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小官巨腐”億元樣本
“小官巨腐”億元樣本
Vista看天下     阅读简体中文版

“你認識我不?”客人問。


“不認識。”搓澡工說。


“好,今天我就讓你認識認識。”客人說。


這是2012年的秋天,秦皇島北戴河,一家酒店地下一層的浴池,蒸汽彌漫。這個看起來不高、略胖、40多歲的中年男子換上衣服走了。不久,來了四個人,說是自來水公司的,要停水。老板這才知道,得罪了北戴河供水總公司(以下簡稱北水公司)的總經理———馬超群。


此時的馬超群,已在自來水公司工作了15年,當了半輩子的科級“小官”,就在幾個月前剛剛被任命為秦皇島城市建設管理局的副調研員,升上了副處,終于邁上了新的臺階。


春風得意的他,是2012年度省級暑期工作先進個人,秦皇島市勞動模范。而作為北水公司的總經理,自來水延伸到哪里,馬超群的意志就延伸到哪里。水到之處,所向披靡。


兩年后,2014年的秋天,清冷的北戴河因馬經理而火爆,在北嶺一區自來水公司家屬院,一位被敲過六次門的住戶抱怨:“都是來問馬超群的。”


11月12日,新華社發表題為《河北強力懲治腐敗:10個月立案14808起查處縣處級以上干部238人》的通稿,其中提及11月7日上午河北省在落實中央巡視組反饋意見大會上的通報,“某市一涉嫌受賄、貪污、挪用公款的官員家中搜出現金上億元,黃金37公斤,房產手續68套”。經河北省檢察院證實,該官員正是馬超群。


“小官巨腐”,也是中央第六巡視組給河北的定性之一。



150萬處科級干部里最出名的一個



在被抓9個月后,馬超群忽然火了。1.2億元現金、37公斤黃金、68套房———這些驚人的數字與當時媒體報道的“科級干部”身份對比鮮明,比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長家里搜出兩個億還要讓人震驚。


盡管后來人們才知道,2012年馬超群已經升為副處級,但也是“牛毛小官”。2010年,中組部曾公開過一組數據:目前全國科級干部大約有90多萬人,處級干部60多萬人,司局級干部4萬多人。現在,馬超群可能是百萬干部里最有名的一個了。


1967年8月28日,馬超群出生在秦皇島市海港區,是家里的第一個孩子。父母給他起名超群,希望他能在學習和工作中超群。后來,家里又添了一個弟弟和兩個妹妹。兄妹四個,如今三個都在看守所。弟弟馬重群和他同在北水公司,因涉嫌受賄罪被逮捕。妹妹馬青茹因涉嫌“非法持有槍支”被逮捕。在兄弟倆被抓的那個夜晚,妹妹馬青茹陪著母親一起緊急轉移數十箱財產。


馬超群的父親叫馬秉忠,2012年去世時73歲,學醫出身,先后在遷安醫院、山海關醫院等單位工作多年,是遠近聞名的中醫,還常到北京出診。“他去北京坐診,一次就拿回過180多萬呢。”馬超群的母親張桂英說,“什么組織部長啊,我老頭當年就認識,很多大官都認識。”


在同事看來馬秉忠是個平常人,而在張桂英的描述中,他是秦皇島的“能人”,“倒騰房子很多年了,多少套房子我都數不清”。


這些話張桂英是11月13日晚上面對十幾家媒體說的,此前一天,新華社和中國日報報道了她兒子家中搜出1.2億元現金等新聞,13日,幾乎所有媒體都報道了她的兒子馬超群。面對記者的提問,71歲的張桂英幾次痛哭失聲,但她一邊說錢、金子、房子都是馬秉忠生前所賺,卻不能提供任何證據;一邊承認自己連夜叫來女兒和孫子(馬超群之子)把財產轉移,卻不能給出合理的解釋。


而在自來水公司的家屬院,來自全國各地的媒體記者們川流不息,馬超群的形象被不斷補遺:霸道、暴躁、毆打職工、掉片樹葉都罚款、吃飯節儉,掉了的面條都撿起來……


至于馬超群本人,此時已經輾轉了五六個不同的監所,誰也見不到他。馬超群在監視居住中,度過了夏天。而夏天,在秦皇島有個專有名詞———暑期。暑期是馬超群每年最重要的工作時間段,17年來他第一次缺席。



“他誰都敢惹,誰都不敢惹他”



馬超群(資料圖)

馬超群1985年技校畢業,進入秦皇島市自來水總公司,自來水公司員工是當時最好的工作之一,收入高、福利好。據新浪報道,馬超群最初的工作是燒鍋爐,后轉入行政崗。1997年,馬超群被任命為北戴河分公司的經理,正科級,從此在北戴河供水系統担任了17年的一把手。


2010年11月,秦皇島市人民政府批準成立北戴河供水總公司,主要負責北戴河區、北戴河新區、撫寧縣、昌黎縣周邊村鎮的供水,而最重要的就是中直、國務院等七大重點用戶的用水,特別是暑期供水。


