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技術話題—商業文明的嶄新時代
字體    

天文學家如何看待占星術?
天文學家如何看待占星術?
果殼網     阅读简体中文版


你出生時太陽、月亮和幾大行星的位置,真能影響你的性格乃至命運,甚至影響到具體某一天你的運氣是好是壞嗎?圖片來源:astro-live.gr

(文/Andrew Fraknoi)有的時候,當天文學家或天文學愛好者向別人介紹自己的興趣時,他們立刻會被拖進一場關于占星術的辯論當中。面對將這種古代迷信信以為真的人,許多天文愛好者的應答往往都不那么禮貌。可是,許多占星術的信徒都是善良的好人,他們之所以對占星術發生興趣,只是因為媒體上老是宣揚星座,而他們又沒有相應的科學知識來看出這門迷信的破綻。

上世紀80年代,羅納德·里根任美國總統時,有媒體披露白宮是根據舊金山一位占星師的預測來安排日常事務的。這件事使美國人再次意識到了占星術的廣泛群眾基礎,大眾也開始好奇占星師的說法是不是真有道理。下面我就提供一份快速指南,好讓各位可以對占星師的預測做出種種回應。

占星術的原則

占星術的理論基礎其實相當簡單:一個人的性格與命運可以根據他出生時太陽、月亮和幾大行星在星座中的位置來判斷。占星師用名叫“星相”的圖片來分析這些天體的位置,并號稱這樣就能預測和解釋人一生的道路,還能幫助個人、企業和國家制定重大決策。

雖然在一個知道了太陽、月亮和行星究竟是什么、究竟有多遠的人看來,這樣的說法相當可疑,但是2005年的一次蓋洛普調查顯示,僅在美國,就有1/4的人表示自己相信占星術的效力。而且每一天,全世界都有數千人根據占星師和占星書籍的建議,決定重大的醫療、職業和個人事務。

占星術的具體起源已經茫不可考,不過它少說也已經有了數千年的歷史,而且在許多文化中都以不同的面貌出現。它產生于人類的世界觀為魔法和迷信所主宰的時代,那時候,人類對自然規律的掌握往往是性命攸關的。

在那個年代,人類眼中的天體是神,是高貴的精靈——往少了說,也是經常干預人類生活的神性人物。古人迫切地在天上尋找預兆,想看看眾神接下來會做些什么。

在這個背景之下,將明亮的行星和“重要”的星座與人生的重大問題聯系在一起,也就顯得誘人而可靠了。(占星師認為,重要的星座就是太陽的軌跡在一年中經過的那些星座,他們把那些星座稱作黃道十二宮。)即便到了今天,雖然社會在科學教育上投入頗多,許多人對于占星術的癡迷依然沒有減少。在他們看來,將金星視作一顆云氣覆蓋、炎熱如同火爐的荒漠行星,實在比不上將它視作決定結婚對象的幫手來得誘人。

當地球在一年的時間里圍繞太陽運行一圈,我們就會看到太陽的軌跡經過了不同的星座。占星師把你出生時太陽背后的那個星座稱為你的“太陽星座”。圖片來源:Voyages through the Universe © 2004 Cengage/Brooks-Cole

10個尷尬的問題

要理解占星術的觀點,一個好的辦法是挑出它的一些宣言,然后對它們的邏輯結論做一番懷疑而愉快的考察。下面就是我最喜歡向占星術的支持者提出的10個問題。

1、世界上有1/12的人口在某一天具有同樣的運氣,這樣的概率有多大?

報紙上星座專欄(光美國就有1200份日報有此類專欄)的支持者宣稱,你只要在某份晨報上的12段文字中閱讀一段,就能夠知道當天的運勢了。我們做一個簡單的除法就知道,這意味著全世界有超過5億人會在某一天具有同樣的運氣,而且天天如此。要一下子預測這么多人的吉兇,星座專欄顯然就只能采用最模糊最籠統的語言了。

2、為什么出生的時間在占星術中如此重要,而不是受孕的時間?

占星術之所以在一些人看來是科學,是因為某個人的星相取決于一個特定的數字――那人的出生時間。占星術在很久之前問世的時候,古人認為一個人出生的時刻也是創造他生命的神奇時刻。但是今天的我們已經知道,出生不過是胎兒在子宮內持續發育9個月的結果。不僅如此,科學家現在還認為,一個孩子性格的許多方面在出生之前就決定了。

不過我倒是懷疑,占星師之所以堅持采用出生時刻,和占星理論其實沒有多大關系:絕大多數客人都知道自己的生日,但是要確定自己受孕的時刻就難了(也許還會造成尷尬)。為了使他們的預測有度身定做的效果,占星師于是堅持采用那個比較容易確定的日期。

3、如果母親的子宮能在孩子出生之前隔絕星座的影響,那么用一圈牛肉把孩子圍在中間,不也能起到同樣的效果嗎?

