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韓寒作品及相關評論選
字體    

不會吵架的愛情
不會吵架的愛情
ONE·文藝生活     阅读简体中文版

“秋生啊,干啥呢?”


梅姐知道秋生哥聽不見,可還是習慣性在二樓朝著樓下喊。


秋生哥是先天性失聰,所以任何聲音在他耳邊都只是嗡嗡的回響,無法辨別。



他們倆是我家老房子樓里的鄰居,從小我們就在一起玩。秋生家在一樓的門市經營一個修車行,我家三樓,梅姐家二樓。秋生哥的爸爸是先天性失聰,媽媽是正常人,生了兩個孩子,一個是秋生哥,一個是正常的妹妹。


以前在家的時候,沒事也能聽見梅姐這么喊。秋生哥雖然聽不見,但是車行里的伙計們能聽見,幾個人推著秋生哥出來,帶著滿臉連環畫一樣的油膩子,秋生仰著頭看梅姐,傻傻地笑。因為常年聽不到聲音,這也導致了他的語言能力逐漸喪失,所以秋生哥只能用手語和外界交流,那時經常看見他站在樓下朝著二樓的梅姐比劃著聊天。


梅姐媽媽是個小學老師,父親是長途貨車司機,有時候車有問題都是找秋生爸幫著修理,都是鄰居,自小梅姐就和秋生一起玩,多年下來兩家關系好得跟一家人似的。


秋生從小一直上特殊學校,后來干脆不念了,在家里幫忙打雜,學學修車的手藝。梅姐不喜歡讀書,可偏偏梅媽又是老師,這老師自己的孩子學習不行,當媽的臉上哪有光啊,兩天一罵,三天一打都是常事。我在樓上總能聽見梅媽訓斥梅姐的聲音,那時我常伴著梅姐的哭聲,用感恩的目光看我媽。


在一個世俗到不能再世俗的市井小區里,不念書的孩子和不好好念書的孩子,更容易成為話題,成為親戚鄰居們的眾矢之的。


上了初中以后,梅媽變得更加嚴厲,除了上學,平時很少讓梅姐出門。偶爾遇見她也總是一副沒精打采的樣子。



突然有一天傍晚,我聽見樓下人聲鼎沸,尖叫連連。我趴窗一看嚇了一跳。梅姐坐在了陽臺上,把雙腳放在外面,像是要跳樓。梅爸梅媽的聲音從屋里傳出來,像是想過去還不敢過去,一邊勸阻一邊保證不再逼她讀書了。梅姐似乎全都沒聽見,也不打算改變主意,用力地撕著手里的一本書。


這時候秋生從車行里沖了出來,擠在人群里用力地揮手,讓梅姐回去,梅姐看見秋生一愣,也沒打算回去,秋生憋紅了一張臉,著急地又跳又喊,“啊啊啊”的一聲聲,像是病痛一樣的呻吟,撕心裂肺,撩人心扉。


二樓其實不算高,但是摔下來最輕也是骨折,姿勢不對的話,搞不好還會半殘。

梅姐似乎并不担心這些,還是直直地看著秋生,手上的書掉了下來。“啪”,紛飛的紙片像是散開的一朵紅花,炸得人全身一哆嗦。


這時秋生一下愣住了,過分焦急的他硬是被那本書嚇哭了,一邊哭喊一邊張開雙臂,迎著梅姐的落點像是要準備接住她。


梅姐看見秋生哥哭了,前后搖了搖,頻頻地點頭,不知道想要表達什么。趁著這個間隙梅爸一下沖了上來,抱住了梅姐,把她從陽臺上硬拽了下來,梅姐躺在爸爸懷里揚起臉的一剎那,我看見她和秋生哭得一樣傷心。像是不被世界理解的兩個人,隔著空氣取得了彼此的理解和信任。


從那以后,閑著無聊的時候,梅姐就喜歡在樓上朝著樓下喊:“秋生啊,干啥呢。”


盡管她知道,秋生什么也聽不見。



梅爸梅媽也不再逼梅姐讀書上學,那段自我治愈的時間里,她只和秋生在一起,兩個人去公園散散步,騎自行車,形影不離。我們總能在放學的時候遇見他們倆,你追我趕,還是年少時節該有的樣子。


再后來梅姐去念了護士學校。秋生繼續在家里幫忙生意。那時候還沒有微博朋友圈這些東西,我經常會在梅姐的QQ空間里看見秋生哥的照片,有工作時候的樣子,有吃飯時候的樣子,誰都不知道他們倆什么時候確定的關系,是不是秋生一直就喜歡梅姐,是不是那隔空一抱讓梅姐動了情,但是無論怎樣,在一場彼此搭救的故事里,愛情的出現,似乎是順理成章的事。


