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美國精神自由思想—精彩影視選
字體    

諾蘭訪談:愛是宇宙終極答案電影無膠片是恥辱
諾蘭訪談:愛是宇宙終極答案電影無膠片是恥辱
桃桃淘電影     阅读简体中文版

本文轉自新浪娛樂,也許會對你們了解這部影片有些幫助,另外,他也對膠片、3D等熱門話題,談了些自己的想法。


新浪娛樂訊 見到克里斯托弗-諾蘭的前一天,華納的工作人員悄悄建議我:“明天著裝最好簡單一點,不要穿花哨的衣服。”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這樣的對談要求。不僅如此,對方還囑咐道,諾蘭不喜歡被打擾,所以采訪時不要有打字記錄等動作,不要進行攝影攝像,不要掏出手機,訪完也不要提出握手、擁抱、合影等要求。“還有,最好讓諾蘭感覺到,中國記者很專業。”

  

第二天到了現場,諾蘭已經坐在桌旁,艾瑪-托馬斯也坐在他的右手邊。艾瑪是諾蘭的妻子和多部影片的制片人,兩人出席同一場合時,總是那樣相敬如賓。譬如艾瑪很少湊到丈夫的身旁,只是站在遠處眼含笑意地望著他,像個不爭風頭的合伙人。甚至,艾瑪連姓氏都沒有改叫諾蘭。

  

而克里斯托弗-諾蘭,這個被無數影迷奉為當今最具才華的導演的英國人,外表平平凡凡,甚至有著與名氣極不相稱的質樸:一身并不筆挺的黑色舊西裝,襯衫領子無力地塌進外套里,一雙紅襪子不合時宜地從沾滿泥土的鞋子里露出來,胸前別著一枚紀念英國一戰陣亡將士、閃閃發亮的紅色徽章。他頭發凌亂,臉上略帶倦容,但有著謙和的微笑,淡藍色的瞳孔清澈得讓人不敢凝視。我也因此領悟,面對這樣一位導演,的確不該穿得花枝招展;而在他本人有著很強親和度的情況下,那一連串壓力山大的要求其實是一種敬畏的自發約束。

  

《星際穿越》是諾蘭獻給四個子女的一份深情禮物。作為諾蘭首次中國行唯一深度專訪的媒體,我也有幸當面聆聽他講述了幕后故事與創作心經。這個44歲男人以視覺影像傳達了當今最前沿的科學理論,讓千萬普通人第一次看到了黑洞的樣子,然而他使用的技術手段卻和他本人一樣返璞歸真:要拍宇宙飛船和機器人,就真的造出一架可以飛起來的宇宙飛船和一個會走路的機器人;要拍玉米地、沙暴和冰山,就真的跑遍全球找到實景;要拍蟲洞和黑洞,就用計算機按照科學理論模擬出畫面,然后真的呈現到演員們的舷窗外。不僅如此,他還繼續担任著膠片電影的堅定擁護者,以及3D電影、數字電影的激烈抵制者角色。他說,“如果未來連選擇都沒有的話,那將是一種恥辱。”他還鼓勵編劇新人,“只要人類繼續生存,就要相信會有源源不斷的好故事產生。”

  

關于《星際穿越》:

  

與《蝙蝠俠》是兩種不同挑戰 即便是宇宙問題最終也歸結為愛


  新浪娛樂:《蝙蝠俠》系列是建立在已有作品基礎之上的,而《星際穿越》是你重新回歸原創劇本,哪個創作時更得心應手一些?


  克里斯托弗-諾蘭:《蝙蝠俠》系列的好處在于,它已經有了完整的架構,所以觀眾對背景都很了解,但確實我不得不尊重原有的角色設定。《星際穿越》是另一種挑戰,我們限定自己,想讓影片在科學上具有可行性。因此我邀請科學家基普-索恩担任了本片的顧問,我們一直在一起討論各種科學細節。每部電影都有受限的地方,就看創作者自己想達到什么程度了。


  新浪娛樂:你作品中的主人公往往都是沒有完整家庭的,《星際穿越》里的男主角更是承担著從“家的缺失”到“家園的失去”的重負。為什么要作出這樣的設定?你是一個悲觀主義者嗎?


