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歷史變遷觀察
字體    

還原歷史 貼身內勤講述朝夕相處的林彪(上)(多圖)
還原歷史 貼身內勤講述朝夕相處的林彪(上)(多圖)
李根清     阅读简体中文版




11月1日,林彪之女公開露面,參加近百名「紅二代」在京的座談會,
ZG害怕歷史真相被揭露。



11月1日,90余名「工農紅軍東路軍」后代舉行座談會,林豆豆發言提出尊重歷史事實。



11月1日,90余名「工農紅軍東路軍」后代在北京萬壽賓館以紀念「工農紅軍東路軍攻漳戰役83周年」、「古田會議85周年」為名舉行座談會。

11月6日,新華網以《近百名「紅二代」在京座談 林彪之女公開露面》為題報導了這一新聞。報道說:「林彪元帥之女林豆豆在即席發言中提出充分尊重歷史事實,對歷史事件應加緊挖掘、整理的建議。」

隨后,新華網刪除了這條消息,并且很快重新刊登林彪出逃的舊聞和林豆豆(林立衡)文革時在解放軍報社任主要負責人的負面新聞。誰都明白這是為了消除林彪的影響。說白了,還原林彪的出逃真相,就等于拿根繩子把中共吊起來,處以絞刑。

在2014年11月刊出版的《炎黃春秋》上,有林彪的貼身內勤李根清寫的萬字回憶片段。李根清作為離林彪最近、最不避諱的人,時常幫助葉群整理林彪的私人「散記」,看到了林彪最真實的一面。現在林彪并沒有被平反,作為子女林豆豆現在什么都不擁有。所以,李根清在這個歷史階段描述的林彪應該是客觀的。)

林彪的「散記」

林彪的大腦像一臺計算機,每天都在不停地高速運轉。

從他自己隨手寫的和口述的文字看,林彪每天所思所想有軍國大事,如政治、經濟、軍事等,有哲學、歷史、馬列主義理論,有穿衣、吃飯、出汗、著涼一類生活瑣事,也有對于一些人物、事件的思考。

林彪許多重要決策是在這種思考中形成的。如關于「四個第一」「三八作風」「四好連隊」「五好戰士」的提出,關于突出政治的指示,關于取消人民解放軍軍銜制度的建議,關于在京津等無險可守的平原地帶建造人造山的建議,關于加強部隊在江河湖海和水網地帶軍事訓練的意見,文化大革命中關于保持軍隊穩定的指示,命令,以及關于加強戰備,防止敵人突然襲擊的緊急指示等,都是踱步中做出的,考慮成熟就口述下來,然后制成正式文件,下發落實。

林彪大量所思所得所言沒有公之于眾,只是被保存在檔案里,或是寫在一張張散紙上,或是記在書本里,或是寫在卡片上。林彪每天在不停地思考,同時也在不停地寫著心得筆記。這是林彪的習慣,有所得必有所記。葉群常說:「好記性不如爛筆頭。」「千年文字會說話。」林彪就是天天用「爛筆頭」,給后人留下許多「會說話」的「千年文字」。

下面摘錄幾例,看看林彪每天都想些什么,記些什么:



林彪不敢得罪江青。左起:葉群、江青、林彪。

例一:「忠庸,張春橋、柯慶施」。這是林彪口授由我寫的一張卡片。「忠庸」的「忠」字,我寫的是「中」,林彪在下面又加了個「心」。林彪心目中的張春橋是一個只會耍筆桿子、喊口號的平庸之輩。

例二:「人是物質中最重要物質,不尊重人就會犯最大錯誤,青(指江青)威風正在犯大錯誤。」這是林彪口授讓林立果寫在《毛主席語錄》上的一段話,說明他對江青的不滿。

例三:林彪寫了許多關于馬列主義理論研究的筆記。他在《自然辯證法》一書中「物質的可分割性……幾個原子總是結合在一起──分子」這段話旁邊寫道:「恩格斯未解決此點,而列寧則解決了,列寧說電子也是可以分割的。列寧有牢固一是多的觀念,而恩則無,列高于恩,列由多引出二,恩是硬套成二」。

