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技術話題—商業文明的嶄新時代
字體    

中國互聯網“大時代”:大佬都是程序員出身
中國互聯網“大時代”:大佬都是程序員出身
蠶豆網     阅读简体中文版


從“程序英雄”到“平臺諸侯”——中國互聯網“大時代”中那些不能忘記的面孔

他們,一張張中國面孔和一家家中國企業的名字,身處強手如云的世界互聯網之林。他們,有的長青不凋,有的改頭換面,有的甚至只是幾乎不被人知的“炮灰”。

無論成敗,他們都是這個“大時代”的創造者、探路者。

當人們議論哪些互聯網大佬們將蒞臨首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時,不妨重新回看一下這些面孔。無論是當年的“程序英雄”,還是現在的“平臺諸侯”,他們在“江湖”中的起落,都對今天中國互聯網產業有著特殊的價值。

起點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下一顆是什么滋味。”阿甘母親的這句話,同樣適用于中國互聯網人。

西安交大的周鴻祎、武漢大學的雷軍、深圳大學的馬化騰,都是計算機專業出身。他們的最初職業選擇,是當一名程序員、軟件工程師。

在北京大學修完信息管理專業的李彥宏,考入美國布法羅紐約州立大學,專業也是計算機系;他的北大校友、廣東人王志東出身于無線電電子學系。兩人都曾是成功的軟件工程師。

出身于國防科技大學信息系統專業的浙江人求伯君,當年拿著自己的打印驅動程序軟盤,敲開了四通的大門。他同王志東、鮑岳橋等,被視作那個時代的“程序英雄”。

與“單槍匹馬闖江湖”的程序員不同,在哈爾濱工業大學計算機科學系計算機軟件專業獲得學士學位的王峻濤,離開校門后則進入體制內的研究部門,從事與計算機、網絡相關技術的研究。

當然,并不是所有互聯網人都掛著“軟件、程序”的標簽,瀛海威創始人張樹新畢業于中國科技大學應用化學系,曾是一名媒體記者;張朝陽赴美留學前,就讀于清華大學物理系。

陳天橋畢業于復旦大學經濟學專業,曾在大型企業當過秘書,還在證券公司工作過。剛步入社會時,他或許想不到自己會跟網絡游戲發生關系。

作為一個沒有計算機專業知識和業內資源的英語教師,從杭州師范學院外語系畢業的馬云,似乎同互聯網的距離更“遙遠”。如果不是當年受托赴美當翻譯,他絕料不到自己的下一步人生竟會搭上互聯網。

曾有人把這些互聯網人的起步,分成若干類型:直接創業型,比如雷軍;打工就業型,比如王志東、陳天橋;分配就業型,比如馬云、丁磊,后者從中國電子科技大學通信專業畢業后,首份職業是在寧波市電信局;留學海歸型,如張朝陽、李彥宏。

巔峰

不到40歲,王峻濤就打造出珠穆朗瑪電子商務公司8848,被稱作“中國電子商務第一人”。與之類似,他們中許多人,都擁有、或曾擁有自己的“8848”。

張朝陽以數次“爆米花機”似的融資,在搜狐從“出生”時就打上了“風險投資”“國際化”的字眼。1998年,他入選美國《時代周刊》全球50位“數字英雄”。

馬化騰用“一只企鵝”,幾乎壟斷中國在線即時通訊市場。這只“夸張的小動物”被牢牢固定在無數臺電腦桌面右下角,成為人們工作與生活無法缺少的一部分。網絡聊天,成了QQ的別稱。

南宋詞人辛棄疾從未想到,自己《青玉案·元夕》中的“眾里尋他千百度”,竟在800多年后派生出世界最大中文搜索引擎的名稱。喜歡古典詩詞的李彥宏,讓“外事不決問百度”成為流行語。

丁磊的巔峰,是在本世紀初許多人還在探索互聯網盈利模式時,通過在納斯達克掛牌,成為中國第一個互聯網首富。2003年的福布斯、胡潤中國富豪榜單,榜首赫然寫著丁磊的名字,那年他32歲。

曾認為自己是“很純粹的軟件工程師”的王志東,創業過程中一次次放棄與辭職,每次都把被技術人員視作命根子的源代碼交出。直到創辦四通利方后,他看到軟件業與互聯網結合的必然,不顧股東、投資者對專注做軟件產品的聲音,力排眾議,收購美國華淵公司。他通過資本運作,推出當時全球最大的中文門戶網站——新浪,完成從一個IT人到互聯網人的角色轉換。

周鴻祎對中國互聯網最大的貢獻,莫過于對傳統商業模式的顛覆。當安全軟件還在收費時,他推出了免費產品。今天,互聯網的免費商業模式日漸到來,因為這是一個需要海量用戶的行業。

