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字體    

風雨來臨蟻上樹,大船將沉鼠先逃
風雨來臨蟻上樹,大船將沉鼠先逃
張宏良     阅读简体中文版

 這是一家境外媒體整理的香港中文大學教授郎咸平今年10月22日在沈陽演講的文字稿。郎咸平根據中國制造業將要坍塌和地方債已經達到債務危機程度等因素,得出了“中國政府已經破產”、“中國將會陷入幾十年大蕭條”、“中國將會成為全世界最窮國家” 等悲觀結論。郎咸平得出悲觀結論的依據還僅僅是中國經濟的某個方面,如果考慮到中國經濟的各個方面,特別是再考慮到中國政治等方面,情況可能比郎咸平想象得還要更加糟糕。只是有一點我們與郎咸平或許有些不同,郎咸平認為當今中國除了毀滅之外,已沒有其它選擇;而我們長期以來始終認為,中國面臨著崛起或毀滅的兩種歷史選擇,而絕不是單方面毀滅的威脅。
之所以越來越多的人們只看到毀滅的災難在逐漸降臨,是因為中國已經走到了崛起或毀滅十字路口的歷史盡頭,即將到來的災難越來越清晰了,而擺脫災難的崛起道路則由于30多年的妖魔化,除了部分堅定的毛派共產黨人之外,許許多多的人暫時還沒有看到。不過,中國話說得好,危機危機,機會總是孕育在危險之中,大危險大機會,小危險小機會,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同時也就意味著中華民族已經到了最后崛起的時候。就這一點而言,能夠意識到毀滅的危險正在降臨,也就等于解決了問題的一半。長期以來,我們一直強調解決中國問題有兩句話,第一句話是“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第二句話是“只有社會主義能夠救中國”;第一句話是要把人民從沉睡中喚醒,第二句話是指出擺脫危機的道路在哪里。首先是要醒來,然后才是走什么道路的問題。所以,這兩句話的先后順序千萬不能搞反了,如果搞反了,我們就會走向反面。有些人罵我們是“宋江”是“投降派”,并非全都是出于惡意,而是因為不明白這兩句話先后順序的重要作用,把兩句話的先后順序搞反了,或者不講第一句話,只講第二句話,講起來沒效果,一時怒火攻心,便把火氣撒到了我們頭上。現在,連郎咸平這樣的自由主義學者都認為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說明我們的第一句話已經起到了喚醒民眾的巨大作用,這將會為實現三大復興運動奠定最牢固的民意基礎。
只是,相對于即將到來的災難的性質和后果,目前人們的重視程度還遠遠不夠,雖然像郎咸平、張庭賓、劉軍洛、盧麒元等學者在不斷發出大廈將傾的告誡,但是,由于官方控制的平面媒體和右翼控制的網絡媒體一直在鼓噪醉生夢死的社會輿論,使許多人甚至是絕大多數人對即將到來的經濟災難懵然不覺,只有極少數富豪開始紛紛逃離中國這艘大船。最近,我們在三評圍剿孔慶東事件中就曾經指出了“風雨來臨蟻上樹,大船將沉鼠先逃”的災難征兆,在改革開放中率先富起來的那些“先知先覺”者,再次“先知先覺”地把財產和親屬向國外轉移。據美國移民局透露,2001年到2009年移民美國的中國人是59萬多人,而2011年也就是今年一年,移民美國的數量就超過100萬人,2012年符合條件的移民人數至少將達到130萬人。另據福布斯排行榜調查,目前中國大約六分之一的千萬富豪已經或正在移民國外,三分之一的千萬富豪已經擁有海外資產,另外三分之二中的大部分也表示將有可能把財產轉移海外,而中國千萬富豪約100萬人,擁有財富至少在50萬億以上。這些數字意味著目前中國至少有十幾萬億財富已經被席卷而去,還有幾十萬億財富即將被席卷而去,而這些已經被席卷而去或者即將被席卷而去的幾十萬億財富,如同股權分置改革中那十幾萬億金額的“大小非股票”一樣,完全是憑借國家政策和國家機器,強制對社會財富進行再分配,強制掠奪普通民眾的結果。
