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趙本山的非常時刻
趙本山的非常時刻
Vista看天下     阅读简体中文版

整個本山傳媒集團從未像現在這樣謹慎。集團的副總們,無論往常多么熱絡可親,聽聞記者來采訪,都是機械地重復:“集團有規定,這個只能找劉雙平。”而本山傳媒總裁劉雙平不接任何陌生電話,記者們的采訪請求短信,他最多只回復:“非常謝謝您,我們以后找機會合作。”客氣周到地閉上了大門。


連資深的沈陽記者,都陷入了這樣的沉默:“我們和老趙感情挺深的,不愿意在這個時候說話。”


這個時候,是什么時候呢?


10月15日習近平主持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趙本山不在其中。他連夜開會學習座談會精神,卻因此陷入更大的輿論漩渦。在沈陽,劉老根大舞臺依舊歡聲笑語;在鐵嶺,趙本山仍舊是當地人敬重喜愛的城市名片。但焦灼情緒,在表面平靜下蔓延開來了。



“沒去開會”輿論線路圖



10月16日,江蘇邳州的教師李海年看到了這場座談會的報道,研讀名單時,他發現里面沒有趙本山的名字。一篇名為《莫言參加了座談會,趙本山去哪兒?》的博客文章很快寫了出來,并迅速在互聯網上傳播。微信平臺上該文標題被換成了《習總文藝座談會上趙本山缺席預示啥》,有將近9000個訂閱號轉載過。


一顆石子投入湖中,漣漪開始擴散。人們通過微博、微信討論著趙本山的時代是否已經結束了。《華西都市報》記者杜恩湖在微信上看到了這個話題的討論,與本山傳媒集團總裁劉雙平關系甚篤的他,還看到本山傳媒員工說,公司通知要開會,學習貫徹習總書記講話精神。杜第一時間趕到到沈陽,旁聽了本山集團10月19日夜里的會?議。


第二天,《趙本山:抵制低俗,堅持“綠色二人轉”》的報道在《華西都市報》娛樂版左側一個不起眼的邊欄中發布,門戶網站轉載時將標題改成《趙本山帶弟子連夜學習總書記談話:激動興奮》。捕風捉影的消息愈加流行。以致,當10月21日趙本山身著范思哲2014年秋冬新款的炫目上衣參加人民網在線訪談表態“我聽黨的話”,都被解讀為趙本山的危機公關。


杜恩湖說,人民網是看到了他的報道才想到約趙本山做在線訪問,而趙本山正好在北京參加一個公益活動的策劃會,所以才赴約。本山集團一位匿名人士的說法和杜恩湖一致,稱是人民網約趙本山在先。當本刊記者詢問人民網工作人員時,對方則回應稱:“這個事情比較敏感。”


無論本山傳媒如何回應,但在網友眼中,局面一天天變得微妙。10月22日,遼寧召開了“全省學習習近平總書記文藝工作座談上的重要講話精神座談會”,趙本山未列席。好事者把10月29日的鐵嶺文藝座談會也算上,稱“市一級文藝座談也沒有帶趙本山”。這就是所謂“接連缺席三級會議”。


遼寧省曲藝家協會(以下簡稱遼寧曲協)一位成員分析,省一級座談會,“請或不請趙本山都有理由”:“主要去的是宣傳思想文化部門負責人,也沒有第一線的演員藝術家之類的參加,不過趙本山是省曲協副主席,要去也有名義去。”遼寧省的座談會還請了省內的“文藝工作者代表”,排第一的是花千芳。


事實上,“文藝座談會事件”并不是本山傳媒今年唯一的煩惱。


浙江衛視重金購買了本山傳媒出品的電視劇《爹媽滿院》,原定于9月22日播出,但在播出前一晚被緊急叫停。浙江衛視的官方說法是:“開播前臨時接到廣電總局指示,由于題材問題被停播……”