例四:林彪認為立場是決定觀點、方法的。他寫道:「立場、觀點、方法之比重(是)7:2:1」。

他還寫道:「兩點(論)是說明問題(的)方法,解決問題要用唯(物)論,查明情況才能定(性)質定政策。」

例五:林彪重視發展經濟,改善人民生活。他寫的散記中有大量關于發展經濟的內容,比如他寫道:「只有影響人的生活的事是社會最大事」。「猛發展這一點」是「人類的靈魂、國魂、黨魂,勞苦大眾的良心,負責人的氣概,高貴的品格」。黨「須為經濟努力」。善于傾聽群眾的呼聲和了解他們的迫切需要是「黨興亡定律」。

例六:在黨內政治生活不正常的情況下,林彪總想避免成為政治斗爭的犧牲品。他在一張散紙上寫道:「古策:(1)主先臣后(切勿臣先搶先);(2)主倡臣和(切勿臣倡或不和);(3)主勞臣逸(視察之類)」。

林彪不愛交際,他認為「交際搞不出名堂來(且有百害──堅決天馬行空)」。

例七:關于政策,林彪寫道:「左中右──三節,用中節,循天命,勿過,勿不及」。「左的政策只能領導少數左傾分子,右的政策只能團結右的少數分子,中間政策就能團(結)左及中,也能使右接近,只有這種政策能團結多數。」所以應該「左而留中。左,但反極左極右而成之」。

例八:林彪精心研究戰爭,寫了許多關于打仗的筆記。其中,我在一張卡片上就記了林彪這樣幾句話:「唯利是圖,唯勝是圖,縱虎歸山,戰爭中要善于投機取巧,見利則進,不利則止(仗不在大小)。」

葉群把林彪每天隨手寫的、閑聊說的、口述的文字稱為「散記」,甚為重視,時常整理、追記。在葉群辦公室有一個被稱作「卡片柜」的木頭柜子,是專門用來保存卡片資料的。其中,就有許多是經葉群整理后的「散記」卡片。葉群辦公室還有一個小保險柜,那里還有葉群的追記──《一○一筆記》,林彪與葉群聊天時林彪的言論,葉群就追記在這個筆記本里。

每當整理「散記」,葉群都會讓我去幫忙。一般的是把林彪親筆寫的制成卡片,存入「一○一」卡片專柜;把林彪與葉群聊天時說的,記在《一○一筆記》里;也有林彪親筆寫的一張張散紙,被原封不動地存進「一○一」「手跡」專柜里。

葉群做事不專一,時常邊整理邊打電話,一個電話能打一個多小時,一句「那就這樣吧」不知重復多少次才會把電話撂下。所以,每次整理「散記」都要花上幾個小時。

在林彪的「散記」里也有對毛澤東的思考,從中可以看出,林彪并不像在公開場合所說的那樣,毛澤東什么都正確。

林彪心中還有另外一個毛澤東。這個毛澤東不是完人:

一是,理論上「使人迷糊」。

林彪讀過我給他抄寫的毛澤東《矛盾論》中的一段話「按照辯證唯物論的觀點看來,矛盾存在于一切客觀事物和主觀思維的過程中」之后寫道:「指什么呢?有時是指總體,有時是指兩成分,有時是互沖突。悟出,一指化合體,一指兩成分,非同語異議,故使人迷糊了。」

林彪還寫道:「沒有單純的過程,一切都是可再細分的,此點毛尚不了解。」

他在一張散紙上寫道:「辯(證法)之基(本)規(律)為聯(系),而非動、質、矛。斯毛(指斯大林、毛澤東)未如此了解,他(以)為矛(盾)為基(本規律)。」

毛澤東說:「人的正確思想,只能從社會實踐中來。」林彪則認為:應該加上「感覺、概念、實驗」。林彪寫道,獲得正確認識,不僅是和實踐的關系,還有「和感覺、思維的關系」,「單只實踐仍得不到(正確)認識的」。

