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新興科技、社會發展等人文科學探討
字體    

俞敏洪:只因想一生與年輕相伴
俞敏洪:只因想一生與年輕相伴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本文為2014年11月26日洪泰基金發布會俞敏洪演講全文)

親愛的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我難得穿得這么正式,剛才有人說我很少戴領帶,其實我也很少穿西裝,在來之前我就在想我應該穿牛仔褲和T-shirt過來好呢?還是穿著西裝過來好?出于對各位嘉賓的禮節,我今天穿了西裝,而且我預料到盛希泰不會穿西裝,結果他果然沒有穿西裝,表明我們倆很有默契。說到創業,黃怒波也說了,他應該是創業的代表,他是國家系統出來的創業代表,其實我也算是國家系統出來的,但我是從大學里面出來的。我覺得他應該出來,出來成了成功的企業家,他不出來的話,作為官員,在另外一個地方的可能性也挺大的(笑聲)。我不出來的話,最后應該會是一個大學教授,但也可能會變成“教獸”。我們出來某種意義上是對當時體制的一種反叛,但最終是一種青春的沖動。我們出來的時候都還不到30歲,都是青春年少、風華正茂的時候,那個時候實際上反叛對我們來說是一種時尚,我是在北大因為反叛被處分,被處分以后從北大辭職出來。

在1991年我離開了北大。那一年我28歲,所以,創業也好,冒險也好,是跟青年人密切相關的事情。那個時候我對成熟的社會和成熟的人以及成熟的體制充滿了厭惡,我覺得這不是一個年輕人應該待的世界,即使在北大這樣一個有了充分的自由思想的地方,我也覺得空氣如此沉悶。我下海的時候,我周圍很多認識的人,包括北大的領導,包括我的朋友,都說俞敏洪在你身上看不出有一點點做生意的基因。你出去的話,可能會死路一條。

我出來以后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做了個體戶,而那個時候我的好朋友徐小平曾經回到中國進行了第一次創業,失敗以后又回到了國外。但即使在那種狀態下,我們依然很堅信,未來的世界是屬于我們這一代人的。因為那個時候,我們這一代人可以和年輕這兩個字畫上等號。光陰荏苒,到今天20多年過去了,我們從一個20多歲的小伙子,變成了50多歲的中年男人。我們不光年齡增加了,而且整個身心也似乎走向了中年,當然我們也變成了所謂成功的男人。回頭再思考,我發現我絕對不能變成一個所謂成熟的人,在一個成熟的體制,以及一種舒適的狀況下生活。我知道所謂的成熟,可能是意味著遮蔽你的眼光,磨鈍你的銳利,所謂的成熟,意味著你有意無意會阻擋年輕人的發展,所謂的成熟,意味著你有意無意會去看不起年輕人做的事情。而這些年輕人做的事情,在你看來是一種冒險、是愚蠢、是不規矩,在你的看來是破壞和顛覆既定秩序。英國著名作家毛姆說:“當你聽到年輕人的自信滿滿、目中無人地滿口胡言時,當你看到他的武斷教條、偏執狹隘時,你生氣做什么?你指出他的愚昧無知做什么?你難道忘了,你和他一般年紀的時候也是這般的愚蠢、武斷、傲慢、狂妄?我說的是你、也說的是我。” 這句話給我帶來非常深刻的影響。當我們自己自以為成熟的時候,我們實際上已經離開年輕人的世界很遠,已經離開這個時代了。

我一直認為我是跟年輕人不斷打交道的人。因為新東方培訓的所有孩子,都是年輕孩子。我們總共有300多萬學生,而且13歲到25歲這段年紀的人有200多萬。但我也感到,我也有的時候對年輕人用一種挑剔的眼光,這是一種不自覺的眼光,因為你自以為已經經歷了世事滄桑,因為你自認為你已經老于世故,因為你自以為,你已經對這個世界有一種透明完整的了解。但是當我發現,我的孩子在玩ipad、玩手機的時候,他們所有的信息和交流,都能夠通過現代手段如此流暢的時候,我發現我已經落后了。我一直覺得我打字的速度非常快,但我的孩子在手機上打字搜索他們需要的信息時,速度超過我在電腦上打字的速度,發現我真的已經落后了。