2014年9月19日,馬云的阿里巴巴以收盤價2314億美元的市值,把Facebook拋在身后。中國出現了僅次于谷歌的全球第二大市值互聯網公司。其旗下有全球最大C2C電子商務平臺淘寶、國內最大B2C網站天貓、國內最大的民營網絡支付平臺支付寶。他和它們,改變了中國人的生活方式。

當然,群雄并起的互聯網業內,張樹新的面孔不應該被忘記。上世紀90年代中期,她和她的瀛海威,為無數中國普通人打開了互聯網這扇大門。即使像一顆劃破天際的流星,張樹新也是那個年代的啟蒙者。

跨界

網絡游戲之于陳天橋,即時通訊之于馬化騰,門戶之于張朝陽,搜索引擎之于李彥宏,殺毒軟件之于周鴻祎,已不再是唯一的陣地。沒有野心,對互聯網業也許是一場災難;面對圍欄外不斷革新的應用開發,他們不甘心缺席任何一場盛筵。

馬化騰對自己的“企鵝帝國”,從未滿足。從收購郵箱到推出QQ軟件管家、網游,再到今年組建電商公司布局O2O、發布移動搜索APP,43歲的馬化騰屢屢跨界。在互聯網世界,誰都無法預測下一個變革的節點在哪里。

騰訊的泛娛樂化戰略,遠不僅限于互聯網。一部基于兒童社區游戲的電影《洛克王國》,讓馬化騰似乎變成了“電影人”。陳天橋則拿出了盛大與米粒影業合拍的動畫電影。他已注意到,在網游玩家中,自己不再是一枝獨秀。中國互聯網人的電影夢,是有朝一日能搭上好萊塢、迪士尼的肩膀。

李彥宏也沒有閑著。他盯上日趨流行的跨境代購,拉上日本電子商務公司組建大型B2C網購商城“樂酷天”。盡管2012年5月,“樂酷天”不得不在遺憾中謝幕,但2014年百度世界大會又傳出消息,李彥宏推出針對移動互聯網的新產品——移動電商平臺“直達號”。此外,打造自有品牌瀏覽器、組建視頻網站愛奇藝、開發社交服務,都成了李彥宏的業務擴張范圍。

2011年的中英互聯網圓桌會議上,張朝陽中途退席,去參加搜狐視頻投拍的《步步驚心》慶功會了。可見,跨入網絡視頻業務的不僅僅是李彥宏。周鴻祎亦是如此,360瀏覽器功能正日漸強大。

在中國互聯網界,網民高速增長的黃金時代正逐漸遠去,躺在龐大用戶基礎上的“平臺諸侯”們,收入增長越來越接近天花板,“不務正業”似已成群體性行為。坊間戲言:“如果我認為跨界沒有黃金,那是我錯了;但如果你認為人人跨界都能掘到黃金,那肯定是你錯了。”

交集

網絡是互聯互通的。不斷跨界,注定了“平臺諸侯”相互間會有交集。亦敵亦友,在這個圈子再平常不過。

2013年11月,馬云、馬化騰聯手中國平安,組建互聯網保險公司,讓大家暫時忘記了“余額寶”“理財通”的競爭。然而,僅僅半年后,馬云就在“本家”馬化騰的大本營廣東,宣布購買廣州恒大足球50%的股份。業界對馬化騰在自己腹地能否坐得住的猜測,讓“二馬”間的關系變得極具戲劇性。

在馬云的世界,馬化騰并非無所作為。阿里巴巴牽頭銀泰不久,馬化騰就同李彥宏、萬達老總王健林在深圳簽約,宣布共同出資成立電子商務公司。此時,對騰訊插手搜索極為警惕的李彥宏,同馬化騰又成為“戰友”。

“文人相輕”在“術業有專攻”的互聯網界,并不完全成立。馬化騰欣賞陳天橋的《傳奇》,也敬佩同年齡人丁磊大膽闖進網游。業內曾傳出,2002年決定上馬網絡游戲前,馬化騰甚至帶著團隊跑到上海找陳天橋取經。

求伯君與雷軍的交集,可以記入中國互聯網歷史。求伯君上世紀80年代末為香港金山公司開發的WPS,讓正在讀大學的雷軍感到震驚。他不相信國內會做出這樣好的軟件。兩人惺惺相惜,共同打造金山。在金山公司服役16年后,雷軍雖然從總裁兼CEO的崗位上離職,仍感激求伯君對自己的“知遇之恩”。

互聯網界還有一個有趣的交集。自屬豬的丁磊圈欄養豬后,電商劉強東在老家農村租地自種大米;馬云聯合發起的基金參與投資伊利畜牧公司,“馬云養奶牛”傳遍業界。還有人種水果、養雞,紛紛干起“農活”。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開心農場”絕不是諸侯們最終的“交集”。


(來源:新華網)

2015-08-23 08:4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