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小城故事吳儂軟語溫婉人心的力量
字體    

養生江湖再現“神醫”
養生江湖再現“神醫”
南方周末     阅读简体中文版

國慶長假的前四天,徐州九州職業技術學院的體育館始終浸泡在一股淡淡的姜湯味中。


這里舉辦了為期四天的“舞動漢風傳統文化大講壇健康專場”講座,每天都有3000多人坐在平日里學生打籃球的場地上聽講。秋干氣燥,主辦方為這3000多人準備的飲用水,是一桶又一桶辛辣的姜湯。

沒有人會感覺不適,因為姜湯是他們心中的“萬靈藥”。這是講座的主講人、來自臺灣的醫師張釗漢告訴他們的。

張釗漢所宣講的,是一套他自創的“原始點醫學”。根據這套理論,任何疾病都可以用按推、溫敷和喝姜湯來得到治療,即使是癌癥、艾滋病和埃博拉,也不在話下。

稍有閱歷的人,都已經不會認為這是一個重大的“創新”。類似的劇情已經太多,胡萬林的芒硝、張悟本的綠豆、馬悅凌的泥鰍……都曾經“克服”過很多困擾人類的疑難病癥。

 1    “漸凍癥,我也可以有辦法”    

“你們那么多人學我原始點,怎么沒人自告奮勇給李娜按按?或許她就不會退役了。”張釗漢在臺上輕松地說道,臺下一片笑聲加掌聲。

現年56歲的張釗漢頭發已經全白,體態清瘦,語調綿軟。

他所參加的是徐州市第十屆“舞動漢風傳統文化大講壇”。在他之前,這一講壇上來過各種專家,講過孝道,講過女德,也講過養生。而這次張釗漢的講座,講壇的介紹是:“內容以日常養生知識、原始點推拿手法為主,達到治未病的效果,減少老百姓疾病的發生”。

這一番介紹給人“似曾相識”的感覺。在醫學上屢創“奇跡”的“神醫”們,最喜歡的借力點,就是傳統文化和養生。1998年,胡萬林借一本《發現黃帝內經》而成為世人眼中的神醫。2010年張悟本在湖南電視臺的《百科全說》欄目中,大談養生。馬悅凌則在2008年自己成立公司,出版各類書籍,宣傳自己獨特的養生方法。

中國醫學科學院健康科普研究中心主任袁鐘說這并不是偶然。根據調查,2010年我國具備科學素養的公民比例僅為3.27%,“相比科學知識,老百姓更容易接受傳統文化。”

張釗漢的“原始點理論”稱,癌細胞和病毒都不是病因,人類之所以會有疾病是因為自身有“體傷”以及“內外熱源不足”。于是,按推解決“體傷”,溫敷和姜湯補充“內外熱源”,則“無病不可醫”。

張釗漢畢業于臺灣成功大學,后來取得了臺灣“中醫醫師執照”。早年間,他也曾在臺灣中醫界推廣他的按摩方法,但直到今天也未獲臺灣主流醫學界承認。

張釗漢對此的解釋是因為他的方法賺不到錢,臺灣同行們因此不愿推廣,“我的方法只有按推、溫敷、喝姜湯,太簡單了。”

“簡單至極”,這也曾經是那些原形畢露的“現代神醫”的共同點。

在胡萬林那里,芒硝包治百病,但兩次將他送入牢獄。張悟本的理念是“把吃出來的病吃回去”,他一提倡吃綠豆,綠豆價格竟然都為之波動。馬悅凌的理論稍顯繁復,但具體到藥方,也就是固元膏和泥鰍最為常見。

“現代社會發展太快,普通人內心渴望用簡單的方法,來解決他們的問題。”袁鐘說。

張釗漢的“原始點醫學”,是又一個聲稱可以用簡單方法治療絕癥的案例。在現代醫學體系中,疾病的病因多種多樣,但在“原始點醫學”中,統統簡化為一種,癌癥和艾滋病這類絕癥也因此而變得可治了。

