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創業先鋒 眾人拾柴火焰高
字體    

老外看中國:移動應用UI設計的十大精髓
老外看中國:移動應用UI設計的十大精髓
CSDN     阅读简体中文版

本文的作者Dan Grover現任騰訊微信產品經理,在學習中文一年左右并在廣州工作近半年的時間里,用最直接的方式體會了中國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從微博微信到淘寶、各大安全軟件、應用商店,他幾乎嘗遍了所有中國的主流移動App。這是一個外國人眼中的應用UI在中國的趨勢,基本反映了當前國內UI設計的狀況,從他的所感所想中,認真審視這些在別人看來,我們自己身上所擁有的精髓,以及那些頗具玩味的明潛規則。


以下為譯文:


今年夏天,由于工作的原因,我從美國舊金山搬到了中國的南部城市廣州,陰差陽錯地當上了微信(WeChat)的產品經理。眾所周知,微信可以說是中國最風靡的IM應用之一。到一個新的國家就意味著新的生活——習慣新的語言、飲食、消費和出行方式。然而沒想到的是,短短幾個月的時間,我就融入了這樣一個起初讓我無所適從的陌生國度!



同樣習慣的還有中國的數字生活。學著使用中國用戶常用的移動App,不僅僅是出于職業習慣的好奇心,也是為了盡可能地融入本地的氛圍。習慣之后,甚至對這些改變都熟視無睹了。一天,閑來無事,我列出了一份長長的清單,來記錄我在美國使用和開發過的App,以及在中國使用的應用,并將兩者進行對比。清單的長度遠遠超出我的預想,于是我決定專門寫一篇文章,進行一個系統的分析。


1. 復雜的中文輸入


  • 拼音模糊匹配


中文的輸入法千差萬別,從拼音、手寫、部首到頗具懷舊風的九宮格輸入等,花樣百出,盡管不同年代、不同成長環境的用戶會選擇不同的輸入法,拼音輸入卻還是最為常用的一種。


但在中國的網站和App上,并不需要以上任意一種的輸入方式。打開任何操作系統的搜索界面,只需輸入拉丁字母,就能得到海量的中文搜索結果,通過智能糾錯和模糊音功能,即使有錯別字也無傷大雅。一旦適應了這種模式,就會不由得感慨:為什么其他國家的App沒有這么人性化呢?



中國的App甚至強大到能處理各種各樣的中文輸入,真是蠻拼的。但很少支持英文的模糊輸入,比如使用詞干提取和探測法等便能處理變音符、標點符號和大寫等問題,當然,對于這一現狀也情有可原。


  • 語音信息、語音搜索和語音助手


如果語音能夠簡單粗暴地解決問題,那還要打字干嘛?在微信一類的IM應用中,語音信息的使用隨處可見,在撇除打字的麻煩之余,也為那些對電腦一竅不通的老一輩人帶去了便利,給他們省下了不少力氣。其實我個人并不熱衷這種交流模式,總覺得停下手頭的活兒來聽取語音信息遠沒有瀏覽文字來得方便,向別人回復語音信息也很不自在,尤其是在公眾場合,看起來頗有裝腔作勢的嫌疑。



不過,在中國,人們似乎很習慣在公共場合發送語音信息。一邊用拇指摁著“錄音鍵”一邊微微低頭對手機說話的人群隨處可見。除此之外,很多應用也支持語音搜索。于今年5月加盟百度的人工智能科學家Andrew Ng博士在最近一次訪談中便表示:百度搜索的10%均來自語音輸入。


  • 二維碼掃天下


在動身前往中國前,我曾在舊金山做過關于美國用戶習慣及喜好的調查,并不失時機地亮出二維碼,看他們是否知道那是干什么用的。一個女大學生笑道:“這玩意兒是不是那種,用相機照一下就能打開什么神秘網站之類的?”


