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錫麟之死:加速革命與立憲賽跑

人文精神  >>>  深度觀察清末民初精神脈絡

[導讀]徐錫麟之死,加速了立憲與革命的賽跑。1906年,在四處起義的壓力下,清政府預備立憲,試圖保清又保國。但在革命派看來,清政府是假立憲真專制。只有徹底推翻清政府,才能保國。

買官為刺殺恩銘作準備

1905年,安徽省巡撫、慶親王奕劻的女婿恩銘收到了一封推薦信。信是湖南巡撫俞廉三寫來,舉薦自己的表侄,徐錫麟。俞廉三是恩銘的老上級,恩銘也一直對他執門生禮。

看過信后,恩銘便安排徐錫麟在武備學堂做“會辦”(負責人的助手)。

但他不會想到,正是這次接納,今后將會搭上自己的命。

其實,徐錫麟的官也不是白給的,也是花錢買的(納捐)。自清朝乾隆開始,納捐之風盛行,還明碼標價。

不過,買官的錢并非徐錫麟自己掏的,而買官也并不是為了做官。這錢是光復會成員、紹興富商許仲卿捐贈的。他一共捐了5萬元,用于徐錫麟、陶成章等4名光復會成員買官。買官入清廷,是為了“藉權傾虜廷”。

兩年后(1907年初),徐錫麟升職了。恩銘給了他安徽巡警學堂會辦(相當于警察總局副局長)兼巡警學校監督(相當于警察學校校長)的職位。

這次的升職,離刺殺恩銘的計劃又近了一步。

雖然恩銘待徐錫麟不薄,但這在他看來,是“私惠”;而刺殺恩銘,則是為天下的“公憤”。因為,在這位封疆大吏的背后,是革命黨人欲推翻的清王朝。

槍殺恩銘后受挖心之刑

就在徐錫麟履新后不久,有人對恩銘說,徐錫麟可能是革命黨。但恩銘并未過多在意。他認為,這個年輕人大概只是敢于言論罷了。

出于警惕,他后來還是試探了徐錫麟:“有人說你是革命黨。”

徐錫麟則不屑地回道:“大人明鑒。”這副懶于申辯的樣子,徹底卸掉了恩銘的戒心。

沒過多久,革命黨人的活動走漏了風聲。恩銘拿到了一份名單。但他卻信任地將它交給了警察局副局長徐錫麟,讓他查辦。這份名單上,就有徐錫麟自己的名字。

徐錫麟看了名單后,沉思片刻,決定“盡早發難,單獨行動,少牽涉人”。

警官學堂畢業典禮這天(當年7月6日),就成了恩銘喪命之日。

畢業典禮當日,在畢業班學生行禮之時,徐錫麟搶上一步,單腿下跪,雙手舉上學生名冊:“報告大帥,今日有革命黨人起事!”

暗號剛落,子彈飛向恩銘,他身中7槍后斃命。

徐錫麟被捕后,按舊歷“張汶祥殺兩江總督”案處置,受挖心之刑。

加速立憲與革命賽跑

徐錫麟之死,加速了立憲與革命的賽跑。

1906年,在四處起義的壓力下,清政府頒布了預備立憲詔書,隨后又成立了預備立憲公會,試圖保清又保國。這讓不少支持君主立憲制的人看到了希望,立憲派勢頭上漲。

但在革命派看來,清政府是假立憲真專制。只有徹底推翻清政府,才能保國。而預備立憲的頒布,勢必會影響革命的進程。

因此,他們加緊了活動。徐錫麟的刺殺,就是在這個背景下發生的。

其實,對于到底是否立憲、如何立憲,清政府一直都在猶豫。詔書中,也回避了政治制度這一問題。畢竟,參照日本,立憲限制了皇權,而這是清政府不愿看到的。

就在猶豫之時,徐錫麟投出了炸彈,引發了“地震”。

于是,在1908年8月,清政府頒布了《欽定憲法大綱》。其中提出9年預備立憲期限。也就是說,在1917年正式頒布憲法,并進行第一次國會選舉。

顯而易見,這還不是一拉即倒的大廈。

根本的原因,還是清政府不愿真正改變體制,最終一次次地錯掉了機會。1908年也很特殊,慈禧、光緒先后離世,朝中好幾個開明大臣也去世了。一時間,各種利益矛盾突顯,攝政王載灃無力調和。本就不堅定的立憲,更受影響。

1911年,辛亥革命最終還是爆發了,清朝終究還是終結了。

 


今日早報 2011-11-28 20:10:57

[新一篇] 【辛亥逸事】之為秋瑾報仇

[舊一篇] 宋教仁是一個孤獨的民主先驅者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