熟悉本山傳媒的電視臺人士告訴本刊,所謂的題材問題,具體說是《爹媽滿院》主題是留守老人故事,因此而“不和諧,話題太沉重”。


《爹媽滿院》里除了趙本山幾位“一線名徒”小沈陽、宋小寶、沈春陽之外,趙本山還親自演了一個留守老人角色,且“戲份充裕”,計劃中是本山傳媒的重點劇目。



外界:“正的反的都不報”



很難說清趙本山何時知道的這些風波傳聞,又知道了多少。他不用電腦,也不上網,手機還是老舊的非智能機,只能打電話,甚至連短信他都不會發。網上有了移民傳聞這種不符事實的,身邊人轉告他,他再對記者澄清一下,就完了。一般的爭議趙本山選擇無視,“給人家說話的權利,要寫寫吧”。


但不是他的每個員工都能輕松待之。本山傳媒主管演員事務的集團副總張家豪一貫在朋友圈不怎么活躍,從文藝座談會后就開始“刷屏”趙本山相關內容:10月16日第一時間轉發了習近平講話精神;10月17日轉發時評《習總文藝座談會,趙本山貴在落實》;10月22日轉發趙本山作客人民網訪談實錄;11月6日轉發時評《替趙本山說句公道話》;11月12日到11月14日每天都在轉發崔永元和肖鷹關于“低俗之爭”的報道,11月15日轉發了百家講壇主講人魏新的文章《憑什么不讓趙本山上春晚》。


他的合作伙伴們,對這個話題也開始警覺起來。本刊記者試圖采訪一家和本山傳媒有合作關系的地方劇院,該劇院也掛著劉老根大舞臺的名號、用本山傳媒演員演出。但院方緊張地一口回絕了采訪的請求。中間人婉轉對本刊記者表示:“現在這個時候,說深了說淺了都不好。”


沈陽當地媒體《遼沈晚報》和趙本山關系密切,2006年該報曾與本山傳媒達成戰略合作,趙本山出任報紙的形象大使。但自今年10月15日文藝座談會后,《遼沈晚報》就沒有出現過任何趙本山的新聞,趙本山的移民風波和辟謠新聞也未跟進。沈陽媒體人士告訴本刊,該報現在的態度是“正的反的都不報”。


遼寧衛視在電視圈素有“本山臺”的外號,用“趙家班”的演員們做節目,反復播出趙本山小品合輯,買趙本山電視劇。最近幾年,借用趙本山和春晚的話題,遼寧衛視每年歲末都要出《本山選誰上春晚》,讓趙本山弟子們競技比拼。今年遼寧衛視原本有《本山選誰上春晚》的錄制計劃,現在已經暫停。遼寧衛視2015廣告招標會上,既沒有出現《鄉村愛情8》(以下簡稱《鄉8》),也沒有趙本山的任何相關電視節目。


遼寧衛視負責買劇的李峰把不放《鄉8》的原因歸結為價格上漲,“去年才六十多萬(一集),今年就到百萬級別,但是我們的經費沒增加就買不起了。”至于電視欄目取消和趙本山合作,她不知情。


距沈陽20分鐘高鐵車程的鐵嶺,是趙本山過隱居生活的故鄉。這里的人們也感受到了網絡上的山雨欲來,從趙本山的原工作單位鐵嶺民間藝術團,到“本山民樂團”的老朋友們,都知道“不開會事件”的前因后果。趙本山的老哥們侯英武能條分縷析地解釋趙本山不參加文藝座談會是合理的:“確實是有選擇地邀請了72個文藝家,他們都是有職有銜的。你看像作協主席鐵凝、中國美術館館長范迪安;演員里,李雪健很優秀,他是中國電影家協會主席才去的……本山一個演小品的唱戲的,沒有什么頭銜。”他還在電話里告訴兒女不要看網上關于趙的非議:“不可能。別聽他們瞎說。”