還有人說他們曾嘗試用相機App拍了張二維碼的照片,但什么都沒有發生,之后就再也沒用過。“大概是購物優惠券之類的吧”有人猜,甚至担心手機會因此中病毒什么的。我把這些不同回應的錄像拿給我的同事看,大家都更加堅信美國對二維碼來說恐怕永遠無法成為一片沃土。



中國人絕對不會對二維碼感到陌生。實際上,二維碼幾乎無處不在——廣告、宣傳冊、菜單、名片還有再熟悉不過的優惠券上,甚至會出現在列車的椅子靠背以及洗手間隔間的門后。絕大部分App都有二維碼掃描功能。打印在廣告、宣傳冊上的二維碼也許只適用于某個特定的App,中國的微信、微博以及其他App上都有與特定鏈接捆綁的二維碼,但如果用外部掃描器的話,很可能無法鏈接到某個App上。



而二維碼的下方往往會出現“掃一掃”三個漢字,也就是掃描的意思。每次看到這幾個漢字,我都會聯想到三錄儀和醫療設備什么的。在這里,二維碼不僅僅是一種營銷渠道,還可以用于添加好友,支付商品或登陸網站,非常方便。


2. 瘋狂的紅色小圓點


在中國,眾多App的UI往往獨樹一幟地共用同一種元素——一個代表未讀內容的紅色小圓點。看起來跟iOS系統UI上那種紅色圓點相似,很眼熟,只是沒有數字標識。實際上,美國App的UI從未用過這個元素。這些紅色的小圓點在App的菜單上隨處可見,從左到右、從上至下排列成一道獨特的風景。通常,如果用戶過一段時間再打開某個App,就會每個頁面上都有它們的身影。



紅色的小圓點往往意味著:


  • 新內容加載成功:在社交媒體新聞、電影、音樂或購物App中很常見,實際上并不需要用戶執行特別的操作,也不必顯示具體的數字,只是提醒他們有新的內容出現了而已。

  • 新功能上線:在App中常伴著醒目的紅色“New”或“新”的字樣。

  • 在用戶關閉了App全部或部分通知功能時出現。舉個例子,微信在靜音時,新消息以紅色圓點而不是數字的形式顯示。


很多App同時使用紅色圓點和數字兩種通知模式。App菜單上排列的選項讓人目不暇接,用戶正需要這樣方便的設計來引導他們。實際上,多數開發者都認為數字提醒過于扎眼,因此這種驚喜的絕佳創意也成為了多數App的必備元素。有趣的是,在QQ上,如果拖拽數字標識(而非紅色小圓點),它們就會從一小股煙霧中消失不見。


3. 簡約美、門戶網站、平臺


Richard Gbariel的經典論文《“差點的更好”設計理念的興起》(The Rise Of “Worse is Better”)第一次將軟件設計中兩種截然相反的觀點進行了對比。來自貝爾實驗室(Bell Labs)的UNIX操作系統和C語言例證了“Worse is Better”的觀點,傾向于簡單小巧、原汁原味并能彼此協調的工具。而由麻省理工學院開發的Common Lisp、Scheme和Emacs則例證了相對立的觀點——“The Right Thing/Better is Better”,后者更傾向于龐大而全面的綜合解決方案。


在美國,App傾向于高度集中和極度精簡化,深度詮釋了“差點的更好”的觀點,但中國的應用卻顯然是與之背道而馳的。幾乎所有的App都集成了越來越多與其本質看似毫無干系的功能,有時候可以作為功能的補充,而“八竿子打不著”的情況也并不稀奇——我想這可能是開發者們想要吸引眼球或擴大目標用戶群才出此策。


舉幾個例子:


微信之于WhatsApp,簡直就是Emacs和VIM的差距。除了信息編輯之外,還有視頻通話、新聞訂閱、在線支付、游戲中心(內置游戲)、搜索附近的人、Shazaam式的歌曲匹配以及類似于“印象筆記”的收藏功能等。美國著名軟件工程師Jamie Zawinski認為,郵件是所有程序必備功能之一,否則就會被其他帶有此功能的產品所替代,而微信中恰恰有內置的郵件客戶端。此外,微信的公眾號甚至能實現用戶跟服務供應商的對話,而無需另外下載官方App。


