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香格里拉

時代作品  >>>  韓寒作品及相關評論選

昨天晚上,我又一次夢見了香格里拉。


我夢見我從飛機上下來,拖著黑色的飛行箱,穿過濕漉漉的停機坪,走向航站樓。牛毛細雨不斷打在我的黃色防水服上,順著衣服的褶皺滴落下去。天頂上一團白云端端正正罩在機場上,不斷落下雨點,但在峽谷之外卻是碧藍的天空。


一塊光斑落在我的衣服上,快速跳蕩,我抬起頭來,看見塔臺上老張放下鏡子,一手舉著他的望遠鏡,另一只手正在瘋狂揮舞跟我打招呼。幸運的雜碎,本周他就執勤期滿,可以返回昆明了。我朝他揮了揮手,經過安全隔離區的鋁合金伸縮門,保安檢查過我的胸卡伸手放行,繼續走向航站樓。


辦公室在二樓,我走得并不快。航站樓沒有電梯,提著箱子快速爬樓梯會立即造成缺氧。即便是這樣,在二樓轉角還是覺得心血上涌,需要停幾秒種喘息片刻。推開門,杰哥已經在那里等我。我翻完交班本,問了句:沒什么事吧?他給了個肯定的答復,告訴我宿舍里的電熱毯已經關閉。我們握手道別,他下樓騎他的摩托回城和家人團聚。我脫下防水服和厚重的外套,掛在電腦椅上,翻出不銹鋼杯子,開始在電爐上煮沱茶喝。


除了茶水沸騰的聲音,房間里很安靜,只有自動電報機偶然啟動的打印聲,電文堆疊在那里,今天和昨天沒有多少不同,昨天和前天也并沒有什么不同。我拿著茶缸,用腳輕踏地面,從第一臺機器滑行到最后一臺,逐項檢查數據。然后開始等待飛機離開時的轟鳴聲,等待著腳步聲從四面八方匯拢,等待著有人推門進來大喊:下樓,走了!


臨下樓前,我去了一次滿是青稞酒味道的洗手間。青稞酒這一點比白酒好,無論是吐出來還是尿出來,都是青稞的本色味道。站在小便槽前,眼前都是綠油油的青稞田。我是在洗手池前發現的不對,自來水和以往一樣冰冷刺骨,但是鏡子里的人兩頰光滑,沒有卷曲的連鬢胡子。頭發也全部剃光,貼著頭皮留著六寸長的發碴。


就那么定定站在鏡子前面,周圍哪怕是一塊瓷磚都如此清晰,如此真實,也如此熟悉,但是我在那一刻確信自己是在夢中。因為從我抵達香格里拉的那一天開始,一直到離去,從來沒有理過一次頭發,剃過一次胡須。我盡力保持著這一刻夢境,不愿意掙脫出來,也不愿意失落其中。就像是在靜止的記憶里漫步,我清醒地知道自己在做夢,卻也在欣賞這夢中難得的景色。它們本來已經被埋藏在記憶深處,在夢境中讓人依然覺得真實親切。


當我伸手關閉水龍頭的時候,一切突然消失不見。我從夢中醒來,嘴里依然是沱茶的苦澀味道。


題圖:第一縷光 魚尾峰 尼泊爾

Copyright © 2014 Golam Siddiqui


槽邊往事和菜頭 出品

【微信號】Bitsea

請你相信我:

我所說的每一句話,

都是錯的

                    禪定時刻

大衛.林奇


槽邊往事 2015-08-23 08:41:27

[新一篇] 君埋泉下泥銷骨

[舊一篇] 蜜人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