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新興科技、社會發展等人文科學探討
字體    

曹德旺:有房趁早賣掉才明智
曹德旺:有房趁早賣掉才明智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文章來源:鳳凰財經

摘要:福耀玻璃集團董事長曹德旺說,現在老百姓買很多房子保值,不能再傻了,有房趁早賣掉才是明智的選擇。

他被稱為“玻璃大王”,在中國道路上行駛的每三輛汽車中就有兩輛使用他生產的玻璃;他曾被評為“中國首善”,至今已累計向社會捐款近60億元。他出生貧苦,小時候放過牛,倒賣過煙絲,賣過水果,最終做成世界第二的汽車玻璃制造企業。他是曹德旺,福耀玻璃集團董事長。今年5月,曹德旺在內的福建省30位企業家以《敢于担當勇于作為》為題,給國家主席習近平寫信,就加快企業改革發展建言倡議。而7月,習主席的回信,也在福建乃至全國都引起轟動。

鳳凰財經:那這一次我們看到習主席也回了信,信中也寫到要敢為天下先,愛拼才會有闖勁,談到了簡政放權等一系列措施。那作為民營企業家的領袖人物,您當前最呼吁的改革是什么?

國營民營應該平等誰有本事誰過下去

曹德旺:我呼吁的改革,現在不是放權,我認為政府要就位。讓國營企業跟民營企業在同樣的一個起跑線發展,同樣的標準,平等的對待這兩個不同所有制的企業,應該政府把權抓回去,而不是把它放出來。

鳳凰財經:也就是說要限制政府的權力,可以這么講嗎?

曹德旺:不, 整個來講,國營企業融資比較好,借款比較好借,發股票的時候也比較好發,民營企業這塊難。但是民營企業里面呢,走私偷稅,再加上不顧環境保護的,這些做法手段呢,非常普遍。比如講鋼鐵,民營企業它賣鋼鐵不要交稅,逃稅的。第二個,他不要做環保的,一噸成本跟人家差幾百塊錢,在國營企業虧損的狀態它還有百分之二三十的利潤,那國營企業吃的啞巴虧。我們認為應該是平等的,同樣標準,誰有本事誰過下去。

曹德旺的學校教育少得可憐,他9歲開始念書,為了生計,14歲退學。但作為活躍在中國乃至世界一線的企業家,他對宏觀經濟的觀察卻比許多經濟學家要敏感得多。早在2007年,曹德旺就從人民幣不斷升值、廣東多家企業倒閉的現象中,預感到將會有一場經濟調整。在他的積極自救下,當世界同行在國際金融危機陰影下舉步維艱之時,他的公司卻實現了利潤翻番。

今年經濟形勢不樂觀應該接受這個現實

鳳凰財經:那您覺得當前的經濟形勢的情況怎么樣,之前您一直在強調說經濟形勢不好的情況下企業要自救,您怎么判斷2014年8月這個時點上中國的經濟形勢?

曹德旺:中國特別是在我們前幾年的,四萬億刺激的政策,我個人是始終反對的。在那個影響下,我們很多需要調整,那么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認為今年的經濟不是非常得樂觀,但是這個是現實。不增長也沒有問題,我認為中國人應該有這個氣魄和膽量來接受這樣的一個現實。

鳳凰財經: 您剛才說形勢不是特別樂觀,具體的情況是什么?

曹德旺:因為我們這么幾年發展,主要是每年的GDP里面固定資產的投資都超過了百分之五六十,實際上我們每年的生產贏余呢,增加值都很難做到10%,5%。那么你這么多錢怎么來呢,應該說你是,不是按照市場規律來做的。你像發達國家,他包括貨幣政策、財政政策各方面都進去的話,他們的這個固定資產投資也都只占10% 到20%,我們哪里能一直保持在60%,這個不健康。

鳳凰財經:那您覺得這個不健康接下來的呢,后果會怎么樣?

