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縣委書記主動辭職的背后:我不是哈姆雷特, 更不是堂·吉訶德
縣委書記主動辭職的背后:我不是哈姆雷特, 更不是堂·吉訶德
南方周末     阅读简体中文版

田自力身邊的一位官員說,“好多人都認為老田是反火電辭職。實際上老田是因為這個好項目沒有落戶平江,他主動辭職。” (CFP/圖)


“或許是人生的宿命,我已經成為‘火電事件’的責任担當者。”


“遙望故國,秦軍的鐵蹄已經踏破楚國的都城。屈原當時站在江邊,非常傷感。我現在遙望縣城也非常傷感。”


11 月中旬,副廳級干部、湖南岳陽平江縣前縣委書記田自力因一封公開信,在網上引起廣泛關注。一個多月前,他主動請辭平江縣委書記一職。

“或許是人生的宿命,我已經成為‘火電事件’的責任担當者。”在這篇發表于平江官方網站的《寄語平江,祝福平江》文章中,田自力直接寫明了自己辭職的原因。

“火電事件”,是指一個被視為照顧革命老區的火電項目在平江引發的群體性事件。在田自力2014年初就任平江縣委書記以來,火電項目觸發兩次大范圍民眾反對:一是2014年7月項目被評優公示后萬人簽名反對;二是9月底群眾上街聚集。

公眾高壓之下,平江縣委做出暫停項目前期工作的決定。書記田自力自覺已無力回天,“除非人事環境變化,否則項目重啟絕無可能”。2014年9月28日,田自力向省委、市委遞交辭呈,正式離開了待了不到8個月的平江。

田自力辭職半個月后,10月16日,新任平江縣委書記汪濤到任。從2013年4月至今,平江縣在18個月內換了3任縣委書記、2任縣長。其中,“主動辭職”的田自力,只當了8個多月縣委書記。

作為平江“火電事件”的重要當事人,是什么一步步把田自力推到了辭職邊緣?一個官方眼中的“好項目”為何引發當地官場和社會的劇烈震蕩?


1
“從天而降的餡餅”


如果現在打開平江政府官方網站,宣告“火電項目”進入平江的新聞,只是一條不到400字的消息,一如它進入平江之初的悄無聲息。

由于蒙西華中鐵路運煤通道的建設,岳陽市計劃建設四座火力發電站,引發四家電力央企逐鹿岳陽。他們在岳陽范圍內尋找廠址并與當地縣政府簽訂前期合作協議,以推動項目早日落地。

2013年5月6日,華電集團湖南分公司正式與平江縣簽訂火電項目的前期合作合約。時任平江縣副縣長曾平原聲稱,平江縣委常委會一致認為,“是平江經濟社會發展史上的重大機遇”,要求“縣直各有關單位高度重視,緊密配合,盡快爭取上級批復同意,讓火電項目早日落戶平江”。

“華電最后一個進入岳陽。當時岳陽縣、華容縣爭了七八年,一直在做前期工作。”平江縣委一位工作人員向南方周末記者表示,當時無論岳陽市還是平江縣,對于華電火電廠落戶平江都不看好。

在此背景下,簽約近半年后,2013年10月10日平江縣才召開了華電平江電廠前期推介會。盡管當時的縣委書記王洪斌認為,“這將會成為平江綜合效益最高的項目”,但實質的行動也只是打算派一個小規模考察隊赴廣東河源電廠、江西南昌電廠考察調研。

2014年年初,湖南衡陽賄選案爆發,在平江任期未滿一年的縣委書記王洪斌,被緊急調任衡陽市衡陽縣縣委書記,在岳陽市湘陰縣干了7年縣委書記、高配為副廳級的田自力匆匆接任。

田自力到平江上任后,一位縣委干部感覺,“他對火電項目肯定是支持的,但工作上比較放任”。正如田后來在公開信中所描述的,他“意欲專心卻未能用心”。本來就不被看好的火電項目,因為這一偶發人事變動進度更加緩慢。

令包括競爭對手在內的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是,2014年7月17日,湖南省2014年大型火電項目優選評議結果公示,華電平江火電廠排名第一。

平江火電項目成為岳陽新建火電項目第一回合角逐中的黑馬,這也意味著它將被優先考慮立項。在其他三家看來,這對平江來說是一個“從天而降的餡餅”。

不過,這塊突如其來的“餡餅”在平江卻并不受歡迎。在7月17日評議結果公示之前,平江縣環保局一位退休工程師歐陽賽元就曾寫下公開信,反對平江盲目建設大型火電廠。對于民間的反對聲音,主政者似乎沒有太多心理準備。

