的緣故--就是我的視野是弧形的,這也許剛好可以證明,地球就是圓形的。樹枝黑乎乎地支楞著,我只能看見樹木的上半身,這些像脈絡一樣的枝條,這些枝條似乎把空氣隔成了兩份,一份是樹枝和那些路燈之間的,一份是樹枝和窗戶(我的眼睛)之間的。但是在樹枝的上面,罩著穹形的空氣,它從樹頂的上空跨越了過去,既連接著這邊也連接著那邊,它像一根U型管。有一架飛機剛巧飛過,它的四盞燈組成了一個正方形,有兩盞閃著,有一盞暗一點,它們一起往前平移一邊轉著角度(微微地),燈光上面微微顯示了一點輪廓,我記得飛機的形狀,但看上去仍舊很像飛碟,它圓形的低座每隔一個90度安一盞燈。不僅僅我的眼睛看見了飛機,我也聽見飛機飛過的隆隆聲。天空里面似乎還有星星,那最高的一顆應該是星星,其他懸在空中一閃一閃地發著光芒的是風箏,它們掛著發亮的燈飾。我看見玻璃窗里掛著的衣服的影子,還有自己的影子,影子和玻璃窗都顯得黑沉沉的,衣服有點像上吊的人影,旁邊是擱在書架上的花草,一共有十幾二十盆,在黑沉沉里的玻璃里仍舊顯出了碧綠(墨綠)的顏色,望得更深一點,可以看見衣服后面整個明亮的房間,像一個抽屜一樣拉伸在黑暗中,兩邊擺著橘色的沙發、淡青色的沙發、橘色的桌子,我看到它們就在眼前又感覺它們在身后,這兩種感覺就像眨眼一樣,你可以刻意讓它們交替著。(2014.3.20



3.

我看到樹林后面的房子,白白的墻壁紅紅的屋頂,在陽光的照耀下特別鮮艷,它們也像樹林一樣豎立著。在房子和樹林之間,我看到四五根粗大的電線桿,有點像煙囪和水塔一樣聳立著,它們也像樹林,只是格外稀疏了一點。在右邊的那些高樓下面,我看見一根根張著翅膀的路燈,像一只只白色的剛剛揮開翅膀就凝固在空中的鳥兒,為了不掉下來肚子下面支著一根根白鐵柱子。我看見這些路燈的旁邊有一根像保齡球瓶一樣的建筑,上部差不多是脖子的地方,圍巾一樣圍著兩個紅圈(我只能看到圈圈的大部分,我相信看不見的地方也是圍起來的,就是確實有兩個完整的沒有缺口的圓圈)。眼前的樹林這邊,即使陽光這么側射過來,樹干看上去仍舊是黑的,好像仍在背陰的地方。一只黑鳥從地上直引到樹枝上,當它展開翅膀像樹上滑翔的時候,我看到黑色的翅膀中央有白色的斑紋,就像蝴蝶一樣左右對稱。我聽到唧唧的鳥叫聲,看到旁邊的樹上也停著一只鳥,收拢翅膀站著,不知道是這只鳥在叫還是那只鳥在叫。在這棵樹的樹梢上,一只黑色的塑料袋裹在上面,好像已經撕破了兜不住風,單薄的一面在風中招展著像破敗的黑色的旗幟。我看到右邊孤零零的一棵樹已經發綠了,可能是一棵柳樹。柳樹后面的土臺上,一些折倒的玉米桿子,之前應該是個像樣的方陣,現在看上去也不成形,隊列里面缺了好幾個位置,它們的看上去的顏色和土臺的顏色非常接近,隊伍的邊緣還有一團蜷曲的紅色的看上去像氈布一樣的東西。更遠處苫蓋著一些碧綠色的篷子,篷子非常低矮,稍遠一點的看上去像是半截入土的拖布。土臺的立面變成了一個斜坡,上面布滿了脈絡一樣的溝壑,這表示曾經有雨水落在臺面上,從這里沖刷下來發生了小型的滑坡。滑坡的下面有一層平臺,實際上這里是正常的地面高度了,可是下面還有一個凹下去的平臺,這就讓地面也像平臺一樣成為三節梯田里的一節。那塊凹下去的平地里種著綠色的低矮的植物,葉子遠遠看去圓圓的,朝著地面的地方摞著一些石頭土塊,這是為了防止滑坡泥土把蔬菜活埋了吧,或者怕雨水沖翻植物(根須朝天地翻倒在地上,碧綠的葉片浸泡在污泥里)。左邊的馬路上好像有汽車開過,一片閃光閃了一下,我看過去,剛好看見一輛車開過來,擋風玻璃上一片亮光;一輛黑色的車開過去,車殼閃閃發光確實像甲蟲的外殼。我看到窗玻璃(原來是雙層玻璃)臟兮兮的,我想看得仔細一點,但無法直視,樹林和樹林里的地面被陽光照得太亮了,反過來的光從眼睛里照進來照得我頭暈。我低下眼看肚子前面的玻璃,那些污垢就是一天一天蒙上去的灰塵,上面有雨水擊打和滑落的痕跡,所有的污垢都呈向下的趨勢。我看見紫紅色的屋檐下面,地面上有好幾條白色的步徑,從左邊延伸過來兩條,差不多就在窗下的地方合成人字,往前延伸了一段又分成兩條,一條直徑竄出來橫貫人字,人字變成了比例失調的A字(兩條腿還在長長地延伸出去)。在A的襠部那里,插著很多竹竿和木條,在A外側的斜杠和樹林之間,還有兩節平臺,不過也滑坡得更像兩個滑坡了,這些地方也零零散散地插著好多竹竿和枝條,有的聚在一起有的排成一排,有的這里一根那里一根,有的斜插著,有的歪倒在地上,這些也像矮小的不成形的樹林。土臺看上去就像黃土高坡。樹木鋪在地上的影子像水墨的陰影。(2014.3.22