曹德旺:后果,我們把大批的資金購買了大量的財產,不是資產。資產可以每年生產東西出來,財產不但不能每年生產東西出來,還需要大量的資金來支持,來養護他。就是這個問題。

鳳凰財經:所以您的意思中國經濟,沉淀了大量的財產而不是資產。

房地產崩盤是遲早的事有房的要盡早賣

曹德旺:對,老百姓手上買了很多房子他說保值,我跟他講,你不要再傻了。有錢的人都幾套房子,剩下需要房子的人才沒有錢。現在都沒有錢他以后怎么有錢給你買。你們將來就是有錢的人賣給有錢的人,賣得出去嗎?因此他們都知道這個皇帝的新衣,大家都不愿意拆穿,怕房地產跌下來,你房地產拿到手上現在,一拿到手上馬上虧本。

鳳凰財經:虧本。就是現在買房子虧本的事。

曹德旺:一買進來就虧,因為你賣不出去,誰給你買,你說誰買。

鳳凰財經:我聽上去問題挺大的,接下來中國的房地產市場會出現很大的問題,會崩盤嗎?

曹德旺:崩盤是遲早的問題。我不是政府官員沒有參加過過去的決策,但是我參加過過去事情的執行,而且執行得很積極。我不說我沒有責任,我現在應該來研究就是說怎么來面對這個現實。

鳳凰財經:所以趁早賣掉是不是明智的選擇,手里有房子的人?

曹德旺:如果是我,是這樣的。我手上現在除了這個房子,一座房子都沒有。

從做生意的第一天起,曹德旺就專注于實業,從不玩資本游戲。近年來,不少企業家抱怨做實業賺錢越來越難,紛紛將錢投入互聯網、房地產、礦業等領域,有人勸曹德旺也考慮考慮,可他拒絕了。他將公司始終定位做汽車工業的配角。他說:“從不為到有為,從有為到不妄為,從不妄為到無為。”,這是我的經營哲學。

中國實體經濟和服務不匹配

鳳凰財經:那中國現在最大的問題是不是實體經濟和金融之間不匹配的問題。

曹德旺:實體經濟跟服務業不匹配,這不僅僅是中國。底特律的工資高到我們中國人認為是不可思議,但是他拿的錢還沒有華爾街的零頭。中國也是這樣的,我們整個公司的平均工資已經到6000了。

鳳凰財經:那不低,挺高的。

曹德旺:但是跟那些做金融的比的話,零頭都沒有啊。

鳳凰財經:所以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您覺得實體經濟,尤其是制造業和服務業之間發展的不平衡。

曹德旺:制造業面臨著一個招工,干部難招,資金成本高的問題。制造業產業結構就是固定資產投資的房地產,高速公路,這些做的太多,制造業太少。第二個問題呢,這些制造業,難得的有一些工廠,都是為房地產,固定資產投資服務的。固定資產投資一停,它波及到它一大片。

GDP根本沒增長新一輪經濟危機肯定會爆發

鳳凰財經:那怎么解決呢這個問題。

曹德旺:面對啊,調整啊,我們去接受低增長,該苦的就是苦,該勒褲腰帶褲腰帶。我們以前不是也做過了嗎?

鳳凰財經:所以未來會更苦嗎,如果用一個數字來衡量的話,您覺得接下來這一年的GDP增長能有多少?

曹德旺:按照我的分析,它根本就沒有增長。

鳳凰財經:沒有增長,零。

曹德旺:有什么增長。

鳳凰財經:我還是想知道究竟會嚴峻到什么程度,會爆發新一輪的危機嗎?

曹德旺:那是肯定的,美國的危機也沒有解決。美國2008年到現在都還沒解決,現在導致中東地區、阿拉伯地區,各地的政治動亂,這個跟全球經濟不景氣有一定的關系。

鳳凰財經:所以對于民營企業來說,生存的狀況會更糟糕。

曹德旺:不僅僅是民營企業,就是國營企業也糟糕。中國現在的央企,加地方國企的總量104萬億,負債68萬億,這是官方數據,除起來的話,負債率達到65%。我跟他講,你完蛋了,你負債自己講68萬億肯定不止。

曹德旺:整個國企跟央企平均起來應該是資不抵債,按清算標準。

曹德旺:這都是客觀存在的,我只是強調說作為中國人我們應該面對現實去承認這些的存在,那怎么面對。

鳳凰財經:怎么面對,您的答案是。

曹德旺:勇敢面對啊, GDP該怎么降就怎么降,管理層提出來的時候,新常態的經濟就是,我說萬歲堅決支持你,明白嗎,就是這個問題。

鳳凰財經:您覺得有積極應對結構調整這樣的心態和決心嗎,到地方層面能接受嗎?

