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者該如何與復制游戲相抗爭

人文精神  >>>  創業先鋒 眾人拾柴火焰高

  《Swing Copters》,《Swinging Copters》,《Swing Bird》,《Swingy Copter》,《Pro. Swing Chopper》,《Copter Bird Swinging》。

  最近隨著越來越多游戲開始復制《Flappy Bird》的創造者Dong Nguyen的新游戲,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復制品所帶來的威脅。

  今年年初他的獨立熱門游戲《Flappy Bird》撤離了手機市場,但是在那之后仍出現了許多復制品。

  幾周前,Nguyen的全新游戲《Swing Copters》也遭遇了同樣的情況。在這款游戲的官方發行日前夕,Google Play上便出現了超過30款的復制品,并且有些游戲也將出現在蘋果的App Store和Windows Phone Store中。

Swing Copters(from softpedia)


  Nguyen并不是遭遇其它工作室復制了自己的作品的第一個開發者,并且我們也不相信他會是最后一個犧牲者。所以開發者到底該如何保護自己的創作呢?

版權問題

  在法務公司Harbottle & Lewis負責互動娛樂和體育事務的Nicolas Murfett表示,版權可能并不會像開發者們所期待的那樣給予他們保護。

  他說道:“版權并不能保護理念—-它只能保護這些理念的表達方式。這看似能夠提供給工作室一把鋒利的劍去攻擊復制游戲。然而,存在一個重要的判例法認為這把劍其實只是孩子的玩具罷了。”

  “如果找不到任何對于現有游戲的源代碼或游戲中其它帶有版權的內容(如美術或音樂)的直接復制,那么一款看起來或感覺非常相似的游戲便不算侵犯現有游戲的版權。”

  “在英國,一款游戲的‘外觀和感覺’及其機制都是不受保護的。”

  紐卡斯爾大學法律專業的學生Daithi Mac Sithigh補充道:“英國法院拒絕了一個關于街機游戲的版權侵權案件,因為不存在任何關于代碼的復制,并且兩款游戲的相似處是在于游戲玩法和機制,這是不屬于版權的保護范圍。歐洲法庭仍然在努力抗爭著這一問題—-特別是關于界面是否是原創作品。”

  Murfett建議開發者應該尋求其他知識產權的保護。例如有些工作室便為游戲或公司名稱中的一些文字注冊了商標。

  他說道:“這種方法更加簡單,因為你無需去呈現任何被復制的內容。注冊商標將保障所有者的權利,并阻止第三方在自己的產品或服務中使用已經被注冊的商標,這同樣也能夠抵制帶有類似名字的復制游戲。”

  “然而,使用這種行動過程的工作室可能需要牢記游戲社區對于這樣的策略的看法,并需要確保法律與業務的有效平衡。”

平臺的職責

  隨著《Swing Copters》的復制品的出現,人們的焦點不可避免地轉向了平臺所有者。谷歌快速清理了其市場上一些厚顏無恥的復制內容,盡管有時候仍會有些殘留存在。Windows Phone Store也是如此,雖然蘋果的App Store容忍復制品的存在。

  蘋果和谷歌都拒絕作出評論,但是微軟的發言人卻向我們的讀者保證:“微軟非常重視我們的應用合作者的知識產權,我們會使用多個層面的方法努力去保護他們。”

  “首先,所有的應用都需要加密以阻止盜版行為,我們會鼓勵開發者利用模糊工具以加深對于自身作品的保護。因為Windows Phone Store是應用和游戲的唯一授權來源,所以開發者可以通過監視商店并在被侵權時告知微軟以抵制侵權行為。”

  “最后,我們會在應用提交前便教育每一位開發者—-在我們的開發者協議和政策中提醒他們,微軟不會允許任何對于知識版權的侵權行為。”

  Murfett強調關于平臺所有者對于這種復制行為的抵抗存在一些限制。他說道:“盡管蘋果和谷歌并沒有法律義務在他們的平臺上監督這樣的復制行為,但是他們卻有興趣去幫助工作室抵制它,如此過多的復制游戲將很難出現在用戶面前。”

  “但是平臺所有者卻不可能同意將檢測復制游戲作為其認證過程的一部分,因為這么做將延長認證時間,并會導致額外的管理壓力。”

  “但這并不是說平臺所有者什么都不愿做。這三家巨頭都愿意去探究開發者的抱怨,甚至也有些平臺所有者已經采取措施去簡化這一過程了。”

預防措施

  我們都清楚復制游戲是很難減少的(這將會帶給開發者更多煩惱)。Sithigh及其同事Tom Phillips(注:東英吉利亞大學的高級研究助理)認為抵制復制游戲的最佳方法便是對侵權開發者保持更高的警惕性。

  Phillips說道:“我們很難說開發者本身應該采取怎樣的預防措施—-如果你的游戲出現了一款復制游戲,那么最有效的行動便是對此作出反應。開發者可以采取的最佳行動便是確保他們自己游戲的價值能夠得到最大的增長。”

  Sithigh補充道:“存在這樣的法律論據,即過度保護可能會帶給社區長遠的消極影響,因為這會培養一種風險規避開發文化。市場將會隨著時間的發展而變得更加穩定”

  Harbottle & Lewis的Murfett補充道,在今后幾年里,復制行為是不可能輕易被根除的。實際上,現在的新游戲越難在應用商店里被發現,那些致力于“快速賺錢”的開發者將會把復制游戲作為更快獲得吸引力的選擇。
然而,如果平臺,工作室和用戶采取積極行動去復制復制游戲,那么這個產業便更有可能遏制這種行為。

  他說道:“在產業,法庭或新法律能夠適當處理游戲復制問題前,它將仍然作為一個難以解決的問題而存在著。”

  “對于工作室來說,抗爭復制游戲的最佳方法可能是著眼于更加實際的措施,如努力宣傳自己的游戲,從而讓它們能夠獲得更廣泛的認知度,如此用戶便會知道是哪家工作室創造了自己喜歡的游戲。同樣地,用戶也應該記得給自己喜歡的游戲評級并進行評價—-從而突顯這些游戲的搜索結果,并向相關平臺所有者報道自己所懷疑的復制游戲。”



GameRes游資網 2015-08-23 08:41:57

[新一篇] 馬云演講:做生意就是靠眼光!否則你沒機會(句句干貨)

[舊一篇] 《南方公園》告訴你免費手游是如何盈利的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