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蔣勛:“冷香丸”是治眾生“熱毒”的藥  鳳凰讀書
蔣勛:“冷香丸”是治眾生“熱毒”的藥 鳳凰讀書
鳳凰讀書     阅读简体中文版



《紅樓夢》好看,有時候不一定是從文學的角度,一般讀者看到第七回,也可能忽然對薛寶釵用的一種藥產生了興趣與好奇,這一味藥叫作“冷香丸”。


寶釵生病,在家靜養,管家周瑞的老婆去看她,問起這個“病”。


寶釵說:從小這病,請多少醫生看,吃了多少藥,都無效。后來多虧一個和尚,專治無名病癥,說是她從娘胎里帶了熱毒,普通藥治不好,就開了一個“海上仙方”,制作了神奇的“冷香丸”。


周瑞的老婆當然好奇,追問這“冷香丸”的做法。寶釵就一一說了這個比《哈利波特》魔法還要詭異刁鉆百倍的藥方。


藥方材料如下:“春天開的白牡丹花蕊十二兩,夏天開的白荷花蕊十二兩,秋天的白芙蓉花蕊十二兩,冬天的白梅花蕊十二兩。”


聽起來并不難,把這一年春夏秋冬四樣花蕊采集全了,要在次年的“春分”這一天曬干,和在藥末一處,一起研好。


這只是開頭,接著要把這四樣花蕊研成的粉末制作成藥丸。藥粉做成藥丸需要水,所以又要采集一年四個節氣的雨、露、霜、雪。


雨水這一天的雨水十二錢,白露這一天的露水十二錢,霜降這一天的霜十二錢,小雪這一天的雪十二錢。


寶釵的“冷香丸”如此費周章,胎里帶來的“熱毒”顯然不好根治,作者對寶釵身體中天生的“熱毒”隱喻甚深了。


寶釵是不愛花的,她的母親薛姨媽親口說的:“寶丫頭怪著呢,她從來不愛這些花兒粉兒的。”


那么,《紅樓夢》的作者是要用四季的花為她治病嗎?而且,這四種花都是白的,白是素,白是不艷。寶釵天生的“熱毒”是不夠素凈的心嗎?她“熱衷”的“毒”又是什么呢?


一個少女不愛花,她究竟“愛”什么?


制作丸藥的四季之水來自四個節氣的雨、露、霜、雪,或許都不是晴日的明亮炫耀。然而,作者隱而又隱的暗喻,是要寶釵的天生“熱毒”可以經歷一年雨露霜雪的寒涼寂寞嗎?


寶釵究竟“熱衷”什么呢?要讓作者煞費苦心為她開立如此繁難的藥方?


周瑞的老婆聽了這藥方之后,“哎呀”一聲,覺得太奇異了,這不是整人嗎?順利取得花蕊,順利在來年春分曬干,再順利一一有了四個節氣的雨、露、霜、雪,這就要耗去三年時間。周瑞老婆說了一句:“倘或雨水這日不下雨,可又怎么著呢?”


寶釵告訴她,可巧一兩年間花蕊雨水都有了,制作成了龍眼大小的丸藥,放在舊瓷壇里,埋在花根底下,發病的時候拿出來吃一丸,“用一錢二分黃柏煎湯送下”。


“黃柏”是極苦的一味藥,寶釵的病醫治的方法不只要“花”,要“雨露霜雪”,還要配上“苦”。


作者虛擬了這樣一個藥方,太耐人尋味了。


冷香丸這一味藥方,或許不只是要醫治寶釵的“熱毒”,也是《紅樓夢》作者千思萬想要為世人的“熱毒”開的一張藥方吧。


薛寶釵是四大家族薛家的長女,家族是最富有的“皇商”世家。但是父親早逝,薛姨媽帶著她和一個不成材的哥哥薛蟠。家族財勢盛大,京城就有好幾間大店鋪,南方有好幾宗買賣在做。老管家還可以依舊例經營撐持,但是,必然要有一個精明干練的主人統籌監督。這個人不會是薛姨媽,也不可能是花天酒地的薛蟠,家業的管理就落在寶釵這一少女的肩膀上。


是這個原因造就了寶釵的干練精明嗎?是這個原因使她過早成熟,圓融世故,懂得打點人際關系,懂得為自己也為家族經營攀附,使家族產業不會在父親過世后迅速敗落嗎?


在《紅樓夢》第四回,作者有過小小的暗示:“自薛蟠父親死后,各省中所有的買賣承局、總管、伙計人等,見薛蟠年輕不諳世事,便趁時拐騙起來,京都幾處生意漸亦消耗。”


寶釵不會看不出來家族生意“漸亦消耗”的危機,她當然必須熱衷一些事來做挽救。


薛寶釵十五歲上下,跟母親哥哥進京,是為了“候選”,也就是等待選入皇室做“妃嬪”“才人”“贊善”。這件事后來沒有了下文,是寶釵沒有選中,還是另有原因,書中沒有交代。但是,寶釵極力爭取上進,使寡母守住的偌大家業不致中墜,寶釵的工于心計,寶釵的圓滑,寶釵的步步為營,都有蛛絲馬跡。


寶釵不能依靠寡母,也無法依靠紈绔敗家典型的哥哥,她必須依靠自己,她必須要“熱衷”于世俗一切名利現實的把握。她的“步步為營”是不容易看出來的,王熙鳳的厲害全顯露在外,寶釵卻內斂圓融,外面看不出“熱毒”。作者在第七回安排一帖“冷香丸”的奇幻藥方,才點出寶釵內在的“熱毒”病根。


《紅樓夢》的作者不是刻薄的作家,他不會抓到一個人物的弱點就嘲諷貶抑,極盡挖苦;相反的,《紅樓夢》處處悲憫,對最微小卑屈的人物都充滿體諒。《紅樓夢》的作者是為“眾生”寫作,看到眾生的無可奈何,每個人背負著不同的宿命悲劇,各自還債,各自了結。


因此,“冷香丸”若只看作為寶釵一人治“熱毒”的藥方,或許也局限在“沾沾自喜”的小格局中。“冷香丸”是治眾生“熱毒”的藥,我們自己也都是“眾生”,有自己不容易覺察承認的“熱毒”。淺顯來說,追求名利,追求現世財富權力,都是“熱毒”;深入來說,性欲、食欲、貪占有,貪滿足,嗔怒抱怨,癡情于愛某人某物不得放手,何嘗不是難治的“熱毒”?


雖然如此繁難,年終歲余,還真想在來年春分試一試“冷香丸”的制作,自己用,也分享眾生。



《夢紅樓》/蔣勛/中信出版社

2015-08-23 08:4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