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黃霑十年祭:豪情只剩一襟晚照
黃霑十年祭:豪情只剩一襟晚照
新京報書評周刊     阅读简体中文版


編者按:十年前的今天,香港著名詞人黃霑因病去世,他六十四年的光陰,剩下“滄海一聲笑”、“上海灘”、“倩女幽魂”等經典名曲,在華人世界流傳。回望過去,這可以說是香港影視黃金時代消逝的信號。在論文中,霑叔就曾痛陳香港流行音樂的衰敗,行業短視,水平驟降,“再沒有美麗的旋律”。現在,哪有那一種笑傲江湖的豪情?


在生命的最后時段,霑叔罹患癌癥,他想睡就睡,想吃就吃,自認為是一生中最開心的生活,“世界是無常的,變幻才是永恒,一定要活得開心。”活得開心,也許,正是霑叔一生的寫照。

 黃霑

────────────

黃霑經典歌曲

────────────

   電影《笑傲江湖Ⅱ東方不敗》主題曲“滄海一聲笑”

滄海一聲笑

滄海一聲笑 滔滔兩岸潮

浮沉隨浪只記今朝

蒼天笑 紛紛世上潮

誰負誰勝出天知曉

江山笑 煙雨遙

濤浪淘盡紅塵俗世幾多嬌

清風笑 竟惹寂寥

豪情還剩了一襟晚照

蒼生笑 不再寂寥

豪情仍在癡癡笑笑

啦……

黃霑說:寫《滄海一聲笑》時,四十幾歲了,寫得很滄桑。我心里總是有點滄桑感,從小就有這種感覺。我是老頭的腦袋,少年的心,更老的身體,很差勁,很慘。可能是念中文系,讀的古書太多。故人蘇軾也有這種滄桑感,李白也有。總是有這個味道,就是江山未改,英雄已經淘盡的滄桑感。

▲倩女幽魂

倩女幽魂

人生路 美夢似路長

路里風霜 風霜撲面干

紅塵里 美夢有幾多方向

找癡癡夢幻中心愛

路隨人茫茫

人生是 美夢與熱望

夢里依稀 依稀有淚光

何去何從 去覓我心中方向

風仿佛在夢中輕嘆

路和人茫茫

人間路 快樂少年郎

路里崎嶇 崎嶇不見陽光

泥塵里 快樂有幾多方向

一絲絲夢幻般風雨

路隨人茫茫

一絲絲夢幻般風雨

路隨人茫茫

黃霑說:和他(指張國榮)合作,你會永遠放心,因為Leslie永遠會交足、交準,一首本來很普通的歌,有哥哥為我們唱,這首歌忽然間就會變得很特別,很特別。

────────────

圖說黃霑“朋友圈”

────────────

  ▲黃霑在金庸家中當眾跪下求婚


▲徐克、黃霑


▲左擁林青霞,右抱王祖賢


張國榮、黃霑


  ▲黃霑“強吻“搭檔顧嘉輝

────────────

黃霑談香港流行音樂的衰敗

────────────


黃霑2003年拿到博士學位,其時已癌癥在身。他所寫博士論文,探討的是香港流行音樂的過去和現在,選一段分享:


香港流行音樂能在海峽兩岸暢銷,最大原因拜香港的自由之賜。80年代之前,香港是兩岸三地最開放的,臺灣不及,中國內陸更不及。然后隨著臺灣開放,大陸開放,三地自由差距,越來越少,香港歌曲的吃香程度便相應減少。兩岸并不是不再聽港歌,而是有更多選擇。好的買,不好的就不再眷顧。從前動輒三四十萬張的銷售額,變得鳳毛麟角,只有真正歌藝勝人一籌如張學友、葉蒨文、林憶蓮、林子祥等人的作品,才會在臺灣有較佳成績;而且即使是這幾位實力歌手,也只能出售國語唱片,粵語歌再無市場。

▲張學友


同年,接受南方周末采訪時,黃霑也談到:


生存不下去,頂峰時沒想到好好培養創作人才,所以現在青黃不接得很厲害。林夕一年寫五六百首歌,李白也寫不了那么多,我不信林夕的才華比李白高。就算比李白高,一年這么多歌肯定有粗糙的。我不能批林夕,一批林夕別人就會覺得你是酸葡萄。李宗盛批評別人,他自己最近有什么好歌出來?李宗盛老了,我們都老了,林夕也快老了。年輕歌曲要年輕人,年輕創作人接不上來。雷頌德30多歲,紅也紅了10年了,后面還有什么人?顧嘉輝后面有個李宗盛,李宗盛的后面有誰?90年代的市場是周華健的,但現在他也老了,像我們這些到了60歲還在寫歌的人,毛都白了還有誰聽我們的?


▲林夕

────────────

黃霑之后:潮已落

────────────

文 | 顧小白

霑叔死了,“香港四大才子”于是也“死”了,即使剩下的三個,金庸、倪匡、蔡瀾,還好好地活在這滾滾紅塵呢——我是說,香港流行文化中原本就欠缺的中國精神與古典意蘊,在“四大才子”成了溫故符號、在他們無書可書無情可表的新世紀、在霑叔死后,終于消亡。

黃霑在接受采訪時曾說,從前我抓得住香港青年的心態,那時候我40歲,現在我不懂啊,我不知道他們在干什么。

他怎么會懂呢?現在流行的是“不愛我的我不愛”、“我愛你再見”……哪兒還有人聽什么“憑誰意,意無憾,別萬山,不再返”,聽什么“豪情還剩了一襟晚照”?

現在流行的是抵死頹靡、天亮說晚安。現在流行的是林夕的傷到盡、黃偉文的玩到底。

香港有他倆就夠了,寫盡及時行樂、戀物癖、空幻的薔薇泡沫、迷幻的彼岸花阿修羅。“浪奔浪流”、“男兒當自強”、“摘下滿天星”這樣的唱段只能淪為老土的笑料與把柄,就算唱了,你也得唱得不倫不類嘻嘻哈哈才成——那樣的唱法才能向旁觀者證明:你跟這個荒誕善變的世界是與時俱進的。


▲詞人黃偉文


于是黃霑就老了。“輝黃演唱會”、“獅子山下演唱會”盡管風光一時,可又有多少年輕人買票去看呢?還是林夕寫的夠潮流夠現實夠凄絕夠幽怨啊——沒理由相戀可以沒有暗涌,傷心到死壓抑到死無望到死,除了暗涌,還是暗涌。

所以林夕一年賣詞上千,黃霑卻無人問津。

所以無需感傷,無需留戀。時代已盡,新潮已至,生亦何歡?死亦何苦?說不定另一個世界,還有拍岸驚濤與千堆雪,還有映世紅日與萬重浪,還有化蝶梁祝、青蛇白蛇、風杯雪盞、兩忘煙水……

再會!


部分圖文來自新浪網、南方周末、都市快報、明報周刊等媒體。

整理:西門忘我


2015-08-23 08:4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