可以看出,林彪并不完全贊同毛澤東的一些理論觀點。

二是,「自我崇拜」。




林彪認為毛澤東搞個人崇拜。


林彪在《學文化詞典》一書「個人崇拜」詞條旁邊寫道:「他自我崇拜,自己迷信,崇拜自己,功為己過為人。」

在林彪看來,毛澤東的「最大憂慮在表決時能占多數否」。

林彪認為毛澤東搞「小幫幫」。所以他說:「毛應該照顧他,使他沒有小幫幫的必要,他就不小幫幫了。政治上對其每一創舉與功績公道主動的指出來,則他自無鋒芒的必要。」

三是,「忌才」。




想當年林彪在東北的地位竟然只在毛澤東和朱德之下。

林彪認為艾思奇是著名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但是毛澤東卻不重用他。對此林彪寫道:「艾之不起,乃因一號(指毛澤東)怕他影響超過自己之詭計也。才之害,忌才,故大智必愚。」

在毛澤東之下,不露才能,不出頭,這是林彪的要領。所謂「不建言、不批評、不報壞消息」的「三不主義」也是為了避免毛澤東的猜忌。

四是,「捏造」。

林彪在《新華月報》的一張散頁上寫道:「他先為你捏造一個『你的』意見,然后他來駁你的意見,并無,而捏造──老東的慣用手法,今后當注意他這一著。」

林彪時刻警惕陷入黨內斗爭旋渦。他深知,毛澤東的權威是不容挑戰的。所以,他的選擇不是對抗,而是被動自保。從「散記」中,可以看出林彪自保策略主要有三:

第一策是「擁」。

林彪在《論馬克思、恩格斯及馬克思主義》一書中寫道:「終生不犯錯誤之法,得個擁□的稱號。」「仿斯之于列、恩之于馬、蔣之于孫」,「人工的、有意識的、主動的、正面的、去作出擁的表示。」

「最迅速地響應他人每一新的倡議,因為他正迫切等待著別人的態度。」

從這里可以看出,林彪「高舉」「緊跟」是有私心的。

第二策是「順」。




林彪深知毛澤東對敢于違逆自己意見的人是從不留情的。

林彪與毛澤東打交道幾十年,深知毛澤東對敢于違逆自己意見的人是從不留情的。彭德懷、劉少奇、鄧小平等人一個一個地倒臺,使林彪懂得了「犯上者殊,用上者存」的道理。所以,他把「順」「大順」作為自保的「總訣」。林彪寫道:「……有個永遠不犯錯誤的辦法,就是不提不同主張,永遠不會出亂子,聽命。」「自主事──唯勝是圖(對下對事)。他主事──惟命是從。」「不為一號事先,動而輒隨。」

林彪并不認為毛澤東的主張、決策多么正確,他說「同意,非同意其事,乃同意其人」。

第三策是「默」。

林彪把「默」「大智若愚」作為一條行為準則。他寫道:「國有道則言、國無道則默。」「一個車只可一個司機。你先說,他不同意怎辦?故宜后幫。」「你先說了東,他就偏說西,故當聽他先說才可一致。」「莫性急、莫立即回答,遲幾天無關系,等請示和商量后再回答,中宣部國慶節規定口號的教訓不可重復。」

以上可以看出,林彪在毛澤東面前是非常謹小慎微的。

「聽文件」

林彪不參加會議、不看報紙、不聽廣播、不接觸群眾,又很少會客,獲取信息就是靠每天上午、下午聽秘書講兩次文件,每次不超過半個小時,此外就是聽葉群給他「說事」,或者是聽兒女給他講點事情,遠遠不能兼得方方面面的信息。就是每天兩次聽文件也堅持不好,常常三天打魚,兩天曬網。

我每天都及時把收到的文件、電報、信件等進行初選、分類,然后分送給分管秘書,由他們向林彪報告。秘書也不是逢文必講,凡事必報,還要精挑細選,分析綜合,歸納整理,以便能用最簡潔的語言、最少的時間,把國內外發生的最重要的事情報告給林彪。因為半小時實在講不了多少東西,所以不少時候,只能把需要林彪表態的中央內部傳閱件講給他聽。林彪如果出汗了,傳閱件也講不下去,不論文件上有沒有「急件」「特急件」的標簽都得等著。秘書常常上午等下午,下午等明天,明天又有新文件、新情況,于是手頭「待講件」越積越多,只好天天「擠水分」,把可講可不講,可多講可少講的文件一壓再壓,精而又精,只要聽到內勤通知「首長要聽文件」,便拿起文件夾一路小跑到林彪那里去。