百度地圖有查詢天氣、搜索好友、旅行向導以及各式各樣的支付服務;騰訊地圖則可以發送音頻明信片。兩個App均有二維碼掃描功能,提供類似“高朋團購”的便捷服務。


中國版的“Twitter”——微博則更為強大,可“發布”長微博,擁有音樂、文件、餐廳美食點評等多達10種不同的內容,當然也支持支付功能。


Yahoo式的門戶網站盡管包羅萬象,但終究在2000年“命喪美國”。類似的新浪、網易、hao123以及騰訊新聞等同類網站卻在中國發展得火熱。雖然“常規”App已具備了門戶網站的所用功能,但很多門戶網站也推出了自己的App,相當一部分都非常受歡迎。


  • 側邊欄“發現”新驚喜


美國App中一些難以分類的條目往往放在同一個類別中(比如“設定”和“幫助”選項等等),形式大同小異。有時候點開右上角的Elipsis圖標“更多(More)”,就能找到它們,有時候歸類到側邊欄(hamburger menu)里,有時候像Facebook一樣藏在側邊欄的“更多”標簽下。



有些中國App跟美國App相似,將小條目歸類到“更多(even more)”下面,但更常見的是歸類至倒數第二、三個選項,以“發現(discover)”的形式出現。“發現”的圖標通常是圓規或指南針的造型,包含更多有趣的內容,盡管沒有非得存在的理由,但可以作為App核心功能的有益補充。


  • 五花八門的應用商店


很多App能夠跳轉到其他游戲或者App的下載界面,比如說鏈接到iOS的App Store,或者干脆直接下載安裝(OTA Install)。這種與流行App合作的模式為很多第三方App Store增添了不少人氣。



Android有超過10家大型App Store。一款App的上線和升級在每個App Store里都會顯示。甚至在iOS上也有其他選擇,比如我曾看到過所謂“蘋果助手(Apple Helper)”的廣告,下載時得使用自定義配置文件。Cydia也因為越獄iPhone的而得到廣泛應用。


4. 帳號和登陸界面


  • 手機號碼和驗證碼登陸


美國網站和App通常采用兩種登陸模式,一是傳統的E-Mail作為用戶名,輸入密碼登陸;二是采取Facebook或Google等第三方賬戶授權登陸。最近常見美國一些Facebook類的社交App讓用戶輸入電話號碼,通過短信(SMS)獲取驗證碼來登陸。


而在中國,幾乎所有App都支持手機號碼登陸/注冊(還有其他選項)的方式,包括沒有開發移動App的網站也支持這種登陸方式。


  • 二維碼登陸


許多網站還支持二維碼掃描來登陸相應的App。二維碼的標示符經過移動App的掃描后,就能自動登陸到賬戶上。聽說過去很多人都是在網吧一類的場所使用公用電腦,遭遇鍵盤記錄器或者間諜軟件的風險大大增加,而二維碼登陸相比鍵盤輸入密碼顯然更便捷和安全。


  • 第三方帳號登陸


很多App也支持第三方帳號授權登陸,比如使用微信、QQ、新浪微博和人人網帳號等。手機界面通常會自動跳轉至第三方App,經授權之后就可以登陸了。在網站上,傳統登陸,第三方賬戶授權和移動App掃描二維碼均可使用。



  • 更多的安全措施


一般的銀行網站和支付寶(Alipay)一類的第三方支付平臺需要安裝一個特別的瀏覽器插件,從而為密碼輸入提供保護。很多銀行會發給客戶一個帶秘鑰的USB閃存盤,不過我實在琢磨不透這玩意兒到底怎么用,只能將其束之高閣。


美國的App和網站只有在注冊時才會要求用戶輸入驗證碼,而在中國,通常注冊和登陸界面都要求輸入驗證碼,對安全性的要求相對統一,還有一些移動應用甚至本身就含有驗證碼的輸入選項。


