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深度觀察清末民初精神脈絡
字體    

關天茶舍:誰是正統的中國人?
關天茶舍:誰是正統的中國人?
關天茶舍     阅读简体中文版

(編者按:一位大陸女網友‘關天茶舍’與臺灣人辯論國民道德,最后以完敗告終。為什么“大陸的中國人”不是“正統的中國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很值得“大陸的中國人”深思!)

我是在天涯論壇遇到這個臺灣人的,從認識到見面,不過三個月。

這個臺灣人姓陳,28歲,他父親在大陸辦了三家廠。他大學畢業后就來到大陸,已經好幾年。我們的話題就從他家的企業展開了。

地點是在上海的一家餐廳,時間是晚上。

“在商言商”,他吃著開心果,漫不經心,“商人不是慈善家。商人,或者說遵紀守法的商人,會在法律允許的范圍內做一切有利于獲得利潤的事。你們中國的法律……”

我打斷他:“不好意思,陳先生,兩岸分治是事實,但你這樣講還是讓我不舒服。”

他一笑:“你不是第一個這樣抗議的。我姓的是百家姓中的‘陳’,說的是國語,你們叫做普通話。黑頭發黃皮膚,受的是大成至圣先師的教育。可我還是說‘你們中國人’。”

“因為地緣政治?”

“不是。政治是一時的,文化才是永久的。這也是我聽你說過的最多的話,現在送還給你。我說‘你們中國人’是區別‘我們中國人’而來的。‘我們中國人’,或者說‘臺灣人’才是真正的中國人,按‘你們中國人’的說法,是真正的‘炎黃子孫’。‘你們中國人’不是。”

我吸了一口氣,說:“這真有意思,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這樣說起來,你并不是贊同臺獨,而是跟我們爭正統了?”

“這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問題:臺獨是什么東西?怎么能和文化的正統相提并論?這樣說可能比較清楚:我支持臺獨,我們是正統;我不支持臺獨,我們依然是正統。”

“也就是說……”

“也就是說,政治在文化之下。《三國演義》說的是什么故事?不就是三個國家合縱連橫、打來打去嗎?而且,歷史上分裂的時間要遠遠多于統一的時間,小統一的時間要遠遠多于大統一的時間。你們中國歷史書上把統一說成是趨勢,錯了!如果統一是趨勢,為什么大部份時間是分裂?你們中國歷史書上還說人民創造歷史,也錯了!如果人民創造歷史,兩岸為什么不按人民的愿望統一?回到前面說的話,《三國演義》中三個國家打來打去,并不妨礙它們認同一個祖宗,并不妨礙共同的文化在三個國家中扎根落戶。談政治,我們臺灣人最會談,也最有體驗。可政治談完了之后呢?我們還是要回家過最正統的中國人的生活。”

“你們的西化太嚴重了,最正統?正統在哪里?我生平最煩‘正統’,你們是正統,那我們是什么?野人?”

“準確地說,你們叫做‘化外之民’。你們沒有受過系統的漢族的儒家的教化,你們雖和我們一樣有共同的語言,但你們沒有被教化成有道德的人,你們根本不能算‘成人’。有法無德,茍活世間而已。而這‘有法無德’,最終也會因為人的動物性和單純法治的弱化而演變為‘無法無天’。佛山的‘小悅悅事件’就是一個明證。可笑的是,你們自己不學禮儀,不知道德和廉恥,還反過來罵孔子、罵儒家。孟子說:‘無羞惡之心,非人也。’你們說儒家文化把你們教壞了,可真正論及儒家的精髓,就像這句孟子的話,你們根本不懂或者不愿意懂。”

“你知道儒家給幾千年的中國造就了多少奴才和太監嗎?”

他冷笑一聲,拿起一顆開心果,慢悠悠地說:“你們這六十多年來,沒有儒家,奴才太監比幾千年來的奴才太監加起來還多!”

我一拍桌子:“你丫放屁!”

他抽出一根長壽煙點上,把煙盒扔在桌上,看著煙殼上的青天白日旗,吐出一口煙說:“子曰:‘邦有道則智,邦無道則愚。’奴才太監完全是由一群loser構成的。你們中國的愛國人士常說,有什么樣的人民,就有什么樣的政府,就有什么樣的國家。這話真是太對了!你們自己造出了奴才太監,造就這個奴才太監國,還來怪孔子讓你們做奴才太監。如果是孔子造出了奴才太監,那你們中國現在沒有孔子和儒家教育,怎么奴才太監遍地都是?”

