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書評 張鳴:《時代漫畫》——能嗅出自由氣息的漫畫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諷刺是漫畫的靈魂。《時代漫畫》畫男,畫女,畫政客,畫妓女,畫豪客,都有那么點諷刺,牛虻蜇人,蜇也蜇不死。但有這個魂,畫報就立得住。      



文/張鳴


一個不認識的朋友,不知從哪里打聽到我的電話,說是要給我寄一套影印的《時代漫畫》。這是一份民國時代上海出的漫畫雜志,從前,在查閱三十年代文化人資料時知道有這個雜志,其中的一些文章和漫畫,還在別的集子中看到過。朋友說到做到,不久,雜志寄來了,厚厚的兩大包,原汁原味,不是專家,估計分辨不出到底是原裝的,還是影印復制的。


讀研的時候,我翻過原裝的北洋畫報,那是一份民國時期天津產的畫報,里面有圖,也有漫畫。比較起來,兩份雜志有幾分相似,都很摩登,有大幅美人照,夸張的裸體畫,還有中外合璧的人體攝影——當然,都是女體。不過,細究起來,兩者還是很多的不同,北洋畫報更政治,經常有大幅的偉人照,軍閥混戰的消息。倒是不很趨炎附勢,失敗了的將軍,該給版面依舊給。而《時代漫畫》則很世俗,市井的內容,遠遠多于上層的政治。好些進步人士,都在上面有專欄,可以輕易地看到若干熟悉的面孔,公木、胡考、張樂平甚至丁聰。



我手頭這份《時代漫畫》,時間是民國二十三年,也就是1934年的。此時,民國已經是國民黨當家。比不得北洋時期,當政者不管文化,不理新聞,能耐得住人笑罵。在上海,國民政府已經開始試行新聞檢查,如果真有關礙文字包括圖畫,是要被拿下的。盡管如此,這份《時代漫畫》依舊充滿了諷刺。諷刺假道學,白天在裸體畫展上閉目而過,夜里悄悄拿上放大鏡看畫上女人的乳房。諷刺國文教師,上課如同催眠,不知魯迅郁達夫是何許人也。諷刺官僚,小老婆太多,需要小舅子假扮夫妻,卻又担心肥水落了他人田。諷刺行政院,機構疊床架屋,人多不干事。行政院長汪精衛,夜里做惡夢。諷刺廣東地方提倡復古,要求重建男女之大防。一幅漫畫,大街上分設男道女道,由風化警察維持,女人個個戴著面紗,全身包裹如穿上麻袋。



1934年,正是蔣介石提倡新生活運動之時,畫報也一本正經地跟著“提倡”。說老蔣在南昌,見一小學生抽煙,心中大怒,說是小學生即抽煙,大了還不抽鴉片?可惜坐在汽車上,稍一轉念,人就不見了,沒法懲治。畫面上老蔣的腦袋,插在汽車上,舉起一只手,像是在揮手致意,而那邊廂一個流氣兮兮的小孩,舉著夾著煙卷的手,在向老蔣打招呼。說老蔣主張不能隨地吐痰,就畫老蔣披著斗篷舉著痰盂,說老蔣主張用冷水洗臉,披著斗篷的老蔣,雙手則捧著毛巾,這邊,水龍頭嘩嘩地淌水。


每幅畫,就那么幾筆,但畫面的老蔣可真是神似,每個見過老蔣照片的人,都會會心一笑。笑完了,蔣委員長也就變成了笑話。真的不知道,當年國民黨的中央宣傳部,見了這些漫畫,會做何想。


諷刺是漫畫的靈魂。《時代漫畫》畫男,畫女,畫政客,畫妓女,畫豪客,都有那么點諷刺,牛虻蜇人,蜇也蜇不死。但有這個魂,畫報就立得住。



張鳴,中國人民大學政治系教授、博士生導師。長在中國的“北極”北大荒。做過農工,獸醫。初學農業機械,后涉歷史,在吃粉筆灰之余,喜歡寫點不倫不類的文字,有的被視為學術著作,有《共和中的帝制》、《武夫治國夢》、《鄉土心路八十年》、《鄉村社會權力和文化結構的變遷》等數種,還有一些算是歷史文化隨筆,有《直截了當的獨白》、《關于兩腳羊的故事》、《歷史的壞脾氣》、《歷史的底稿》。


本文系獨家稿件,轉載請注明來源。


新京報書評周刊 2015-08-23 08:40:09

[新一篇] 民國老漫畫:嬉笑怒罵,萬千風情

[舊一篇] 不朽的失眠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