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把羊角匕首

時代作品  >>>  韓寒作品及相關評論選

我爺飯桌上兩件事不耽擱,一是攪面,二是講草原。

一碗羊肉臊子面,他嫌面條、肉料、醬醋三者不勻,就要攪和。待我們吃罷,收碗拾筷,他還在攪。

攪呀攪,攪成了糨糊。

他的故事大多年代遠久,對我們隔輩人更是模糊至極。他講他的父輩是何等之富有,家里多少馬多少羊圈,一個夏天喝幾大缸的酒。

他講他如何在甸子河里徒手抓魚,當場剃鱗烤著吃,吃到一肚皮的魚卵,有多香濃。

他講他如何套牢了無數匹倔馬的靈魂,也講他年輕時遇到過的俊俏妹子。

這些往事循環往復,從小聽到大,我與幾個妹妹倍感無奈。聽膩了!

實在像是蜜糖拌奶油一樣膩!

  

直到有一天,他的故事跳脫出虛渺的語言,竟有了一張配圖——那是一個嶄新的故事。

  

家有楓木老方桌一臺,玻璃板下放滿照片,妥善安放了全家成員的面孔。

去年冬至的晚飯上,他攪面五分鐘后,望見窗外暴雪隕落,對著雪怔了一會兒。他暫停了飯局,挪開玻璃,從全家福照片后面取出另一張黑白三寸照來。

  

我妹妹當場驚聲尖叫,這是她首次對爺爺的故事提起興趣來:呀呀!爺爺!這是誰啊!你認識嗎?好帥啊!好帥啊……

我妹妹正處于過度迷戀韓國男星的年紀,她扔下碗筷跳起來奪過照片,險些親上一口!

  

照片里,眉清目秀的青年,貌若潘安,分秒內秒殺所有一線男星素顏。中山裝風格老氣,也抹不去眸子里的精銳神采。

照片下角標粗糙的印字,反映了上世紀照片洗印工藝的拙劣。

  

“攝于一九七三,春”。


……


一九七七年,共和國恢復了高考制度。

  

曲知青說了,一生垂憐草原風景,不是他的正途。他說要去考試。

我爺說:你考啥?

他說:我聽說國外牧場現代化建設很先進,聽說每只羊每頭牛都有各自的編號,想去看一看他們是怎么搞的,能不能拿回來在國內搞一搞。

  

他離開內蒙時,面色曬得發黑,數年來的草原長風,賜他一份北方的粗糙與干練。而他也給一戶普通的牧羊人家,帶去了南方劍客的深邃哲思。所謂南方商人們處事“圓滑”,大抵還是一種智慧罷。

我爺爺要他留下一照片,說是留個紀念。照片是他參軍時照下的,小政委,面容精致,雄姿英發。

他走的時候,我爺爺把羊角匕首塞進他的行囊。

  

還補上一句:價值連城。

又補一句:和你一樣。


from 今日文章 《另一把羊角匕首》,涼炘,青年寫作者。


被叫小鮮肉會生氣嗎?


這個妹子不太冷問彭于晏:你的肌肉練得這么好,別人叫你“小鮮肉”會生氣嗎?


且看演員@彭于晏的萌蠢回復……


全部內容請打開今日的ONE App


午安!


ONE·文藝生活 2015-08-23 08:42:11

[新一篇] 如何從自卑中走出來?

[舊一篇] 瘦子不是唯一的生物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