生意:沒有想象中的大



沈陽中街的劉老根大舞臺旗艦店生意依舊熱鬧。本刊記者參觀這家大舞臺時是一個下雨的周日晚上,但最高價和最低價票在五點不到時就售罄了。


觀眾并不會因為趙本山沒參加什么會議而減少看表演的興趣。劉老根大舞臺的二人轉演出就是綜合綜藝,有脫口秀、唱歌、跳舞、雜耍、反串等等內容。倫理梗是每個節目的固定開場白和結束語,一個包袱稍有性暗示孩子也聽不出來,扮演趙四的劉小光唱了十分鐘的傳統二人轉曲目《包公斷后》,當晚最熱烈的掌聲送給了調笑日本人的段子。


總之,傳說所謂的大舞臺演出受影響、低俗內容減少、二人轉唱段幾乎全部取消等現象,都沒有發生。熱情的觀眾還意猶未盡地買了一兩百的工藝品以獲得跟劉小光拍照的機會。


從經濟角度來說,趙本山的文化事業經營是低成本高收入的。晚上演二人轉,都算“上班拿工資”。有人見過趙海燕(《鄉村愛情》里的謝廣坤媳婦)去大舞臺演出,先“嘀”一聲刷卡再開工——本山弟子們每晚在劉老根大舞臺出場,就如白領刷卡要算考勤,不計算出場費。到外面的商業演出是弟子們收入的大頭,現在知名弟子一場商演可得6萬元。雖然價格體系和其他明星不同,但這些弟子因趙本山改變命運,明確知道是趙本山賦予自己價值,因此并無他心。


趙本山最初涉獵電視劇是在2001年。這一年,他找到央視的影視中心主任李培森,準備拍戲自己當導演。李培森給了趙本山一個劇本,趙拉何慶魁往里加了二人轉情節,又找自己在鐵嶺民間藝術團的同事和自己的徒弟在里面演角色,這樣誕生的就是《劉老根》,從此,這個名字也成為趙本山的文化品?牌。


與其他電視劇相比,趙本山打造的電視劇成本很低。他不但用自己的徒弟不費錢,拍攝場地還能用“資源置換”。地方企業家和趙本山合影或在電視劇中客串后就很愿意提供拍攝場地。再加上本山傳媒電視劇一直有植入,賣片還是一線大劇的價位,性價比之高可以想見。


遼寧衛視一位員工告訴本刊,遼寧衛視雖然過去以“趙本山”為唯一資源,但對這種合作也苦不堪言。這幾年《鄉村愛情》系列單集售價在五六十萬,皆為打包出售,買一部戲不但要買它的捆綁劇集,還要答應趙本山的徒弟們上電視節目。電視臺在本山傳媒面前沒有話語權,所有合作都是“無條件接受的霸王條款”,在電視臺虧損最嚴重的一年,“很多錢都是打給本山傳媒了”。


隨著趙本山的事業版圖不斷擴大,也傳出過趙本山要進軍其他領域的消息,尤其是房地產行業。2009年4月趙本山參加博鰲論壇,接受采訪時說:“計劃投資13億人民幣,籌劃建設海南博鰲影視基地,目前正在做前期調研和準備工作。”口氣之大驚到了財經和娛樂媒體。但幾個月后趙本山突發腦出血,在上海緊急入院,海南計劃就沒有了后續。


另一個趙本山被傳“拿地”的地方是在故鄉鐵嶺的新城區。《理財周報》認為“作為鐵嶺本地上市公司的鐵嶺新城成為了趙本山資本騰挪的舞臺”。但鐵嶺新城發布過澄清公告,否認了本山傳媒投資該地塊事宜。


在鐵嶺,很多人都知道當地政府曾經想給趙本山留地。鐵嶺市民間藝術團團長趙秀說:“鐵嶺給他那塊地,是在鐵嶺新區靠西邊。大概六七年了,他都沒動。是在建新區的時候,市委市政府就研討,也想把趙本山引回來,這塊地給他建影視基地、影視城、藝術學校這些。鐵嶺也想發展好,借助一些資源,畢竟趙本山是一桿大旗。但是后來沒談成,不了了之了。”


