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啊,最討厭火影了!” 葡萄語錄

時代作品  >>>  民初精神傳統文化歷史遊戲

言論,是業界生態最原生的反映。游戲葡萄將于每周六推出“葡萄語錄”,蠡測業內百態,臧否各色人物,將游戲界有觸感、接地氣的一面反饋給諸位讀者。


1、“我們將采取一切必要的手段包括法律手段,來保護我們的知識產權不受侵犯。”


2014年11月6日,上海市一中院就暴雪和網易訴上海游易網絡一案作出判決,認定《臥龍傳說》抄襲了《爐石傳說》。


新聞界有一句老話:“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才是新聞”。但在山寨橫行的今天,游戲廠商以法律手段維權反而成了罕見的事。


其實,國內的山寨游戲豈止成千上萬,那為何罕見有人出來維權呢?


說到底,還是維權的成本太高的緣故。從行業生態來看,換皮游戲的生命周期不過短短數月,而民事訴訟的普通程序就要半年。中小CP根本沒有精力應付這樣漫長的法律訴訟。大廠們即便勝訴,侵權方的游戲也早已走過它的生命周期,而更多的侵權者卻早已在身后排起了長長的隊伍。


當維權變得可有可無時,換皮山寨也就冠冕堂皇了。以往談起山寨,有人會急赤白臉地說:“怎能憑空污人清白?”現在說起山寨,這些人則會這樣告訴你:“游戲人的事,能叫抄嗎?”


2、“你不懂我,同樣你也不懂它,眼見不一定為實。”


本周,有媒體報道稱,范冰冰將進軍IT領域,投身做智能手機,手機名為FunPhone。隨后范冰冰工作室發聲明辟謠稱,該消息為不實消息。



無論消息真假,明星進軍互聯網都不會令人意外。近年來,明星做互聯網投資已不鮮見。從姚明投資巨鯨音樂,胡海泉投資智能硬件,到李冰冰、黃曉明、任泉成立Star VC,明星們越來越不滿足于做封面女郎、代言男神,而是致力于實現粉絲變現。


事實上,明星與互聯網本身就有一定的同質性。誠如羅振宇所言,互聯網時代,人人都是自媒體。相較于普通人,明星就是羅振宇夢寐以求的“魅力人格體”,既做品宣,也能導量。明星與粉絲之間,早已建立起一種類似于宗教信仰的用戶黏性,為其產品提供更多“愛的供養”。而在投資項目上,相較于復雜難懂的技術產品,游戲或許更能吸引他們的眼球。


3、“我喜歡打一款暴雪公司出品的游戲《爐石傳說》”


這句話來自于本周爆紅的清華學霸韓衍雋同學。韓同學拿到了清華特等獎學金15000元,基礎學科成績分別為15門滿分100分,4門99分,1門98分。韓同學的母親表示,她的兒子“很愛玩游戲”。


新聞出來后,網上常見有如下幾種評論:


1、我老家的誰誰誰,輟學當了大老板,一年好幾百萬!

2、高分低能!

3、又一個畢業出國不回來的!


這讓葡萄君想起了上周文章《一年前的王信文談<刀塔傳奇>》下的評論:


1、給這種垃圾游戲打廣告,煩不煩?

2、沒玩過,光是名字就侮辱到我的手機內存了!

3、現在才說,是不是馬后炮?


每次看到這樣的評論,葡萄君都感到非常困惑:為什么成功者總會引發一部分人的仇恨?直到讀到王小波的一句話,葡萄君才找到了這個問題的答案:“人生惟一的不幸就是自己的無能。人的一切痛苦,本質上都是對自己的無能的憤怒。”


4、“我啊,最討厭火影了!”



大凡優秀的作品,完結時總會讓讀者有意猶未竟之感,如《龍珠》、如《EVA》,如《幽游白書》、如《灌籃高手》。這種意猶未竟的感受,正是游戲業者的機遇。粉絲們可借助同題材的游戲,來延續動漫的生命,并從中獲得更多的快樂。


但在葡萄君的心中,《火影忍者》卻像革命劇中久不咽氣的英雄人物,這次的完結,讓追了這部漫畫15年的葡萄君得以一吐心中積郁。一部爛尾的漫畫,不會再讓人想看第二遍。至于改編自《火影》游戲……呵呵,那是什么東西?



游戲葡萄 2015-08-23 08:41:52

[新一篇] 獨立之光(6)獨立游戲的賣場(手機篇)

[舊一篇] 專訪《80天》作者Inkle工作室:選擇做文字冒險游戲是我的錯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