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斯特羅姆:詩六首 諾獎·2011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石頭


我聽見我們扔出的石頭

跌落,玻璃般透明地穿過歲月。山谷里

瞬息迷惘的舉動

叫喊著從樹梢

飛往樹梢,在

比現在更稀薄的空氣里

靜啞,如燕子從山頂

飛向山頂,直到它們

沿著生存邊界

抵達極限的高原,那里我們

所有作為

玻璃般透明地跌向

僅只是我們

自身的深底。



十月即景


拖輪銹痕斑斑。它為何停留在內陸深處?

這是一個寒冷中一盞熄滅的沉重的孤燈

但樹有瘋狂的色彩。信號傳向彼岸!

有幾棵好像渴望被帶走。


回家路上,我看見鉆出草坪的黑墨蘑菇。

這是黑暗的地底

一個抽啜已久的求救者的手指。

我們是大地的。



記憶看見我


六月的一個早晨,醒來太早

但返回夢中已為時太晚。


我必須出去,進入坐滿記憶的

綠蔭,記憶用目光跟隨著我。


它們是無形的,它們和背景

融為一體,善變的蜥蜴。


它們如此的近,我聽見

它們的呼吸,盡管鳥聲震耳欲聾。



藍房子


這是一個陽光明媚的夜。我站在密林中,轉向我那霧藍色墻壁的房子。好像我剛死去,從新的角度看它。


它已度過八十多個夏天。其木頭飽含四倍的歡樂三倍的痛苦。當住這兒的人死了,房子就被重漆一次。死者自己漆,不用刷子,從里邊。


房子后面,開闊地。曾是花園,如今已荒蕪。靜止的荒草的波浪,荒草的塔林,涌動的文本,荒草的奧義書,荒草的海盜船隊,龍頭,長矛,一個荒草帝國。


一個不斷拋出的飛去來器的陰影穿過荒蕪的花園。這一定和很久前住這兒的人有關。差不多還是個孩子。他的一種沖動,一種思想,一種行動意志般的思想:畫……畫……逃脫他的命運。


那房子像一張兒童畫。它所代表的稚氣長大,因為某人——過早地——放棄了做孩子的使命。開門,進來!天花板不安,墻內平靜。床上掛著有十七張帆的艦船的畫,鍍金框子容不下嘶嘶作響的浪頭和風。


這里總是很早,在歧途以前,在不可更改的選擇以前。感謝今生!我依然懷念別的選擇。所有那些速寫,都想變成現實。


一艘汽艇很遠,在伸向夏夜地平線的水面。苦與樂在露水放大鏡中膨脹。無從真的知道,我們是神圣的;我們的生活有條姐妹船,完全沿著另一條航線。當太陽在群島后面閃耀。



有太陽的風景


太陽從房屋背后露臉

停在街上

用紅色的風

呼吸我們

因斯布魯格,我必須離你而去

但明天

溫暖的太陽

將在我們工作和生活的

半死的森里里露臉。



尾聲


我像一只抓鉤在世界底部拖滑

抓住的都不是我要的。

疲憊的憤怒,炙熱的退讓。

劊子手抓起石頭,上帝在沙上書寫。


寧寂的房間。

月光下家具站立欲飛。

穿過一座沒裝備的森林

我慢慢走入我自己。



摘自《特朗斯特羅姆詩歌全集》


鳳凰讀書 2015-08-23 08:40:57

[新一篇] 愛麗絲·門羅:空間 諾獎·2013

[舊一篇] 莫言:漫長的文學夢 諾獎·2012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