“漸凍癥,我想也可以有辦法。”10月4日,張釗漢對南方周末記者說,“凍也即是寒,那么用改善人體‘熱源’的方法應該可以治療。”

無獨有偶,馬悅凌早在2010年就提出了相似的理論,并且宣稱自己用溫敷等手段治療好了漸凍人。但她把漸凍癥按字面意義來理解,反為醫學界所恥笑。事實上,“漸凍”二字只是對肌萎縮側索硬化癥的形象簡稱,并不代表病因。

但這不妨礙張釗漢的粉絲信服他。現在全國有四百多個原始點QQ群,每天交流原始點案例和心得。他們稱他為張醫師,相互間稱師兄師姐,最高頻的詞匯是“感恩”、“福報”。課間討論時,學員們認真地說,學原始點,光學手法不行,還要“發心”。

追隨者寫了一首《原始點之歌》,里面用到了一句“百千萬劫難遭遇”。“這是武則天崇佛寫的話。”南京一位接觸過原始點的佛教徒說,信眾是想把張釗漢當菩薩了。

 2    從追隨者到舉報者    

自從2011年進入大陸,“原始點”已經在大大小小的城市舉辦過難以計數的“專場講座”,入場觀眾動輒數千。而另一方面,僅僅2年之后,反對乃至舉報就和“原始點”如影隨形。

“我現在到哪兒講座,都有舉報。”張釗漢說,他知道一直有人在舉報他,而這些人也都曾學習過他的“原始點”。

現居美國的按摩師李琳,是張釗漢最激烈的反對者之一。2014年,張釗漢曾計劃在河南、福建、江蘇和清華大學等多地進行講座,而李琳都給當地衛生部門去信舉報,請求取締,除福建和清華大學外,講座都順利進行了。

“她曾經是我的學生。”張釗漢說。2011年,李琳在臺灣接觸了“原始點”按摩,并跟張釗漢學習了按摩手法。2012年,張釗漢還受邀到李琳所在的西雅圖講學。

李琳反對張釗漢的主要理由在于,他將“原始點”稱為醫學,否定中西醫理論,用濃姜湯治療癌癥等重癥。這也是大陸那些張釗漢的反對者們共同的理由。

在網絡上,搜索“原始點”,很輕松就能找到一大堆神奇的案例。而無一例外的,服用濃姜湯是治療的不二法門。

“這其實和張悟本用綠豆湯替代正規治療很相似。”醫學網站丁香園副主編夏志敏說,那些貌似成功的案例,其實什么也不能說明。因為疾病可能存在自愈、誤診、安慰劑效應和心理暗示等多種情況,個案的成功并不代表整體。

盡管有的案例中鮮姜服用量已高達10斤,但至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站出來“控訴”服用濃姜湯的“后果”,事實上,反對者們現在也無法證明大量和長期服姜湯會對人體有什么危害。“不論是有益還是有害,現在科學界都沒有做過相關的實驗。”著名營養師顧中一說。

常州的一位天皰瘡患者曾被反對者們視作“契機”。這位今年已經75歲的患者從2012年4月接觸了原始點,5月開始自己喝姜湯,此后病情反反復復。在2013年1月,患者找到廈門觀音寺原始點公益點創辦人張彩香,從此用姜量達到了干姜1斤多(相當于10斤鮮姜)。張彩香后來將這一案例在網絡上發布出來,稱該患者得到了有效治療。

“天皰瘡在中醫需要去火除濕,絕不能用姜。”反對者黃蕓等人感到震驚,立刻聯系到了患者,證實患者的天皰瘡根本沒有好轉。

“其實張醫師如果只提按摩,我們還是認可的。”來自深圳的黃蕓曾經推廣過“原始點”,她并不否認原始點按摩有一定作用,她2011年接觸原始點,感覺作為養生還不錯,于是和深圳的愛好者一起學習并推廣。