那一年冬天梅姐畢業,還沒有合適的工作,于是在家待業。有時候我會撞見梅姐下樓,手里拎著個香氣四溢的飯盒和保溫瓶,踉踉蹌蹌地下樓去找秋生哥。東北的冬天零下二三十度,梅姐先用白醋幫他洗手,去掉干活時遺留下來的老繭和凍瘡的死皮,然后兩個人坐在車行的小開間里,吃午飯,看一會電視劇。就這樣,兩個人平平淡淡地相互依偎著,長跑了很多年。



大學時有一次過年,我去找秋生哥吃烤串,那時候梅姐剛調到一個衛生站當護士,醫院離家遠,我和秋生哥一起去接梅姐下班。剛進衛生站就看見梅姐在前臺值班,一只手按著電腦,一只手拿著手機打電話,和朋友眉飛色舞地聊著什么。


看見我和秋生哥過來,她挑了挑眉毛和我打招呼,我揮了揮手,她似乎根本沒看見秋生哥,和我打完招呼繼續自顧自地打電話。而秋生哥就這么走過去,熟練地把她桌面上的東西整理好,把她常用的東西收進手包。再幫她把白袍換下,披上羽絨服,拉上拉鎖,圍好圍巾,牽著她從工作間里走出來。


這期間,梅姐一直在打電話,我看見秋生哥的輕車熟路和她的逆來順受,突然特別感動。


我忽然明白,他們早就把自己活進了對方的習慣里,真正地成為了彼此的一部分。


雖然在一起這么長時間了,你沒有給過我玫瑰花和浪漫的燭光晚餐。可是我們活得像一個人一樣,記得對方的生活細節,了解彼此的怪癖習慣,給對方的愛既不可或缺,又習以為常,表達的方式雖然簡單,但愛的分量卻絲毫不減,足金足兩。


在與對方共同生活的當中,我們把自己的感情與疼愛,用最樸素的生活能力沉著冷靜地表達出來。這也許就是大家追求的平淡吧。


當愛情過了保鮮沒了激情,那促使我們繼續依偎前行的,恐怕就是這份默契了。


……


劉墨聞,設計師,青年作者。@劉墨聞



今日問題:你想對未來的Ta說什么?


@劉墨聞答睿智光法錘波流:


我的妻:


見字如面。


許久不曾給你寫字,博客也未更新。是的,答案依舊,生活過于忙碌,連黯然神傷的時間都要想方設法地擠出來。忙到脫節,到麻木,到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最近工作上忙得厲害,做起事來不要命,加班,學習。也特別喜歡一個人安靜地呆著。


有時爬在床上許久不動,有時看一部紀錄片許久不眨眼,有時一個人去看午夜場電影,坐在空空電影院的中間,從表情默默,看到面目盡濕。按時吃飯,也不記得吃的什么,買了衣服許久,卻連包裝袋都沒打開。你還沒來的日子,有時我覺得一團糟。


可是一想到你會在未來的某天來提醒我這些細節,我的心就覺得溫暖而飽滿。


數日前反復奔赴廣州,同行的其他人一起去外面吃飯聚會,我一個人在賓館里打開電視,看娛樂節目,被相親節目的一對男女嘉賓感染,感受到一種很久都未體驗的名為愛情的東西。所以原諒我,我只是一個人太久了,遇見你時還請你敲敲我的頭提醒一下,你到了。


不知道你有沒有這樣的感受,反復想念一個人的模樣時,它的輪廓反而更加的模糊,但是我知道于我來說,你的身姿體態會像一卷畫,讓我的生活色彩萬千,也跌宕起伏,你的笑聲會傳進我的夢境,如同你蒙住我雙眼時繞我脖頸的每一縷青絲,溫柔而致命,仿佛每一口呼吸都與你有關。腦海里會編織與你有關的鏡頭,發生過的循環播放,未曾發生的準備開機。甘心和你林間作伴,淡看塵世縱情貪歡。


我也知道我遇見你時,應該會有多狼狽,是的,我向你奔跑時,時間的計算吝嗇到分秒,我怕你在路的中央搖晃,我怕你被雨淋而不知躲避,我想了無數種情況勒令自己變得更好,所以,我在奔跑時也沒有過分考慮到自身的妝容與打扮,只求你看見我時切勿嫌棄,愿你抿嘴一笑,用手觸摸我憨厚的棱角,閱讀歲月留下的每一塊痕跡與胡茬中,藏下的眼淚與艱辛,在遇見你時,這些都化作你的嫁衣與婚詞,只為我能迎娶你,此時此刻,我將不必再多說為尋你的千辛萬苦。只是牽起你溫存的嘮叨一句,親愛的,我到了。



……


欲知完整內容請登錄「一個」app。


祝周末愉快!


2015-08-23 08:4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