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門莎的娼妓  伍迪·艾倫
門莎的娼妓 伍迪·艾倫
楚塵文化     阅读简体中文版


“門莎”(Mensa)是由兩位英國律師于1946年成立的一個國際協會,加入者須為在智商測驗中取得高分之人,會員每月定期聚會。所以這篇的題目其實也可以譯為“高智商妓女”。


作為一個私家偵探,有一點就是你必須學會相信自己的直覺。也就是這個原因,當一個身子哆里哆嗦、名叫沃德·巴布考克的胖子走進我的辦公室,并把他的名片放到桌上時,我是應該信任從脊骨傳來的那股寒意的。


“凱澤?”他問道,“凱澤·盧波韋茨?”


“我的執照上是這么寫的。”我爽快地承認了。


“你一定得幫我,有人敲詐我。求你了!”


他的身子顫抖得就像是一個倫巴樂隊的主唱歌手。我把一個玻璃杯在桌面上推了過去,另外還有一瓶黑麥威士忌。我總把這瓶酒放在順手的地方,倒不是為了醫用目的。“你還是放松一下吧,從頭到尾給我說說。”


“你……你不會告訴我老婆?”


“跟我說實話吧,沃德,可我不能承諾什么。”


他想倒一杯酒,但是瓶碰杯子的咔嗒聲從街上就能聽到,而且大部分都淌進了他的鞋子里面。


“我是個干活人,”他說,“做機械維修工作,制作并修理逗樂蜂鳴器。你知道——那種有趣的小玩意兒,跟別人握手時能嚇他們一跳的?”


“怎么樣?”


“很多像你們這種經理、主管的喜歡這種玩意兒,特別在華爾街那邊上班的。”


“別扯遠了。”


“我經常出差,你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孤獨。噢,不是你想的那樣。明白嗎,凱澤?從根本上說,我是個知識分子。沒錯,一個男人


想找多少妓女就能找到,可是真正有頭腦的女人——短時間內不是很容易就能找到這種的。”


“接著說。”


“唉,我聽說有這么一個年輕女孩,十八歲,亞薩女子學院的學生。花上一點錢,她就會來跟你討論任何話題——普魯斯特、葉芝、人類學等等。交流思想。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不是很明白。”


“我是說,我老婆很好,別誤解我的意思。可是她不會跟我討論龐德,或是愛略特,我跟她結婚時不知道這個。你明白吧,我需要一個在精神上有激勵性的女人,凱澤。我也愿意掏錢,但我不想復雜化——我想進行一次迅速的智力體驗,然后想讓那個女孩離開。老天,凱澤,我可是個婚姻幸福的有婦之夫。”


“有多久了?”


“半年。每當我有那種渴望時,就打電話給弗洛西,她是媽咪,有一個比較文學碩士學位。她會派一個知識分子過來,明白嗎?”


這么說他就是那種男人了,他們的弱點是聰明女人。我為這個可憐的蠢貨感到難過。我想,他那種身份的人里面肯定有很多窩囊廢,他們如饑似渴地想跟異性來點兒智力上的交流,而且是不惜出大錢。


“現在她威脅要告訴我老婆。”他說。


“誰威脅?”


“弗洛西。她們在汽車旅館的房間里安了竊聽器,用磁帶錄了我討論《荒原》和《激進意志的風格》,唉,某些問題還討論得很深入。他們要我出一萬塊錢,否則就要告訴卡拉。凱澤,你一定得幫幫我!要是卡拉知道她不能在那方面滿足我,會活不下去的。”


老套的應召女郎敲詐案。我聽到過傳聞,說是警察總局里的幾個伙計在辦一個案子,牽涉到一群受過教育的女人,但是目前為止,他們查不下去了。


“給我拔通弗洛西的電話。”


“什么?”


“我接你的案子,沃德,但是一天收費五十元,花銷另計。你會不得不修理很多逗樂蜂鳴器。”


“不會花上一萬塊的,這點兒我能肯定。”他咧嘴笑了一下說,然后拿起電話撥了個電碼,我從他手里接過電話并擠了一下眼睛。我開始喜歡上他了。


幾秒鐘后,一個柔和的聲音接聽了電話,我告訴她我想怎么樣。“我知道你可以幫我安排,好好地聊上一個鐘頭。”我說。


“沒問題,親愛的,你想聊什么?”