5. 聊天的通用UI


  • 公眾號


“公眾號”跟IRC實時聊天(Internet Relay Chat)、AIM聊天軟件以及SmarterChild聊天機器人有些相似,為品牌推廣和公眾人物提供了與大眾交流的平臺。它能在中國遍地開花,還得歸功于微信。銀行、移動運營商、博客、醫院、購物中心和政府機構都有公眾賬號,而很多機構甚至放棄了開發獨立App或移動網站,專心經營自己的公眾賬號。


用戶可以向公眾賬號發送文字、圖片、語音等任何形式的信息,且一定會收到自動或者人工回復。雖然跟普通聊天時的用戶界面相似,但有頁面底部的菜單有所不同,那里不但簡單明了地列出了該賬戶所提供的諸多功能,還可以切換到普通的聊天模式。



除此之外,公眾賬號具備所有普通聊天模式下的功能。微信甚至能在公眾賬號的第三方服務器接受到信息之前自動將語音轉化為文字。而媒體借用公眾號定期向訂閱者推送新鮮內容,對很多用戶來說,界面看起來跟RSS閱讀器差不多。


公眾賬號的聊天式UI如此成功,引起了新浪微博和QQ的官方賬號以及眾多App的競相模仿,只是形式略有不同。不僅如此,很多App里的“用戶中心”也能發現它的身影。一家名為Grata的創業公司還開發出白色標簽版的UI,可為任何App所用。


App開發者們不但明白,順水推舟地采用用戶熟悉的UI無疑是明智的選擇,他們更是將概念付諸實踐,一股腦兒地復制了UI的所有元素——頁面下的三個菜單選項和定期推送的“多元媒體”新聞的布局都一模一樣。


  • 顏文字和表情


在emojis廣泛使用之前,大部分西方App可用的表情符號都是直接從傳統的文字表情轉化過來的,常用的有15個左右。但為中國用戶所熟知的QQ在很久之前就已經有了一套標準化的表情,數量達80個之多,豐富多彩且極具表現力,足以跟emojis相媲美。除了一些基礎表情外,還有一些像、和這樣甚至有各自適用的時間和場所的表情。


在中國,任何具有聊天功能的App都會有相似的表情包。QQ創造的經典表情集為后來出現的微信所沿襲,且被無數App所“借鑒”。后來一些大號的動態表情也早就了一道別致的風景,只是亞洲用戶跟美國用戶比起來,對動態表情沒有我所預想的那么癡迷罷了。


6. App在線購物


中國的在線支付在發展最初由于銀行所設定的種種繁文縟節而寸步難行。若要綁定銀行卡和某個網站,單單一個信用卡賬號是遠遠不夠的——用戶得從30多家銀行中勾選自己的銀行,還得填完紛繁復雜的表格。每家銀行明擺著都有自己的一套流程,網站除了被動接受別無他法。而正因如此,財付通(Tenpay)和支付寶(Alipay)等第三方支付平臺才如此深得人心。


  • 單點登錄的移動支付模式


如今很多移動App在銀行和其他App之間充當著橋梁的作用,所以用戶就不必為繁雜的綁定流程而煩惱不堪了。


談到這種支付模式,我在美國只有過一次體驗。當時在機場,我正為晚上無處安身而發愁,幸好能用Venmo(美國的移動支付App)在HotelTonight(酒店預訂服務App)上預付房費,省去了繁雜的信用卡信息輸入和綁定程序。


但在中國,第三方支付卻再常見不過了。關鍵在于,眾多App已經有內置的支付功能,所以用戶不用費盡周折去下載第三方支付軟件。


  • 每個App都有在線支付功能


App中的“錢包”頁面包攬了所有支付形式,頁面上還有其他選項可供選擇:


  1. 在App上購買其他服務,比如購買本地服務App的商品。

  2. 在現實生活中只需掃描賣家的二維碼就能購買商品。或者反過來,讓賣家來掃描買家手機上的二維碼來完成支付。

  3. 為好友派發“紅包”,跟中國的傳統習俗有異曲同工之妙,只是采取了在線形式而已。

  4. 五花八門的支付選項應有盡有。舉幾個例子,絕大部分有支付功能的App都能用來購買飛機票、彩票、電影票以及打出租車(在美國有Uber,在中國有“滴滴打車”),還能為手機充值,交水電費等等。騰訊App上還有迷你版的京東購物平臺(中國著名在線購物網站),還能購買騰訊的虛擬貨幣Q幣。