曹德旺:不能接受的他是豬,真正有識之士,他都會接受,那做錯了怎么辦?做錯了改。

在近年來中國企業“走出去”的浪潮中,曹德旺的福耀集團用近乎于“小跑”的速度進入了美國市場。”今年8月,福耀集團斥資2億美元,收購了美國PPG工業公司位于俄亥俄州的一家老工廠,成為了今年在該州投資手筆最大的中國人。而在曹德旺20年的美國投資經歷中,幾乎每個項目都能收獲不錯回報。有趣的是,這次被曹德旺收購業務的PPG公司,正是在2001年與福耀玻璃[-1.62% 資金 研報]打過反傾銷官司的對手公司,這個案件不僅是我國入世后的第一起反傾銷案,在曹德旺的積極應訴下,也成為中國企業狀告美國商務部并贏得勝利的第一案。

在美國打官司像小孩子玩家家

鳳凰財經:中國的企業走出去,尤其是去發達市場的時候,也是有成有敗,如果看案例的話好像沒準敗的還要更多一些,所以如果您給出一個建議的話,中國企業再走出去的話應該選擇什么樣的標準,怎么樣做決策。

曹德旺:走出去要小心,不要向福耀學習。

鳳凰財經:不要向福耀學習。

曹德旺:對,福耀玻璃在國際上是知名品牌。我現在在美國,有美國的整個公眾對福耀企業的信任,對福耀產品的信任。你出去,你原來代工了,別人用貼牌給你生產了,你現在搬出去,它牌子不給你,你拿去賣了,你肯定死。我相信前面有我們國家其它企業出去的做制造的,不是有自己品牌的,它能夠撐下去,我認為也是半死不活地撐。

鳳凰財經:什么樣的企業可以走出去。

曹德旺:有自己的品牌的信譽度的,你在那邊人家,你多年的市場是你,一個成熟的自己技術,你如果說要買他的技術在他那邊做,那就不要出去了。

鳳凰財經:說到您的并購的對象PPG其實也是老朋友了,當年還跟他打過反傾銷的官司。

曹德旺:這個跟美國打反傾銷官司是,原來是PPG起訴我的,最早是告我反傾銷。我原來也沒有經驗傻乎乎的,就奮起一沖,跟他拍桌子對罵。那這件事做完以后呢,是香港人提醒我,反傾銷官司不能罵的,你應該很冷靜地去找他,找他們告你的人。他說美國三個人有一個律師,他打官司就跟小孩子玩兒家家一樣的,打歸打,還可以吃飯喝酒可以聊天的。你去化解它這個矛盾,通過協商解決這個問題,因此我們后來就協商了。協商了我們過去以后他們也覺得他們沒有前途,沒有前途你把你原來的技術賣給我們,我們向他轉讓了他應有的乳化玻璃的技術,他向中國轉讓了好幾家,只有福耀十一年如一日的,我準時準點地,不少一分錢交給你技術轉讓費,其他的企業不是這個問題就是那個問題,收不到錢。因為這PPG也想“曹德旺真的人不錯”。

曹德旺是中國有名的慈善家,從1983年用賺到的第一桶金給母校買2000元桌椅開始,持續30年的布施,曹德旺的捐贈總額已近60億元。他說:財富只是我在馬路邊撿到的東西,按照佛教提倡的精神,跟大家共享一下。而他對做慈善的態度,則相對苛責,他曾經要求執行捐款的基金會差錯率不能超過1%,否則將追究30倍的賠償。而近一個多月來,一項風靡世界的慈善活動“冰桶挑戰”也在中國掀起了一股熱潮,同時也招致了形式大于本質的批評,對此,曹德旺有何見解呢?

慈善是你長得太高就鋸一點下來給別人

鳳凰財經:您對這個事怎么看呢?您覺得這是好事嗎?

曹德旺:我認為不是好事。

鳳凰財經:為什么?

