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韓寒作品及相關評論選
字體    

【往期精選】別怕有我
【往期精選】別怕有我
ONE·文藝生活     阅读简体中文版

二姐十六歲的時候開始整容,一開始只是微調,后來動作越來越大。有天我在回家路上看到一個美女,鮮艷動人就忍不住吹了個口哨,結果對方來一句:“傻冒快過來!”


我這才發現那是我二姐。


她出國玩了幾個月,回來整得連親弟弟都認不出來。怕被爹媽罵,就在路邊徘徊要不要回家,剛好就遇上我了。


“你這次下手有點狠啊,整成這樣爹媽還敢認你嗎?”


“滾蛋,吃翔了嗎嘴這么臭。”


“你讓我過來的!”


“我讓你死你去不?”


我二姐就是這樣,跟我說話從來沒有溫柔可親過。別人見面都是問你吃飯了嗎,她總是說你吃翔了嗎?搞得人沒一點想要跟她聊下去的胃口。但我還是很喜歡跟她待在一塊兒,不僅僅是別人打我的時候她總替我擋著,主要是我欠她一條命。


在河南待過的人大都知道,那個人口第一大省的人天生愛攀比,隔壁家生三個孩子的話自己生兩個就會覺得低人一頭。隔壁家全是男孩自己都是姑娘的話也會不好意思去借醬油。


我出生之前,爸媽一直活得很自卑。因為第一胎是女兒,第二胎又是。我媽生第二胎的時候正趕上計劃生育的瘋狂期,這邊正使勁往下生呢,那邊一群人已經在砸門。也幸好當時我爸正在剝兔子皮,計劃生育的人砸門進來之后我爸就往血淋淋的兔子身上一指:“剛生下來就死了,你們要的話就拿走吧。”


在死兔子的幫助下,二姐也算是來之不易。但爸媽絲毫沒有要珍惜她的意思,他們一心想要男孩,生出來一看是女孩,兩人就面面相覷,覺得很對不住對方,造人的時候光顧著痛快不知道配合,現在后悔已經晚了。


為了挺胸抬頭做人,父母決定再生一胎。因為已經對計劃生育的人說了二姐死了,所以一生下來二姐就被送到了新疆,讓外婆暫時養著,伺機送人。新疆人口少,要送人的話還是很方便的,但外婆心軟,養到三歲還沒舍得送出去。


小孩子沒記性的時候好送,長大了就沒人要了,因為孩子記得人和路了就很難忘掉,別人也不想含辛茹苦把孩子養大了,孩子卻嚷嚷著要回去找親媽。


等到我出生的時候,二姐已經四歲半了。沒我的時候爸媽還想著萬一懷不上了就把二姐接回來,等到懷上我生下來一看還是朝思暮想的男孩,爸媽送二姐出去的心就堅不可摧了。但外婆那關不好過,只能借著春節把二姐接回家玩,然后悄悄送人。


可惜后來還是被外婆知道了,她連夜坐火車趕到收養二姐的那戶人家里,把二姐要了回來。雖然這事兒我也是后來聽媽媽說的,但每次一想到白發蒼蒼的外婆從新疆到長春,來回坐一百多個小時的火車接二姐的情景,我就感到很心酸,如果我死活不出生,二姐也許就可以逃過被送出去的命運,外婆就不會在長途跋涉之后生一場大病。


后來外婆的病好了,身體卻變差了,二姐七歲的時候外婆去世了。爸媽只好交了一筆罚款,把二姐接了回來。但是因為長期不在家,二姐跟家里人都沒啥感情,對我更是恨之入骨,因為在她看來如果不是我出生,也許外婆就能多活幾年,在她眼里,外婆才是最親近的人。


二姐回來后,爸媽被罚得特別慘,為了多掙點錢養家糊口,他們經常不在家,大姐要上高中,于是我就由二姐帶著,二姐為了我被迫晚了三年上學,一直到十歲才跟六歲的我一起去讀小學一年級。