股權分置改革,那是人類歷史上最喪盡天良的殘暴掠奪,那是稍有半點兒人性都不會做出的喪天害理勾當,相比之下,血腥殘暴的英國“羊吃人”圈地運動,都會顯得十分溫柔。中國人就是在這種情況下,通過扒房子圈地再圈錢,賣完祖宗再透支子孫賣資源,好不容易才積攢起了一點兒錢,結果是還沒有來得及捂熱乎,就通過各種渠道去了美國等西方國家。全世界所有教科書都說,股市是國民經濟的晴雨表,可是,爆發百年金融大危機的美國,股價指數卻上漲一倍,而經濟高速增長30多年的中國,股價指數卻跌去個整數,還剩個零頭,從6100多點倒了過來,變成了1600多點。這幾天,中國股市更是跌得老百姓臉色發綠,眼看著外資在中國股市大規模拋售套現賺大錢,中國人幾乎連死的心都有了,中國人一雙雙淚眼不明白,為什么股市暴跌只是自己虧錢,外資依然能夠賺大錢?因為中國把十幾元錢賣給中國老百姓的股票,幾毛錢賣給外國人,美其名曰是改革開放引進戰略投資者。把十幾元賣給中國老百姓的股票,幾毛錢賣給外國人還嫌不夠,又搞了個可以通過股市暴跌賺錢的股價指數期貨,讓外國人能夠同時賺中國人兩份錢。在烏有之鄉左翼學者和新華社愛國記者苦苦死諫之下,股價指數期貨推遲出臺了一年,但最終還是沒有能夠擋住,在2009年強行推了出來,為最后做空中國摧毀中國掠奪中國,創造了十分方便的技術工具和技術條件。
如果說股權分置改革和對外賤賣股票多少還收回了一點兒錢,那么,中國銀監會強制推行的銀行股份制改革,則是把中國諸多銀行加上巨額倒貼白白送給了外資,如同不收一分錢彩禮還倒貼巨額陪嫁白白送出女兒一樣。中國工商銀行、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農業銀行等金融機構把幾元錢賣給國內老百姓的股票,幾毛錢賣給外國人,讓外國人從中國股市抽走了成千上萬億資金,已經讓中國人欲哭無淚,然而更加讓中國人死不瞑目的是,我們把諸如廣東發展銀行、北京銀行、深圳發展銀行以及中國平安等許多銀行和金融機構,白白送給外國人不算,還另外再送上巨額倒貼,廣東發展銀行白白送給美國花旗銀行后,中國又掏出600億人民幣去彌補花旗銀行的壞賬損失,北京銀行出售價格只相當于該行當年利潤的三分之二,不僅沒有收一分錢,還賠進去三分之一的當年利潤。現在,這些低價賣給外資的銀行股和其它公司股票,紛紛開始大規模套現,造成中國股市暴跌;白白送給外資的那些銀行和金融機構,也開始大規模搶錢和套現資產,加劇了中國經濟動蕩。
還有更加可怕的,就是銀行等金融機構,在把巨額財富送給外資的同時,又聯手地方政府搞起了所謂融資平臺,大規模發行地方債券,在從根本上摧毀中國經濟和中國統一。所謂地方融資平臺,實際上就是地方政府在賣完土地和資源之后,又開始出賣時間,通過出售預期收入和預期資產,來籌集財政資金,是土地財政之后的債務財政。由于地方政府不同于中央政府,對國家未來發展不承担任何責任,會不計后果地濫發債務,特別是地方債券會導致地方利益與國家利益之間以及地方利益之間的相互對立,造成國家在經濟上和財政上的分裂和解體。所以,我們一直堅決反對地方政府發行債券,強調指出地方政府發行摘起債券的危險,僅次于地方政府組建軍隊的危險。這一點,那些允許和支持發行地方債券的人同樣很清楚,那個資本丫環葉檀就說過,允許地方政府發行債券,讓人想起了民國初年經濟的黃金時代,可是她卻沒有說,允許地方政府發行債券,同樣會導致民國初年的地方割據和軍閥混戰。現在,中國地方債的規模,按照國際三大評級機構的估算,有20萬億人民幣;按照最初銀監會的數據,有16萬億人民幣;按照最后國家審計署有利于維穩的統計,有10萬億人民幣。郎咸平等人相信國際三大評級機構的數字,如果按照國際三大評級機構的數字來看,則意味著中國銀行業已經把中國老百姓三分之二的存款蒸發掉了,這就是號稱歷史上最賺錢時期的中國銀行業股票,在市盈率已經低到了被世界股王巴菲特認為是千載難逢的投資時機的情況下,股價卻仍然繼續下跌的根本原因。但凡是熟悉中國情況的人,哪怕是沒有絲毫金融知識也會知道,既然銀行已經與地方政府勾結在一起,變成了地方政府的金融二奶,估計最后銀行恐怕連一個子兒都不會剩下。所以,連最初持股成本只有幾毛錢、目前持股成本甚至不到幾分錢的外資股東,都在爭先恐后地拋售中國銀行業股票,相比之下,國內那些花費幾元十幾元購買銀行股票的投資者,估計死后連個骨頭渣都不會剩下。真是喪盡天良啊,有史以來就沒有這樣欺負老百姓的!無論今后中國將會如何發展,只要地球還在,只要人類還在,歷史就一定會證明,有人就是借股權分置改革這樣的所謂改革,把中國的財富轉移到了美國,把美國的金融危機轉嫁到了中國,最終形成了“中美國”。
