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石小街 費振鐘

人文精神  >>>  名家地理—探索傳統中國韻味



在江南,在每一座小城小鎮。要是你不走走這樣的小街,那就不能說你的腳在江南走過。


這樣的小街,多數由青石鋪成。青石鋪成的小街。有多長?有多寬?這些你都不必計算,你要看的是青石小街上,那一塊塊布滿斷紋磨圓了邊角的石頭。你可以想一想。算一算它經歷的時間,然后再加上你自己剛剛走過的腳步。這樣你就將青石小街記在心里了。


你要留心小街兩邊高高的膏灰磚墻,留心青灰磚墻上那些被雨水浸濕了的墻縫,以及墻縫里的一抹苔蘚和幾株暗綠小草,小街的深邃不是由它的長度決定的,而是由這些由歲月長出來的斑斕痕跡決定的。走過小街時,你的手一旦伸過去撫摸這里的磚墻,你就會生出一種因為滄桑變化而生長出來的幽長浩渺的悵惘和感慨。于是,小街總是勾連住你的腳步,讓你緩緩而行,在緩緩而行間,你便與小街結下了一點點緣分。


你還要留心面朝小街的那座老門樓。老門樓也許有一兩座石獅也許沒有,但它上面必定有幾塊用青磚雕刻成的圖畫,它們被稱為磚雕,它們不單單是為著裝飾,它們常常成為小街的向導,讓從這兒走過的人,保留一種刻意的驚奇和猜想。這樣的門樓,黑色的木門是一直緊緊關著的,你問不到,這座門樓是誰家的門樓,誰家的門樓可以這樣長時間展示那舊時的生活和風格,誰家的門樓似乎想敞開卻欲言又止如此守住它的沉默與秘密。但只要你詢問,你就會加深對小街的感受。


也許,你還要留心小街中間的那口青石井欄,那口井欄下面,井水是枯竭了,還是仍然一泓如碧,這都不要緊,你要做的是反復察看井欄上每一道繩痕,它們總是按照一個固定角度深入青石當中。你能知道這些繩痕經年累月天長地久,你卻不知道究竟其中哪一道痕跡出自于少女的一雙纖纖素手,哪一道痕跡出自老婦蒼老的十指。小街上百年來的日常生活細節,有一部分鐫刻在井欄的青石上。它的深刺之處,正是它的模糊不清。因為所有的日子都被一根牽扯著吊桶的麻繩無頭無緒地消磨殆盡,你怎么知道什么時候.哪桶水用來煮茶釀酒,哪桶水用來洗菜做飯。哪桶水用來灑掃。哪桶水用來清洗?你不知道并非你的淺薄,是你的眼睛透不過日子的平淡和瑣碎。


現在你肯定要留心于那位坐在小街上的老阿婆了,你當然會走過去與她說話。可惜她聽不懂你的外鄉人的語言。她點了很多次頭,又搖了很多次頭,這樣你對小街上的老阿婆,終于也一無所知了。老阿婆自然梳著她從嫁到小街時就梳著的發髻,老阿婆自然穿著她成為小街的媳婦時就穿著的藍布衣衫,老阿婆手腕上自然還戴著那副綠玉鐲,這也許是她對家族和親人最重要的紀念,老阿婆老了,她可以安閑地坐到小街上回憶故事了,她的故事漫漫無邊,她從早到晚在那兒想呀想呀,不知在哪里斷了,又不知從哪里接了過來。她的故事不是講給小街上行人聽的,她是講給小街聽的,也是講給自己聽的。你看到老阿婆身邊或許有一只繡架,她手上或許拿著一根繡針牽著一根繡線,這是她永遠也做不完的繡活兒,于是老阿婆和她的繡活兒,也便成了小街不變的故事,你從老阿婆面前走過,你甚至是可以把這個故事帶走的。


你走完小街時,小街上空的天色曉了,高高的風火墻。連同爬在上面的藤蘿,將暗影飄落在小街的青磚上。踏著小街的影子,你還想尋找什么呢?


后來,小街轉角處,一盞夜燈亮了。后來,小街在你走后,冷清入夢了。


楚塵文化 2015-08-23 08:41:53

[新一篇] 古鎮的夢 卞之琳

[舊一篇] 收獲的季節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