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詩 白發三千丈:跟李白游秋浦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文/三書(古典文學博士)


大唐天寶十三載,即公元754年,李白自賜金放還后離開長安已經漫游了近10年。這年秋天,54歲的李白從揚州來到安徽池州。池州有一條河叫秋浦,李白在這里寫下《秋浦歌十七首》,“白發三千丈”是其十五。讀十七首《秋浦歌》,如同跟隨李白回到唐代,去池州那個叫“秋浦”的地方游歷一番。秋浦的山水風物歷歷可睹,詩人的情感波瀾細膩可觸。



“白發三千丈,緣愁似個長。

不知明鏡里,何處得秋霜。”


大唐天寶十三載,即公元754年,李白自賜金放還后離開長安已經漫游了近10年。這年秋天,54歲的李白從揚州來到安徽池州。池州有一條河叫秋浦,河水澄碧,兩岸風景奇異,因此后來河水流經的縣就叫秋浦縣。李白在這里寫下了《秋浦歌十七首》,“白發三千丈”是其十五。


這一年,安祿山反兆日顯,朝廷南征失利,前后死者約二十萬人。關中地區兩年來水旱相繼,物價暴漲,百姓苦不堪言。第二年安史之亂爆發。


李白當時雖不在長安,但也十分憂國憂民。升平之時,縱然個人仕途失意,但還是有希望的。眼看天下大亂,年過知命的他更加感到此生已矣。



到了秋浦,李白便被無法擺脫的愁情壓倒。《秋浦歌》其一曰:


“秋浦長似秋,蕭條使人愁。

客愁不可度,行上東大樓。

正西望長安,下見江水流。

寄言向江水,汝意憶儂不。

遙傳一掬淚,為我達揚州。”


顧名思義,秋浦即秋之水濱。李白說秋浦一年四季都像秋天,十分蕭條。這么說并非由于他寫這首詩是正值秋天,李白一生三游秋浦,并不都在秋天。


客愁不可度,如何是好呢?自古登高望遠可以遣懷,李白于是登上大樓山。可是登高朝西一望,他立刻想到長安此時民不聊生,國家邊防失利,內亂一觸即發。山下的江水在平靜地奔流,江水永遠奔流。這一刻,李白看見了江水,江水會記得他這個人嗎?江水朝揚州方向流去,想起此前在揚州的朋友,李白不禁潸然淚下。



“千千石楠樹,萬萬女貞林。

山山白鷺滿,澗澗白猿吟。

君莫向秋浦,猿聲碎客心。”


多美的秋浦鄉野風光圖畫。前四句的疊字立即營造出秋浦氣象。茂密的石楠和女貞,經冬不凋,許許多多的白鷺和白猿。這樣的秋浦令人神往,但李白告誡你不要去,因為猿聲會讓你心碎。


心碎因為你是“客”。李白當時漫游到秋浦,他不僅是客,而且是失路之客。當失意人聽到山澗兩側白猿的哀鳴,內心的愁情更難以承受。即便不是失意之人,客行至此,那白猿哀鳴恐怕也會令人無端傷悲,正如《巴東漁人歌》所唱:“巴東三峽巫峽長,猿鳴三聲淚沾裳;巴東三峽猿鳴悲,猿鳴三聲淚沾衣。”



猿聲助愁,《秋浦歌》其四曰:


“兩鬢入秋浦,一朝颯已衰。

猿聲催白發,長短盡成絲。”


李白感覺自己在秋浦瞬間老去。初入秋浦時,頭發還沒有白,白猿日夜哀鳴,催人白頭。猿鳴好像織成一張密密的愁網,李白困在其中,想要竭力掙脫,卻很無力。


我們無法想象秋浦的猿聲,但那些白猿是什么樣子?《秋浦歌》其五曰:


“秋浦多白猿,超騰若飛雪。

牽引條上兒,飲弄水中月。”


這些在秋浦江邊樹枝間跳躍的白猿,看上去如同一團團飛雪。牽引條上兒,這一幕是我們在動物園的猴山上見過的。飲弄水中月,這幅畫面多像猴子撈月的故事場景啊。


夜間的猿鳴更令人不堪。《秋浦歌》其二曰:


“秋浦猿夜愁,黃山堪白頭。

青溪非隴水,翻作斷腸流。

欲去不得去,薄游成久游。

何年是歸日,雨淚下孤舟。”


李白一生在安徽的宣城和池州客居數年,在秋浦、九華山、黃山附近多所流連。聽到夜間白猿的長嘯哀鳴,李白感覺就連黃山也要愁白了頭。在如夜色一般彌漫的愁情中,溪水好似那令人肝腸斷絕的隴頭流水,鳴聲幽咽。


李白真想逃離這個愁網。他本來打算短暫游歷之后即走,但無奈欲去不得去,只好在這個蕭條的秋浦久久淹留。何年是歸日?他看不到歸期,不由得在孤舟上淚落如雨。



日子久了,愁也習慣了。李白漸漸收拾起心情,聊以出游。秋浦如果有景點的話,那會是什么呢?


首先是水車嶺。《秋浦歌》其八曰:


“秋浦千重嶺,水車嶺最奇。

天傾欲墮石,水拂寄生枝。”


據古代的地理志記載,水車嶺陡峻臨淵,嶺下江水奔流沖激,長似桔槹之聲。李白看到的水車嶺奇在哪里?它好像一塊巨石即將從天上墮下,由于山嶺呈傾倒狀,那些寄生在嶺樹上的寄生草,便垂在水面順流漂拂。


其次是江祖石。江祖石是一塊橫出水際的石頭,高數十丈。《秋浦歌》其九曰:


“江祖一片石,青天掃畫屏。

題詩留萬古,綠字錦苔生。”


孤立在水中的江祖石,如同青天下展開的一幅畫屏。在李白看到它時,石上就已經有不知何年何月何人所題的詩句了。


秋浦的另一奇景是山高水急。《秋浦歌》其十一曰:


“邏叉橫鳥道,江祖出魚梁。

水急客舟疾,山花拂面香。”


鳥道是高山峭嶺人跡罕至之處,又有邏叉橫其間。水上有魚梁磯。水流湍急,乘舟過此,但覺山花拂面香。


讀十七首《秋浦歌》,如同跟隨李白回到唐代,去安徽池州那個叫“秋浦”的地方游歷一番。秋浦的山水風物歷歷可睹,詩人的情感波瀾細膩可觸。


新京報書評周刊 2015-08-23 08:40:02

[新一篇] 魯旭濱:詩人知正兄∣《文學青年》孫智正專號

[舊一篇] 孫仲旭:我譯奧威爾∣青年譯者孫仲旭紀念專號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