因為心里帶著恨,帶我的時候二姐也不正經帶,總是動不動就伸手把我胖揍一頓,我哭得太難看了,又會拿糖給我吃。久而久之,我面對她的時候就很迷茫,不知道她是要拿糖給我吃,還是要把我胖揍一頓。這一招對付熊孩子特別管用,后來我大姐生了孩子讓我帶,我就用姐傳秘方來帶他,閑著沒事一會兒打他一頓一會兒拿糖給他吃,他看到我的時候永遠是迷茫的,不聽誰的話也不會不聽我的。這一招據說最早是蔣介石用來對付下屬的,打一巴掌給一個甜棗,恩威并施,讓你永遠想吃甜棗又怕巴掌,怕巴掌又想吃甜棗。久而久之,畏懼心和依賴感就都有了。


不過那時候我懵懂無知,真正跟二姐的關系轉變是在我十歲那年。姐姐跟男生出去玩,夜不歸宿,爸爸知道后氣慘了,拿拖把打她。我仗著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又是男孩,父母寵愛,就在關鍵時刻沖上去替她擋拖把。爸爸一拖把抽在我身上,心疼死他了,之后也就光顧著給我擦藥,不再計較她的事情。


從那以后二姐對我就明顯不像過去那么隨便了,但因為她自小就愛美,一臉鼻涕的我在外面還是很招她嫌棄的。每次上學都跟我保持一段距離,在學校也是對我不理不睬。除非有人打我了她才站出來跟人拼命,有時候我問她為啥要這樣,她的回答永遠是:因為你是我弟弟,只能我一個人打。


二姐十六歲的時候開始非常叛逆,因為在寄宿學校讀書,家長鞭長莫及,她經常逃課,去美容院打工,有了第一次整容的經歷。一開始只是動動眼皮,后來把五官整了一個遍,墊鼻削下巴隆胸抽脂肪開眼角開嘴角樣樣都來。甚至連并不算畸形的牙齒都打亂了重新排序。


因為五官都是整的,特別不牢靠,我特別害怕她哈哈大笑的時候下巴突然掉下來,或者打個噴嚏鼻頭飛出老遠。


而且不光我自己害怕,她也担心,每次跟特別幽默的人在一起吃飯的時候她都捏著臉,因為她笑點非常低。對別人她都是說怕笑多了會長皺紋所以捏著臉,只有我知道她是担心笑著笑著五官變了樣。你腦補下吃飯的時候別人哈哈大笑噴你一臉牙的情景,就能體會到我坐在她面前吃飯時心里的感受。


二姐靠整容成為校園紅人之后,就退學了。因為老師也認不出她,每次點她名字她回答“到”的時候,老師都冤枉她說她替別人點“到”。她一生氣就退學了。退學后在社會上混得也不好,靠著整容整得好看,給人做做車模和平面模特什么的。在國內做模特,都不能穿太多,她那些暴露的照片被親戚朋友看到了,總會招來一片責難。但她永遠無所謂,她說反正過幾天她就變樣了,照片上的這些都是昨天的她。


因為她是我姐,不管在外面別人怎么說她,我都只能站在她這一邊。但實際上我也有點反感她整容,每次她整容前都會問我,你看我的鼻子是不是不夠翹,嘴巴是不是有點小?


說實話,就像一個漢字你盯著看久了會覺得不像一樣,人的五官如果你帶著挑毛病的心態去看,看久了也會覺得不協調。


但我還是會昧著良心說姐你已經很好看了,比我好看多了。


不過不管我怎么說,二姐都只是暗示我一下,然后立刻就行動了,從來不真正采納我的意見。她這樣對自己亂來,經常會讓我做同樣的噩夢。


夢中就在我老家的堂屋里,她坐在屋子中間,背對著我,看一臺滿是雪花的電視,我很怕她轉過頭,讓我看到一張支離破碎的臉。


每次做了噩夢我就勸她,人這一輩子,只能從鏡子中看到自己,不管你多么漂亮,都是給別人看的。何必為了讓別人看著舒心,把自己搞得這么累呢?而且整容不僅風險大還費錢,后期要定時做保養,跟玩車一樣。二姐辛辛苦苦掙的血汗錢,全在醫院里糟蹋了。但她不以為然,還經常自嘲說:我這輩子,去過的高消費場所只有醫院,擁有過的奢侈品只有弟弟。


