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消化干部有新招:“自愿”免職
消化干部有新招:“自愿”免職
南方周末     阅读简体中文版

組織不讓干了,我該怎么辦? (何籽/圖)

中牟超職數配備干部有280多名。“按照上級部門的部署和要求,中牟縣必須在2016年年底前把超職數配備的干部全部消化完。”于是有了這一出:官員申請免去現職,保留職級待遇。

干部超配現象普遍,基層公務員缺乏上升空間。他們盼早日啟動公務員改革,不再只有行政職務一條道。

“五十歲就不讓干了,到六十歲退休還有十年,回家歇著能干啥?什么都不會,也不會做生意。”


1
“自愿申請免去現職”


2014年11月5日,河南省鄭州市中牟縣委組織部副部長董勝軍的辦公室,進行著一場接一場的神秘談話。

被約進董勝軍辦公室的,是各縣直機關局的局長、書記和副局長們。他們中,有的是正科干部,有的是副科,年齡都在五十歲左右。

說談話神秘,是因為被約談者當時都不知道約談內容,以及除自己外還有哪些人被約談,甚至本單位還有誰被約談都不知道。

但離開董勝軍的辦公室后,多名局長做出了共同的反應——相繼向中牟縣委組織部遞交了書面材料,申請“自愿免去現職”。

對于談話內容,組織部和官員雙方說法不一。多名被約談的官員向南方周末記者做出的表述是:董勝軍要求被約談者寫申請,自愿免去現有職務。

“董部長當時拿著一張紙說,根據縣委消化超職數配備干部的原則,有兩個選擇,第一個是自己寫申請,免去現有職務,保留職級待遇,意思就是退二線,在家歇著,工資照拿;第二個選擇是不寫申請,調去產業園區。”中牟縣某局一名副局長向南方周末記者回憶說。

“部長談話里還強調了一點,申請里必須寫清是自愿,要按上手印。”另一名被約談的官員說。

在中牟縣這些科級的局長們眼里,縣里的幾個產業園區只是臨時協調機構,并非正規單位,離家遠,去產業園區相當于下鄉。一名被約談的副局長說,“我們都是在鄉鎮干了多年的人,有的干了十多年,好不容易調回城里,但現在不寫自愿免職的申請就要調去產業園區。”

另一名被約談的官員總結董勝軍的意思說,“就一點,要求自己申請免職。”

被約談后,陸續有人遞交了申請免職的書面材料。中牟縣一名知情官員向南方周末記者透露,“有一名科級干部在申請里寫道,‘根據縣委消化超職數配備干部的原則,自愿選擇免去現任職務,保留原職級待遇不變’,申請交到組織部后,組織部沒通過,說不能在申請里寫‘消化超職數干部’這點。”

該知情官員還透露,另一名官員在遞交免職申請后,也接到了縣委組織部的電話,要求不提“消化超職數干部”,而要寫成是個人自身原因,“比如身體不好”。最后,該官員只好在申請里寫到自己做了膽囊切除手術,申請免除現職。

南方周末記者了解到,上述官員為中牟縣某局的一名領導。這名領導不愿多談,僅向南方周末記者表示,“我實在沒有什么病,只好寫做過膽囊切除手術。”

11月10日,董勝軍接受南方周末記者采訪時,否認強迫被約談者寫申請,“我絕對沒有說‘必須怎么樣否則怎么樣’,只是了解干部們的想法。我當時還跟個別人說‘回去跟嫂子商量商量’。”

南方周末記者調查獲知,被中牟縣委組織部約談的官員涉及中牟縣公安局、民政局、財政局、教育體育局、文化旅游局等多個縣直局。其中一名官員稱,被組織部約談的有三四十人。不過,董勝軍對南方周末記者的說法是,此次被約談的只有十五六人,年齡都是48-50歲。


中牟縣委組織部官員稱,沒有強迫這些官員免職的意思,不過,“如果上級意圖和個人意愿能達成默契,當然最好。” ( CFP/圖)