4.

我記得324日那天,在窗戶前面看了一眼,大概一到兩秒種,我看見之前那些光禿禿的樹干,有幾株生出了蜷曲的樹葉,使得樹林看上去繁盛了不少。這些樹葉好像本來就縮在樹孔里,現在天氣熱了樹洞打開,樹葉就從樹洞里探出來,但天氣還不夠熱,不夠它們全面展開打開全部的毛孔展露在空氣里。樹枝后面的土坡上,有一個男的帶著一個穿著紅衣服的女孩從左走向右,他們在樹枝的后面走,他們的身影好像從樹枝上撥楞過去,看上去那么小那么高,就像走在高高的山崗上面,就像兩個高超的人。右下角的人們在荒地里開墾出來的菜地里,一個男的叉著腿彎著腰在地上撥弄著什么,屁股朝著天空,邊上是插著的用來做菜架子的樹枝和竹竿,他們從哪里找來這么多枝干的,這里可是城市,這些枝干好像是平地里抽條出來的,也許它們是有可能繁衍成一片樹林。(2014.3.29



5.

那株柳樹長滿了綠葉,在風中斜斜地披拂著,真的像是被風吹到一邊的頭發。它后面的玉米桿仍舊枯黃地豎立著。左邊的兩株柳樹也長出了綠葉,它倆比右邊的這棵柳樹長出來的晚一點,它倆的性子比右邊的這顆柳樹慢一點。那些還是黑乎乎的稍微探出來樹葉的樹木之前,也有一棵樹幾乎長滿了綠葉,它所有的樹葉都是朝上長著(不是披掛上去的),樹枝之下光禿禿的,就像電吹風吹過一樣,不像柳樹的葉子,也許都是往上長吧,但至少有一些是下垂的。右下角菜地的邊上,菜還沒有長出來,長出了一些翠綠色的野生的植株,頂上長著朵朵小黃花,花不大但很多,產生了繁密的效果在風里微微搖擺,也可能沒有風,這些植株頂著這些花就是要在空氣里搖擺。綠色的植株長出黃花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它們的顏色都這么鮮艷。但為什么柳樹的枝條會長出綠葉,那些黑乎乎的樹木的樹枝,更是不可理喻地長出了比柳樹的葉子還要大的綠葉。樹林的上空飛過飛機,飛機大面積地和空氣摩擦,發出巨大的噪音,在噪音里面樹葉微微地顫抖。那些樹葉像碎成了無數面的旗子。(2014.3.29



6.

樹林的上面有半個月亮,月亮沒有把清輝撒在樹林的上面,樹林仍舊黑沉沉的,但即使是這樣,我也被迫把那些似乎圍著樹林但實際上離得遠遠的馬路上的路燈比成星星(它們也像拆散的閃閃發光的項鏈)。在太陽下面我看見,樹林的樹葉已經噴薄出來,樹木的影子,之前是橫在地面上的疏影,現在加上了樹葉的影子就像墨水洇了開來。我看見那些樹木就像一些扎進土里的動物,翹著爆炸狀的綠巨人般的尾巴。(2014.4.8



7.

樹林長出了樹葉,這使得看不見樹林后面的東西,看見的全部是樹林。看見樹林之外的那些沿路的樹木,也長成了一片樹林。現在有片狀的樹林和條狀的樹林,以及一層層的樹林。樹林腳下的土地上,沒有長出像樹林一樣的野草,也許是時間沒到,它們會長得像樹林下面的樹林一樣的。樹林外面,那些插著的支桿像稀疏的樹林,蔬菜已經長了出來,長得像低矮但茂密的樹林的樣子,透過菜葉,幾乎看不見那些黃色的土地。這就像有點奇怪灰黑的樹干長出了綠色的葉子,黃色的土地長出了灰黑的樹干和綠色的葉子。(2014.4.25



8.