“我想討論梅爾維爾。”


“《大白鯨》還是短一點的長篇?”


“有什么不一樣?”


“無非是價錢。聊象征主義要另加錢。”


“得出多少?”


“五十,聊《大白鯨》可能得一百塊。你想進行比較性討論,把梅爾維爾和霍桑進行比較嗎?一百塊可以搞定。”


“還可以。”我告訴她,并說了一個廣場酒店的房間號碼。


“你想要個金發女郎,還是個淺黑色皮膚的?”


“給我個驚喜吧。”我說完就掛了電話。


我刮了刮臉,灌下了一些黑咖啡,同時還查閱了《權威大學梗概》叢書。幾乎一個小時還沒過去,我就聽到門上響起了一聲敲門聲。我打開門,站在那里的是一個紅頭發年輕女孩,身子裝在寬松的長褲里,就好像大兩鏟香草味冰淇淋。


“嗨,我是雪莉。”


她們可真的會讓你想入非非啊:長長的直發,真皮包,銀耳環,沒有化妝。


“你就那身打扮,沒被攔住可真讓我吃驚。”我說,“一般說來,門衛能看出進來的是不是個知識分子。”


“給他五塊錢就堵住他的嘴了唄。”


“可以開始嗎?”我說著把她往沙發上讓。


她點著一根香煙之后就直奔主題。“我認為我們可以這樣開始,把《比利·巴德》看做是梅爾維爾對上帝施于人類之所作所為進行辯護,你同意嗎?


“有意思,不過,不是在彌爾頓那種意義上。”我在虛張聲勢,想看她是否贊成。


“對,《失樂園》缺少那種悲觀主義的基礎。”她贊成。


“對,對。天哪,你說得對。”我咕噥道。


“我認為梅爾維爾在一種雖然質樸、但是復雜的意義上重申了純真的可貴——你同意嗎?”


我讓她繼續往下說。她幾乎還不到十九歲,但是對那種偽知識分子的套路玩得精熟。她滔滔不絕地發表著她的看法,但全是機械性的。每當我提出自己的見解時,她總會裝扮著回應:“哦,對,凱澤。對,寶貝,深刻。對于基督教的柏拉圖式理解——我怎么以前沒看出來?”


我們聊了大約半個鐘頭后,她說她得走了。她站起身,我給了她一張一百塊的鈔票。


“謝謝,親愛的。”


“我還準備花不少錢呢。”


“你想說什么?”


我撩起了她的好奇心,她又坐了下來。


“假如說我想——辦個派對呢?”


“像哪一種?”


“假如我想讓兩個女孩給我解釋一下諾姆·喬姆斯基呢?”


“哦,哇。”


“要是你根本不想的話……”


“你得跟弗洛西說,”她說,“會花你不少錢的。”


該收套了。我亮出了我的私家偵探徽章,告訴她要抓她。


“什么?!”


“我是個偵探,親愛的,為了錢討論梅爾維爾可是犯法的,你會進監獄的。”


“你這個混蛋!”


“最好全招了,寶貝。除非你想去阿爾弗雷德·卡津的辦公室那里說說你的事兒,我想他不會聽得很開心的。”


她哭了起來。“別告發我,凱澤。”她說,“我需要錢完成我的碩士學業,我的助學金申請被拒絕了。兩次。噢,天哪。”


她一古腦全招了——完完整整。中央公園西側長大,進過社會主義式夏令營,上布蘭戴斯大學。她是你在埃爾金或塞利亞藝術影院那兒看到的排隊等候進場,或者在某本論及康德的書頁邊用鉛筆寫“對,非常正確”的普通少女,只不過她在生活中的某個時候選擇了錯誤的方向。


“我需要現錢。有個女友說她認識一個有婦之夫,他老婆的知識不是很淵博。他喜歡布萊克,可他老婆沒法侃。我說沒問題,出個價,我會跟他聊布萊克。我一開始緊張,裝扮的時候很多,可是他無所謂。我朋友告訴我還有其他人。哦,我以前也被抓過。我在一輛停著的汽車里讀《評論》雜志時被抓過,有次在坦吉爾伍德也被截停并搜身。我又是一個失敗過三次的人。”


“那你帶我去見弗洛西吧。”


她咬了咬嘴唇,然后說:“前面是亨特大學書店。”


“還有呢?”