張釗漢自稱這套按摩手法是在照顧妻子的過程中悟出來的。從2006年開始,他的“原始點”宣傳手冊數易其稿,由按摩變療法,最終在2013年成為了一門“醫學”。

黃蕓和孔菁隨之成為反對者。

按這門嶄新的“醫學”所說,不存在中醫所謂寒熱體質,而一切寒涼性的藥物都是有害的。

“我曾經得闌尾炎,就是吃寒涼性方子好的。”由于和自己的經驗相左,山東曾經的推廣者孔菁在百度“原始點吧”和“張釗漢吧”中發出質疑,那里是張釗漢粉絲在網上最大的聚集地,很快就被刪帖。而在他加入的原始點QQ群中,得到的回答是“回去再好好看視頻”,再次發問則直接被踢了事。

黃蕓則對網上越來越多的“原始點神跡”感到憂心。2013年后,各地“原始點”機構遍地開花,百度貼吧的活躍度達兩萬人。愛好者們最熱衷的,就是張貼各類治療癌癥、白血病的案例。

反對者們組織了自己的QQ群,甚至開設了“張釗漢真相”貼吧,批判張釗漢的觀點。但相對于“張釗漢”貼吧14萬的發帖量,這個吧只有100多個帖子。

 3    “不治病”的“神醫”    

2014年8月初,張釗漢在福建廈門的講座又受到了李琳的舉報。李琳稱福建衛生廳取締了該次講座,但張釗漢予以否認。

“當時是有人來查我的醫師證,這么多年來是第一次。”張釗漢出示了執照,并無問題。

此前的“神醫”們往往因“非法行醫”而身陷囹圄,但擁有臺灣“中醫醫師執照”的張釗漢卻是個例外。他與“非法行醫”保持著微妙的距離。

龍巖市衛生局曾在8月29日回復了一次舉報,內容是查處“長汀縣姜君農業發展有限公司非法行醫”。該公司成立了“原始點公益中心”,并且售賣“原始點內熱源定制”的姜制品。長汀縣衛生局在該公司發現了干姜片、干姜粉、按摩床和微波爐等物品,但未發現有診療設備和藥品,因此沒有認定非法行醫。

曾參與多部衛生法律法規起草的衛生法學專家卓小勤說,根據《醫療機構管理條例實施細則》第88條,很容易判定非法醫療。該條釋義中,診療活動是指通過各種檢查,使用藥物、器械及手術等方法,對疾病作出判斷和消除疾病、緩解病情、減輕痛苦、改善功能、延長生命、幫助患者恢復健康的活動。

“他們不懂,其實那就是原始點的診療工具。”李琳說,只有了解“原始點”的人才知道,按摩、溫敷和姜湯就是“原始點”治療的全部手段。

但即便這個例子成立,也很難追究張釗漢的責任。事實上,張釗漢對于全國各地遍地開花的“原始點”機構,態度都是“未予承認”。這些機構多以“公益點”為名,也不乏成立公司販售商品的。張釗漢則多次聲明反對原始點用于商業。在互聯網上可以搜索到不少揭發“原始點”蠱惑病人停醫斷藥的案例,但張釗漢一概否認與自己有關,他們和張釗漢的唯一關聯是——送給病人的光盤內容都由張釗漢主講。

在大陸,唯一受張釗漢承認的是廈門觀音寺原始點公益點。其創辦人叫張彩香,擁有正規的按摩師證、高級健康管理師證和救護培訓合格證明。張釗漢說,其他的機構只要是用于公益,打“原始點”的旗號,他也管不了。

屬于張釗漢自己的機構,是臺灣的財團法人“張釗漢原始點醫療基金會”,這是一個正規的公募基金。基金會的網站上刊登著“原始點”治療癌癥、白血病的病例。

值得注意的是,該基金會在大陸地區屬于境外基金會,應設立大陸辦事機構,且不能在大陸募捐。張釗漢承認,基金會并沒有在民政部注冊,之前在手冊上進行募捐“也是做錯了”。基金會的賬目并未在網站公開,基金會負責人的解釋是“技術原因”。