上午,我看到樹林前面的菜地里,有個人站在一片韭菜的前面,過了會兒他彎下腰去,我看不清他是在怎么侍弄這片韭菜的(也許是蔥),他的手指動作是怎么樣的,但是可以肯定,他正在接觸這片韭菜或韭菜長著的這片泥土。韭菜也長成了樹林的樣子。我看見旁邊的土堆上面,一輛橘紅色的挖掘機伸開了手臂,緩緩朝這邊轉動過來,它的伸縮桿是銀白色的,突然飛快地朝這片閃過來一片閃光,這樣被閃了幾下之后,當我轉身走向室內,發現自己的眼睛烏花了。下午,我坐在沙發上面,看見樹梢上面升起了一陣煙霧,我說著火了嗎,我走到窗戶前面去看煙飄過來的地方。我看見煙就是從土堆上面一個看不見的地方升起來的,可能有人在燒那里的麥秸,但是那里怎么會有麥秸。我多看了兩下,這不是煙霧,這是風揚起的塵煙,它就像煙霧一樣朝樹林的這個方向飄去,一直升到樹林的上空。升煙的地方,應該就是挖掘機挖過的地方,土堆的物質就這樣揮灑了出去。我看見樹干上掛著黑色的塑料袋,和樹枝及樹葉一起盡力往這邊牽引,引過來的風吹得一株株樹木的樹枝和樹葉往一邊側翻。不過我知道,就像吹風機把一個人的頭發從頭的這邊全部吹到頭的那邊,一個人也不會側倒,樹木也是這樣,樹干幾乎還是堅挺的,微微被帶得有點偏倒(樹葉一起拉扯著它(樹葉像一群咬在樹枝上的扁魚),樹葉先是一起拉扯著樹枝,樹枝再帶動樹干)。樹干跟樹枝和樹葉之前僵持著,樹根還不會翻出來。(2014.5.4



9.

樹林黑魆魆的,兩邊的樹梢稍高一些(可能離眼睛近),中間樹梢平平地壓下去一塊,看上去像巨大的凹字的上半身。在我的影子里,樹林看得更清楚一些,我俯身向前,眼鏡幾乎撞到玻璃窗的玻璃上。樹林的左邊我的右邊,是公路上的幾盞路燈稍稍彎曲的形狀,樹林斜上方的天空微微發紅,樹林的上面是白色的月亮,樹林后面穿過來白亮的光芒(也許是連夜工作的挖掘機的照明燈)。樹林就在那里,路燈的光包圍著樹林,白光穿透了樹林,玫瑰色的天空罩在樹林的上面,玉色的月亮照臨在樹林的頭頂。白光一直在樹林的背后閃爍著。(2014.5.7



10.

我看到那時的樹林還沒有長出樹葉,兩邊的樹木(左邊一棵右邊兩棵,都只能看到一部分,它們的枝條像展開的脈絡)一直長到了天頂。中間的樹木矮一些,就長到了半空。這些樹木的后面,似乎是個山丘,仔細看的話是樓房,頂線平直,略微有些起伏,差不多剛好在那些樹木的后面把樹木分成了兩截,下半截大概襯著墻壁的緣故(雖然墻壁是白的),顯得比上半截要黑一些。上半截的后面是天空,幾乎說不清天空是什么顏色,樹林的后面是發黑的,往上一點又有點發紅(也許是橙色,也許是橙紅色)。在樹林后面的左邊,有一枚圓圓的紅紅的太陽,差不多就在中間樹林樹梢的高度,所以,它在畫面的中部,它把左邊的天空照紅了,一直波及到右邊的天空,所以,所有發紅的區域的中心就是太陽自己,當然這個中心非常偏地偏到了左邊。我看到樹干和樹枝都是黑色的,從地面向天空散開的細長的集束的形狀,不太好說它們是枯瘦的(因為瘦這個詞有點問題)。我看到這塊發亮的畫面是長方形的,上面是黑屏,下面也是,天空有一條非常平直的天際線,地面也有一條非常平直的地平線。而左右兩邊,也是兩條非常豎直的狹窄的黑條,黑條的外邊,是手機乳白色的外殼。(2014.5.30



11.

天空和土地一樣,看上去似乎是赭色的,月亮像半爿蘿卜,而并沒有月光照臨在樹林上面,那些樹林后面圓圓的路燈在樹林后面彎曲成項鏈的形狀,這使得有一部分天空顯得像脖子下面的平坦的胸脯,而月亮像掛錯了地方的掛件。我看到樹林的顏色亂糟糟的,有的藍有的綠有的紅有的黃,都像涂上一層黏糊糊的非常不痛快的白霜(我意識到這也許就是月光)。那些樹枝和樹葉就像插在黑色的樹干的綠鳥,樹林看上去像是一群擠在一起的收拢翅膀的肩膀聳起的綠鳥,即使只有幾只感到也像巨大的一群。而左上角那里,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那些樹枝和樹葉像著了火的繽紛的燦爛的羽毛,朝著天空高高翹起,所以那里像是一只鳳凰正在升騰起來,而樹木的影子就像倒插在地下的倒影,在樹木的樹干和影子的樹干之間,似乎有一層看不見的鏡面,鏡面下面倒插著一群翹著綠色尾巴的巨大的黑鳥,可以想象它們飛起來時鏡面分崩的樣子。(2014.5.31



關于孫智正孫智正,男,1980年出生,浙江嵊州人,寫有《句群》和長篇《青少年》《南方》等,中短篇集《殺手》,拍有電影《殺手》《90分鐘》。


(本作品由孫智正授權《文學青年》發表,轉來請注明出處)

2015-08-23 08:4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