曹德旺:冰桶那樣做的話你說錢捐100塊美金,交給誰?你怎么用?誰在監管你?那一些道貌岸然的很多是偽君子,連我自己都不相信他。

鳳凰財經:澆水的人。

曹德旺:澆水的人,是啊,他為了出名,他沒有地方出名所以就要出名。第二個水資源全球短缺一個人一桶,那你說你現在跟我跑到河南、北京那個華北地區去看一桶水是多少錢,都超過100塊的價值了,我認為沒有必要做的事情。慈善是什么,慈善是愛心,是培養人的思想境界。培養人的憐憫心、同情心、關愛之心來幫助別人,提高人類素質的境界,促進社會的和諧。這是他的終極目的。慈善是自我調節的一個功能,讓有錢人自動地,主動地慷慨解囊,把自己的財富跟別人共享。你長得太高了鋸一點下來。毛澤東當初土改把地主打倒,土地拿來,那個也是在做慈善,不好看吧。

鳳凰財經:另外一件事我也想聽聽您的看法,就是前一段時間中國的地產商潘石屹和張欣夫婦,他們在美國的名校設立獎學金捐助中國的貧困學生去美國留學,當時這件事也是有很多議論的聲音甚至也遭到了一些反對,您怎么看。

慈善不分國界潘石屹夫婦都是鬼精鬼精的

曹德旺:存在的倒是有道理的,發生也都是有道理的,潘石屹跟他的太太都是鬼精鬼精的。

鳳凰財經:那你認為慈善應該分國界嘛?很多人認為他們是把錢投到美國去,但是中國其實有更多貧困的地方也需要慈善的幫助。

曹德旺:慈善不應該有國家,那慈善是小善,小善那樣的推動目的是為了培養我們心靈美,它最終的目的是為了推動社會和諧發展。

鳳凰財經:所以慈善不分國界的,還有另外一個中國人他也到美國去做慈善,但是也是褒貶不一就是。

曹德旺:陳光標。

鳳凰財經:是,您猜到我要說誰了。

曹德旺:對。

鳳凰財經:是,但他這樣的一個做法和這樣的一個處事方式,您覺得對中國的慈善的發展是有好處的嗎?

陳光標對慈善一點都不了解

曹德旺:沒有好處,這個,他是對慈善一點都不了解。陳光標,他在那邊花錢講話很大,臺灣人說你看過金剛經沒有,他說沒有。他說你還是回去好好讀一下金剛經。陳光標說好,我現在回去馬上讀,明年來給你們講金剛經給你聽。那我在香港看了這個新聞,大笑起來,我說真傻不是假傻。他為什么叫你去看金剛經呢,金剛經里面第一段話講佛祖去化緣的故事給你聽,佛祖在舍衛國化緣的時候,首先到吃飯的時候把袈裟穿起來,把那個飯盆拿起來,帶著小和尚,敲著盆子挨家挨戶過去。你去施舍別人,別人接受施舍,和尚去化緣是接受別人的施舍。那我把功德,積德的機會,施舍的送到你門口來,你說我欠你的你欠我的。因此在做慈善的時候不存在誰感謝你,誰感謝誰,沒有那一些的貧困弱者需要你幫助,你想積功德做好事還沒有這個機會,就這么簡單。

鳳凰財經:所以其實是給自己積累的福報。

曹德旺:沒有錯。

鳳凰財經:應該感謝那些接受你的人。

曹德旺:感謝人家給你的機會,也同時要去尊重接受者的心情。 我秉承我媽以前跟我講的一句話,施恩圖報非君子,不君子。

曹氏家族世代經商,是福清當地望族,父親曹河仁曾在日本和上海經商,是上海著名的永安百貨股東之一。母親是地主家的閨秀,也是忠誠的佛教信徒,這也許是曹德旺篤信佛教的根源之一。在曹德旺的書房中,沒有當下流行的各種管理學書籍,而是擺滿了佛經和中國傳統文化典籍。在他豪華別墅的門廳正中,擺放著一本一米見方的碩大《金剛經》,這個版本的《金剛經》據說全世界只有一百本,曹德旺就收藏了兩本。曾經有人問他,“如果只許你帶走屋里的一樣東西,你會帶什么?”他沉吟片刻說:“就是這本《金剛經》”。

信佛的人一般都不貪

鳳凰財經:您覺得信佛對于您做企業也好做慈善也好起到了什么樣的影響呢?

