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瑪麗娜·茨維塔耶娃的詩
瑪麗娜·茨維塔耶娃的詩
楚塵文化     阅读简体中文版

王家新 譯


像你眼中的瞳孔一樣黑


像眼中的瞳孔一樣黑,吮吸著

光——我愛你,視野銳利的夜。


讓我歌唱和慶祝你,哦歌的古老

母親,你勒住大地的四種風。


呼喚你,榮耀你——我什么都不是

只是一只喧騰大海里的貝殼。


夜!我看進人類瞳孔已太久了!

把我燒成灰燼,最黑的太陽——夜!


1916.8.9



我記起了第一天


我記起了第一天,那孩子氣的美,

衰弱無力的柔情,一只燕子神性的拋灑。

手的無意,心的無意

像飛石——像鷹——撞入我胸膛。


而現在——因發燒和哀憐哆嗦,惟有

像狼一樣嚎叫,惟有:落入你的腳下,

惟有垂下眼簾,因為歡愉的懲罚——

這犯罪般的激情和殘忍的愛!


1917.9.4



黑色的天穹銘刻著一些字詞


黑色的天穹銘刻著一些字詞,

而美麗的眼睛變瞎……

死床不再可怕,

愛床不再甜蜜。


而汗水來自寫作——來自耕耘!

我們知道另一種熾熱:

輕盈的火圍繞著卷發舞蹈——

靈感的微風!


1918.5.4



我說,而另一個聽


我說,而另一個聽,

低語給一個第三者,能懂,

而第四個,帶著他的橡木棍杖,

進入夜——走向英雄業績。

世界因此有了一首歌,而以這首

我嘴唇上的歌——啊生命!——我遇上了我的死亡。


1918.7.6



詩人(選節)


現在我怎么辦,一個瞎子和無父的人?

任何別的人都可以看,都有一個父親。

這個充滿溝壕的世界已容不下激情

好像它能帶來滅頂之災

而哭泣——被稱為多余。


現在我怎么辦,一個天生從事

歌唱的生靈(像曬焦的電線!西伯里亞!)

當我走過我的魔法橋

我那一瞥,在一個稱重和度量的世界上

又有什么份量?


現在我怎么辦,歌手和頭生子

在一個深黑的世界里——變灰?

把我的靈感保持在——一個暖水瓶里?

因為它太浩瀚了

在這個已被死死限定的世界上?


1923



竊取過去


也許,最好的勝利

是穿過時間和地球引力

而不留下痕跡,

甚至不在墻上投下


一絲影子……

也許,拋棄一切

從鏡子中抹去自己;

就像萊蒙托夫在他的高加索

竊取過去而無需驚動巖石?


也許,這會更快樂

不去觸動管風琴的回聲

甚至以巴赫的手指;

消失,而不給骨灰甕


留下一點灰燼……

也許,你會有

你自己的方式:從緯度上卸脫;

從時間中竊取如同從海洋中

而又不把水面攪動……


1923.5.14



2015-08-23 08:4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