2
超職數配備280多名干部


為何中牟要求這些年屆五十的科級官員自愿退二線?多名受訪官員介紹,是因為中牟縣現有科級官員太多,等著提拔的人也多。

縣委組織部副部長董勝軍介紹,2014年6月,中央巡視組到中牟調查超職數配備干部的情況,當時統計的數據是超職數配備干部有280多名。

“按照上級部門的部署和要求,中牟縣必須在2016年年底前把超職數配備的干部全部消化完。”他說。

在中牟縣公安局的官方網站上,“單位概況”一欄中稱,該局有黨委成員18人。一名官員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這個數據是幾年前的,公安局現在黨委成員更多。11月11日,該局有關負責人通過縣委有關官員轉告南方周末記者,“相關信息保密,需要局長簽字才能提供。但是,局長外出開會去了。”

不過,中牟縣公安局并不否認該局領導多,“我們是個大局”。縣委一名官員介紹,過去當地公安部門也有些土政策,比如在某項考核中進前三名的派出所長都要提拔為黨委成員,所以領導就越來越多了。

在中牟縣國土局官方網站上,2013年9月11日公布的“領導班子分工情況”顯示,該局領導班子共有20人。

那么,如此多的“領導”都在干些什么呢?中牟縣國土局“領導班子分工”顯示,副局長田瑞杰“分管地籍科、行政服務科、礦管科工作”,另有一名叫韓波的“班子領導”,分工則是“協助田瑞杰同志分管地籍科、行政服務科和礦管科工作”。由兩名“班子領導”分管同一個工作,這種情況在中牟縣國土局還有三例。

中牟縣一名科級官員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中牟過去是個農業經濟縣,‘要想富,動干部’。上個世紀90年代,有一年調整了四次干部,每次都是兩三百人。”

按照行政設置,縣局是正科級單位,局長是正科,副局長是副科,中牟縣副職被高配為正科的情況也十分突出。南方周末記者注意到,僅2014年1月21日一天,中牟縣政府就任命了52人、免職33人。任命的52人中,有17名局委辦副職被高配為正科。

這次大規模人事任免一個月后,時任中牟縣委書記楊福平被提拔成了鄭州市副市長,時任縣長路紅衛接任了縣委書記職務。

還有其他土政策導致官員越來越多。過去,當地規定副科滿15年的可以提拔為正科,在同一個鄉鎮担任書記滿5年可以提拔為副處級,在同一個鄉鎮担任鄉鎮長和書記一共滿8年的,也可以提拔為副處。

2005年河南鄉鎮機構改革,明確鄉鎮科級干部數是9個。但最近幾年,中牟縣的另一個土政策把鄉鎮司法所長,綜治中心主任、副主任、紀委副書記,規劃建設辦主任這些不符合編制規定的崗位全部提拔為副科,導致鄉鎮科級干部也大幅增加。“哪個工作被上級重視,哪個崗位就要高配,以推動這項工作。”中牟縣委官員介紹說。

諸多因素作用下,中牟縣的官員越來越多,遠超編制規定的職數。


3
土政策:五十歲退二線“一刀切”


對于組織部門而言,這次要求臨近50歲的科級干部“自愿退休”的談話并不突兀。

“過去二十年,中牟縣一直執行著五十歲一刀切的土政策。”中牟縣一名正科級官員介紹,所謂的五十一刀切,是指官員年齡到五十歲后一律退居二線。過去,中牟縣把退居二線的科級官員任命為“協理員”。

“在往年,就是把年齡到了五十的干部召集在一起,開個大會,宣布一下縣里的政策,然后就下文免掉大家。”上述官員說。

今年跟過去不一樣的是,沒有開大會,而是組織部門找官員逐個分開錯時談,被約談官員只看到董勝軍拿著一張上面寫著幾段話的紙,不是正式文件,也不知道這批有多少人要免。

多名受訪官員的分析高度一致:“幾個月前中央剛剛發文,要求各地停止過去任免干部的土政策,不允許搞五十一刀切,但中牟還要搞,又怕將來上面查,所以讓大家自己寫免職申請。將來他們就沒有責任,可以說是我們自愿的。”

2014年春節前,再過幾個月就五十歲的副局長陳軍(化名)開始往家里搬自己的東西,“過去一直是五十一刀切,我有心理準備了。”沒料到幾個月后,一名縣委常委在一個大會上公開宣布,五十一刀切以后不搞了。當時陳軍覺得,自己在副局長這個崗位上還能再干幾年。

陳軍重新調整了工作心態,準備繼續好好干后,突然接到組織部門約談要求“自愿辭官”。這讓陳軍十分生氣,“說了不搞一刀切,結果還是偷偷搞。”