“就像那些外面用理發店當幌子的賽馬投注點,你會看到的。”


我給警察總局打了個簡短的電話,然后對她說:“好吧,親愛的,我放你一馬,但是別離開本市。”


她感激地把臉向我側了過來。“我能給你搞到德懷特·麥克唐納讀書的照片。”她說。


“再說吧。”


我走進了亨特大學書店,店員走上前來,他是個目光敏銳的小伙子。


“我能幫您嗎?”他說。


“我在找《自我廣告》的一種特別版本,我知道作者曾為朋友印過一千冊燙金面的。”


“得查一下。”他說,“我們和梅勒家經常電話聯系。”


我盯了他一眼。“雪莉讓我來的。”我說。


“噢,那樣的話,去后面吧。”他說完按了一個按鈕,一面書墻打開了。我就像一頭羔羊,走進了那個讓人眼花繚亂的享樂宮,它的名字叫作弗洛西之所。


全為紅色的墻紙和維多利亞風格的裝飾定下了情調。一群臉色蒼白、精神緊張、戴著黑邊眼鏡、頭發剪得齊齊的女孩子倚靠在沙發上,在飛快地翻看企鵝版經典系列書,姿態誘人。一個金發女孩滿臉堆笑地向我擠了一下眼睛,向樓上的一個房間點點頭說:“華萊士·斯蒂文斯,是嗎?”但那不僅僅是智力體驗——他們也兜售情感體驗。我得知,花上五十塊錢,你可以進行“不深入的陳述”;花一百塊,一個女孩可以把她的巴托克唱片借給你聽,一起進餐,然后讓你看她來一次焦慮發作;花一百五,你可以跟一對孿生姐妹一起聽調頻立體聲廣播;花三百塊,你可以得到全套服務:一個淺黑色皮膚的女孩會在現代藝術博物館里裝著搭上你,讓你看她的碩士論文,讓你和她在伊琳餐館就弗洛伊德關于女人的概念尖聲爭吵,然后她會按照你選擇的方式假裝自殺——對于某些人來說,這是完美的一晚。不錯的騙局。多棒的城市啊,紐約。


“怎么樣,喜歡嗎?”我身后響起一個聲音。我轉過身,突然發現一枝零點三八口徑手槍的槍管正對著我的臉。我是個處事不驚的人,但這次心里還是猛動了一下。是弗洛西,正好。還是那個聲音,但弗洛西是個男人,一張面具遮著他的臉。


“你永遠不會相信,”他說,“可我連大學文憑都沒有,我是因為學分低被勒令退學的。”


“那就是你為什么要戴那張面具嗎?”


“我訂了一個接手《紐約書評》的復雜計劃,但它意味著我要冒充萊昂內爾·特里林。我為做手術去了墨西哥,胡埃萊斯那里有一個醫生,能給人整萊昂內爾·特里林那種容——花錢就可以。但是出了點差錯,我整容的結果看上去像是奧登,而聲音像是瑪麗·麥卡錫3。從那時起,我開始干起法律不容的工作了。”


很快,在他摳動扳擊之前,我動手了。我往前撲去,用肘猛擊他的下


巴,在他倒下時抓住了槍。他像一噸磚頭似的砸到了地上。警察出現時,他還在抽泣。


“干得不賴,凱澤。”霍姆斯警官說,“我們審完他后,聯邦調查局


想跟他談談。是件小事,牽涉到幾個賭徒和但丁的《地獄篇》的一個注釋本。把他帶走,伙計們。”


那天晚上的深夜時分,我拜訪了一個老客戶,名叫格洛麗亞。她是個金發女郎,是以優等成績畢業的,區別在于她學的專業是體育,讓我感覺不錯。


來源:上海譯文出版社·《譯文》·2002年第4期



2015-08-23 08:4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