7月17日過后,項目優選評議排名第一的消息在平江縣傳得沸沸揚揚,許多當地民眾誤以為平江火電廠即將開工。而在前期推進工作中,政府宣傳工作未提上日程。官方聲音長期缺位,民間關于火電的負面消息占據了網絡輿論高地。

反對火電項目的力量迅速匯集,在平江縣天岳廣場舉辦了簽名抗議活動。7月22日,一封擁有兩萬人簽名的反對信被送到了湖南省發改委能源局。

平江縣委一位負責人向南方周末記者透露,這封公示期間發出的公開信,令湖南省發改委對平江項目的態度發生了變化。但到8月15日,湖南省一位領導到平江調研,這一項目被再次提起。考慮到平江縣常年戴著國家級貧困縣的帽子又是革命老區,省領導決定再給平江縣一次機會。

湖南省發改委能源局領導把縣委書記田自力和縣長謝春生都叫了過去,傳達了省委的意思,但也要求他們在一個半月內在縣里面統一思想。如果做不到,就不要答應,因為機會有限,其他縣的火電項目還在后面等著。

“縣委書記田自力和縣長謝春生當時都拍了胸脯,立下了軍令狀。”平江縣委的一位主要領導向南方周末記者說。

從長沙回來后,田自力前半個月都在策劃方案,設計宣傳策略。9月2日,平江火電項目的宣傳工作才真正全面啟動。

不過,此時平江一場暗戰早已悄然打響。


2
“任何明確表態都很危險”


最能察覺到這種微妙變化的莫過于微信朋友圈。在火電項目被熱議的那段時間,有細心人發現,一些政府官員在朋友圈里對火電事件保持了高度的謹慎態度。

平江縣委政法委書記徐教凡是平江縣官員當中最早使用微信的人。對于當時的輿論環境,他記得很清楚,“我幾百個微信好友當中,支持的聲音很弱,相當一部分都是反對的聲音在刷屏”。

火電項目的建與不建,已影響到每一個平江人的生活。“平江從來沒有發生這種事,兩口子一個支持一個反對,為這個能在飯桌上吵起來。”上述中層干部自己也親身感受到這種撕裂,“本來幾個要好的朋友去喝朋友的喜酒,卻因為對火電項目態度分歧,最終吵得面紅耳赤,不歡而散。”

一位平江縣機關的干部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我和他們意見不一樣,我是擁火派。”因為意見不一致,他有段時間甚至不敢去上班,“會被其他領導、同事圍攻。”

當地干部意見分歧嚴重,8月中旬省委指示后,平江決定在黨政機關召開會議,以統一思想。結果一些單位因為內部意見對立,會議未能順利召開。

部分鄉鎮的情況更嚴重。一些本該發放給普通民眾的宣傳冊,被堆積在工作人員手中不予發放。在省委軍令狀的壓力下,縣委書記田自力力圖有所作為,但單靠行政高壓,顯然很難統一干部思想。一位平江縣領導認為,當時反對火電項目的聲音已是輿論主流,“任何明確表態都很危險”。

平江縣副縣長李鎮江是火電項目的主要分管領導。據知情人透露,當時不僅李鎮江本人,連他家屬的電話住址也在微信朋友圈中瘋轉,“他已經無法正常生活”。

9月18日,李鎮江在朋友圈中發表了一封公開信,“今天有人因火電項目在微信上公布我的(李鎮江)私人電話,煽動不明真相者對個人發起人身攻擊……敬請各位鄉友對事不對人,更不要搞人身攻擊,正確表達對家鄉工作包括我工作的意見。”

另一位曾公開明確支持火電的官員向南方周末記者坦言,“那段時間,一些關心我的朋友勸不動我,還給我老婆、我老爸打電話,讓我小心點,不要被人肉搜索。”

9月18日,反對火電的人們在平江起義館前的廣場集結,各種橫幅、標語、胸章被免費發放給路人,許多人加入到“反對火電,保衛綠水青山”的隊伍當中。

反對者依靠默契約定,上午靜坐,下午游行。居住在平江起義館附近的王曉磊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他每天中午和晚上下班都會加入游行隊伍。讓他印象深刻的是交警們的反應,“我們過馬路的時候,他們幫我們把車輛攔住,指揮我們快點通過”。

