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體驗人情冷暖,學會永不放棄
字體    

看了一篇很受觸動的東西:中國式孤獨
看了一篇很受觸動的東西:中國式孤獨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時代倒影下的中國式孤獨

中國人是喜歡群居生活的,中國人無疑又是害怕孤獨的。中國人把西方民眾的行事作風統稱為“個人英雄主義”,中國人慣以全局眼光看問題,中國人喜歡涇渭分明整齊劃一的大場面-----但如今,這個長久以來以集體主義楷模自居的民族,在社會高速發展引起的劇烈變革下,人人自危又人人自滿,階層之間高呼和諧卻無所交流,每個人都得的前所未有的豐富多彩,每個人又都在經歷著前所未有的孤獨。。。。

中國式孤獨之一:所謂白領。

中國白領無疑是世界上最命苦的白領,在大多數中國企業還是以廉價勞動力征戰世界市場的時代,中國白領空有一身本領,披著高收入群體的外殼,獨自品嘗表面光鮮背后的辛酸難言。每一個有可以稱之為白領的人的中國城市,房價都是這些白領們心頭永遠的痛。不僅如此,職場上的壓力與勾心斗角,同學與同事之間攀比,快餐戀愛帶來婚姻不安全感,快速城市化過程中故土消逝帶來的無歸宿感,長久忙碌和信仰缺失帶來的精神失落感,唯經濟和金錢是圖的普遍價值觀帶來的自虐式上進感,都讓中國白領們感嘆:“恨一個人,就讓他來中國當白領吧!”圖為北京擁擠的快300路公交車,縮影了中國白領的內傷:愈擁擠,愈孤獨。

中國式孤獨之二:巢居父母。

講究親情,倡導血濃于水,是中國人自古以來的傳統道德觀念。中國父母對下一代的熱愛,世界別國無出其右。但當代中國父母的結局,世界別國恐也同樣無出其右。改革開放僅僅三十多年,中國就坐著高鐵進入到了老齡化社會。早就有網友算過了,如今還在為房子苦苦掙扎的這一代年輕人,多為獨女獨子,婚后兩個家庭合起來,兩人至少需要贍養四個老人,多則上不封頂。社會和工作的壓力又是如此之大,這讓年輕人左右為難——工作不好,拿什么孝敬老人?若要拼命工作,哪有時間陪伴老人?況且,往往還不止有一對老人。

中國式孤獨之三:留守兒童。

從他們的眼神你能讀出無盡的東西:有對父母關愛的渴望;有對讀書識字的渴望;有對鄉村外面七彩世界的渴望;有對玩具和新衣服的渴望;還有對這個世界充滿好奇的渴望;稍稍大些,更有對自身命運難以把握的惆悵——在缺少關愛的孤獨中長大,他們注定是守望孤獨的一代。

中國式孤獨之四:都市民工。

一個大二學生為完成紀錄片作業,對工地水泥工的采訪:“你累嗎?”“累啥,不累,這兒有哪個是不累的,我們不累娃兒咋辦?”“你們中午就是躺在草坪上午休嗎?”“不是午休,就這兒有點陽光,俺們老家躺哪兒都能曬太陽,這兒不行。”“你一年回幾次家?”“也說不定,想孩子了就回去,我們這兒有為了掙錢成年不回家的。”“你覺得自己幸福嗎?”“沒想過,啥樣才是幸福?”“你父母還在嗎,誰照顧他們?”“哪有人照顧,他們顧得住自己,都一樣,我們老了也一樣,不能拖累孩子。”“你希望孩子將來做什么?”“……,也說不明白,不能像我們啊,我們太苦了,我們過得不叫日子啊……”。

中國式孤獨之五:蟻族。

他們中有很多是從留守兒童長大的,小時候守望山村,長大后守望都市,拼勁全力,希望跨過那一道無形的坎。都市里沒有人在意他們,他們上了十幾年的學,畢業后有人讓他們去掏糞,說那是高尚職業。于是,他們聚群而居,在城市的邊緣相互取暖,不斷的向上仰望而又無所得,他們往往在孤獨和憤懣中,要么離去,要么迷失。

中國式孤獨之六:農民。

作家劉震云有本新書,《一句頂一萬句》,里面講人與人之間最大的隔閡在于,人們貌似握手言歡說了很多體己話,但那是“說的上話”,不是“說的著話”,人這一輩子能找個跟自己“說的著話”的人,太難了,如同書中的牛愛國。中國農民就是中國社會的“牛愛國”,滿世界找不到愿意與其交流的對象,中國式農民的孤獨,盡在其中。

中國式孤獨之七:基層官員。

撐起中國整個行政大廈的,是他們;活干的最多最累最苦的,是他們;被民眾罵的最多最遭鄙視的,是他們;大腕或者大腕的親戚嘍啰們犯錯了找人替罪的,還是他們。在中國目前特殊的國情下,他們里外不是人。盡管如此,公務員在中國依然吃香。圖為國家公務員火爆的報考現場。

中國式孤獨之八:代課教師。

如今大概也只有他們,配得上“三尺講臺,兩袖清風”這八個字了,可惜讓他們欲哭無淚的,同樣是這八個字。講壇耕耘大半生,一朝變天遭棄用。這些窮書生除了講課,還會做什么?走下講臺,不再是人見人敬的師者,而是人見人欺人見人嘲的——弱者和孤獨者。圖為甘肅兩名已被清退的代課教師離去前在簡陋的校門前留連。

中國式孤獨之九:流水線工人。

如果不是富士康,你不會注意到這個群體,一個個從樓頂殞滅的生命提示我們他們是多么的需要關注,需要慰藉,需要不那么孤獨。但這是時代就是這樣,沒有什么是不可湮滅的,他們轟轟烈烈的出現,又迅速悄無聲息的隱去。你知道現在他們活的怎么樣嗎?鬼知道,我們都只關注自己。

中國式孤獨之十:乞丐與流浪者。

親人拋棄了他們,朋友拋棄了他們,所有他們認識和見過的人拋棄了他們——所以他們去流浪,所以他們去乞討。流浪和乞討的本質,都是在向社會祈求最后一絲做人的尊嚴,很不幸,社會,我們現在所身處的社會,沒能給出他們所要求的。圖為中國山東農民李俊民私人創辦的流浪人員救助站“愛心家園”。

2011-12-10 03:2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