“走訪中直、國務院等幾大家用戶和重點用水單位,發現問題、隱患及時解決。中直幾大家等重點用戶我們實行專人負責,跟蹤服務,以確保萬無一失。總公司中層以上干部全部放棄休息日,堅持24小時晝夜值班,每天死看死守,做好暑期供水工作。”在一份工作總結里,馬超群說。


在馬超群任職的17年間,北水公司的暑期工作確實沒有出過紕漏,連續十幾年被評為“暑期工作先進單位”。據當地知情人士稱,馬超群因曾接待工作獲得相關人士好評,經常有機會與其他暑期工作者一起受到領導的接見,獲得了“大人物”照應,這也成為助長其“飛揚跋扈”的資本。


據曾與馬超群有深入接觸的北戴河供水總公司干部王鴻(化名)稱,2003年非典期間,時任河北省衛生廳一位領導來北戴河視察工作。結果在北戴河供水總公司,馬超群不讓其進大門,并派人把該官員拽走。


王鴻還回憶道,馬超群曾與一位市委領導起了沖突。幾天后,該市委領導卻特意來到公司,在職工面前表揚馬超群的工作。該領導離開后,馬超群很得意,向職工們炫耀,上級領導也要敬他三分。


“我和他(馬超群)上市里開會,有些局長看到馬超群在邊上,趕緊跑了,就怕他讓自己在大庭廣眾面前下不來臺,領導見到他都頭疼。”王鴻說。


秦皇島城市建設管理局供水科理論上是北水公司的上級部門,負責監督、業務指導,但實際上拿馬超群毫無辦法。據城管局一位工作人員介紹,以前就沒人敢惹馬超群,2012年馬升任副調研員后就更是如此,“供水科科長是科級,馬超群是副處,是班子成員,開會時人家坐主席臺,你坐下面,你怎么監督檢查北戴河自來水?”


即便是城管局的一把手也拿馬超群毫無辦法。秦皇島城市建設管理局局長馬壯2013年5月調來后,和馬超群一直不和。在一次去北水公司檢查時被攔在門外,見到馬超群后,兩人由言語沖突發展到肢體沖突。馬超群的母親張桂英說自己的兒子事情過去就忘了,而馬超群其實沒有忘。


“馬超群動用了6臺車去跟蹤、監視馬壯,搞了視頻上網去舉報馬壯。”秦皇島政法系統一位干部說——馬家人認為,馬超群被查,是馬壯因担心自己的“貪腐”行為暴露而報復。


因其無人敢惹,一次又一次與更大的官員的沖突中,馬超群每戰必勝,更是讓當地人不敢冒犯。


馬超群被抓當晚,甚至驚呆了抓他的特警和檢察官們。據當地政法系統一位干部介紹,當晚控制馬超群后,專案組人員出示法律文書,馬超群一把搶過撕掉,這才被特警用槍托擊打。這就是其家屬所稱馬超群的頭被用槍托打出血的出處。


在前述政法干部看來,正是因為馬超群誰都敢惹的作風,誰都搞不清楚的背景,才讓誰都不敢惹他。“抓他之前都怕啊,要不出動那么多特警,真怕他有槍反抗啊!”



查出的錢論捆數



馬超群家被查出的金條

馬超群倒了,人們津津樂道的是那1.2億現金、37公斤黃斤和68套房。


在現場負責清點現金的是秦皇島銀行某支行,當地某政府部門一位了解情況的干部介紹說,當時行長親自帶著幾名工作人員攜點鈔機到場清點,錢都是一扎一扎地包裹在塑料袋里,外面還綁著塑料繩,碼在紙皮箱里,清點的時候工作量巨大,最后人和機器都不堪重負,“那個行長也算有魄力,‘先不點了,數捆吧’。”該干部說。


張桂英一直堅稱,這些巨額財產均為馬超群的父親馬秉忠生前合法賺取和積累,馬超群本人并不清楚家里有這些錢。馬秉忠不愿把錢存入銀行,認為留著現金一來可以放貸,二來用著方便,“搬到現住處十幾年來,一直都堆放在二樓的衣帽間里,房間常年上鎖”,“很多錢都長毛了”。


但對于馬家人的說法,檢察機關并不認同。據《中國青年報》的報道,一位參與辦案的檢察官稱,“錢財和馬超群老爸一點關系都沒有。”


值得一提的是,北水公司成立以來陸續虧損3600萬,以至于要向財政申請補貼,請求免繳拖欠的源水水費和代征款。而3600萬不過是馬超群家中搜出的現金的三分之一。


68套房產里,有7套在北京。其中6套在崇文門,1套在三里屯。三里屯的這套是門面房,營業面積300多平方米,位于一個酒店的一層,大約十年前租給人開酒吧,月租金約3萬元。


房子的產權登記人是張桂英。據了解,2月27日北戴河區人民檢察院向這個酒吧發出了《查封通知書》,但并未查封。


其他的房子也跟這個酒吧差不多,房產證上的名字不是其母張桂英,就是其父馬秉忠,或其妹馬青茹。這些房子大都放租,加起來每個月的租金相當可觀。租戶們都沒見過馬超群,直到被探訪的記者敲開房門,才知道自己住的房子大有來歷。