大多數附帶支付功能的App都有相似的三列繽紛多彩的圖標,代表不同功能的服務。實際上,很多銀行的App也有著類似的布局,用戶可以直接為商品支付貨款。


  • 盾牌當道,安全支付


任何涉及支付功能的App都在交易安全上緊繃著一根弦。App中通常會有一個標志性的大盾牌圖標,赫然立于“安全中心”的頁面之上。美國的在線購物網站也曾采用類似的模式,但2000年之后(還記得“Hacker Safe(黑客安全技術)”嗎?)就改用了更加隱蔽的方式。



其實有相當一部分專門給手機加速、清理緩存、提高安全性,甚至能抵抗惡意攻擊的App……多多少少讓人聯想起Window XP曾經為反抗惡意軟件攻擊所開發的那些玩意兒。當然了,由于“盾牌”無處不在,此類App便少了些用武之地。


7. 定位、定位、定位!


不論是自動填寫“你所在的城市”,顯示本地天氣或打開本地服務頁面時,很多App從來都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索要用戶的地理位置,幾乎到了無孔不入的地步。


在中國,聯系附近的陌生人是諸多App常用的功能之一。實際上,Highlight和Skout等美國本土的App曾推出過這個功能,但并不像在中國一樣大獲成功——文化態度、人口密度和城市化水平等都可能是印象因素。不管如何,此功能在中國如此廣泛地使用,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 專門結交陌生人的App


陌陌就是一個專門結實陌生人的App,月活躍用戶超過6000萬人,該公司目前已經上市。陌陌上不但能聯系附近的陌生人,還可以發現有趣的活動、討論、游戲等等。類似的App還包括微聚和比鄰。


  • 日常使用的App


此類獨立App風靡當下,但最值得一提的還是每一個中國人日常使用的App都包含這個功能。


微信和QQ是中國使用最廣泛的兩種社交App,且都能搜索“附近的人”。用戶會看到一個附近陌生人的名單,還能瀏覽他們發送到新鮮事里的照片。當然了,你也可以選擇或者不選擇出現在他人的清單上。用戶只要還在瀏覽陌生人清單,就能接受好友請求。



微博跟Twitter的不同點在于,它可以看到附近的用戶發送的內容,流行的音樂、電影和TV App,還可以找到很多熱門賬號和群組。


百度地圖里的“熱點圖(heatmap)”也很贊——實時更新,能顯示不同街區的人口密度,由用戶向服務器發送的實時地理位置信息繪制而成。


直覺告訴我,如果美國的主流App全部或者僅僅是部分添加上述功能的話,肯定會為一些利益集團利用,成為晚間新聞廣播上恐怖故事和發泄不滿情緒的借口罷了。


8. 下載無處不在


很多公司的App都支持離線使用,像是音樂App(QQ音樂、多米、百度音樂等),還有視頻App(愛奇藝、騰訊視頻、百度視頻等)。隨時在地鐵上都能看見一些人拿著手機看視頻、聽音樂……這樣的風景在美國卻是少見,主要是因為在美國,人們無法享有中國用戶那樣的下載權限。


主流的新聞App同樣能提前下載多達幾百篇文章,用戶可以挑有空的時候看;主流的地圖App也能下載用戶所在城市,甚至整個國家的離線地圖;百度翻譯、有道詞典之類的中英翻譯App也可以下載離線詞典和資料,讓查詢變得更加快速便捷,只是翻譯質量略微遜色些。


離線下載功能成為諸多App的賣點之一。在中國,下載一部電影或一首歌時,用戶可以對畫質和音質進行設置,可以看到下載占用的流量和內存,數字精確到以KB計算,還可以了解設備內存剩余的空間;相比之下,美國的App就最多顯示一個模糊的進度條,或者干脆什么都看不到。


