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信忠專欄:“第四臺”沖擊臺灣社會

歷史思潮  >>>  民初歷史變遷觀察



上回說到臺灣電視的成人頻道,但還沒有談到它們是怎么合法化的,這次就讓我再慢慢道來。


70年代中后期,一些家庭有了錄像帶放映機,錄像帶出租店也開始出現了。基于“資源共享”,有些人會把放映線拉到隔壁鄰居家,大家都能看片,這就是有線電視的雛形。而一些比較有商業頭腦的人,買了放映設備,私自拉線到鄰里家中,收一些基本收視費。所以在臺灣,有線電視一開始被稱為“第四臺”,那是有別于官方控制的三臺以外,私人又非法的第四個選擇。


民眾想看什么,第四臺就播什么,極大程度地滿足了觀眾的口味。為了吸引更多收視戶,部分業者冒險在深夜12點播出日本成人節目,這對當時的社會是一個震撼。當時一說到“第四臺”,男生聽到了都會曖昧淫笑,給人的觀感常常不是那么正面,尤其許多衛道人士更是不能接受,一邊看一邊批判。


第四臺與臺灣民主運動的關系也是千絲萬縷。他們不尊重智慧財產權,沒有適當法律管理,但換個方面想,這種民間力量也直接沖撞了國民黨多年寡占的媒體利益。因為第四臺那么接地氣,也成了地方政治人物“貼近群眾”的利器,許多民進黨籍的地方議員紛紛籌資成立“民主有線電視臺”。80年代中期以后,臺灣社會到處有上街抗爭的運動,一些獨立的攝影工作者為了突破國民黨掌控下的新聞壟斷,拿起攝影機直沖街頭運動的現場,將第一手的畫面傳遞給民眾。他們跟著群眾一起往前沖,也一起躲避鎮暴警察的棍棒,畫面搖搖晃晃,還經常被水槍噴濕,這些畫面在電視新聞里絕對看不到,而第四臺都會播放。此外,過去一向門禁森嚴的議會或立法院的開會現場,也經由第四臺轉播出去,讓民眾知道:“喔!原來他們是這樣開會的。”


早期第四臺一直是當局的眼中釘,所以被抄是家常便飯。當時年紀尚小的我,翻開報紙常會看到哪個縣市的第四臺業者被抄了幾臺播放設備,警方剪掉線路后帶回一大捆,有時還有憲兵大陣仗陪同。這“剪線”的工作竟然還是當年新聞局的業務之一,剪線人員必須爬上電線桿作業。第四臺業者也有許多應對方式,可能早上被剪線,下午又復播,或者多處設機房等等。當然,既然有人剪線,那就有人裝線,過去還發生過支持民主運動的基層民眾去幫“民主臺”裝線,結果摔死的慘劇。


因為許多民意代表均參與了第四臺的經營,在一步步與政府談判與妥協后,終于在1993年,臺灣的《有線電視法》在立法院三讀通過,臺灣有線電視的戰國時代正式開始,有線公司或頻道公司紛紛成立,互相廝殺,攻城掠地。


雖然有了《有線電視法》,可那些“情色頻道”、“成人頻道”已經禁不了了,于是干脆強制遷到幾個需要另外付費的鎖碼臺,此舉也宣告了它的合法化。但越鎖大家越想看,這個政策實際上助長了日本A片在臺灣的流行。


以前只有三個電視臺時,連續劇收視率動輒上30%~40%,現在收視選擇多了,能上3%就已經是高收視率了。激烈競爭下,臺灣的電視頻道變得以商業導向為主,很多臺灣人會抱怨,臺灣的新聞節目過度娛樂化、狗血化,一點芝麻小事都要拿出來報道,沒有國際觀。當然啦,你也可以轉去看公共電視臺正經八百的國際局勢分析節目,或看NHK、CNN、BBC或半島電視臺等外臺,想要積極向上的可以看滿滿正能量的慈濟大愛臺,想學知識的也能轉到國家地理頻道或探索發現頻道。如果你自己只愛看那些沒營養的節目,那就不能怪電視臺了。



Vista看天下 2015-08-23 08:42:47

[新一篇] 與養生派女子的決裂

[舊一篇] 上海街頭,那些持證上崗的藝人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