借“自來水維護”要錢要房



馬家的別墅之一。新京報記者 蕭輝 攝

人們難以想象,如果紀委公布的財產真的來自馬超群,一個自來水公司的老總,以何種手段、怎么可能拿到那么多錢。


自來水系統這么多年全國各地抓了判了很多,都是小官貪腐,馬超群是系統內第一個被定性為“小官巨腐”的。從寧波、株洲、南通、韶關、南京、防城港等地的案例來看,絕大部分犯罪情節都來自自來水工程建設,而水的權力在馬超群的手里則是得到了淋漓盡致的發揮和升華。據新華社報道,當地干部稱,“不給錢就不給你通水,給錢少了就給你斷水。”甚至北戴河的一些中直部門要通水管,馬超群也伸手收錢。


北戴河區政府一位干部介紹,據他了解馬超群是以管網建設費用等名義收錢的。北水公司成立后,剛好趕上北戴河新區發展的好機會,大量的建設項目、樓盤都需要鋪設管道、接通自來水,而是否接水、何時接水、是否正常供水,都是馬超群一句話的事。


不給錢也可以,可以給地、給房子。在如今的華貿喜來登酒店北面不遠處,赤土山村村委會旁邊,有一棟別墅,院子和墻頭上都雜草叢生,別墅看起來已然衰敗。別墅是馬超群的,赤土山村村委會工作人員介紹,十年前赤土山村要建村委會和村民活動中心,要通自來水,“聽老書記說,當時馬超群開口就要錢,村里拿不出那么多錢,馬超群就說那就給我塊地,我在你這兒建個自來水公司維護站。”


記者未能核實這一說法,因為當年經手此事的村支書和村委會主任,2009年因貪污罪、非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受賄罪分別被判10年和14年,尚未出獄。


“自來水維護站”建好后,就成了馬超群的房子之一。據附近的村民說,馬超群基本沒在這兒住過,但也沒人敢動他的房子。


“我們正打算把它拆了,啥手續都沒有,就是個非法建筑。”前述工作人員說。


“水經理”何來如此大的權力,沒有職工能回答這個問題,一位比馬超群到北水公司還要早的員工說,權力都掌握在馬超群一個人的手里,“北戴河自來水是馬超群的水,我們怎么可能知道他怎么干的呢?”最后老員工們能講述的依然是馬超群在公司內部的霸道,夏天正下著雨,他能讓所有人出來擦玻璃;冬天正下著雪,他能讓所有職工出來掃雪。“張嘴就罵,抬手就打,網上說那個詞‘三觀盡毀’對吧?你們那叫什么‘三觀盡毀’啊!沒見過馬超群也能‘三觀盡毀’?”



落馬也是因為水



據媒體報道,馬超群曾因為進公園被要門票停了公園的水,因交警隊查車停了交警隊的水,還停過中直機關的水,而最后,讓他落馬的是一家央企。


據新華社報道,北京的某家企業要在北戴河辦餐飲酒店,當酒店開始要接通水時,馬超群就“獅子大開口”,直接索賄300萬元,后來又漲到500萬元。企業在無奈之下,將其索賄過程錄音,隨后向有關部門進行舉報。


據了解,那家企業在北戴河建的不只是酒店,而是投巨資建設一系列地產項目,企業的背后是一家央企。今年春節前忍無可忍選擇了舉報。


2月12日,正月十三,馬超群被拿下。距離企業舉報不過半個月左右的時間。


據新華社報道,河北省委領導表示,一個區的供水公司總經理,貪腐數額如此巨大,這樣的貪腐行徑就發生在群眾身邊,民怨沸騰,“不查不抓,天理不容”。


不過,代表管理方的酒店總經理則表示未聽說此事,酒店供水正常。


依然沒能正常供水的是龍騰長客北戴河長途汽車站。該汽車站就在北水公司的東邊幾十米,算是北水的鄰居,卻至今沒有通自來水。據知情人士介紹,因為和馬超群條件沒談拢,水表又被摘走了,6年來都沒再通自來水。汽車站最開始是拉水,在院子里弄了兩個大罐子儲水。后來偷偷打了兩口機井。該汽車站一位負責人說,因為各種原因,除了暑期之外這個站并未常態運營,所以也就沒有去再爭取。


雙方因此結下梁子。兩三年前,北水公司一條自來水管道要經過汽車站的院子,客運公司的負責人聽說后放下狠話,北水公司只好繞路。


至今,這家守著自來水廠的單位,依然沒有自來水。院子里放著七八個大缸,汽車站負責人說,那是夏天接水用的。


資料來源:新華社;《南方都市報》第6230期《揭億元水官馬超群的水暴利老員工稱其“三觀盡毀”》作者王星;《東方早報》第4144期《“小官巨腐”樣本馬超群:自鑄砍刀打人成性贓款上億愛占便宜》作者付珊


2015-08-23 08:4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