行文到此,民聲網的編輯來電話詢問,怎么看待眼下人民幣連續四個交易日觸及跌停的現象。接到電話如聞霹靂,感覺渾身冰涼,太可怕了,在用合資公司掏空中國的資源、用金融工具掏空中國的銀行、用地方債掏空中國的財政、用富豪移民掏空中國的浮財之后,在準備好了做空中國的一系列衍生金融工具和人民幣境外交易市場之后,在已經組建完畢中國第五縱隊之后,最后再利用某個偶發事件,無論是利用經濟的、政治的或者軍事的等任何一個內外部事件,造成中國經濟和社會的強烈震蕩,以此掀起對中國財富的世紀性大洗劫,財富洗劫的規模和程度,都會遠遠超過數年前對俄羅斯的財富洗劫,如同郎咸平先生所說的那樣,把中國變成全世界最貧窮的國家。當初俄羅斯無論是國家、企業還是個人,銀行賬戶上的財產幾乎全被洗劫得干干凈凈,如果不是俄羅斯擁有廣袤的資源和全世界持續十幾年的石油天然氣漲價,估計許許多多的俄羅斯人都很難活到今天。即使擁有如此廣袤的資源,俄羅斯人口也驟然下降700多萬,許許多多俄羅斯青年女子為生活所迫,不得不遠赴東歐北美等國家依靠賣淫為生。知道了美國壟斷資本對俄羅斯的財富洗劫,就會理解為什么在21世紀政治文明高度發展的當今社會,普京仍然指使俄羅斯特工在全球追殺和暗殺叛國者,而天天狗撕貓咬的上千個俄羅斯政黨,居然沒有一個政黨對普京的暗殺活動持有異議。在經歷了用畢生積蓄最后只能買一塊面包的財富洗劫之后,俄羅斯人對叛國者的痛恨超越了一切,只要是誅殺叛國者,俄羅斯人就擁護。普京把俄羅斯首富霍多爾科夫斯基投入監獄,真正理由只有一個,就是霍多爾科夫斯基企圖引進外資共同開發俄羅斯石油資源,普京的這個理由,與中國文革時期張春橋的觀點完全相同,在中國知識界可看來簡直是罪惡滔天,所以中國越來越多的知識精英在大罵普京,而曾經被洗劫一空的俄羅斯人民卻十分喜愛他們的普京,甚至以變相恢復領導職務終身制的方法來支持和回報普京。此前我們曾多次不無憂慮地指出,俄羅斯在被洗劫一空之后,還可以憑借廣袤的資源重新崛起,而資源已經枯竭、環境瀕臨崩潰的中國,一旦財富被洗劫一空之后怎么辦,后果簡直不堪設想。
雖然目前我們還不能確定做空和洗劫中國的大棋局已經啟動,但是今年以來的種種經濟異常現象卻令人堪憂,先是在美國股市大規模拋售中國概念股,其后又是在中國股市大規模拋售A股和B股,現在A股B股還沒有拋售完,又開始大規模拋售人民幣。最近設置的人民幣境外交易市場,開始發揮出了打擊人民幣的作用,人們在境外交易市場大肆收購人民幣,然后在中國境內大肆拋售,造成人民幣連續四個交易日觸及跌停。而原本因為肆意濫發而貶值的美元,卻因為一場中東北非戰爭,變成了世界外匯市場上的搶手貨,美元信用突然大增,為美國印刷廠加緊印刷紙幣換取中國和世界更多商品創造了有利條件。眼下人民幣和美元的反常波動,至少表明人民幣的貨幣控制權,已經不在中國手中,已經被美聯儲所掌控。這就是把貨幣控制權拱手交給美國的惡果。本來,中國人民幣與商品掛鉤,是完全獨立的自主貨幣,也是能夠穩定物價和人民生活的貨幣,可是后來卻打著幣制改革的幌子,堅持要把人民幣與美元掛鉤,誰不同意誰就是反對改革,誰就是文革余孽。改革的結果,就是把人民幣的控制權拱手交給了美國,把人民幣由穩定國家經濟的利器變成了打擊和做空中國的利器,人民幣最終被改革成了依附于美元的殖民性貨幣。如果毛主席周總理在天之靈知道人民幣如此悲慘的下場,真不知道會怎樣的痛徹心扉!現在的問題在于,雖然中東北非戰爭和動蕩,起到了維護美元信用、遏制中國發展的作用,但是美國能否僅僅滿足于一場中東北非戰爭,顯然,答案是否定的。因為由金融危機、債務危機和產業危機所形成的巨大經濟危機,以及由“占領華爾街”大眾民主運動形成的巨大政治危機,已經讓美國走投無路,需要通過洗劫中國的巨大浮財來度過目前危機。