秘書給林彪講過的文件都會打一個「√」,與我收到的文件數量相比,打了「√」的文件實在是寥寥無幾。

秘書給林彪講文件需要有較強的分析綜合能力,要能從大量的、零碎的情況反映中抓住苗頭性、方向性、本質性的東西,要能用高度概括的語言報告那些重要的、復雜的事情,不能照著文件念,也不能離開文件隨意發揮,還要吐字清楚,舉止自然。秘書趙根生就因為愛皺眉頭多次被葉群批評。

林彪對怎樣講文件曾經向秘書提出過明確要求。他說:「為了節省精力,你們要側重于方向性、政治性的內容,給我講也主要講方向性、政治性的,也就是大政方針方面的、原則性的東西。少講數字、比例。這些東西是常改動、變動的,記也記不住,而方向性的東西則是管一個時期的。太專門性、太專業性的內容可大大省略。」

葉群也經常交代秘書給林彪講文件一定要「少而精」。她針對秘書「怕誤事」的心理,經常說:「天塌不下來。天塌下來有我和首長頂著呢!」久而久之,一些秘書的急性子都被磨了下來,甚至忙里偷閑,下棋、打乒乓球、扯閑篇。

林彪之所以不親自看文件,不拿處理公文當作一回事,源于他的身體,也源于他對文件的看法。他寫的「散記」里就有這樣的話:「文件──死的,如山之多,拋到九霄云外。人──活的,大有啟發,閑聊出火星,出燎原大火」;「文件藏頭掩尾,修飾打扮,不易看出重點、本質」,所以「勿聽演講、文件,作文,而應聊天,有一針見血(本質),開門見山之效」。

由于林彪對文件的消極態度,給葉群越俎代庖提供了便利。葉群經常對秘書說:「首長今天身體不好,有什么事給我說說吧。」如此這般,許多本來應該由林彪當家的事情便由葉群擅自做主了,許多本來應該讓林彪了解的重要情況也被葉群「貪污」了。即便如此,葉群還命令秘書「不要從右邊往首長耳朵里吹風」,從而又使林彪喪失了許多事情的知情權。

葉群為什么告誡秘書不要從「右邊」往林彪耳朵里吹風呢?這起源于文化大革命初期毛澤東的一個批示。

八屆十一中全會后的一段時間,林彪對文化大革命運動確實關心了一陣子。有一次,他把一份反映西安、太原等地群眾游行中極少數人呼喊反革命口號,把毛澤東像撕碎踩在腳下的《快報》送給毛澤東。林彪寫道:「送主席閱。西北情況甚堪注意」,想以此引起毛澤東對局勢的重視,不料毛澤東批示道:「林彪同志,這是大好事。左派要準備犧牲幾千人,換取右派幾十萬。」

同一時期,周恩來也向毛澤東呈文反映,文化大革命以來許多地方黨委、政府遭沖擊,工作受到很大影響。毛澤東看后也批道:「不要如喪考妣,亂就亂他一陣子。我聽說那里亂了,我就高興。這個亂是亂了敵人,亂了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他們還在那里按部就班的工作,我就不高興。」

毛澤東對林彪、周恩來呈送文件的批語都在中央內部傳閱。

毛澤東把林彪認為的壞事說成是「大好事」,把周恩來對社會動亂的担憂說成是「如喪考妣」,引起林彪、葉群的重視。葉群從此以「不能干擾毛主席的決心和部署」為由給秘書立下規矩:少給林彪講文化大革命陰暗面的東西,更不能把反映陰暗面的文件推薦給毛澤東。從那以后,林彪就不再給毛澤東報送反映文化大革命負面消息的文件了。

宋慶齡是敢于對文化大革命說「不」的人。她曾幾次寫信給毛澤東和林彪,直陳己見,毫不掩飾對文化大革命運動的反感。有一次,她在信中寫道:我不懂文化,說小說都是政治,而且都是毒草,我糊涂了。(未完待續)△

轉自《炎黃春秋》


2015-08-23 08:4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