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只要做愛,不要吸煙 鳳凰副刊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不久的將來,香煙必將在電影中徹底絕跡。到時候電影人還能用什么來取代煙的位置呢?難道是口香糖嗎?我們可不可以想像,如果在詹姆斯·迪恩(James Dean)那張經典黑白照片里面,雨中縮著肩膀裹住大衣于街頭漫步的他,唇邊叼的不是一根煙,而是一截啃咬得變了形的口香糖?又假如《花樣年華》里頭的梁朝偉,深宵趕稿時伴隨他的不是一縷迷霧般的輕煙,而是一地的瓜子殼?


煙草曾經是電視和電影常用道具,透過它,導演強調那可以使一位牛仔的粗獷添上幾許抑郁,可以令一位神探沉思出智慧的火光;更可以讓一個滿身泥巴的士兵在槍林彈雨之后戰壕里的片刻寧靜中,重重呼出一口人類的荒謬。沒有了香煙,這一切塑造角色性格與遭遇的細節,該由誰來完成呢?


或許我們用不著太過担心,因為人類曾經在現實生活中克服過這個問題。在20世紀初期的英國紳士指南里,香煙曾被認為是一種令人免于尷尬的工具。"如果你不知道手該放在哪里,就夾一根煙吧"。煙斗、雪茄和香煙,不僅在形態上可以表達一個人的身份、性格;運用它們的方法也能凸顯一個人的禮儀和風范。比方說見到一位女士走過來了,紳士應該把嘴上的煙拿下來,道理和摘帽點首相同。如今的男人都不戴帽子了,沒法再用脫帽表露紳士的風度。可是,難道我們要重新恢復戴帽的習慣,才能當上個有禮貌的人嗎?同樣的,不抽煙也不可能令我們每一個人在聚會之中不知如何是好,雙手亂擺亂揮。


早年的好萊塢是個很講究道德規范的地方,片子稍有不慎露骨的場面,就會遭到刪剪禁制的下場。所以當時的導演把煙當成了性愛的暗示,一個女主角要是向男人討煙抽,意思就是"官人我要"。要是一個男角為女主角點煙的方法是把一根煙放在自己的唇間,點燃之后再將它遞給她,這就等于激烈的濕吻和愛撫了。


電影里的女人抽煙就和19世紀末主流大眾想像一樣,是種夸張的性表態,且不說唇部的吞吐動作,光是呼吸時的胸腹收放,就能叫男人看得血脈賁張。當年的大明星貝蒂·戴維斯(Betty Davis)在電影中永遠煙不離手,這表示她的性欲強盛;瑪蓮·德烈奇(Marlene Dietrich)一副冷臉孔總是在指間那斜斜的一根長煙燒出的云霧中睨視眾生,活生生地演繹了什么叫做煙視媚形。


今天的好萊塢不怕你做愛,只怕你不脫,香煙這種代替品又何來用武之地?想要一個性感女神表演饑渴的狀態嗎?別叫她點煙,脫褲子就是了(還得是脫男人的褲子)。按照這個邏輯,就算詹姆斯·迪恩再生,梁朝偉重拍《花樣年華》,他們也一定想得出別的東西來取代香煙;只不過效果是否雷同,就很成疑問了。至少對我而言,看瑪蓮·德烈奇在昏暗酒館一角吸煙,絕對比見到她赤條條地滿屋跑要好。



《噪音太多》/梁文道/花城出版社/2009-03


鳳凰讀書 2015-08-23 08:42:29

[新一篇] 講故事的人,戴著面具 《文學青年》田耳專號

[舊一篇] 2014海豚出版社15本 年度書單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