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么在網上公示財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我在騰訊網開實名微博三年多了,網名叫“檢察官何文凱”,認證資料千真萬確。開博的初衷,無非旨在普普法,記錄一下職業歷程。


在博上行走的時間長了,“檢察官”和“官員”的雙重身份開始成為眾矢之的,只要我稍微肯定一下政府的工作,正向評價體制內的人,恐怕就可能陷入聲討大軍唾沫飛濺的“汪洋大海”中。在網絡交流過程中,作為司法工作人員,以案說法,釋法說理往往是一種很自然的職業習慣,而秉承客觀中立、理性謙抑的觀察、思考與表達亦是我的生活理念和個人品質,然而期待做一個合格檢察官的網絡姿態,仍然不時遭遇詬病和質疑,究其原因,最普遍和凸顯的一條,就是網友時常掛在嘴邊的話:“你,敢公布財產么?”言下之意,財產不公布的公務員、官員,沒有資格甄別和評價善惡忠奸。


考慮到我是微博問政者,如果公布財產的舉手之勞能夠大量增加微博的話語權分量,這個生意劃得來。我的家庭財產情況比較簡單,家產總量不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來路清楚,揭開面紗無妨,于是在微博上上置頂公開:夫妻月入15000,兩套房子兩輛車,存款15萬。


其實這樣的“財產公示”,在黨內屬于應當報告的“個人重大事項”,我已經向組織填報多次,因此換一個地方和方式多來幾遍,我自己覺得并不難。


出乎意料的是,這個舉動,在微博掀起了巨大涌浪,幾千網友點了贊,在我看來,與其說他們相信我不貪腐,不如說他們終于找到了體制內的人撕開財產公示城墻的一道裂痕,他們為此歡欣鼓舞,慶祝萬眾吶喊的勝利。


而喧囂過后,我遭遇了“人肉搜索”,有網友細心計算我們夫妻的收入和財產積累是否合理,更有甚者,有人把電話打到我的辦公室,欲跟我立賭誓,問我敢不敢讓他查。在眾多親朋好友同事支持和聲援的背后,我也感受到一股對我敬而遠之的味道,壓力滾滾而來,孤獨感深重無邊。或許,選擇出這個頭,是某種個人政治戰略上的失敗,但是第一個吃了螃蟹,其中的美好記憶和勇敢成就,同樣讓人躊躇滿志。


我經手過多起貪腐案件,對腐敗濫觴的成因有一些認識,對權力獨尊的失衡性掣肘不足恐怕是根本原因,而掌權者的財產公示興許可以增加對以權謀私者的監督力量。由于財產形態的多樣性和可流動性等特點,加上官員財產核實手段的嚴重不足,期盼用財產公示的辦法作為治貪懲腐的唯一靈丹妙藥未免過于天真,但陽光是最好的防腐劑,財產公開,可以將有權者置身于公眾監督的聚光燈下,多少對營造風清氣正的政務環境有益。


反正我的財產公開了,信與不信,人人都可以打聽、比較、鑒別,甚至舉報!


這里是南方周末

微信號:nanfangzhoumo


南方周末 2015-08-23 08:40:36

[新一篇] 陽間(短篇小說)∣《文學青年》任曉雯專號

[舊一篇] 文化蘇格蘭:從亞當·斯密到《友誼地久天長》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