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名家地理—探索傳統中國韻味
字體    

墨西哥罪惡之城
墨西哥罪惡之城
Vista看天下     阅读简体中文版

11月12日,墨西哥瓦哈卡州的示威者站成金字塔形狀封鎖道路,抗議43名學生被害(CFP圖)


每天早上,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的報紙都會刊載格雷羅州伊瓜拉市43名學生失蹤的天數。


在失蹤42天之后,11月8日,官方終于認定,這場失蹤案實際上是一次“大屠殺”。


這起案件堪稱墨西哥歷史上最復雜、涉及人員最廣的一起案件。案發以來已有74人被逮捕,格雷羅州至少有15個城市的大量市政官員和警方與犯罪團伙有染。10月22日,該州州長安吉爾·阿吉雷終于頂不住民憤引咎辭職,結束了他以暴力和腐敗為標志的任期。


阿尤齊納帕師范學校43名學生的失蹤,引發了墨西哥民眾的恐懼、憤怒和抗議。墨西哥城被悲傷、厭惡、恐懼和不祥的氣息籠罩,就像突如其來的陰郁寒潮。


通常這是一年中最喜慶的時節,亡靈節就要到來,但人們卻完全感受不到節日的氣氛。



血腥之夜



阿尤齊納帕師范學校為墨西哥最貧困的地區培養教師。該校的學生年紀在20歲左右,大多來自貧困的印第安農民家庭。據了解,每年學校只招收140人,卻有600多名學生報考,能選上的往往是村子里最聰明的孩子。對于農民的子女,成為教師被看作是社會地位的提高,同時也是造福貧困家鄉的一種方式。


墨西哥的鄉村學校教師有著悠久的左翼運動傳統,但對于阿尤齊納帕師范學校這些年輕人,這將是他們人生中第一次“斗爭活動”。遵循傳統,他們將臨時征用私人巴士公司的巴士前往墨西哥城。


他們計劃攔截高速路,為10月2日的年度墨西哥城游行(目的是紀念1968年在特拉特洛爾科廣場被政府屠殺的學生抗議者)籌集資金。


9月26日,學生們乘坐兩輛巴士離開學校,但他們還需要兩輛,于是來到了附近的小城市伊瓜拉,繼續籌集資金。


當晚,伊瓜拉市市長何塞·路易斯·阿瓦爾卡滿懷政治野心的妻子計劃當晚發表演說,學生們打算去現場抗議。可他們不知道的是,市長夫人的哥哥據說是當地毒品走私集團“勇士聯盟”的頭頭,伊瓜拉市的另一位統治者。


就在學生們準備前往現場的時候,他們受到了警察的攔截,據后來被逮捕的警察交代,他們是接到市長阿瓦爾卡的命令才這樣做的。


數十個市政便衣警察和一小撮蒙面的黑衣男子當場槍殺了6人,傷20多人,在持續3個小時的突襲和圍捕中,他們還在城市多個地方拘捕了共計43名師范學校學生。在這期間,州警察、聯邦警察和軍隊都沒有出現。這43名學生被關進了市警察局,自此沒了蹤影。


第二天,有一名學生的尸體被發現。他的眼球被挖掉,面部皮膚被從頭顱上剝離——這是典型的墨西哥犯罪集團暗殺方式。


9月30日,有10多名幸存學生被發現,民眾呼吁尋找其余學生的下落。10月6日,總統涅托才下令總檢察長接管案件調查,聯邦軍警接管伊瓜拉市治安,解除當地警察部隊武裝。


事發后,市長夫婦與當地警察局長均棄職潛逃,直到11月4日市長夫婦被抓獲后,警察確認其與學生失蹤案件直接相關。


10月初,有墨西哥記者拜訪阿尤齊納帕師范學校時發現,學校只剩下22名學生,很多學生已經被担憂的父母領回了家。



殘酷真相



失蹤后的學生去了哪里?


就在他們失蹤的當晚,有人目睹市長阿瓦爾卡和伊瓜拉軍事基地的上校指揮官會面。


“在突襲前夕軍隊上校和市長的會面、街頭血腥屠殺發生之時和之后軍隊卻不見蹤影,這兩者似乎有著某種聯系,非常可疑。”


被捕的警察承認,他們勾結蒙面槍手,在至少兩次突襲行動中朝學生們開槍,然后將逮捕的學生們交給了“勇士聯盟”的毒品頭子。


該毒品頭子被捕后說,在被告知這些學生屬于當地另一伙販毒集團后,他命令讓這些學生“消失”。事后證實,這些學生并不屬于任何對立團伙。該毒品頭目還指控市長夫人是“伊瓜拉市犯罪活動的主要指揮者”。


