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 山本耀司:對公認的美提出自己的反對意見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微信ID:ibookreview

『與140000位智慧型微友同路同行


我是母親一個人帶大的,而且家里很窮,雖然我感激這樣的境遇,但在我內心深處女性的形象卻歪曲了,愛和憎恨并存在我的心中。女性從正面過來,我不能正視,我必須錯開視線,而她背沖著我走過去的時候,我反而想讓她停下,所以我在設計服裝的時候,非常注重這個背影。
——山本耀司



與同年紀的其他老人相比,山本耀司最大的特點是“酷”。一身黑衣、煙不離手,長發以及標志性的胡子已經開始發白,但依舊堅定地保持著對時尚和潮流的不妥協。因為他的不妥協,一直在時尚圈飽受爭議,周圍一直圍繞著反對的聲音,而山本耀司卻說,正是反對的聲音讓他走到了今天,但獲得了勛章后卻發現沒有可發揮一技之長的地方了,“有人管我叫做大師,之后我突然就迷失了方向,我不知道我該做什么了……”


在現實世界里,他特立獨行的思想充滿了哲學韻味,也充滿了矛盾。他的品牌有眾多波折,也沒有像其他的“大師”那樣擁有財富,有人覺得他并不成功,但在他自己看來,他的成功和普通人不一樣——他自覺已經獲得了成功,這種成功在于:通過服裝表現出了自己的意見。


Q
A
&


設計與生意:我從未創作過流行的東西


Q:你的設計被稱作是“無國界無民族差別”的設計,你如何理解?


A:我不喜歡流行,也不喜歡總提保護傳統文化之類。保持民族特色是一種保守的做法,我希望能打破它們。吸收全世界各種地方的文化,做自己想做的設計。


Q:在時尚界工作,你卻很反感流行、時尚,這是為什么呢?


A:很多人認為時尚就是流行,這個季節流行的就是時尚,大家都這么誤解。我本人從來沒有創作過流行的東西,我對于流行一直都是采取反對的態度,我是反流行、反時尚的人。所以自然而然,我從沒走過時尚的陽光大道,而是走獨木橋,也就是說,我不可能有一個很大的市場,不可能有讓人愉快的銷售額,自己生產的服裝,在一個季節里能夠賣出去一部分,為下一季的時裝買面料,能夠向相關工作人員發工資,對我來說,只要能夠維持運轉就可以了。

Q:你是個喜歡做減法的人,設計上如此,生活上也如此?


A:確實,我在生活方面是一個做減法的人,比如說我只要有一個學生住的宿舍,有一張床,所有的工作都可以在床上完成,比如說上面有電視,能夠看書,能夠抽煙,能夠喝水,這種生活對我來說是一種理想的生活,如果對這些地方厭煩了,我可能只要有一個包就能夠搬走。說得小一點是一種習慣,說得大一點是一種思想、思維方式。但是我本人并不僅僅是一個做減法的設計師,設計師是藝術家,對當今大家認為美的東西提出自己的反對意見,這是藝術家的使命所在,我現在仍堅信這一點,并在此前提下做我的工作。作為結果,這是一種叛逆,通過叛逆來為社會做出貢獻,這是藝術家的宿命,或者是理想的藝術家的狀態。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說,你不得不做那種出格的東西,因為你要對現實產生疑問,在此基礎之上去創造發表自己的作品。


年輕設計師你的作品將是留下的遺產


Q:日本有許多知名設計師,這些經驗對中國設計師有何借鑒?


A:中國的設計師完全可以走和日本設計師不同的路。日本設計師自身更加出色、更加時尚,日本人做創作是減法,中國人可以做加法。中國設計師可以把中國傳統的美學,不管是建筑還是其它方面的都結合起來,加上一些中國美,做出華麗的衣服,這也是一種非常大的成功。


Q:很多大品牌都推出中國元素的設計,有人驚呼“中國時代”要來了,這對中國設計師是否是一種利好?


A:我認為路易威登、GUCCI的一些東方設計是一種流行,作為設計師,不應該被流行和傾向所左右,這是非常危險的。設計師一定要由始至終貫穿自己的信念,用自己的雙手去創作。如果一直想著雙手所做的東西是要留下來的最后遺產,一點一滴做出精美作品,一定能打動世界。


Q:當年你從日本到巴黎,現在更多的設計師也在“走出去”,你怎么看這種現象?


A:日本的年輕人現在實際上還是面臨同樣的問題:首先日本百貨店不會銷售日本設計師作品,精品店不會采購日本設計師作品,年輕設計師要做生意,就必須組成一個8-10人的組合到巴黎或米蘭,集中作品參展,并獲得訂單。現在全球服裝批發銷售出現了結構問題,不是說你拿到訂單把貨發出去就完了,還需要把貨上架后賣出去,并且把費用收回來,年輕的設計師很難做到這點。去國際參展也需要大贊助商的支持。我想中國的年輕時裝設計師也遇到了同樣的困境。中日今后要互幫互學互助,一起攜手去國外參展。



來源:2012年3月新京報




新京報書評周刊 2015-08-23 08:40:39

[新一篇] 蔣勛:“冷香丸”是治眾生“熱毒”的藥 鳳凰讀書

[舊一篇] [9.15]回憶父親豐子愷 鳳凰讀書·紀念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