“你沒聽過‘封建余孽’嗎?”

“封建余孽?什么是封建?分封建制才叫封建,中國的封建社會在西元前221年秦始皇統一中國的時候就結束了!封建余孽?怪西周?”

“我說的封建社會不是西周,是從秦始皇開始到宣統結束的這一段!”

“那叫做郡縣制。好,就認你說的這段時間是封建社會,封建余孽讓你們中國產生奴才太監,那你們也實在不怎么樣。我們的國父用幾十年的時間推翻了封建社會,你們的力量用幾十年的時間連它的殘渣余孽都收拾不了,反而愈演愈烈。你看你們還玩個屁?孔子讓你們中國多奴才太監?前朝的尚方寶劍斬本朝的官?笑話!”

“……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這話是叫人做奴才的吧?是糟粕吧?”

“這話是孔子說的嗎?是儒家的東西嗎?你們中國人老是說我們臺灣人明明比你們好不了多少,卻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優越感,那是因為我們確實有理由看不起你們。我們的老百姓就是比你們的老百姓有錢、有自由、有教養。還有就是你們太喜歡胡攪蠻纏:明明不是儒家的學說,非要把屎盆子往儒家頭上扣;明明是制度造成你們的道德水準下滑,非要怪一個兩千多年前的古人。難怪你們中國人窮到今天也翻不了身,你們活該。也難怪你們中國人爭民主爭不來,你們根本沒有適行民主的道德水準,你們不配!”

我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讓一個偏安東南的島民指斥我們是化外之民,我卻被駁到啞口無言,真是小人難纏。

他繼續說道:“你肯定覺得我說話太直,可這才是為友之道。你們中國人最虛偽、最鄉愿。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碰到好事就上,碰到壞事就躲。你說,這樣的道德水準,可能團結起來爭民主嗎?”

我剛要說話,他舉手示意我停,說道:“回頭說那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這話在古籍中根本查不到,但它是‘三綱五常’的內容的解釋和延伸。‘三綱五常’不符合儒家學說。孔子非常反對這種奴才的愚忠。《論語》中說:‘君使臣以禮,臣侍君以忠’,前提是君對臣要以禮相待,而后才談得上臣對君的忠誠。是你們自己不爭氣出奴才,還怪儒家學說壞了你們的道德。”

我想了一會,說:“儒家的東西不是全盤皆非,好的東西我們當然要用。”

他也想了一會,說:“我告訴你一件事。在臺灣,我上國小的時候,念的是《三字經》和《千字文》;上了國中,就開始念《論語》;等上了大學,《四書》中,《論語》、《大學》要會背,《孟子》要會背一大半,《中庸》要求熟讀。我們那個時代的教育就是西方的學科要學,中國的學科也不能丟。我和你差不多大,但是我敢說,比國文底子,你是比不過我的。(我插嘴道:“這個我承認。”)我們這一代人的時間也是臺灣經濟起飛的時間,更是臺灣國民的整體素質上升的時間。俗語說,一樣米養百樣人;又有成語‘龍生九種’,中國和臺灣大部分都是漢人,我們學儒家的東西怎么沒有學偏了呢?我們在路上見到老師是要鞠躬的。這不是奴性,而是尊師重道的外顯和儒家教育的成功。可見不是儒家的學說不好,而是和尚念歪了經。”

我低頭不語。

他笑著說:“我還有幾句尖酸的話要說,你聽不聽?”

我抬起頭慘笑了一下,說:“全說出來吧!反正見底了。”

“好。第一,你們心胸狹窄。當有人說出你們中國人哪點做得不好時,你們不是審視自己錯在哪里,然后去改正,而是回過頭來罵說你們不好的人是洋奴,然后舉出一萬個例子來證明外國一樣不好。外國也有陰暗面,所以中國的陰暗面就是有理由存在的。這就是你們的邏輯。第二,你們欺軟怕硬。國民的道德滑坡,需要全體國民共同努力,想辦法提升道德水準。可你們卻找了一個替死鬼,把責任推在儒家身上,說是儒家的錯,鞭尸孔子。你們去挑死人的錯,卻不敢找活人質問。如果還這樣下去,你們一萬年都是化外之民!”

我站起身來,說:“不早了。”

他看看表,也站起身來,拿起那個長壽煙盒把玩,看著上面的青天白日旗說:“是啊!該回去了。”

(責任編輯:鄭芬芳)

2011-11-04 00:4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