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歷史變遷觀察
字體    

【頭條】原政治局委員田紀云:我與老伴的愛情故事
【頭條】原政治局委員田紀云:我與老伴的愛情故事
共識網     阅读简体中文版

摘要
在我被批斗的日日夜夜里,我象瘟神一樣,誰也不敢接近我,連我最好的朋友也不敢見我。這時,只有英華日夜陪著我,她鼓勵我說:“你成不了反革命,別人不了解你,我還不了解你呀,把精神振作起來,揀你最好的衣服穿上,讓他們看看”。

我的終身老伴英華辭世已經五個多月了,但我對她的思念卻有增無減。她的音容笑貌、她的高尚美德、她對家庭的無私奉獻,特別是對黨對革命事業的無限忠誠,時刻在我腦海中盤旋,難以忘卻。


我與英華相識七十年,共同生活六十六年,我們經歷了抗日戰爭最艱苦的歲月,解放戰爭的全過程,以及建國后的各個時期。我們南征北戰不分離,風吹浪打不動搖,相依為命,患難與共。


我們的婚禮


1947年4月,我和英華一起報考了冀魯豫會計學校,11月畢業,我被分配在屬冀魯豫軍區領導的戰勤總指揮部供給部當會計,英華被分配在冀魯豫九專署辦公室工作,后調財政科當會計。


1948年11月,在淮海戰役取得偉大勝利,我完成了帶担架營支援前線的任務之后,被提升為正營職干部,戰勤總指揮部領導批準我同李英華結婚。我興高采烈,11月13日就騎馬到了英華母親所在地今河南省范縣的子路堤。當時的我身無分文,什么東西也沒買,就帶了一床蓋了多年的、被里被面都是白粗布的被子。


我來與英華結婚,英華一家人十分高興。英華的母親從政府發的救濟物資中給了我們一床被面,讓我們把被子換一下。14日中午,英華的母親做了四個菜,一家人圍著灶臺吃了頓飯。英華的母親即我的岳母拿出十元錢(邊區票)讓英華交給冀魯豫九專署食堂買幾斤肉改善下生活,我和英華同大家一起吃頓飯熱鬧一下,專員還講了幾句祝賀的話。這就是我們的婚禮。到老了我有時同老伴開玩笑,咱們倆要離婚不需要辦任何手續,因為結婚也沒手續,一沒介紹人,二沒證婚人,三沒結婚證,要離婚提起包走就是。她哈哈一笑。


艱苦的五六十年代


五十年代、六十年代生活十分艱苦,實行工資制后我們倆人的工資不到200元,英華在十分困難的條件下,勤儉持家,省吃簡用,拉扯大了四個孩子,其困難是可以想象的。四個孩子老大(女)下過鄉當知青、當過兵,老二(女)當過知青也當過工人,老三(男)當過兵又當過工人,老四(男)文革后期直接當了工人。都是靠自己的勤奮工作生活。我和英華從未利用自己的權力和影響為子女謀取任何好處。  


英華對我更是恩愛有加,有什么好吃的都先讓我吃,連早上吃個雞蛋也要檢個大點的給我。做飯、洗衣服、打掃清潔等家務事她是主角,我當助手。殺雞、宰兔之類的事必須由我來干,英華殺雞殺不死,把雞扔地下雞還會跑。宰兔更是下不了手。我給英華開玩笑說,看來一個家庭沒個男人還是不行。她說,四個孩子你來帶,沒女人更不行。


但我治家有條原則,不管錢,也不要權,在家一切老伴說了算,我封英華為“家庭總理”。所以,我們六十六年的共同生活,一直和睦相處,從未打過仗,也沒說過粗話。年輕時性子急,偶爾吵架、慪氣是有的,一般是我說幾句好話、道個歉了之。英華為人十分低調,在我担任國家領導人后,從不給我找任何麻煩,也從不出頭露面。有時同老友一塊吃頓飯,她都坐得遠遠的,從不與我坐在一起。  


在被批斗的日子里


1964年,在貴州省開展的“大四清”運動中,我被以莫須有的罪名打成“反革命修正主義集團頭子”,整天大會批小會斗。在我被批斗的日日夜夜里,我象瘟神一樣,誰也不敢接近我,連我最好的朋友也不敢見我。這時,只有英華日夜陪著我,她鼓勵我說:“你成不了反革命,別人不了解你,我還不了解你呀,把精神振作起來,揀你最好的衣服穿上,讓他們看看”。這時我們也沒心思做飯吃,也不想去食堂吃飯了,她天天陪我下小飯館,要么吃碗面條,要么買兩個包子吃。這時的英華是我唯一的精神支持者、同情者,是她陪我鼓勵我度過了最艱難的時刻。(詳情請參見《改革開放的偉大實踐》一書前言)  


戒煙的故事


三年困難時期我學會了抽煙,開始煙癮不大,抽的少,一般兩天一包。但到了七十年代,煙癮越來越大了,一天兩包,開起會來,你給我,我給你,就更多了。由于抽煙過多引起喉炎,每天天不亮就咳嗽,床頭上放個痰盂吐痰。時間久了影響英華睡覺。


“有錢難買黎明覺”,她正睡得香的時候我咳嗽起來了,為此,她多次勸我戒煙,我也覺得抽煙沒好處,多次下決心戒煙,但每次戒煙都是三、五天后煙癮復發,先是當“伸手牌”,給別人要煙抽,要幾天不好意思了,就自己買了,就這樣周而復始,先后戒了五次都不成功。


1978年秋在成都,英華對我早晨咳嗽影響她睡覺實在憋不住了,發火了,把我一整條煙從窗口扔到大街上去了,另外兩小包扔在地板上用腳搓了。面對此景此情,我沒生氣而是以笑置之。因為我覺得自己理虧,沒實現自己的承諾。從此,我下決心非把煙戒掉不可。


未料剛戒煙三、五天,正在吐苦水的時候,接到財政部電話,要我參加由張勁夫同志(時任財政部長)為團長的出國考察團,去南斯拉夫和羅馬尼亞進行經濟管理體制的考察。我很快到指定的地點即北京市萬壽路中聯部招待所報到,進行出國前的學習和準備。一天,代表團管生活的同志來問我:“你抽煙不?代表團對抽煙的同志每人發六條‘中華牌’煙,三條帶過濾嘴的,當著外國人的時候抽,三條不帶過濾嘴的,自己在房間時抽”。他問我要不要?哎呀,這下愣住了。要還是不要,要,前功盡棄,不要,心里發癢,六條“中華牌”呀,難得呀!我對他說,讓我想一想,明天告訴你吧。


這天夜里沒睡好覺,思想斗爭一夜,最后還是下決心不要。就這樣,在國外來去一個月,與外國人在一起,也不好意思當“伸手牌”,吐了十多天的苦水(煙油味),我戒煙成功了,天大的好事,至今己三十六年了,從來不沾煙的邊。這是老伴英華的功勞。



(本文寫作于2014年10月,作者系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全國人大副委員長



2015-08-23 08:4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