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不要臉的請放置play” 葡萄語錄

人文精神  >>>  創業先鋒 眾人拾柴火焰高

言論,是業界生態最原生的反映。從今天開始,游戲葡萄將于每周六推出“葡萄語錄”,蠡測業內百態,臧否各色人物,將游戲界有觸感、接地氣的一面反饋給諸位讀者。


1、“手游成為不了國漫的春天,今天不能,明天也不能。”


本周初,游戲葡萄發布了一篇分析手游與國產動漫的文章《手游:國產動漫的春天?》。有讀者反饋稱,2014年的美漫品質已經超過日漫了,如果一個100米的跑步美國人已經跑了50米、日本人跑了40米那么中國人可能只有5米,而且就這樣的5米還是舉步維艱。


誠然,國產動漫的春天還未到來,但并非永遠不會到來。文章作者回應稱,國產動漫只有先生存下來才能有話語權,而且必須是健康的生存,既不是靠劣質作品向政府討補助,也不是靠給海外做加工做苦力,這樣無論是對動漫從業者還是國內產業都是巨大的傷害。游戲的支持給了國產動漫目前第三種選擇甚至更多選擇,而IP的火爆也讓我們有幸見到更多有完整價值觀和世界構成的好故事。


手游對動漫發展的正面效應不可忽視。今后國產動漫應該考慮和游戲公司在前期就進行深度的合作,共同研發適合IP本身特色的游戲,把控同名游戲的質量。目前來看,一個具有知名度的IP的成長速度還遠遠趕不上手游行業的發展,但是,毀掉一個IP卻是很輕易的事情。


2、“謾罵只會讓抖M高潮的更快,以后再遇到不要臉的請放置play。”


此語針對的是以下這幅廣告:



根據媒體報道,這款游戲山寨了《英雄聯盟》、《暗黑破壞神》、《街頭霸王》、《地下城與勇士》和《爐石傳說》,甚至連官網也照抄了《英雄聯盟》。但真正引起葡萄君興趣的,是這款游戲威武霸氣的推廣文案。


類似的低俗營銷在游戲界并不鮮見,而且有過之而無不及,如今年CJ期間某手機助手爆出的“游艇門”、某手游將游戲角色植入日本“愛情動作片”、甚至某些游戲媒體還在昨天過起了“1024草榴節”。


葡萄君打算就此寫一篇報道,但寫到一半時卻恍然悟到:這種低俗營銷本身就在制造話題,吸引媒體去做負面推廣。作為媒體,流量誠可貴,廣告價更高,若為節操故,兩者皆可拋。


號召這款游戲的推廣者向葡萄君學習。


3、“我們在做這個游戲的最初的出發點并不是錢字,而是我們要做一個有情懷的游戲。”


在MGS移動游戲大會上,《刀塔傳奇》開發商莉莉絲游戲聯合創始人張昊在演講時如是說。


一個姓羅的東北胖子賦予了“情懷”以新的內涵:北京空曠的夜晚,中關村灰暗的街道,吹出去的牛逼被風吹散,在這酒酣耳熱的時刻,吹牛逼的人熱淚盈眶。情懷是成功者的光環,是失敗者的借口。如果《刀塔傳奇》沒有取得今天的成功,張昊的“情懷”注定將成為炮灰的夢囈。


有“情懷”的游戲人,你盡可以把“眾籌”、“獨立游戲”、“自主開發”等詞匯掛在嘴邊。可是你要知道,消費者們不會為一個所謂的情懷而買單,只有好的產品才有資格去談真正的情懷。



4、“暴雪是鴉片游戲制者,是文化侵略者。”


網癮斗士陶宏開不久前在北京某高校舉辦講座,這一次開噴的矛頭不僅對準了網游,還把手機游戲也納入了攻擊范圍。陶表示,當前手機游戲的成癮危害最大,易成癮且難以預防。他提倡杜絕手機游戲,加強對青少年手機管制。


自2002年回國以來,陶宏開已為戒除網癮呼吁奔走十年有余,十年來爭議不斷。但無可爭議的是,陶的言論在國內有著相當大的市場的,尤以一些家長老師為主。究其本質,陶宏開的吃香其實反映出與游戲玩家有關的兩個問題。


一個是年輕玩家與長輩父母的代溝問題。第一代網游興起于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而國內的網游卻在21世紀之后才大量出現,年輕群體對新事物的癡迷與長輩父母對陌生事物的恐慌一時間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煽動恐慌的言論永遠有市場,這就無怪乎對網游妖魔化的言論大行其道。另一個是游戲廠商對游戲成癮性的追求,成癮的游戲可以為廠商帶來更多的經濟收入,也對自制力較差的玩家形成極大的吸引力。


其中,第一個問題是我們常常忽略的。在中國,一款好的游戲不僅要說服玩家,也要重視旁觀者的感受。


關于陶宏開,有幾個有趣的事實:陶為美籍華人;陶曾代言過網游;《我叫MT》中有一個以陶宏開為原型的獸人角色。


5、“媒體是社會公器。”


這句話是游戲葡萄CEO在內部討論中的發言。甫聽此言的葡萄君,面若平湖而心底波瀾,仿佛回到了大學時代。


媒體應當時刻記住自己最初的目標,然后遵守一些最淺顯的準則——公正、誠實、勤奮、自醒,像一只倔強的穿山甲一樣頭也不回地向前走。這樣做不能保證你一定會成功,但至少能讓你贏得尊敬。而當前業內的大多數媒體卻僅僅充當了廠商的傳聲筒和宣傳欄,忽視了媒體身為“社會公器”(至少是業界公器)的使命,以致于從不澄清的虛假新聞、不加修飾的廠商稿件、跟風站隊的好惡臧否,一坨又一坨地充斥在讀者的眼前。


不知道有多少媒體人知道這樣一個故事:26歲的一個華盛頓之夜,《新共和》的年輕編輯李普曼被介紹到美國總統羅斯福的面前,總統微笑著對他說,“我早就知道你了,聽說你是三十歲以下最著名的美國男士。”


葡萄君相信,總有一代人,會像李普曼那樣地等到敲門的聲音,等到筆直地站在“總統”面前的時刻,等到《光榮與夢想》式的中文著作轟然誕生,等到《紐約時報》式的中文報紙在中國的大街小巷上被響亮叫賣,等到伍德沃德和伯恩斯坦式的中國記者成為國家英雄。


這,也許就是所謂的“新聞業的懷鄉病”吧!雖身不能至,但心向往之。



游戲葡萄 2015-08-23 08:41:27

[新一篇] 手游應該加入更多的隨機性嗎? 葡萄一周

[舊一篇] 從一個玩家的角度看,游戲應該如何挖坑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