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韓寒作品及相關評論選
字體    

槽邊往事     阅读简体中文版

推薦在閱讀的同時聽一首音樂,張橋的《心傷誰知》。


正文


這天,船夫老魯很早就收了船。拿了個陶碗,用北屋墻根泥調了河水,仔仔細細地涂過三遍。涂完最后一遍,太陽只剩下最后一點亮光。老魯在衣襟上胡亂擦了下手,顫顫巍巍用火鐮打著了油燈,放在小方桌正中央。又俯身從艙里捧出一甕酒,再給自己拿了一個陶碗,把兩個碗都斟滿。于是,所有的事情都已經安排妥當,老魯開始等。


秀才趙三水是沿著河邊走過來的。河邊青草萋萋,但是他不能離開河水一丈以遠。所以他只能踩著泥濘一路走過來,不過白衫飄飄,身形倒也不慢。老魯隔了很遠看過去,就見到兩點幽蘭火光飄過來,急忙坐直身子,小船因此輕輕搖晃,酒碗里都是漣漪。趙三水輕輕一躍,無聲無息,跳入船艙,在涂了泥的陶碗前坐定。老魯說:“晚來,先干!”


趙三水舉起陶碗一飲而盡,河面上噗刺一聲,酒香四溢。他頂門和左肩頭浮著兩團幽蘭火焰當即大盛,露出一張雪白泛青的面孔來。那火光只是一閃,馬上又黯淡下來。尤其是左肩上的那一朵,明滅不定,看上去隨時可能會熄滅。老魯裝作沒有看到,拿起酒甕續酒。趙三水定定望著面前的酒碗:“此夜一過,還有七天。”老魯頓了一下,手里的酒急泄而下,溢出碗邊:“倒快了。”


說話間,秀才左肩上的火焰“噗”的一聲就此熄滅。老魯扭過頭去,裝作沒有看到。耳邊卻聽得趙三水幽幽嘆道:“命若懸燈。”老魯接口說:“你都已經死了,哪里還有什么命?”趙三水大笑:“也是啊,你不說,我都忘記自己是水鬼了!”兩人再滿飲一碗。老魯放下碗,望向趙三水:“還有七天,想好了嗎?”


趙三水拿著酒碗,眼神迷離,搖頭道:“我命數如此,奈何如此,只能如此,又何必拉生魂來替換呢?”老魯直直看著他的眼睛:“秀才,就算七日后魂飛魄散,不入輪回,你也情愿?”趙三水斜了老魯一眼:“若是來人不喜歡喝酒,你豈不是寂寞?”老魯抿嘴點點頭:“說得也是,滿上滿上!”


三天后,一行人來到河邊,雇了老魯的船,請他駛到河心。其中一個婦人對著河水哭喊:“三兒,三兒,跟娘回家吧!”眾人陪著一邊抹淚,一邊拋灑紙錢。老魯冷冷看著,不發一言。一會兒,秀才趙三水頂著一小團幽蘭火光從水里冒出來,手里舉著一片紙錢,快要戳到老魯的鼻子上了:“這上面有我名字!有我名字!是我娘親來了嗎?!”見老魯不回答,趙三水瘋了一般繞著小舟團團亂轉,于是陰風四起,紙錢飄飄,不再落向河面,而是旋轉著飄向天空。


一顆婦人的眼淚落下來,掉落在趙三水的手臂上,立即灼起白煙。趙三水楞了一下,右手舉著紙錢,攤開左手向前伸出去。看著眼前懸空不同的一枚紙錢,母親的淚水不斷滴落,兒子的手掌上全是灼穿的孔洞。老魯看著趙三水斑駁的手掌拂過婦人的面龐,徑直穿了過去,沒有絲毫阻礙。看著那婦人的手在空氣中徒勞地胡亂揮舞,一次次從趙三水身體里經過,卻連命魂燈都不能扇動。


突然,水下躍出十幾個黑影,伸手搶奪紙錢、香燭、元寶。趙三水大急,想上前阻攔,卻被它們團團圍住,拳腳交加,打得躺倒在地,攥著那張紙錢,蜷成一團,哀哀地哭。老魯站起身來,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拿起祭奠的酒碗一飲而盡,伸手舉起一根白蠟燭,一口酒噴將出去。只見一團火球直直打在那群黑影身上,熊熊燃燒了起來,頓時慘叫聲、哀嚎聲四起,黑影們忙不迭四散而去,潛回水中。其中一個黑影恨恨地扭頭喊道:“老魯,就你多事!你護得了秀才一時,你護不了他一世!四天后,你為他超生吧!”老魯轉過頭來,只見鼻青臉腫的趙三水拿著皺巴巴揉做一團的紙錢站在水面上,紙錢慢慢飄過來,他的娘親伸手拿過來,然后再次伸出手去,松開手指,紙錢卻不曾跌落,還是浮在半空。趙三水用手托著紙錢,再次慢慢送到母親面前。他們就這么一次次重復,看著空無一人的對面笑著流淚。


四天后,一張小方桌,兩碗酒,兩人對座,一盞藍色魂燈明滅不定。老魯舉起酒碗:“秀才,你是個好人,這碗酒,我送你一程!”趙三水微屈前身行禮:“這些日子承蒙您的照顧,可惜我馬上就要魂飛魄散,已經沒有來世,不能結草銜環報答你了。”老魯怒道:“說這些有的沒的干嘛?喝!”月上中霄,酒甕已經空了。老魯搖搖晃晃又搬出一甕,小舟邊上黑影重重,發布不滿的噓聲。趙三水有點詫異:“老魯,他們這是要干什么?”老魯暴喝一聲:“滾!”四周頓時肅靜了許多,老魯說:“我耽誤他們晚飯了,等你魂飛魄散,他們就要來分食你的靈體。”趙三水慘笑著問:“老魯啊,你說他們是撕了吃,還是切了吃?”老魯反問:“這又有什么區別?”趙三水答道:“如果撕著吃,多半會打起來,這些禍害打死一個少一個---全死了最好,免得逼人拉人下水找墊背的。”


老魯大聲喝彩:“秀才,說得好!”言訖,一掌拍開泥封,把一甕酒全部倒在了身上,伸手在油燈上一過,頓時整個人都開始燃燒起來。老魯大叫一聲:“秀才,看我的!”腳尖一點,人就如同一只燃燒的火鳥一般撲向黑影。片刻功夫,所有的黑影都被擊殺或者燒死,而老魯也沉入了水底。趙三水急忙沉入水底找尋老魯,卻看見老魯左右兩肩加上頭頂,各有一盞藍色命魂燈亮起,笑著對秀才說:“你來替你,你可以托生去了。”一瞬間,秀才頭頂的命魂燈熾盛,變作了金色,整個人開始慢慢漂浮起來。趙三水想說話,但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老魯平靜地對趙三水說:“下一世,再來找我喝酒,記得一定要用北屋墻根泥涂過酒碗,否則鬼會舉不起來。”


后記:


《水生》這個故事直接來自三拓旗劇團的同名小劇場話劇。這出劇比我的文章要精彩百倍以上。今年12月的時候,他們會分別在上海浦東蘭馨和北京人藝上演話劇《水生》,和文章不同的是,舞臺上的這個故事全程沒有一句臺詞,全靠肢體語言表達。


題圖攝影:Nathan Wirth


槽邊往事和菜頭 出品

【微信號】Bitsea

請你相信我:

我所說的每一句話,

都是錯的

                    禪定時刻

攝影:Suman Thoker

2015-08-23 08:4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