不為人知的是,就在趙本山自己注冊成立遼寧民間藝術團之前,2002年他曾經想把本山傳媒集團建在鐵嶺。那時高秀敏尚在,趙本山計劃以自己所在單位鐵嶺民間藝術團為基礎,把范偉、何慶魁、高秀敏等人都找回來落在鐵嶺,但因“條件不成熟沒成行”。



朋友圈:從鐵嶺到中央



在沈陽中街的劉老根大舞臺,大廳里有一面墻擺放著十五位各級領導人和趙本山或趙家班演員的合影,按照現任中央領導、往屆中央領導、地方領導的順序排列。


趙本山的朋友圈的確有老同事、老鄉甚至村頭的老農民,但政商人士仍然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2009年5月劉老根大舞臺“進京”,前門旗艦店開業,江湖地位很高的成龍,也只坐在三排開外,排前面的都是趙本山請來的政商人士。


在公開的新聞報道中,普通讀者也能發現趙本山社交規格之高。2009年4月,他帶著徒弟到海南三亞參加博鰲論壇。這些徒弟在博鰲告別晚宴后的聯歡晚會上演出,時任博鰲亞洲論壇理事長的菲律賓前總統拉莫斯,和澳大利亞前總理霍克都看得投入,他們和二人轉互動的照片至今還放在劉老根大舞臺的二人轉宣傳片里。趙本山在博鰲期間參加了高爾夫球邀請賽担任開球,打高爾夫期間和拉莫斯談笑風生,被媒體引為“二人轉走向世界”的證據。


網絡上也流傳過趙本山和王立軍、雷政富等人的合影。但侯英武認為那不足為據:“我還跟王立軍挺熟呢,他是從鐵嶺出去的,最早鐵嶺的時候他是公安局局長,他后期犯錯誤又是另外一個事兒。”


侯英武認為所謂“跟大官往來”非趙本山本意:“他躲還躲不過來,我告訴你實話,他根本不想介入這些事兒。”


但趙本山確實通過朋友得到了便利。曾在遼寧工作過的某位央視前任臺長與趙本山關系不錯。在那期間,央視春晚對趙本山小品的態度是“名額給你留了,必須上”。


但伴隨著這位朋友調離,趙本山與央視的關系也開始出現波折。2012年春節前夕,趙本山小品到了第五審之前出現問題。按往年規矩,遼寧衛視春晚的趙本山小品是央視的備用,但那年央視“斃”的時間太晚,再換備用作品,人員調度等問題都趕不上,再加上趙本山身體確實不好,2011年春晚上臺前就需要吸氧,因此決定放棄央視春晚。


趙本山和遼寧衛視過去的領導也有交往。上文提到趙本山的“霸王條款合作”,除了因趙本山手中有優勢資源外,也和趙本山曾與遼寧衛視領導關系不錯有關。在遼寧衛視領導層更新之后,臺內的口號變成了“長點臉吧,靠自己”。因此從今年上半年開始,遼寧衛視已經有意識地減少了趙本山相關節目。一直使用趙本山弟子的《新笑林》,上半年開始和本山傳媒停止合作。



“國家需要我的資產,都可以拿”



劉老根大舞臺的二人轉演出,臺上有大屏幕配合表演,在兩個節目中間,這個屏幕時不時會閃現“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等關鍵詞,背景圖是黨旗和五星紅旗。


在趙本山和老哥們成立的“本山民樂團”里,演出曲目也都是紅歌和民歌。團長劉志特別強調選歌這件事:“我們都是弘揚正能量、主旋律。選歌一是要紅歌,一是要大歌,根據文藝座談會的精神,要這么整。”


盡管本山傳媒只是個民營企業,但團隊建設可比國企。2003年,集團經過遼寧省黨委批準,建立了黨組織,劉雙平任書記,定期發展黨員。網上可以查到關于集團黨建的如下文字:“趙本山董事長和公司領導一直高度重視公司的黨建工作……公司要求入黨的積極分子很多。”