這倒不是她亂說,我們長大后,河南人的覺悟似乎是在一夜之間提高了,大家都不再以生子多少論英雄了,甚至生太多的還會被鄰里鄙視責罵,說他們拖了發展的后腿。因為我改名之前就叫馬發展,所以每次他們說到誰誰誰家超生了,拖了發展的后腿的時候,我就不自覺地會摸摸自己的腿,摸到褲子和腿都還在,才放下心來。


后來我們倆都離開了河南,到北京上海這樣的大城市生活,漸漸發現這里似乎全是獨生子女家庭。跟我們同齡的人也很少有哥哥姐姐弟弟妹妹的,每次她跟她的姐妹去吃飯,吃到中途都會有人說,把你弟弟叫來看看吧。就像在談論一件稀罕物。


其實弟弟這種存在,只會花姐姐的錢,幫不上姐姐多大忙。但說矯情點,一日為姐,終身難負。只要她還沒找到那個“免她驚、免她苦、免她四下流離無枝可依的男人”我就得一直陪著她等下去。


不過這么多年過去了,隨著科技和醫學的進步,二姐整得越來越好看了,有時候她甚至會慫恿我也去整一整,她還經常會拿那些長得好看的作家舉例,說你不是寫小說的嗎?整得好看了,書都能多賣兩本。


我雖然面對她的時候還是很茫然沒有主見,但我畢竟長大了,不會真聽她的讓別人在我臉上動刀子,身體發膚受之父母,我的傳統觀念還是很重的。而且我覺得雖然變好看了,二姐卻并沒有因為這份好看而變得更加自信,她還是那個經常會哭泣,經常會站在街頭不知道該往哪邊走的傻姑娘。她還是担心會被嫌棄。


她之所以不斷地在臉上身上動刀子,究其根源,還是因為爸媽在她小的時候給她心里丟了太多刀子。所以長大后她就拼命地想把父母給她的身體還回去,我可以不吃你的不用你的,你還要怎樣?要我的身體嗎?好,我一刀一刀割下來。她表面整的是容,實際上整的是心。但容好整,心難變。不管她假裝得多么堅強冷酷,心里還是柔軟地渴望親情。


就像這一次,爸爸生日叫我們回來,如果不是我在路上遇到她,她可能走到家門口看兩眼流下幾滴淚就離開了。從她退學以后,爸媽就跟她爭吵不斷,爸爸幾次揚言要跟她斷絕父女關系,她也漸漸的從過年回家一次到過很多年都難道得回家一次。


而且不光是爸媽,大姐也視她為恥。盡管她后來實現了模特夢想,跟她整容離不開關系,但在爸媽和大姐那里始終還是不認可她這種行為。用媽媽的話說就是:“她一點也不像我們家的人,該不會是送去你外婆那里的幾年被人掉了包吧!”


可是不管家人怎么說,在我心里她還是我驕傲任性勇敢又脆弱的二姐,為了避免她再半路跑掉,我直接攬住了她的腰:“剛好爸媽讓我帶女朋友回來,你就假扮一下我女朋友吧!只要你說話小聲點,他們絕對認不出來。”


“滾蛋,萬一被爸媽發現了怎么辦?”


“不用怕,出了事有我兜著,小時候在學校都是你保護我,現在該我保護你了。”說著我就硬攬著她細嫩的腰往家里走去,從倒影里看,我的背影要比她高大好多好多。她似乎也感覺到,過去那個總是流著鼻涕追在她后面要糖吃的弟弟,已經長大了。


馬叛,作家,已出版《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等書十余部。@天涯蝴蝶浪子


題圖模特:@工藤瑤Yoko  攝影師:@灰灰FayeH

2015-08-23 08:4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