作為公職人員,王曉磊對加入游行隊伍也掙扎了一番。“平江人特別愛家鄉。”他說。回憶起當時場面,他用有些驕傲的口吻向南方周末記者說道:“平江人素質特別高,打砸那些舉動都沒有,而且特別齊心。”

警方的現場表現,被事后指責為放任事態發展。縣委政法委書記徐教凡一直蹲守在游行隊伍現場關注事態發展,他最担心矛盾升級,但他感覺民眾表達訴求的 方式比較理性,場面可控。“沒有批準的游行示威是違法的,但你面對群體性事件,還不清楚有沒有誰在后面組織,當時我們不可能抓人,我們的態度是防止事態升 級,抓人會把事情鬧大。”

他向南方周末記者表示,民間曾有傳言說部分縣委常委參與反對火電項目,但事實并非如此。“有人說我反對它,我不是反對這個項目,相反我認為這是個好項目,只是我對用傳統的行政手段來推動表示担憂。”


3
他當著所有人的面哭了


“遙望故國,秦軍的鐵蹄已經踏破楚國的都城。屈原當時站在江邊,非常傷感。我現在遙望縣城也非常傷感。”辭職前的四五天,平江縣縣委書記田自力在汨羅江畔借由屈原向朋友表達了自己辭職的意向。

“田自力到平江后犯了兩個錯誤,第一個錯誤是他在湘陰當了多年書記,以過渡的心態到平江,等著被提拔到市里去,沒有用心去履行縣委書記的職責。”一位曾經與他共事的平江縣委干部認為,“第二個錯誤是他過分低估了平江官方與民間的復雜性。”

9月18日平江縣群眾第一次集體上街游行后,第二天游行人數達到峰值,一些人向當地的出租車司機打招呼,希望他們在20日不要在天岳大道行駛,那里將舉行更大規模的游行。

在縣城另一邊,19日晚上8點,縣公安局燈火通明。11樓會議室里,縣委常委們與縣里各大機關負責人共商對策。

南方周末記者從在現場的縣委官員處了解到,“算了”、“不搞了”,當時部分常委和領導做出了表態。一些常委面色凝重,整個會議氣氛壓抑,會議一直持續到晚上11點多。最終,書記田自力拍板,作出暫停一切前期工作的決定。

“如果這個項目最終建成,那么一定會經得起歷史考驗。如果搞不成,一定經不起歷史考驗。”上述官員向南方周末記者回憶,田自力最后當著所有人的面哭了,“他幾乎是哽咽著說完這兩句話的。”這位官員分析,“可能那個時候,他也知道,一旦停止,他的仕途也就危險了。”

緊急請示岳陽市市委意見后,9月20日凌晨,一份關于“停止平江火電項目前期工作”的通告首先在網絡發出。很快田自力不斷接到問詢電話,“是不是真的?”

三天后,華電方面發出另一份《通告》,認為平江縣委縣政府的通告“是在沒有征求合作方華電意見的情況下單方面的行為”。華電承認雙方都有責任,但懷疑抵制活動背后“存在不正當競爭的可能”,希望政府為其找出“幕后操縱者”。

項目停止后的那段日子,據田自力的一位好友回憶,田自力心情特別低落,“他常常拉上我,隨便走到一個不知名的村子里,找一個人家,給他們兩百塊錢做一頓飯吃。”

田自力身邊的工作人員趙希也常看到他房間的燈在深夜依舊亮著,“他當時還和我說,以后要把哲學書重新讀一遍。”在出生于1987年的趙希眼中,自己的這位昔日領導非常“文藝范”,“他就幾個東西不離手,一個茶杯,一個煙,另外就是讀書和寫書法。”

此時的田自力,已在省市上級的壓力和民間游行導致的維穩壓力之間進退維谷。南方周末記者獲得的消息稱,一次市委會議上,田自力受到了批評,會沒有開完便中途離場。

一周后的9月28日,田自力向省委和市委請求辭去縣委書記職務。

回憶起田自力辭職前后的情況,趙希表示辭職原因當中的“健康原因”并非托詞,“他確實是身體不太好,就在田書記辭職的前一天,我還陪他去了一趟醫院。”


4
“是非由人說,且當風吹過”