9. 朋友圈里別有天地


探討App UI在中國發展的大趨勢之際,不得不提一下微信的“朋友圈”或者“新鮮事”板塊。當我第一次看到它的時候,感覺就像是Facebook的動態消息被生搬硬套進了畢加索式的怪異圖標。但使用之后我驚喜地發現,朋友圈堪稱是絕佳的創意,跟Facebook的動態消息相比頗有獨樹一幟的風范。


  • 無過濾和重新排序:朋友圈里的好友狀態不受過濾或者重新排序的限制。當然,用戶可以屏蔽那些惹人惱火的“狀態狂人”,被屏蔽人的狀態將不再出現。

  • 更多私密空間:當你評論或者為某個好友的狀態點贊時,除了你們倆和共有的好友之外,其他人都是看不到的,這跟Facebook很像。這一設定意味著只有發狀態的人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為他們的狀態點贊或評論,從而提供了更多私密空間。

  • 不顯示公眾賬號的新聞推送:當你關注某個公司或者新聞網站的公眾賬號時,他們推送的內容并不會出現在朋友圈里。當然,通訊錄好友也可以有意在朋友圈里轉發這些推送的鏈接。

  • 第三方App發送狀態需經過用戶許可:第三方App可以向朋友圈發送狀態,但必須要經過用戶的許可。通常手機會自動跳轉到微信的界面,得到用戶許可后,狀態才會顯示在朋友圈里。

  • 沒有游戲:Aynga(美國社交游戲公司)式的社交媒體游戲讓騰訊賺了個盆滿缽盈。但在微信上,他們明智地選擇了將所有游戲都收錄在“游戲中心(Game Center)”中,照顧到了非玩家用戶的感受。

  • 沒有照片濾鏡:盡管朋友圈可以發送各式各樣的狀態,但唯獨沒有Instagram那種照片濾鏡——這是為了讓用戶能夠快速、即時地發送最原創的照片。


這些獨具創意的設計元素與微信的完美融合讓大眾對朋友圈情有獨鐘了。查看消息和刷新朋友圈,評論點贊和發狀態……這就是中國微信用戶的日常。


10. 其他


  • Assistive Touch


差不多一半的iPhone用戶都開啟了Assistive Touch。雖然這漂浮在屏幕上的小方塊有時候挺煩人的,但是也很有用——比如充當虛擬的Home鍵以及實現多點觸控功能等,后者讓原本需要多個手指完成的操作只需一根手指就能完成,讓傷殘人士也能做到無障礙操作。


但是,為什么那些四肢健全、大腦正常的人也會選擇啟用Assistive Touch這種模棱兩可的設定呢?沒人能果斷給出一個答案來,也許人們的想法各不相同吧……有人害怕用壞了手機下方的Home鍵,有人也許僅僅是閑得沒事做而已。


  • 各種可愛的卡通形象


在不同App的加載和錯誤提示界面上,都會出現各式各樣可愛的卡通造型。



  • 污染系數小工具


一些App還包含了快速查詢和更新當地環境污染指數的功能。



  • 廣告閃屏


相當一部分的App在打開之前會出現無需提前加載的全屏廣告,它們在應用打開之前就在后臺自動加載好了,甚至內置在了App中。有時候是程序內購買的廣告,有時候則是推廣或宣傳特別的活動等等,還有就是一些在公告板或者地鐵站隨處可見的普通廣告。



  • App主題繽紛多彩


主流App為用戶提供多種多樣的主題/皮膚選擇已經成為一種趨勢。實在不能想象美國的iOS應用也會走這樣的套路。



  • Android ROM


雖然Google在中國被屏蔽了,但是對于中國用戶來說,搞一臺Nexus設備,享受什么純白無暇Google體驗實在是多此一舉,而且就手機OS股票收益分布的情況來看,中國并不比美國好到哪兒去。為了彌補這樣的空缺,一些基于Android原生系統的替代產品出現了,比如小米的MIUI、阿里的YunOS以及錘子科技的Smartisan等。


第一時間關注最新移動開發相關信息和技術,請關注mobilehub公眾微信號(ID: mobilehub)。



2015-08-23 08:4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