這是由西方資本主義競爭邏輯決定的,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既不以狼的意志為轉移,更不以羊的意志為轉移,狼餓了要吃羊,這是由狼的自然秉性決定的,與所謂“陰謀論”沒有任何關系。所謂“陰謀論”不過是中國漢奸發明的幫助狼吃羊的麻醉劑而已,只是這個麻醉劑麻醉了中國政界學界的一大批人,乃至麻醉了整個中國的社會輿論。而這彌漫整個中國上空的麻醉氣氛,才是最最可怕的因素,劫難本身雖然可怕,但是,比劫難本身更加可怕的,是對劫難的懵然不覺。
這些年我們一直在提醒國人,“中美國”內部的狼羊結構,決定了美國做空中國、洗劫中國,是或遲或早終究會發生的事情,如同狼要吃羊是終究會發生的事情一樣。只是原本我們以為,在人民幣升值到“5”字頭之前,中國經濟應該是安全的,即使在目前大批富豪移民、大批外資撤離、大批熱錢外流已經發生的情況下,我們仍然難以確定對中國的財富大洗劫,已經就此開始了,而寧愿相信這不過是一場洗劫中國的大演習。演習的目的,在于實際檢驗一下,美國壟斷資本能否收發自如地掌控中國的做空機制,能否收發自如地操縱中國匯市、股市在波峰谷底之間巨幅波動,能否造成中國財富恐慌性地逃往美國……如果這僅僅是財富大洗劫之前的一場演習,那么,中國的損失是有限的,郎咸平他們關于中國會陷入破產蕭條的預言暫時還不會實現。可是,如果這不是一場演習,而是狼群圍獵之前的動物逃竄,是土匪到來之前的破空響箭,那么,目前的富豪外逃、熱錢外流、外資撤離、股市暴跌、匯市人民幣連續跌停、中小企業倒閉等等,就是大廈將傾前的最后一次搖晃。
該來的終歸要來,想躲也躲不掉,只是我們不敢相信到會來得這么快。
如果目前這些現象真的是洗劫中國已經提前開始的信號,那就只有一個解釋,美國是要趕在中共18大之前完成財富洗劫,不給中國轉變發展方式留下任何空間。從今年春天在中國搞顏色革命的失敗,到夏天萬民公訴茅于軾,再到這次孔慶東事件,顯示出中國人民已經覺醒,不會選擇帶路黨道路;西方經濟危機和“占領華爾街” 的大眾民主運動,再次證明了資本主義道路走不通,執政的中國共產黨也會看得越來越清楚,一旦中國共產黨也覺醒過來,那么,中國轉變發展方式的重新選擇將勢不可擋。顯然,這是美國無論如何不能接受的中國巨變,美國一定要趕在中共18大之前,徹底堵塞中國轉變發展方式的新道路,既然采用政治方式、采用帶路黨方式不能奏效,那就采用經濟危機方式,采用財富蒸發方式,采用通貨膨脹方式,把中國老百姓逼入死角,中國老百姓可以不做帶路黨,但是不可能不管自身利益,不可能不管妻小兒孫,只要把中國老百姓逼入死角,剩下來的問題,歷史就會自己解決,根本無需美國出手。
美國就是美國,是一個讓對手也不得不佩服的強大國家。中國人很快就會看到,在美國指導下中國完成的一系列所謂金融改革和衍生品市場建設,馬上就會成為套在中國自己脖子上的致命枷鎖。看著眼下大規模富豪外遷、大規模熱錢外逃、幾十萬億財富外流,中國卻在現有規則束縛下沒有任何反制能力的狀況,何異于一頭已經被捆上砧板的待宰肥羊!
上次洋務運動的改革開放,雖然最終帶來了八國聯軍對中國大卸八塊的悲慘結局,但是畢竟在臨終之前,還為中國收回了東海和南海等相當于三分之一中國領土的大片海域和島嶼,為中國子孫后代留下了超過大陸資源總和的廣袤資源;而這一次改革開放,最終結果還未見分曉,新的八國聯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軍艦飛機還沒到,中國的東海和南海就已經相繼落入了日本、菲律賓等周邊國家手中。既然國家已經軟弱到這種程度,那些災難嗅覺比狗鼻子還要更加靈敏的國內富豪,又怎能不會爭先恐后地紛紛外逃!
風雨來臨蟻上樹,大船將沉鼠先逃。眼下正在紛紛逃離中國的富豪、資本和熱錢,十分明確地告訴國人:暴風雨就要來了。

2011-12-6

2011-12-16 00:0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