  克里斯托弗-諾蘭:家對每個人來說都是最重要的,通常做什么事情都會與家產生關聯。我不知道總體而言我算不算是一個悲觀主義者,但《星際穿越》還是對全人類的未來有樂觀態度的,主角們也都很樂觀。


  新浪娛樂:您的太太此次担任了影片的監制,你們是怎樣協助對方的?包括您也多次和自己的弟弟聯合編劇,與家人一起工作會讓你感覺更舒心嗎?


  克里斯托弗-諾蘭:我很喜歡與熟悉的人一起工作,無論是家人還是長年合作伙伴,因為對彼此很熟悉,容易溝通和理解。也因為這個原因這次我還是選擇跟華納合作。我不必担心其他的一些問題,大家的勁兒都往一處使,都是為了講出一個好故事。


  新浪娛樂:我認為《星際穿越》和你以往很多電影不一樣的地方在于,它花了很大篇幅去描繪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尤其是父親和女兒之間的。這與你自己當父親了有關嗎?


  克里斯托弗-諾蘭:我覺得會有關系吧,我有四個孩子,庫珀式的父愛中有我私人的一面,也是我拍攝這部電影的出發點。這是一場飽含情感的漫長旅途。


  新浪娛樂:你真的相信愛是一切的終極答案嗎,即便是諸如宇宙終極這樣的宏大問題?


  克里斯托弗-諾蘭:毋庸置疑的是,愛是一切人類問題的終極解決途徑。我覺得這部電影探討的一個有趣問題是,科學至今還沒有解析和量化人類情感的途徑。我始終覺得宏大和微小是可以結合起來的,因為再大的問題最后也會回歸到我們是誰、我們之間靠什么維系等簡單問題上。


  關于技術堅持:


  很多電影用3D拍都是浪費 只有數字沒有膠片將是一種恥辱


  新浪娛樂:《穿越星際》涉及最前沿的科學技術,你卻用比較傳統的技術手段去呈現它。為什么依然排斥CG?


  克里斯托弗-諾蘭:我認為無論特效再怎樣復雜,也無法復制出真實的感覺。從成本上講,CG其實更貴。拍攝時實景是很有幫助的,演員能夠真實地感受到當時的情境。


  新浪娛樂:地球上的外景可以找,那外太空的呢?畢竟有些景象是目前還無法真實尋找和觀察到的。


  克里斯托弗-諾蘭:我們的確需要把復雜的宇宙理論轉化為觀眾可以看懂的可視化圖像,因此在科學家的幫助下,我們用電腦模擬出它們應有的樣貌,然后渲染出來,就跟真實發生的一樣。比方說黑洞,我們就寫了厚厚一沓紙的研究,因為以前從來沒有人如此精確地呈現過它。


  新浪娛樂:怎樣平衡科學嚴謹性,和對于觀眾而言的可看性?


  克里斯托弗-諾蘭:普通觀眾第一次看是不可能深入理解這些理論的,我們只能希望觀眾感受到效果。舉個例子,當你看007的爆炸場面時,你不必明白爆炸的原理是什么,你只需知道爆炸的威力。我相信觀眾可以感受到我們建立的世界,而不必知曉其中的運行原理。


  新浪娛樂:拍《盜夢空間》時您拒絕了片方發行3D版本的建議,這回呢?為什么表現宇宙空間最好的形式是IMAX而不是3D?現在3D電影在中國特別盛行。


  克里斯托弗-諾蘭:3D更多是把空間縮小,讓觀眾感覺就是在一個很小的電影院里,東西都撲到眼前來。但對于非常宏大的宇宙來說,3D并不是一個好的選擇,反而是2D能夠讓你感受到更大的尺寸。我認為IMAX是能呈現出最多畫面內容的。拍不拍3D還是要取決于電影吧,就現在來說,很多電影用3D拍都是浪費。


  新浪娛樂:聽說你還親自去各個電影院檢測IMAX效果好不好?


  克里斯托弗-諾蘭:我覺得作為導演,必須清楚電影最終呈現在觀眾眼里到底是什么樣。你不能只在你的小工作室里看完就完事了,必須親自到電影院里,和普通觀眾坐在一起,看看效果究竟怎么樣。


  新浪娛樂:你認為膠片會退出歷史舞臺嗎?