一名自稱“身體好、能背能挑”的官員向南方周末記者表示,“我身體非常好,非要讓我寫自己有病,還必須按上手印。”

接到組織部約談電話時,中牟縣某局的一名副局長正在北京執行維穩任務。“我沒回去,但知道了組織部的意思,心里很不好受。”另一名官員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我手里正在執行一個重要的工作任務,跟董勝軍談完話后,心情不好,工作馬上停了。”

“五十歲就不讓干了,到六十歲退休還有十年,回家歇著能干啥?什么都不會,也不會做生意。”一名官員對南方周末記者說,有幾名官員一直堅持不寫申請,還有人聽到風聲后找各種理由不去組織部談話。

不過也確實有一些官員身體不好想退二線。中牟縣財政局副局長張寶蘭也在這批被約談的名單里。她在電話里對南方周末記者稱,身體不太好,想退下來休息。

上述自稱被強迫的受訪官員都表示,沒有通過官方渠道反映此事,原因是“不敢”。“這肯定是領導的意思啊,我去找他他肯定煩。”一名科級官員說。

董勝軍解釋,過去中牟確實一直執行干部到五十歲就退二線的土政策,這個傳統延續了近二十年。很多干部年齡一近五十就關心自己下一步的去留問題,到處打聽,所以他找這個年齡段的干部談話,只是了解他們的想法。

“如果上級意圖和個人意愿能達成默契,當然最好。”董勝軍反復強調,沒有強迫的意思。


4
41歲新聞科長的前途


在中牟縣委宣傳部的工資表上,41歲的新聞科長張成(化名)2月份的工資是2900多元。

按照行政編制設置,縣委宣傳部是正科級單位,新聞科長崗位是股級。3年前,工作表現出色的張成在38歲時被提拔為副科級,工資漲到2900元左右。

不過到了2014年8月,中央巡視組離開中牟后,為了消化超職數配備的領導干部,中牟縣決定嚴格按照編制,把所有低職高配的官員免回原職。盡管工作表現一直不錯,張成還是被免去副科,回歸為正股級,不過工資暫時沒有降。

在中牟縣委宣傳部,因同樣原因被免去副科的還有宣教科長、辦公室主任和文明辦副主任,僅宣傳部一下子就少了4個副科級干部。“編制設置里,這幾個崗位都不是副科,為了消化干部,一律嚴格按照編制免掉。”中牟縣委一名官員說。

此外,縣委宣傳部曾有4名副部長,其中一人兼任文明辦主任。8月,按照一正三副的設置,兼任文明辦主任的副部長也被免去了副部長職務。

董勝軍介紹,今年8月份,為了減少科級官員,中牟縣先從紀委、組織部、宣傳部、縣委辦等部門下手,縣委大院里一次性免了67個副科級干部,“全部都是各單位低職高配的中層”。

作為有行政編制的新聞科長,張成在單位沒有簽單權,2900多元的工資是他所有的收入,“只夠一家人吃飯穿衣,不敢有點別的什么事”。被免去副科后,若一旦嚴格執行規定,他的工資可能降到2500元左右。

上司十分同情張成,但新政策讓他無法幫張成,“現在工資待遇與級別掛鉤,級別上不去待遇就上不去”。

談起這事,話不多的張成說,“沒辦法,服從組織安排。”他的上司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他最近不太得勁,情緒不是太好。”

“基層公務員收入低,政治上上升空間小,我們科級干部群體晉升到處級的幾率1%都不到。”董勝軍說,基層普通公務員的生存狀態堪憂。

董勝軍希望,早日進行公務員工資改革。中牟數名受訪官員說,改革應將職務和級別分離,讓工作敬業認真的普通公務員即便升不了職,也能拿到高一點的工資,那樣就不會再有那么多基層官員想法設法去找晉升的門路。

免掉67個副科級官員后,中牟縣委組織部還有兩百來個超職數配備的干部要“消化”,時間還有兩年,董勝軍說壓力不太大。

面對南方周末記者的采訪,一些中牟官員覺得委屈。“中牟縣干部超編不是最嚴重的,其他地方有些縣市超七八百,個別縣市過千,你應該去那些地方采訪。”中牟縣委一名官員說。




在這里讀懂中國
南方周末
微信號:nanfangzhoumo




2015-08-23 08:4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