本山傳媒的一位匿名員工告訴本刊記者建立黨組織的必要性:“這是戰斗堡壘。”


趙本山經常開會帶領徒弟和員工們學習中央最新精神,以往中央的“八項規定”等指示他們也都第一時間學習了;而開會都是在夜間11點以后,因為趙本山的徒弟們白天有人要拍戲,晚上有人要到劉老根大舞臺演出,只有大舞臺演出散場后的深夜才能聚齊。


這位匿名員工說:“從事文藝工作的,你必須得按照國家的要求和指示來,跟國家的要求保持一致,這個是必須的。我們夜里開會,那是真學啊。”


開會是本山傳媒的家常便飯。不但趙本山組織集團開大會,管理層要開會,二人轉演員也要天天開“演出前的會議”。大舞臺演出每晚七點半開始,六點演員們就要集合開會,說昨天演出的問題,今天的注意事項,鼓勵員工等等。


員工們在嚴格的紀律和作息時間下生活。扮演趙四的劉小光剛進本山傳媒時,經常因為遲到被罚款。2011年媒體披露過他的作息:“早上8點在開原拍戲,晚上6點結束,乘車返回沈陽,大概兩小時車程,到了之后在劉老根大舞臺上演壓軸的第5碼,演出結束后,再和購買了工藝品的觀眾們合影留念。大概10點結束工作,馬上返回開原。如果不去外地演出,基本上天天如此。”


而在外出拍戲期間趙本山也給徒弟們訂了規矩。在農家拍戲最重要的是“不拿群眾一針一線”,按部隊進民居的紀律來。


本山集團效仿政府,每一年的集團文件都有編號。中央提倡節儉反對浪費之后,今年本山傳媒的第一號文件就是“禁止大吃大喝”。員工婚喪嫁娶喬遷等事宜,只準集團工會派兩個代表去探望,不準私下擺宴席鋪張。


這種嚴格管理和趙本山對徒弟們的情感教育相輔相成。他自稱待徒弟如親生子,妻子埋怨他:“你要是對孩子像對你學生一樣,孩子成績都會好。”徒弟也對大家長有依賴性。兩口子如果吵架了也會主動提出“找師父去”,因為師父是對錯的標準。這種對私人生活的干預已經成為他們默認的規則。


趙本山管理徒弟們的紅線是不準犯三條:“吸毒、濫整、對家庭不好。”集團前新聞發言人高大寬曾因吸毒被行政拘留,趙本山因此格外小心,給徒弟們每星期做一次尿檢。他曾說:“如果超出我的承受范圍,現在我還敢打他們嘴巴子!”一位名弟子私下說:“師父不是兇或者打,是他一言一行我就害怕。”


這種全面的管轄和掌控也讓趙本山在集團的地位不可替代。本山傳媒的匿名員工說:“趙老師他退不了,他要退休,別人很難把握。外面老說趙老師要找個什么接班人,現在情況看,誰也接不了。”


在本山民樂團的老朋友眼里,趙本山是個全面的好人。“本山尤其愛國,對國際形勢,像釣魚島問題都很關切。‘非要說國家需要我,讓我拿錢都拿’,這他都表過態的。要是國家需要他的資產,都可以拿。要是跟日本打起來了,別說捐他的飛機,他可以買幾架飛機再捐。你問問他說過這話沒有?”侯英武說。


能夠買飛機的本山傳媒的盈利能力一直為媒體所好奇,2012年《南都娛樂周刊》測算集團在演出和電視劇方面年收入可達5億,最近《理財周報》則提出他的娛樂帝國有50億。“是否要上市”也是媒體常常提出的問題。


趙本山2008年就表示無此打算,理由是:“讓媳婦把這火整滅了,她說:‘你已經在市上呆著呢,還上什么市,再上市就上天了。’”而一位熟悉趙本山的人則分析:“上市了,錢就要都擺在面兒上,還怎么買飛機?”    



2015-08-23 08:4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