  克里斯托弗-諾蘭:我認為膠片不應消失于歷史,因為它已經是一個成熟的技術,并且跟現在的數字影像是完全不同的東西,至少兩者應該同時存在。我覺得未來如果連選擇都沒有的話,那將是一種恥辱。


  新浪娛樂:現在世界上還有一些導演是堅持拍膠片的,比如您和昆汀-塔倫蒂諾。跟昆汀交流過膠片問題嗎?


  克里斯托弗-諾蘭:交流過,就在幾個月前我們還在討論這件事情,因為我們希望能夠阻止生產膠片的柯達公司倒閉。轉向數字是完全錯誤的,但可惜近些年絕大部分人都在這么做。我們希望能夠延續膠片技術,讓喜愛膠片的人繼續創作下去。


  關于故事創作:


  不要把結構和故事分離開來 電影成功使我一直保持創作自由


  新浪娛樂:你對物理學感興趣嗎?平時會主動研究黑洞之類的嗎?


  克里斯托弗-諾蘭:其實我對物理并沒有興趣,有科學家來幫助我呈現細節。我小時候對太陽系怎么運轉有興趣,但也沒有去進一步深究。我覺得對其他專業領域保持一段距離對導演來說反而比較好。


  新浪娛樂:你的所有作品都很難以某一類型來定義,對拍攝類型片就絲毫沒有興趣?


  克里斯托弗-諾蘭:類型片是一個很方便將觀眾帶入劇情的方式,能讓觀眾有明確的觀影期待,但我的確喜歡把不同類型片的元素混合起來,希望能給大家不同的體驗。


  新浪娛樂:美國主流觀眾對新類型影片的接受程度怎樣?即便是奧斯卡的評選,也經常是偏向平庸和保守的。


  克里斯托弗-諾蘭:我不知道,人們經常談論學院的口味什么的,但我也不知道學院有什么口味,因為我自己也是會員之一。我只知道自己的喜好,不知道其他6000名會員的喜好。奧斯卡每年都不一樣,結果不能代表所有會員的選擇。


  新浪娛樂:為何你一直都很重視敘事結構的創新?現在電影技術越來越發達,好的故事卻貌似越來越少。如果請你為一名編劇新人提供一些建議,你會告訴他什么?


  克里斯托弗-諾蘭:如果讓我提建議,我會說不要把結構和故事本身分離開來,它們應該是融為一體的。我看過許多結構很花哨,故事卻一團糟的電影。世界上所有故事的內核可能只有幾種,但形式卻是千變萬化的。只要人類繼續生存,就要相信會有源源不斷的好故事產生。


  新浪娛樂:很多導演都說,隨著影片投資規模的加大,他們可能越來越難以隨心所欲地拍攝自己想要的電影,而是要受制于出品方約束、票房考慮等原因。你有過這樣的困惑嗎?


  克里斯托弗-諾蘭:目前還沒有,因為我的電影投資越來越大,是基于我的電影都很成功的前提下。我在創作上一直都很自由,所以當我面對可以隨便發揮的機會時,我也會很亢奮地想完成到最好。


  關于電影口味:


  無法避談偉大的《2001:太空漫游》 最欣賞的中國電影是張藝謀《菊豆》


  新浪娛樂:哪些電影給了你靈感來創作這部《星際穿越》?


  克里斯托弗-諾蘭:我無法避談斯坦利-庫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構思電影時不能假裝它不存在,那的確是一部非常偉大的作品,對我以及許多導演的創作都有很多啟發,比如斯皮爾伯格的《第三類接觸》。我對電影最早的記憶之一也是我父親帶我去看《2001:太空漫游》,看到人類向宇宙最遠處前進,那時我就想,如果我有機會,一定也要拍一部關于宇宙探索的電影。1983年的《太空先鋒》也對我產生了很大影響。


  新浪娛樂:在發布會上,你說最欣賞的中國電影是張藝謀的《菊豆》,為什么?


  克里斯托弗-諾蘭:我對這部電影絢爛多彩的畫面印象很深。還有出殯那場戲,是西方世界從未見聞過的場景,在我腦海里揮之不去。


  新浪娛樂:跟阿方索-卡隆探討過拍攝太空的技術問題嗎?


  克里斯托弗-諾蘭:他跟我還不太一樣,就我所知,他用了很多CG。在他拿到奧斯卡最佳導演獎之前我跟他說,不好意思我沒看《地心引力》,因為我自己太空題材的新片還在進行中,他也表示理解,哈哈。


  (文/何小沁)


2015-08-23 08:4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