在現在移動互聯網時代來到的時候,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年輕人的世界。不管你承認不承認,年輕人正在向我們走來,年輕人從我們身邊走過,然后從我們身邊走向比我們更遠的地方。如果說這一代人,不管是剛才的王中軍、黃怒波,或者沒有來到現場的馬云、馬化騰、李彥宏等,這些人創業的時候,也用了十幾年的時間,做到今天的規模。但是我們現在發現年輕人做的事情,在一年之內、兩年之內就已經開始影響世界,他們已經開始公司升值,就開始市值10億美金、20億美金的公司了。我們幾年前到美國facebook訪問的時候,馬克•扎克伯格還很年輕,在我們去的時候30歲還沒有到,就已經掌控著一個2000多億美金市值的公司,并且他的系統上影響著8億人的生活和生存狀態。

當我們這一代人變老的時候,我們有什么辦法去參與年輕人的事情呢?這對我們來說成了非常重要的話題。我至少每年做了兩件事情,第一個:我每年要面對200多萬的大學生和中學生進行演講,我通過演講至少還可以看到他們追求生命的火花,和追求未來的希望。我覺得這件事情我做的很好,這是無償的事情。很多人不理解,說俞老師,網上放上去你的講座,已經有上千萬人看了,你為什么還要去現場?我跟他們說,學生看我網上的視頻,激動可能只有一天。但我覺得走進他們的現場,至少他們因為我在現場聽到我的語言,見到我的身影,會更容易激動一個月,他們激動一天,第二天說不定走到原來的老路。你走一天又重新走回原點不難。但當你在創業的路上行走一個月,你會想想你是走向更加的遠方好,還是走向你生命的原點好?我做的第二件事情,就是希望能夠為學生提供工具化的幫助,每年很多年輕人經過新東方培訓,進入到世界的頂級大學和中國的頂級大學。毫無疑問對我來說也是一個成就。幫助年輕人實現了更好的夢想。現在出來創業的年輕人80%、90%都跟我說,俞老師,我們曾經是新東方的學生。徐小平老師投資學生,基本上有一個前提條件,如果說,在新東方上過學的學生,他會不假思索地投入資金,因為已經有了血脈上的聯系。徐小平現在已經做了第三件事情,就是我想做的第三件事情,投資年輕人!你要知道,年輕人除了年輕什么也沒有,但年輕是他們最大的資本,他們有闖勁、有勇氣、有突破、有對新世界的擁抱;我們除了年輕已經沒有,似乎什么都有,我們有錢、有資源、有人脈,有創業經驗等。因此,我相信,我們和年輕人的嫁接,一定能夠開出奇異的花朵。

我對徐小平非常地感激,我認為在我生命中有一個人,跟我差不多是同齡人,但是他確實把自己當成年輕人,他把靈魂都投入到年輕人事業的這么一個人,那毫無疑問這個人就是徐小平。正是因為他受到年輕人的喜歡,正是因為他支持年輕人,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成功。新東方上市以后,為了新東方的管理,徐小平從新東方董事會成員的職位上離開,那個時候他第一個想到的是我怎么樣幫助年輕人。我記得這個路徑非常清晰,他首先想以講座來幫助年輕人,其次他想寫書幫助年輕人,當他跟年輕人交流的時候,忽然發現這些幫助都是務虛的。他覺得應該用新東方上市得到的錢來幫助年輕人最好。他在作真格基金以前,至少已經個人投資了50個項目。每一次投的時候去銀行取錢,他老婆都要跟他吵架(笑聲),因為他取的都是自己的錢。前兩年的時候,都在說投資天使不可能會賺錢。現在他的愛人非常支持他,他投資的公司里面已經有了三家成功的上市公司。我覺得他不光對天使有眼光,更是對青春和生命的熱愛。他相信年輕人,他知道年輕人應該具備什么東西,應該具備激情、理想、應該具備對世界狂熱的追求。這些都是我們在新東方做的事情。也就意味著我們愿意永遠跟青春掛鉤,我們必須永遠相信年輕人,這樣我們才能跟時代掛鉤,跟未來的希望掛鉤。曾經真的有人提議,說我們一起來做一個老年大學(笑聲)。那個朋友說,你是培訓的你知道培訓,我是做地產的,所以我們來合作。我給你做一個老年大學,你來搞,因為現在老年人會越來越孤單,這樣可以解決老年人的孤單問題,而且現在老年人錢很多。我說這是一件好事,但是不適合我做;第一:我認為老年大學應該要讓國家來做。因為一個國家最仁慈的一面就是體現在對老年人的關心上;我來做對年輕人鼓勵的事情,你們去做關愛老年人的事情。對我來說年輕人的成長就是中國的成長,年輕人的發展就是中國的發展,年輕人的希望就是中國的希望,年輕人的財富就是中國的財富。年輕人在創業的道路上,為中國每增加一個點的GDP,反過來就可以養活更多的老年人,讓更多的老年人生活更好。