曹德旺:那是很大的影響,因為他會讓你有一種蕩滌的心情,對什么事情很激烈追求但是不成的的時候,心會馬上靜下來。

鳳凰財經:其實這個問題我一直很好奇,曹總,06年您就判斷說會發生大的危機,但是那些受過非常嚴格的高深的經濟學教育和分析的人往往看不到這些問題,那為什么反而是你就比他們能更聰明呢?

曹德旺:跟你講,這得通過現象來判斷。

鳳凰財經:但那些現象在大家面前都是公平的,你看得到現象別人也看得到。

曹德旺:NO。比如你去北京是不是,怎么去北京,有幾萬種方法去北京,目標定完了,一個不變這樣子這種。那么他易經是怎么算,這種現象發生的多少數量,那么來分析它的卦在哪里,我們大多數是看他這種現象的表現。

鳳凰財經:您還說過一句話,您不太會跟官員、學者打交道社交,這些年您也沒有為了做生意吃過,喝酒或者送禮等等,這個在中國當下的現實社會當中這個可行嗎?

曹德旺:你知道我最早干什么,我從來不做房地產。為什么不騙他,我如果騙他我就要巴結他,你就必須上他的東西,記住你不貪就可以。我認為這次反腐敗,我說要反那些不良商人,這一些的腐敗都是他們勾結一起在做的。你要學會不貪,這也是信佛人的一種思想。

曹德旺有一位患難與共的結發妻子,在他還未發跡之時,妻子將自己的嫁妝全部賣光,給了曹德旺當作做生意的本錢。盡管如此,曹德旺也曾經坦誠地向記者述說過他的一段婚外戀情。他說:我們那時彼此覺得找到了一生的知音。這是一個讓我想把家都扔掉的女人。但在婚姻與愛情的兩難抉擇中掙扎過后,曹德旺還是堅守住了作為一個丈夫的底線。他甚至將所有財產都記在妻子陳鳳英的名下,而妻子也是公司除曹德旺外,另一個實際擁有者。

我不能用一個人的幸福換四個人的不幸

鳳凰財經:所以最后我也想問問您的家庭觀,您的婚姻觀是什么樣子。

曹德旺:那我的家庭呢現在我老婆在樓上,孫子什么都有了。現在六七十歲了,她能夠幫我煮飯、洗衣服我也很感謝她了。我跟你講,天下沒有這個幸福的人,天下所有人都幸福,因為為什么沒有標準。你去問誰的家庭幸福,我可以告訴你,真的我以前講的那樣的,我做過調研時候發現。

沒有一對夫妻,他說他現在過的很好的,很多人認為他兩個人結合是男才女貌的天生般配的。因為不同的家庭出身,不同的學習背景,生活習慣,他很難達到他這個統一,都是求同存異。

鳳凰財經:大家可能最欣賞一點的是覺得您曹總作為一個億萬富翁,還能夠做到和原配相濡以沫的生活覺得特別難得,因為覺得您今天的財富地位。

曹德旺:當初家庭保下來,道理挺簡單,就是我心比較好。認為我不能得到個人的幸福,但是又犧牲四個人的不幸,換來四個人的不幸。這拿去投票肯定通不過。

鳳凰財經:那這不用投票這事你可以一個人決定。

曹德旺:但是從良心上你應該尊重,他是四個人的問題,老婆一個三個孩子的問題。因此我們后來認為這樣算了,自己解決。

鳳凰財經:那也會有遺憾嗎?

曹德旺:天下沒有,這個不知道叫什么。也不會,過了。

鳳凰財經:還有一個我觀察到的現象,就是說在經濟形勢持續不好的背景之下,福耀一直發展的非常好,您覺得這靠什么,靠您個人的判斷。

曹德旺:具體的應對之策是產品專業化。我只做汽車玻璃,我認為我的能力有限,第二個市場多元化,我向全世界開拓市場。現在我變成全球第一大汽車玻璃制造商,那么一半在中國賣,一半在國外賣。那么現在中國的能源價格跟勞工價格上漲,我們現在一部分工廠就會遷到國外去,跟他們簽,那么這樣的話更能夠提高我們市場的影響力來保證我們企業的發展。


2015-08-23 08:4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