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尖:還有比中國電影更大的騙子嗎! 鳳凰副刊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有文、有识、有趣——凤凰副刊


都是骗子


这两年,饭桌上大家谈得最亢奋的话题是,骗子。基本上,每个人的手机里都有一两条骗子短信,每个人的邮箱里都搁着三四个骗子电邮。


开始的时候大家交流骗子手法,最近与时俱进,我们交流如何忽悠骗子。大宝开车去杭州,路上接到电话,“猜猜我是谁?”大宝的荷尔蒙立马就飚上了,长途遇骗子,天上掉馅饼啊,“哎呀老三,烧成灰我都听得出你的声音!”


“老三”立马爽了,说自己在南京,做了点对不起老婆的事情,又不能往家里打电话,让大宝速汇三万保释金。大宝马上说,哥们一场,我这就到南京去,警局我有人,不过跟我讲讲你还能跟小姐做啥?你去年动了手术不几乎太监了吗?


对方慌乱之下,大宝乘胜追问再加循循善诱,直把“老三”弄得人鬼不分,最后,大宝咳嗽一声清清嗓子,教育“老三”:出来混,先要学好普通话。对方骂一声“骗子”,含恨关机。


大宝讲完,我们就笑他,这种忽悠法不够华丽,网上传我们学校物理系的两退休老师才厉害,他们在94路公交站看到一小年轻乞讨,海报说明钱包丢了,两天没吃。老教授就给他买了四馒头,看着他吃下。小年轻吃好谢过,转战67路站头,重新铺上纸,“两天没吃了”。老教授跟上,又递上四馒头……


陈凯歌看到这个“馒头的故事”,不知什么感想。大宝就说,现在炒得火热的“罗伯特·麦基编剧培训营”在中国做那么大的广告,搞得有电影梦想的人都应该去“麦基”一下,其实不如从监狱里提溜出十个大骗子,以夷治夷,又接国情,中国电影水准一定哧溜上扬。


不过,大宝刚说完“哧溜”,又在饭桌上遭到一顿嘲笑,中国电影,还有比中国电影更大的骗子吗!


电影《致命请柬》最具代表性。这个小成本电影戏外案子比戏内事情好看多多。电影上映前,宣传海报说“黄渤主演”,可是看完电影,观众连黄渤一根毛都没见着,然后就纠纷了,就官司了。终于,黄渤出来“气愤地”解释说,宣传时候没介意,主要觉得人家也是看得起你,再说,小成本制作,挺不容易的……


《致命请柬》的出品方我们就不去说它,有意思的是,黄渤的这个解释以冠冕的方式到处见报,事情也就过去了。后来我把这个事情讲给香港的一个朋友听,他看看我,说,你也太纯情了,这种事情多了去。《天堂口》的广告是什么,“吴宇森回归华语电影第一击!”乖乖,他真击了吗?《天堂口》的编剧是吴宇森吗?导演是吴宇森吗?还是,吴宇森他演了什么角色?


一根毛关系都没有。这种事情,数都数不过来!


醍醐灌顶我突然想通了,奶奶,就算《致命请柬》里黄渤露个大脸蛋又怎么样?《观音山》说,范冰冰陈柏霖有激情热吻;《晚秋》说,汤唯与玄彬有激情热吻;《杜拉拉》说徐静蕾要激情全裸;《单身男女》说高圆圆和古天乐要激情床戏,奶奶奶奶奶奶的,谁看到激情热吻激情全裸激情床戏了?


谁看到了!这些年的电影宣传,不是“广受好评”,就是“备受赞誉”,再加上“经久的掌声”,但是我们从电影院出来,爽过吗?看完《画皮》不爽看《画皮2》,看完《风声》不爽看《听风者》,我们爽过吗?《听风者》搞了几个小高潮,可无论是梁朝伟刺瞎双目还是周迅遇害,我们都不爽,很不爽。


所以,常常,我从电影院出来,就会想到那只传说中的可怜狼。


从前有一只可怜的狼,有一天,他实在是饿昏了,就铤而走险进村去找吃的。他走啊走,找啊找,灰心的时候,正好经过一户人家的窗子,听到里面妈妈对着大哭大闹的孩子说:“你再哭我就把你丢出去喂狼!”狼于是就等在外面。孩子哭啊哭,饿狼等啊等,可是狼苦苦等了一晚上也没见她把孩子丢出去,饿死前说了句:都是骗子!


摘自毛尖《我们不懂电影》


鳳凰讀書 2015-08-23 08:42:12

[新一篇] 坂口安吾:盛開的櫻花林下

[舊一篇] 赫芬頓郵報:那些與幼稚無關的圖畫書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