我覺得我是從年輕人身上掙錢最多的人,沒有人能比我更容易從年輕人身上掙到錢,每年中國的孩子向新東方繳納的學費是幾十億人民幣,他們把錢給了我,我才能夠繼續投資。我想,我不能光拿著年輕人的錢,光顧新東方發展,不管別人。徐小平搞天使的時候,我就非常動心。當年李開復做創新工場的時候,小平還沒有做天使投資,我是第一個鼓勵李開復做創新投資的。既是他的GP又是他的LP。后來我只要覺得對年輕人有幫助的基金都要加入,小平的真格基金我也參與,所以小平也在幫我打理,幫我賺錢。黑馬會我是LP,北大的創新創業基金我是LP,目的只有一點,就是幫助年輕人。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自己是一個特別喜歡主導的人,喜歡做摸得著、看得見的事情,我喜歡有一種親自幫助人的感覺。我也看到小平和王強的真格基金做得風生水起,他鼓動年輕人的熱情和風格比我更加厲害。現在我要去插一腳,我說小平王強我們三來共同做,我想我是不是會把小平的風頭搶走了。徐小平一生最怕的就是我搶他的風頭(笑聲)。所以我決定另起爐灶。

做一件事情需要天時地利人和。有一次我跟幾個朋友在一起喝酒,見到了盛希泰。我和希泰都是全國青聯常委,十幾年的老常委。但原來見面都是匆匆忙忙。我們的家其實都比較近。我們第一次親密接觸是這樣的感覺,我家里來了客人,我打他電話說我家里沒有酒了,我想要一瓶茅臺酒,他說沒事,到我家里來取吧,我家里有。我以為他當時會給我一瓶茅臺,結果他當時給了我整整12瓶茅臺酒一箱(笑聲)。這個非常重要,說明他非常的大方,我想這樣的人一定要打交道,會比較好占便宜(笑聲);他的家庭成員也是跟北大有關系的,所以也就走得更近了。我沒有想到我再一次跟他見面的時候,突然發現這兩年他已經完全投入到天使投資這個行業,并且把他投資的案例給我看。我想我真正需要有一個這樣的投資伙伴,交相輝映,讓中國的天使投資行業蓬勃發展起來。我左有盛希泰,右有徐小平,你想我還是一個主導的人。我相信有我出面來主導這個基金,至少可以把年輕人的世界和我們相連接。

伴隨時代成長,伴隨年輕人成長,讓我們自己也永遠打上年輕的烙印。年輕等于希望、等于創意、等于顛覆,等于新世界。不管年輕人有多少的缺陷,這個世界一定屬于年輕人。我希望在我離開這個世界的那天,如果我的墓志銘上一定要刻上一句話的話,希望這句話是:“他一生與年輕相伴!”如果到時候只有一個人來看我的話,我希望這個人不是徐小平,而是一個年輕人。


2015-08-23 08:4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