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詩經典·雨中的馬  陳東東
詩經典·雨中的馬 陳東東
楚塵文化     阅读简体中文版


雨中的馬


黑暗里順手拿起一件樂器。黑暗里穩坐

馬的聲音自盡頭而來

雨中的馬。


這樂器陳舊,點點閃亮

像馬鼻子上的紅色雀斑,閃亮

像樹的盡頭

木芙蓉初放,驚起了幾只灰知更雀


雨中的馬也注定要奔出我的記憶

像樂器在手

像木芙蓉開放在溫馨的夜晚

走廊盡頭

我穩坐有如雨下了一天

我穩坐有如花開了一夜

雨中的馬。雨中的馬也注定要奔出我的記憶

我拿過樂器

順手奏出了想唱的歌


《雨中的馬》是什么象征?它不是象征,而是詩人對音樂藝術的獨特體驗所產生的超感性聯想。除了美之外,詩人不能再說清什么。“黑暗里順手拿一件樂器。黑暗里穩坐∕馬的聲音自盡頭而來”。音樂音響的一系列程式沖擊著詩人,它作為一種無對象的純粹的藝術形式,在詩人的內心深處幻化出了具體的形象、聲音和速度,一匹駿馬踏雨而來。雨聲是副旋,馬蹄聲是主旋。可見,這是詩人奏出一曲神秘而充滿生命力感的曲子。音樂不是生活形象而是情緒的反映,它甚至不是情感,而是不能說透的一種情緒。接下來,詩人由樂器聯想到馬,描繪很纖細,“這樂器陳舊,點點閃亮∕像鼻子生的紅色雀斑,閃亮”。這就是從聽覺聯想轉為視、觸覺聯想。這是詩人將自己對樂曲的感受原生地傳遞、外化出來。使我們仿佛感到了那聲音、速度、力度以及旋律的急驟奔突。下面的樹的盡頭木芙蓉初放,幾只灰色的知更鳥飛起的意象,仍然是詩人審美經驗的積淀輩這樂曲激活,它們以具象的形式出現了,樂曲結束了,雨中的馬奔出了詩人的記憶,木芙蓉開放的溫馨夜晚也消失了,詩人生命的音響卻沒有中斷。這馬、這芙蓉都深深地活動在他的聯覺里,使他“穩坐有如雨下了一天∕穩坐有如花開了一夜”。我們知道,優秀音樂的物質媒介是人生命的音響,它是一種獨特的體驗對象,具有不可描述性和不可解析的。詩人尊重了音樂的特性,他只寫了自己對音樂的感覺過程,以及這種感覺在他心理上引起的一系列聯想,這就超出了樂曲本身的時間性、運動性,而成為定型的詩的時間和運動了。英國音樂美學家柯克說:“當一位作曲家用意義不明確的語言表現下意識中的情感,……他確認無論他說的是什么,只有在音樂上具有敏感的人才能感受到。并且,用這種未經明確鑒定的、未經明確解釋的和詳細說明的語言,他能傾吐出在他心靈深處所感受到的一切,而仍然保持‘緘默’(即模糊不清)。”(《音樂語言》)這些話對我們欣賞《雨中的馬》是頗有啟發的。(by 陳超)


2015-08-23 08:4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