根據基金會向南方周末記者提供的“營運活動表”和“資產負債表”,基金會2012年和2013年分別接受社會捐款新臺幣2234萬元和2107萬元,約合人民幣446萬元、420萬元。基金會一位秘書承認其中會有部分捐款來自大陸,但同時也聲稱無法分辨所占比例。

“找我的人,我都叫他們去醫院,我們不治病。”張彩香說,公益點提供的按推服務都是免費的,重癥病人來尋求幫助,也一定會告知他們免責協議。

事實上,張釗漢四天的講座一直在講解“原始點”如何治療各類重癥,甚至是急救。就連休息間的短片,也是韓國連續劇《醫道》(講述朝鮮古代名醫許浚的故事),“希望大家成為像許浚一樣的醫生”。

 4    “神醫”的土壤    

張釗漢明確地告訴聽眾們,“現行的法律對‘原始點’是有限制的”,他顯然也不希望自己和“原始點”被歸入那些已被證偽的“騙局”。

“西醫那套完全不適用我們……原始點只談能改善身體的因,而不談能治身體的病。”張釗漢再三對南方周末記者說,他并不治“病”,病好不好,取決于病人自己。他告訴他的學員們,如果有人來求助,不要說是“治療”,而要說是“原始點養生”。

在主流醫學界人士看來,這不過是玩文字游戲,用來規避“原始點”不想承担的后果。擁有臺灣“中醫醫師執業資格”的張釗漢如果要在大陸行醫,必須申請短期執業證書,但他始終強調,自己只是來講課。

但在另一方面,“不治病”的確又道出一個事實:“神醫”們不治病,他們從來攻陷的都是人心。

張彩香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事實上到她這里的病,都是在醫學上已經“沒有辦法”,找到她之前大多已在醫院“折騰得負債累累”。

“我也會讓他們去醫院,可好多人說不愿去醫院,他們花了上百萬都看不好病,現在找到我,你說我難道不幫他們嗎?”張彩香拿出一張紙條,上面是一位來自杭州的13歲女孩寫的求助信,她罹患葡萄膜炎,家中父親腦溢血,奶奶中風。這張紙條就是在徐州講壇現場寫就的,同樣的紙條,張彩香手里有厚厚一疊。

讓黃蕓等人感到意外的是,前述常州的天皰瘡患者并不責怪張彩香。“是我們的問題,不怪別人。”患者老伴丁佩麗說,他們知道天皰瘡在醫學上目前無法治愈,在廈門是因為氣候和飲食原因才加重了病情,而張彩香對他們照顧得很好。

懷著對正規醫院的失望而來求助于“原始點”的患者絕非少數。在張釗漢宣講的“原始點”的案例中,最常見的一個短語是“被判了死刑”。

“這是醫療界對患者心靈撫慰的缺失,現在也沒有太好的辦法。”袁鐘說,“醫學是在不斷進步,但我們大多數醫院做不到對患者的撫慰,往往高昂的費用還讓普通百姓望而卻步。”

這樣的心靈空間,則是“神醫”們成長的土壤。“這現象短期內消除不了。”袁鐘說。

即使是現在,網上仍然有人堅持認為胡萬林醫術高超,“該給張悟本平反”的帖子里,感謝張悟本食療養生法的也不乏其人,而馬悅凌的粉絲們仍然在她的網站里活躍。

當一場講座結束,張釗漢離開場館。旁邊人群里突然響起一聲:“張醫師!謝謝您!感恩您!”

張釗漢揮手離去,身后一片掌聲。

(應受訪者要求,黃蕓、孔菁均系化名)


這里是南方周末

微信號:nanfangzhoumo

2015-08-23 08:4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