如果天體真能發射出這樣強大的力量,那么它為什么會又在人出生之前被薄薄的一層肌肉和皮膚阻擋呢?如果它真的可以阻擋,而孩子的星相又不夠理想,那我們能否在孩子出生后立刻用一圈薄薄的牛肉把他圍在中間,以此隔絕天體的影響,直到他的星相變得比較吉利為止呢?

4、如果占星師真像他們宣稱的那么靈驗,他們自己為什么就沒發大財呢?

有的占星師會說,他們預測的不是具體事件,而是大概趨勢。還有人說,他們的能力可以預測重大事件,小的就不行了。可是不管怎么說,占星師都應該可以預見到股票或期貨的大致行情,并且賺到幾十億的錢財,根本就不必問客人收高額費用。然而,又有幾個占星師看到了即將發生的股市和樓市下跌,并且警告了客人呢?

還真有將占星術應用到股市領域的,這門“學科”名叫金融占星術(Financial Astrology),只是不知道那些占星師的財運如何。圖片來源:asknow.com

5、在太陽系最外層的兩顆行星發現之前,所有的占星都是錯誤的嗎?

有的占星師聲稱,大多數報紙星座專欄采用的太陽星座(也就是某人出生時太陽在黃道上的位置)并不精確,不足以顯示宇宙產生的影響。這些“嚴肅”的占星師堅稱,太陽系的所有重要天體的影響都應該加以考慮,包括太陽系最外層的兩顆行星——1781年發現的天王星和1846年發現的海王星。

如果真是這樣,那么許多占星師所說的,他們的這門技藝在過去幾百年里都曾精確地預測未來,又該作何解釋呢?難道說1846年之前的所有星相預測都是錯的?如果是那樣,那么早年的占星師為什么就沒有根據預測的紕漏,搶在天文學家之前就推算出天王星和海王星的存在呢?

6、占星術難道不是一種應該譴責的偏見嗎?

在文明社會里,我們譴責一切根據性別、膚色、宗教、民族和其他出生時的偶然因素對人妄下判斷的體制。而占星師卻自詡能根據另外一個偶然因素評判別人――就是那人出生時某些天體的位置。拒絕和獅子座約會、拒絕雇傭處女座,這和拒絕與天主教徒約會、拒絕雇傭黑人相比,難道不是一樣糟糕嗎?

7、為什么不同流派的占星術彼此有這么大的分歧?

占星師們似乎在占星這門技術的幾個基本問題上都有分歧:地軸的進動是否應該考慮(見下方文字框),多少行星和天體應該參考,以及最重要的,哪些人格特質和哪些天文現象相互對應,都是眾說紛紜。閱讀10個星座專欄,或者咨詢10個占星師,你可能就會得到10種解讀。

如果占星術真像它的支持者宣稱的那樣是一門科學,那么占星師在數千年的數據搜集和解讀修正之后,為什么還是沒有得出一個公認的理論呢?不同的科學觀點在長期與實驗和其他證據對照之后,一般都會趨于一致。相比之下,根據迷信或個人信念建立的體系,反而會在從業者對權力、金錢和名聲的攫取中逐漸分化。

8、如果星座的影響體現在一種已知的力量之中,那么占據主導的為什么就是行星呢?

如果說占星術的效力可以歸結為引力、潮汐或者磁力的影響(每一樣都有不同的占星學派主張),那么任何一個剛剛入門的物理系學生都能把影響一個新生兒命運的因素計算出來。羅杰·卡弗(Roger Culver)和菲利普·伊安納(Philip Ianna)在合著的《占星術真假辨》(Astrology: True or False, 1988, Prometheus Books)里就列舉了許多這方面的例子。比如產科醫生在接生的時候,他對嬰兒的引力是火星的6倍,潮汐力影響是火星的20000億倍。這位醫生的質量或許比那顆紅色行星小得多,可是他的位置離新生兒要近得多!

9、反過來說,如果星座的影響體現在一種未知的力量之中,那它為什么就不受距離的影響呢?

宇宙中我們所知的一切遠距力,都會隨著物體間的距離增大而減小。然而在占星術這個數千年前問世的、以地球為中心的體系中,天體的影響卻完全不受距離的制約。火星無論是和地球位于太陽的同一側,還是在遠出7倍的太陽的另一側,它在你星相中的作用都是完全相同的。如果真有一種不受距離影響的力,它將是革命性的科學發現,我們的許多基本觀念都要隨之更改。

10、如果天體的影響不受距離制約,那為什么就沒有依據恒星、星系和類星體的占星術呢?

