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為什么你最近容易倒霉   鳳凰讀書
為什么你最近容易倒霉 鳳凰讀書
鳳凰讀書     阅读简体中文版



大腦應激反應:為什么你最近容易倒霉


老兵的自殺率為什么會比戰場死亡率還高?原諒的幾大誤解是出于何種原因?為何在“復仇”與“原諒”之間會發生曠日持久的爭論?為什么人在高壓環境下很難去原諒?想解答這些問題,先要從人腦在壓力狀態下的功能機制講起。


近些年來,大腦研究領域揭秘了以下問題的真相:

•當我們行動時,為什么會如此作為?

•壓力是如何影響我們,讓我們表現出失常行為的?

•我們如何應對壓力反應,對自我反應有更加適當合理的控制?


大部分人都知道,我們的大腦就像是一臺信息處理系統——頭腦中的這臺計算機,操控著我們的思想和身體功能。而如果我們只停留在這一理解層次,遠不足以解釋如何去原諒那些噩夢般的行為。事實上,大部分公眾目前對大腦的了解,都阻礙著“原諒”的進程。


可以說,大腦應激反應對人類的影響,遠遠超出我們的想象。當對我們壓力和應激反應有了深入的了解后,就會對那些過去無法接受的行為反應(包括我們自己),有更深的洞察力。這種理解和同情并不是為了證明什么是非,但它確實會幫助我們驅走不安,重回大腦和內心的安寧。


當“原諒”不受到我們大腦反應系統的限制時,它本是一種人類的正常反應。換句話說,當我們遭受的壓力指數越高,我們就越不愿意去原諒——越有壓力,越不想原諒。


話說回來,原諒是我們人際關系成功的一個關鍵要素;自我原諒也是我們自我實現不可或缺的要點。當我們搞懂了自身的生存機制是如何影響我們的,再看待生命中那些負面事件時,會有一層全新的理解。


當發生了一件讓我們很惹火的事情,如果此時我們的大腦反應恰好處于壓力狀態,那么“原諒”的行為就很難發生。比如說,丟了工作,失財,被人甩了,被戴綠帽子……這些都會讓我們的大腦陷入壓力反應狀態。即使時隔多年,當我們再想起這些不堪的回憶,恨意依然如滔滔江水般洶涌澎湃。雖然我們,真的很努力過去忘記這些傷痛的回憶。


然而事實上,逃避對我們沒有好處——不安感會潛伏在我們意識層之下,負面地操控著我們的人生。那些我們沒有原諒、沒有解決的事件會讓大腦陷入長期的負面狀態,從而讓人生不斷地處于惡性循環之中——不斷丟工作、被人甩、家庭破碎……讓我們陷入絕望。但是,情況其實可以改變。原諒,就是一種非常好的解決方法。我們在接下來的篇章中會繼續談到。



大腦的戰爭:為什么總在做讓自己后悔的決定


上世紀60~70年代的大腦研究表示,人的大腦可以隔為三個運行系統。這三個大腦功能區互相聯系,共同協調,讓我們的思維、快樂感和目標完成達到最佳狀態。當人體處于安全環境時,大腦的三個功能區相互和諧,狀態最佳;而當人體陷入緊張或恐懼時,大腦就會陷入“戰爭狀態”。


我們古老的原腦(primitive brain)適應機制隨著人體的進化不斷增強,但并不會把大腦里舊的一切推倒重建。也正因如此,我們依然保有原始祖先身上關于哺乳動物、脊椎動物的本能反應。這些進化后的新大腦結構不僅幫助我們更好地生存,更重要的是建立了我們的社會功能,甚至是提升了生命中愛的層次。然而,當我們的身體受到威脅,或是精神上陷入絕望時,我們較新部分的大腦——皮質腦就會關閉。


皮質腦是人腦中最大的一部分,負責我們的語言功能、邏輯功能、分析問題的能力和處理復雜事物的能力,以及原諒的能力。當我們遭遇關乎生存的緊急情況時,大腦反應系統會關閉皮質層部分,人體會陷入戰斗、逃跑或戰栗的應激狀態,同時失去冷靜思考、解決問題、以及有條理講話的能力。


當處于壓力之下時,大腦應激反應的影響就會覆蓋理性思考,導致我們做出令自己后悔的決定或行為。在古老時期,原始人類為了生存,沒有時間去思考或說話,必須迅速做出反應(如果你撞見一頭獅子,用邏輯分析兩個小時是跑還是不跑,早就被吃了)。然而在當今的社會屬性中,曾經讓人類得以延續的應激反應,就顯得開始“幫倒忙”。


艾薩克以前是辦公室里的“及時雨”——只要有人心情不好,艾薩克就“及時雨”一樣跑到他(她)身邊送上隨和的微笑,還免費附贈“解心寬”服務。然而自從他的女兒被查出癌癥后,艾薩克整個人都變了——不僅在工作上頻出問題,而且脾氣變得點火就著,別人一丁點的小失誤,就能惹得他大吼大叫。辦公室的小伙伴們都驚呆了,直到聽說了艾薩克女兒的事情后,才明白過味兒來,于是小伙伴們圍繞在他身邊,給予他最大的關心,幫他度過生命中最難熬的幾個星期。很多年過去后,艾薩克還會為當初自己會變成那個鬼樣子而感到很尷尬,并且依然很感謝小伙伴們的幫助。


當人的機體處于緊急狀態時,會刺激交感神經系統,使身體產生緊張感,發生特定的行為反應,比如心跳加速、肌肉緊繃、管狀視力(視野變窄)等典型的即現反應(immediate reaction)。同時,當我們的情緒反應處于壓力當中時,人體會在恐懼的作用下產生立即逃跑、生氣、攻擊的沖動,或是完全陷入無能力正常思考、行動的混沌狀態。每個人承受壓力的極限值不同,一旦壓力超過了我們的耐受力,我們的交感神經系統就會處于戒備狀態,大腦的自我防御機制啟動,直到我們感到安全為止。


如果你想恢復真我,那就首先要找到安全感。只有身體重新感到安全時,應激系統才會冷靜下來。然而,這種“安全感”并不是你躲在辦公室或者家里就能得到的,交感神經系統一旦被開啟,再關閉并非輕而易舉,這也直接導致了我們當今社會吸毒、暴力等一系列問題。而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學會運用各種方法使得身體重回寧靜,恢復冷靜思考和有效行為的能力,然后才能學會原諒。



《那些傷,為什么我還放不下》/[]Jim Dincalci/廣西科學技術出版社/2014-04

2015-08-23 08:4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