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字體    

韓寒:脫節的國度
韓寒:脫節的國度
韓寒     阅读简体中文版

  你一直問,他們何以如此的喪心病狂,他們卻覺得自己已經非常的克制忍讓。

 

  你一直問,他們何以如此的顛倒黑白,他們卻覺得自己已經非常的公正坦率。

 

  你一直問,他們何以如此的包庇兇手,他們卻覺得自己已經非常的愧對炮友。

 

  你一直問,他們何以如此的掩蓋真相,他們卻覺得自己已經非常的透明開放。

 

  你一直問,他們何以如此的生活腐化,他們卻覺得自己已經非常的艱苦樸素。

 

  你一直問,他們何以如此的驕橫傲慢,他們卻覺得自己已經非常的姿態低下。

 

  你覺得自己很委屈,他們也覺得自己很委屈,他們認為,在清政府的統治下,老百姓連電視機都看不上,現在電視機已經走進了千家萬戶,這是多大的進步。

 

  他們覺得,我們建了這個,我們建了那個,你別管過程中發生了什么,也別管這是給誰獻禮,至少你用到了吧。你以前從上海到北京火車要一天一夜,現在只要不被雷劈,五個小時就到了,你為何不感激,為何充滿了質疑?這是發偶然發生一個安全事故,中央最高領導都已經表示了關心,我們還派人來回答你們記者的問題,原來賠17萬,現在賠50萬,甚至撤職了一個兄弟,事情都做到這份上了,你們為什么還抓著一些細節不放呢,你們的思想怎么反而就這樣不開放呢?你們的大局觀都去哪里了呢?為什么要我們謝罪呢,我們又沒犯罪,這是發展的代價。迅速處理尸體是我們的慣例,早簽字多發獎金,晚簽字少拿賠償,這是我們的兄弟部門在強拆工作中被證明了行之有效的手段。掩埋車廂的確是當時一個糊涂做出的一個決定,況且是上頭叫我們這么做的。因為上頭覺得任何可能引發的麻煩都是可以就地掩埋的。錯就錯在大白天就開始施工,洞挖太大,而且沒有和宣傳部門溝通好,現場的攝影記者也沒有全控制住,準備工作比較倉促。這次事故最大的教訓就是以后在就地掩埋某些事物的時候還是要考慮到物體的體積和工作的保密。低估了。

 

  他們認為,總體來說,這次的救援是成功的,及時的。調度合理,統籌規范,善后滿意。唯一的遺憾是在輿論上有點失控,他們覺得這就不是我們的責任了,輿論不歸我們管。

 

  他們認為,從大的來說,我們舉辦了奧運會,我們取消了農業稅,這些你們不贊美,老是抓住一些細枝末節的東西,這是什么居心。我們本可以在政治上比朝鮮更緊,在經濟上比蘇丹更窮,在治國上比紅色高棉更狠,因為我們擁有比他們更多的軍隊,但是我們沒有那么做,你們不感恩,卻要我們謝罪,我們覺得很委屈。這個社會里,有產者,無產者,有權者,無權者,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很委屈。一個所有人都覺得委屈的國家,各個階層都已經互相脫節了,這個龐大的國家各種組成的部分依靠慣性各顧各的滑行著,如果再無改革,脫節事小,脫軌難救。

 

  國家為什么不進步,是因為他們中的很多人一直在用毛澤東斯大林時代的他們來衡量自己,所以他們永遠覺得自己太委屈了,太開明了,太公正了,太仁慈了,太低姿態了,太不容易了。他們將科技裹著時代向前走的步伐當成了自己主動開放的幻象,于是你越批評他,他越渴望極權,你越搞毛他,他越懷念毛。有一個國家機器朋友對我說,你們就是不知足,你這樣的文人,要是擱在四十年前,你就被槍斃了,你說這個時代,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我說,你們就是不知足,你這樣的觀點,要是擱在九十年前,早就被人笑死了,你說這個時代,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

 

 

  ——轉自韓寒

 

2011-11-03 23:5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