法國天文學家讓-克洛德·佩克爾(Jean-Claude Pecker)指出,占星師只在太陽系的天體上發揮技藝,這未免太狹隘了。在我們渺小的太陽、月亮和行星之外,宇宙中有數萬億巨大的天體同樣應該對我們產生影響。一個客人的星相里少了參宿七、蟹狀星云脈沖星和仙女座大星系,他的星相還算完整嗎?

太陽系只是宇宙中極為渺小的一個角落,太陽系以外數以萬億計的巨大天體,不應該被占星術士納入考量的范疇嗎?圖片來源:某占星研究院招生海報

檢驗占星術

就算在上述所有問題上都對占星術網開一面,承認星相的影響超出了時下對于宇宙的理解,我們最后還是可以給占星術致命的一擊:一句話,它不靈驗。許多嚴謹的測試已經證明,占星術雖然說得好聽,但它并不能預測任何事情。

畢竟,我們在判斷某個東西靈不靈驗的時候,是不需要知道它的原理的。過去十幾二十年,占星師都忙得沒有時間對自己的工作開展統計學上有效的驗證,物理學家和社會科學家就只好代勞了。下面就是幾項代表性的研究。

美國密歇根州立大學的心理學家伯納德·西弗爾曼(Bernard Silverman)在密歇根州搜集了2978對將要結婚的新人的生日,以及478對將要離婚的夫婦的生日。大多數占星師宣稱,在人際關系方面,他們至少可以預測哪些星座匹配、哪些不匹配。但是西弗爾曼將這些預測和實際的婚姻狀況對比,卻發現兩者并沒有相關。比如,“星座不匹配的”的男女,彼此結婚的概率和“星座匹配”的男女是相當的。

許多占星師堅稱,一個人的太陽星座和他的職業選擇有著密切關系。實際上,職業咨詢也已經成為了現代占星術的重要職能。于是美國凱斯西儲大學的物理學家約翰·麥戈維(John McGervey)對照了大約6000名政治家和17000名科學家的履歷和生日,想看看這兩類從業者的生日是不是像占星師預測的那樣,都集中在某些星座。結果卻發現,這兩類人的星座都是完全隨機的。

一個人的職業發展和他的星座真有關聯嗎?統計表明,至少上千名政治家和上萬名科學家的星座分布完全是隨機的。圖片來源:predictmydestiny.com

有占星師認為單憑太陽星座還不足以預測。對此,美國勞倫斯伯克利國家實驗室的肖恩·卡森(Shawn Carlson)設計了一個巧妙的實驗。他讓幾組志愿者提供他們完整的星相信息,再要他們填寫加利福尼亞州人格問卷——那是一份標準的心理學問卷,使用的正是占星師的那種寬泛、籠統、描述性的語言。

一個“聲譽卓著”的占星團體替志愿者看了星相,28名職業占星師同意參加實驗,他們每人收到了一份星相,外加3份人格描述,其中的一份正屬于星相的主人。占星師的任務是解讀星相,然后在3份描述中選出他們認為最匹配的一份。

雖然這些占星師預測自己的正確率可以達到50%以上,但是經過116輪實驗,他們的實際正確只有34%——正好相當于瞎猜!1985年12月5日,卡森在著名的科學期刊《自然》上發表了這個結果,這對占星業是相當尷尬的一件事。

另外的實驗顯示,星相的內容其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求占者要覺得占星師的解讀是針對他一個人。幾年前,法國統計學家米歇爾·高奎林(Michel Gauquelin)搜集了法國歷史上一名窮兇極惡的連環殺手的星相信息,將它發送給了150個人,并要他們評估自己和這些信息的匹配程度。結果有94%的受訪者聲稱在這份描述中看到了自己。

澳大利亞研究者喬弗里·迪恩(Geofrey Dean)對占星術做過廣泛的檢驗,他曾將22名被試的星座信息倒轉過來,將其中的描述詞語都換成反義詞。結果有95%的被試依然聲稱這些描述說得很準,這個比例和看到原始描述的被試相同。可見,那些去占星的人要的只是指引,隨便什么指引都行。

前一陣,天文學家卡弗和伊阿納追查了幾個著名占星師和占星團體在過去5年內發表的預測,結果在3000多份詳盡的預測當中(許多是關于政治家、電影明星和其他名人的),只有大約一成是說對了的。換作是資深記者或許多讀報看電視的人來預測,結果都會準確得多吧。