2014年國慶節假期第一天中午,平江的哥王旭習慣性地把車上電臺調到FM89.7,聽到重播的新聞:“近期,縣委書記田自力因為健康等原因向省委、市委提出了辭去中共平江縣委書記職務的請求”。王旭笑了出來,“什么健康問題,我看就是火電項目沒搞好”。

一個半月后,田自力一封《寄語平江,祝福平江》的公開信,在平江縣委宣傳部官方微信發出,田自力辭職的原因被最終確認為“主動担責”。

這封信在岳陽甚至湖南官場被瘋轉。據南方周末記者粗略統計,在湖南微信公號中累計點擊量已經超過40萬。“恐怕在全省的微信公號里,田書記這封信都可以排上前幾名。”負責平江縣委宣傳部官方公號管理的朱江波強調。

其實,平江縣第一個看到這封信的正是現任平江縣縣委書記汪濤。他看到這封信時,直接就念了出來,心情十分激動。隨后平江縣委宣傳部官方微信、官方網站同時推出了這封信。

一位接近田自力的官員認為,這封信主要傳達了三點意思:“一是他承認自己失敗了,要担當責任。二是他希望通過辭職,引起平江的反思,不要見到風就是雨,不要來個項目你就搞得滿城風雨、搞得民不聊生,這樣搞不行。第三他仍然認為火電對平江是個好項目,衷心地希望能夠落地。”

對于媒體對田自力辭職原因的分析,這位知情人士說,田自力本人也看到了這些新聞,連用兩個“亂搞”表達憤怒。他向南方周末記者強調,“好多人都認為老田是反火電辭職。實際上老田是因為這個好項目沒有落戶平江,他主動辭職。”

“沒有任何來自組織的壓力說要處理任何人。”平江縣委政法委書記徐教凡也否認了田自力被追責的說法。他說,即使對少部分參與游行的公職人員,“只要沒違法犯罪,目前還沒有追究計劃,還是要看他們的認識,不能再干類似事情。”

田自力這封信在本已分裂的平江社會引起了相當共鳴。一位反火派公務員反復把信讀了三遍,他說,“我不贊同他的觀點,但我感覺到態度的真摯”。之前被輿論攻擊的副縣長李鎮江讀到信,也覺得田自力“是個真漢子,但愿他能喚醒平江”。

田自力辭職后,縣長謝春生主持全面工作。十幾天后,謝被調任岳陽市發改委主任。對此,平江縣委一名領導向南方周末記者強調,“只是正常的工作調動”。

頗具戲劇性的安排是,岳陽市發改委原主任劉鐵健被調往華容担任縣委書記。華容原縣委書記汪濤則被調到平江,担任縣委書記。

汪濤到任后,火電項目風波仍是繞不過去的一關。11月20日,縣五大班子發出一封《致全縣人民的一封信》中,反思當時“沒有把工作做細做實”,讓群眾在不知情中產生了誤解。

平江縣各地反思會正如火如荼地進行著。對于為何要叫“反思會”,政法委書記徐教凡解釋說,“無論支持者還是反對者都要反思,支持者要反思工作為什么沒有做好。”

種種跡象表明,平江正在通過大規模宣傳,平息因火電事件撕裂的公眾輿論。現在走進平江任何一家商鋪,都可以看到一本印制時間為2014年11月的《華電平江火電廠宣傳手冊》,當地電視頻道里則輪番播放各個機關一把手表明態度的畫面。

此外,平江發動了大規模的外出考察新型火力發電廠活動,“每個政府機關都派出了考察團,去采用新型環保技術的火力發電廠調研參觀,我們單位也有人去了。”一位車管所的公務人員向南方周末記者表示。

此時田自力已在岳陽家中賦閑多日。離任后他曾很低調回過平江一次,“收拾一些遺留的個人物品”,只有兩三個同僚知道這件事。作為副廳級省管干部,他 仍在等候省里對他的新工作安排。面對種種傳言,他婉拒了南方周末記者當面采訪的要求。他說,那封信已足夠謝幕,剩下的眾說紛紜,只能“是非由人說,且當風 吹過”。

這位湘潭大學中文系畢業生在短信里說:“我即我,我不是哈姆雷特,更不是堂·吉訶德”。


(應受訪者要求,王曉磊、趙希、王旭均為化名)




在這里讀懂中國
南方周末
微信號
nanfangzhoumo



2015-08-23 08:4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