這些學生被帶到了科庫拉市的一處垃圾填埋場。確認所有人死亡后,販毒團伙成員用石頭堆起一個圓圈,把尸體堆在里面,澆上柴油和汽油,然后點燃了尸體。火從9月26日午夜一直燒到第二天下午的兩三點。


然而,墨西哥檢方稱,這期間當地沒有火情報告,沒有任何人看到發生的事情,如果有人看到了煙霧,可能也因為害怕而保持了沉默。


9月27日下午5點左右,待火勢冷卻后,毒品頭子下令將所有骨灰收集起來,并裝入8個大垃圾袋,扔進附近的科庫拉河。


警方后來只找到了其中一個密封完好的垃圾袋。目前掌握的唯一證據,就是其中一個垃圾袋內找到的已經碳化的牙齒,但是,從這些碳化的牙齒中提取DNA的工作將會十分艱難。


詭異的是,10月初,當局曾發現了多處秘密墳墓,其中一處埋藏著28具嚴重燒焦的尸體,據推斷殺戮就發生在不久前。


盡管經過第一輪的DNA測試,當局宣布,這些尸體并不屬于失蹤的學生,新發現的秘密墳墓也似乎證實了很多記者早已指出的問題:自2006年以來,在美國要求下,時任墨西哥總統卡爾德隆批準了對毒梟的軍事行動,現任總統涅托沿用了這一政策——7萬墨西哥人被殺,約2.7萬人失蹤,整個國家變成一座“毒品墳墓”。2013年有1.6萬墨西哥人死于毒品戰爭。


在本次事件中,核心的問題在于警察與販毒集團的關系。現在仍不清楚的是,販毒集團與當地政府官員究竟勾結到了什么程度?


一個佐證是,事發后,有22名參與圍捕學生的警察被逮捕接受調查。“勇士聯盟”在伊瓜拉市到處張貼告示,威脅說:如果這些警察們不能獲釋,毒品集團將開始謀殺無辜者,并公布曾經和他們勾結的政客的名字。



動蕩局勢



10月,在墨西哥城,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的學生已舉行了多次游行,保守的天主教會和商界人士也加入了抗議。全國的呼聲很快得到了回應:格雷羅州長阿吉雷幾乎在一夜之間失去了政治支持,被迫辭職。


歷時1個多月,在大量民眾反復的請求和抗議中,政府終于給出了調查結果。11月8日,當局確認43人已全部遇害,卻強調在調查結束以前,這43名學生仍被認定為“失蹤”。


事件發生以來,受害者家屬對墨西哥檢方的說法一直持懷疑態度。格雷羅州曾發現多個秘密坑洞和遺骸,匆忙宣布的DNA鑒定結果令民眾難以信服。墨政府花重金又請來阿根廷法醫對遺骸進行身份鑒定,也是遲遲沒有下文。國際大赦組織認為,墨政府對這一事件的調查與處理“混亂而無效”,可謂“錯漏百出”。


“哪個的政治傷害更大?”墨西哥最著名的人權活動家亞利桑德羅·索拉林德問,“是說他們(學生們)被槍殺并遭到焚尸?還是說他們消失了?沒有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顯然政客們要選擇后者,但讓受害者家庭懷著虛假的希望是多么殘忍。”


為了譴責政府調查不力,11月8日當晚上萬名墨西哥民眾涌上街頭,打出“要求正義”“如果你的孩子是第44個人呢?”等多個標語,抗議政府嚴重失職。


更有大批民眾點燃了墨西哥城地標建筑“國家宮”的一扇大門,還試圖沖進總統府。


而在事件發生的格雷羅州,沖突更為激烈,失蹤學生所在的師范學校師生8日沖入州政府大院,點燃警車,并向政府辦公樓投擲石塊。


如今的墨西哥城明顯讓人感到了變化。過去的活力似乎消失,不僅因為學生們的失蹤。


墨西哥記者瓦雷拉說,9月16日,墨西哥獨立日的晚上,在街上漫步時他已經發現了城市的異樣寧靜。“自涅托上任后城市被低氣壓所籠罩,這不僅是我們的感覺,”瓦雷拉說,“可以看看接連幾個月下跌的消費者信心指數。”在卡爾德隆執政時期,墨西哥城的居民感覺遠離恐怖。“但現在,人們感覺可怕的事情可能發生在這里。”


墨西哥最有影響力的新聞網站SinEmbargo.com發表評論說:“阿尤齊納帕的慘劇讓整個墨西哥感受到了痛。然而,這種傷痛給墨西哥社會上了一課——人們團結起來,提出要求,只要不是太過分,可以迫使政客做好本職工作,讓他們為腐敗付出代價。”


●資料來源:《南方都市報》第6582期《墨西哥危機:43名學生失蹤之謎》,原載《紐約客》;本刊編譯

2015-08-23 08:4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