如果占星師根據星座所做的預測10次里有9次是錯的,那他們看來就不能成為人生抉擇和國家事務的可靠參謀了。但是盡管如此,對他們深信不疑的人數還是有成百上千萬之多。

顯然,我們這些天文學愛好者并不能奢望大眾對于占星術的癡迷會就此消失。但我們還是應該在有利或者恰當的時候陳述己見,對占星術的缺點要討論,對它脆弱的理論基礎要指出。和年輕人共事的天文學家可以運用自己的知識在年輕人心中培養健康的懷疑精神,并鼓勵他們對真正的宇宙產生興趣——那些遙遠的行星和恒星自有其魅力,它們對地球生物的生活和欲望才不關心呢。我們不能放任下一代在古人的幻想中成長,因為那都是人們蜷縮在火堆旁恐懼夜色的時代留下的妄想。(編輯:Steed)


本文作者安德魯·弗拉克諾伊為美國山麓學院(Foothill College)的天文學教授,2007年榮獲卡內基教學促進基金會和教育促進及支援協會頒發的加利福尼亞年度教授獎,太平洋天文學會頒發的理查德·埃蒙斯獎(Richard H. Emmons award),以及美國物理學會頒發的安德魯·格芒特獎(Andrew Gemant Award)。


拓展:

地球進動:你有沒有讀錯星相?

我們的地球在宇宙中的運動分成幾種。除了繞著地軸轉動(形成了白天黑夜)、圍著太陽轉動(形成了春夏秋科)之外,它還有另外一種運動,這種運動比較緩慢,知道的人也不多:我們這顆行星的軸線本身也在繞著圈子運動,就像一只陀螺在轉動時,它的軸線也在緩緩轉動一樣。地軸的這種轉動稱為“進動”,它的速度是相當緩慢的,要25000年才能完成一周。

因為有了進動,地軸會隨著時間的推移指向不同的方向。(今天位于北極點正上方的北極星,并非一向處在這個位置!)當地軸轉動,我們在某個月份看見的太陽背后的星座也會隨之變化。太陽在12個月中經過的那條星座帶稱為“黃道”。既然地軸進動一周的時間大約是25000年,而黃道又分成了12個星座,那么太陽每隔2000年左右就會移動一個星座的位置。巧的是,現代占星術的規則正好是在大約2000年前形成的(由托勒密在他的名著《占星四書》中規定)。也就是說,太陽每月經過的星座,其實已經移動了一格。

地球的自轉軸就像陀螺搖晃一樣,也會緩慢進動。由此造成的歲差現象,會使每年同一天太陽在星空背景中所處的位置略有變化。成百上千年之后,如今真正的“太陽星座”與占星術所采用的2000年前的那套體系,已經偏出了一個星座。圖片來源:wikipedia.org

我們來看一個實例:占星師認為,一個8月1日出生的人,他的星座是獅子座。2000年前,太陽在8月1日的確位于獅子座。但是到了21世紀,由于地軸進動的影響,8月1日那天的太陽已經不在獅子座了,而是移動到了巨蟹座。就這樣,占星術的星座和它們據以產生的真正星座之間發生了“錯位”。

由于許多和星座有關的性格特征都是根據古人看見的星座形象制定的——比如水里的一條魚、空中的一只鳥——這個錯位就使得整個占星體系產生了疑點。

“占飛機術”

還有一個好辦法可以讓大家思索占星術的效用,那就是生造出一門內容相似,卻沒有那么多傳統和歷史負担的“科學”來。我就喜歡叫別人想象一門名叫“占飛機術”(Jetology)的新科學,它主張在一個人出生的時候,全世界大型噴氣機的位置都會影響他的性格和命運。

為了得到占飛機學的精確解讀,客人必須耐心等候職業占飛機師詳盡地分析全世界噴氣機的位置分布。(這些數據可以用電腦來搜集和組織,可見占飛機術一定是一門科學!里根總統的占星師就是這么宣稱的——因為她使用了電腦,所以占星術一定是科學。)

然而,就算你的占飛機圖像已經繪成,如果沒有高明的知識,你就依然看不懂圖像的涵義。要正確地解讀這樣一幅圖像,你就必須接受好幾年的占飛機術訓練。以飛越舊金山上空的大型噴氣機群為例,它對求占者愛情生活的意義,是需要一位資深占飛機師經過大量研究才能弄懂的。

當你的聽眾開始對這個荒謬的例子發笑時,你可以問問他們這有什么好笑。肯定會有人問你為什么那些東西在天空中的位置能影響我們的人生——這時,你就可以用同樣的問題質疑占星術了。

2015-08-23 08:4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